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寒风大雪, 赶路艰难, 足足用了半个月的时间, 邓州一行终于望见京城巍峨的城墙。

    从上到下都松了一口气。

    楚温往外眺望一眼,赶紧把舷窗关上, 可即便如此, 车厢内温度还降了降。

    他忙从暖笼中提了茶壶,倒了一盅热茶,“父亲,您喝盏热茶。”

    父子同车, 待楚源接过茶, 楚温又抖开一件大毛斗篷,要为父亲披上。

    楚源摇头“无需, 为父不冷。”

    他身上已披了一件,手上还有手炉。

    楚源不但会文还会武,治一州军民, 虽年逾五旬, 但依旧强健。倒是大儿子, 筋骨所限学不成武艺,身体到底单薄些。

    他缓声道“你披上就是, 也饮盅热茶,都是要再当父亲的人了,切不可轻忽身体。”

    严父慈母,说最后,难免总带上一二训懈之意。

    闻言, 楚温眉梢染上喜意,忙压下,恭声应了“是的父亲。”

    楚源拍了拍大儿子的肩膀,素来严肃的面上,也露出一丝笑。

    不过很快,当他视线投向京城方向时,那笑意就敛了,眉心缓缓收拢,紧紧蹙起。

    ……

    镇北侯府今日府门大开,仆役仔细铲净残雪,洒扫干净了街巷,迎接来自邓州的主母娘家贵客。

    楚玥今天没出门,一大早就等着了。不过她知道,没这么快到的,祖父入京是朝贺的,一行人还得先跟着礼部官员去了驿馆,报到过后,才能自由活动。

    到了未正,家人打马回报,亲家一行已出了驿馆,正往镇北侯府而来。

    楚玥大喜,提起裙摆匆匆赶到大门前迎接。

    正引颈期盼着,傅缙也赶回来了,他一身青底暗红武官袍服,温润和熙,缓步行至楚玥身畔。

    他微微带笑,丰神俊朗谦谦贵公子,楚玥却分明察觉,他的笑意不达眼底。

    从前她都若有所觉,更何况现在见多了他卸去伪装的真面目。

    见他迎面来,楚玥小小声“夫君。”

    傅缙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

    他往身边这么一站,连带让人心情都压抑了不少,不过楚玥很快打起精神来,其他先抛诸脑后,她专心期待与父母重逢。

    有仆役候在街角张望,此时飞奔折返,“来了!楚太爷到了!”

    七八辆大车在镇北侯府大门停下,傅延已率先迎了上去,拱手一揖,“小婿见过岳父。”

    而后又和楚温这舅兄互相见礼。

    气氛极其热烈,楚源哈哈大笑,一拍傅延肩膀“贤婿且莫多礼!”

    一行人在众多仆役侍卫的簇拥下,边笑说,边往府内行去。

    “阿爹,我娘呢?”

    楚玥匆匆给祖父见了礼,已抱住楚温的臂膀,她蹙眉,方才自己左顾右盼,都没看见母亲。

    怎么回事?

    可是路途颠簸,身体不适?

    楚玥心一紧,那该有多不适,阿娘才没来看她?

    她心急如焚,楚温忙安抚“莫慌,你阿娘好好的,只她留在邓州了,没来。”

    楚玥惊异,却见父亲喜意盈眉,笑道“宁儿,你要当阿姐了。”

    临行的前一日,赵氏忽感晕眩,原本她怕耽误随行不肯请大夫,楚温坚持,但谁知这么一诊,却诊出她已有了身孕,一月出头。

    楚玥愣了愣,连领先一步的傅延也一诧回头,须臾他面露笑意,“极好,我提前贺伯安弄璋之喜!”

    生男为弄璋,在时人眼里,楚温实在太需要一个儿子继承香火了。

    此言一出,连楚源也面露笑意。

    楚玥如在梦中,狂喜“真的吗阿爹?他多大了?你为何不遣人送信给我?”

    她当然知道,送信并不比楚温亲自来说快,但这也不妨碍她一叠声地问。

    “我要当阿姐了!”

    她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虽期盼了很久,但这一刻真来临时,心花怒放都难以形容。她将有一个血脉相连的手足了!弟弟最好,妹妹也不错,母亲在后宅不再孤寂,也能承欢父母膝下了。

    楚温含笑摸摸闺女的发顶,先打量一下她,见她没瘦,一颗心才放了回去。

    人前很多话说不了,他最后只说了一句“是的,以后,阿爹和阿娘就领他来京城看阿姐。”

    “好!”

    ……

    欢欣喜庆的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凝晖堂,拜见过张太夫人,在转入通往凝晖堂的廊道后,诸人笑容就敛了起来。

    楚姒没能来迎接父亲,她对外称是重病卧榻,但传回娘家的书信是如何说的,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

    傅延面露愧色“是我没有照顾好阿姒。”

    “人吃五谷杂粮,哪能不生病?”

    楚源摆摆手,反过来安慰一句。

    说话间,已入了凝晖堂正房。楚姒脸上苍白已褪了很多,伤口也好了七八,但人一看还是比从前虚不少,傅延没让她出屋。

    “父亲!”

    她被侍女搀扶着迎上来,一见父亲,忙忙就要跪下叩首,被楚源一把扶了起来。

    “你大病未曾痊愈,不必拘礼。”

    楚姒泪盈于睫“女儿许久不见父亲,未能尽孝膝下,不知父亲可安?”

    她又看楚温“伯安和仲祈辛劳了。”

    “阿姐这是何话?尽孝父母膝下,乃我二人分内之事。”

    楚源缓声道“你照顾好自己,勿教父母忧心,就是大孝。”

    “谢父亲体恤。”

    楚姒泪落下,饮泣“只邓州京城千里之遥,我时常思念爹娘,幸每年总能一见。”

    父女难得一见,楚姒泪流满面,连楚源也面露激动之色,诸人忙忙上前相劝,又是抹泪,又是安慰。

    楚玥辈分小,也没赶着往里挤,她驻足片刻,侧头看傅缙。

    他正目视前方。

    父女久别重逢,泪撒当场,激动温馨。

    他无声看着,神色依旧温和,无懈可击,只一双暗黑的瞳仁,如无边墨谭,沉沉的深不见底,骤一眼,仿能噬人。

    楚玥激灵灵打了寒颤。

    ……

    傅缙没待多久,就匆匆赶回去值营了。

    接下来,府里就是洗尘宴,就设在凝晖堂,将就楚姒“大病初愈”的虚弱身体。

    楚玥小辈,轮不上她说什么话,最多就在长辈说起她时,配合地笑着并回两句。

    宴上气氛很好,一直到酉末才散,傅延直接安置了岳父和小舅子在府里歇下。

    楚玥这才有机会和父亲单独说话。

    “宁儿,你今儿是怎么了?”

    宴上,楚玥有些神思不属,虽她笑语晏晏掩饰得极好,但作为父亲的楚温,还是早就看出来了。

    他忧心“可是生了什么事?”又问“你在京城如何了?日子可如意?”

    闺女来过不少信,但作为父母的,总要担忧孩子报喜不报忧的。

    楚玥忙道“也就是这般过日子,无甚不好的?”

    楚温仔细打量女儿,见她精神头不错,人也没消瘦,这才放下心。抚了抚她的发顶,他笑道“那方才烦扰什么?宁儿和爹说说?”

    什么?

    楚玥忆起傅缙那个眼神,摇了摇头,不过她却真要事提醒父亲的,本今日父女初重逢,她本打算缓一缓再说,但现在机会就很好。

    她立即屏退孙嬷嬷等人,又给个眼色严守门户,“阿爹,我想和你说一些事。”

    她这般动作,神色郑重,楚温一见,也严肃起来,“什么事宁儿?”

    楚玥要给父亲打个预防针,预防自家未来和楚姒牵扯在一起。其实她内心隐隐还忧虑着,楚家投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