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第14章
    傅缙径直折返外书房。

    冯戊一诧,他知道主子是打算干什么的,这才往后院走一趟也就半个时辰功夫,怎么就回来了?

    本来他刚打算下值的,脚步一挪,忙跟了进去。

    “主子,这……”

    “将十日内凝晖堂的讯报取来。”

    傅缙直接在楠木大案后落座,冯戊忙匆匆取了讯报,又把灯火挑亮。

    傅缙一直使人盯着凝晖堂,每日一报,楚姒的对外动作他还是很清楚的。

    不过,对比起继母的去信娘家,招唤侄女诸如此类的琐事,他近来要忙碌的外事大事实在太多,讯报来了无异常的,他瞄一眼就罢。

    现在命冯戊重新翻出,他垂目再看了一遍,视线落在八月十七的“去信邓州”,及昨日上午的“邓州回信”。

    三天多的时间,这封信回得很急,和楚女讲述的“绝子药后,又以母亲胁迫于她”相吻合。

    傅缙脸色阴沉下来。

    他固然不喜楚女,和她诞育子嗣的念头更是从未浮起过,但不得不说,后者好歹是他明媒正娶,冠以他妻名的人。

    楚姒谋他婚事,逼迫他娶了自己侄女,而后又立即要给后者下绝子药。

    他愠怒极了,“好一个贱婢!”

    早晚要她连本带利,百倍偿之。

    他扔下讯报,又想起方才的楚女。

    楚女今夜一番表现,确实颇出人意表。

    烛光下微微颤抖的身躯,目光虽倔,却坦然,她之所言,也算有理有据。

    只他也未信全。

    且看着罢。

    她最好莫要有不轨之心,否则就算麻烦,他也先会立即料理了她。

    傅缙思索片刻,鸟鸣暗号固然涉及暗事,但若要从中揣测出他早投宁王殿下的话,却不可能,先观察一下无妨。

    食指轻点了点书案,他令:“明日,你传令下去,将我们的人重新放回后面去。”

    这里所说的“我们的人”,就是被楚玥安排到前头内书房那七八个小幺儿,冯戊闻言有些讶异,不过他没问,立即应了。

    “再安排几个暗哨,盯着禧和居。”

    “是!”

    ……

    楚玥再次睁眼的时候,已是夜半。

    锦被盖上身上,一动,寝衣也穿好了,但她感觉并不怎么样,头有些昏沉沉的,嗓子眼干涸还有一丝疼。

    “我要喝水……”

    以手撑床,刚抬起身子,床帘就被一把撩起,“女郎。”

    是孙嬷嬷。

    世子爷刚入寝,忽就离房而去,廊下的守夜侍女大惊又担心主子,忙一边小心入内探看,一边使人通知了孙嬷嬷。

    孙嬷嬷匆匆赶来,自家主子仅着兜衣亵裤昏睡在衾枕之上,一摸,一手的冷汗。

    她担心极了,连忙命打水给梳洗穿衣,期间楚玥并没有醒,伺候睡下后,自己又亲守着在床畔。

    憋了一肚子疑问和担忧,但一把将楚玥搂在怀里的时候,她统统抛在了脑后,入手温度明显比平时要略高一些,孙嬷嬷大惊:“如意,快打发人去请大夫!”

    “不要去!”

    楚玥立即制止。

    她已彻底清醒了,烛火点燃她看了一眼守在屋内的乳母侍女,摆手让如意回来。

    她头有些昏沉,摸摸也是有些烫手,但不严重,是低烧。

    “让郝嬷嬷几个上来诊诊脉,再把退热的药丸子取一丸来。”

    郝嬷嬷几个就是精通调养妇婴的陪房,通药理,虽不擅长其他,但判断简单低热还是没问题的。另她妆奁里还有许多配好的药丸子,清热退烧补益什么都有,上好药材做的,还新鲜得很,普通低烧完全够用了。

    半夜三更打发人请大夫,太引人瞩目了,楚玥并不欲让任何人注意到今夜傅缙突然离房。

    倚在孙嬷嬷怀里饮了一盏温水,又吞服药丸,楚玥躺回去,眼皮子有些重,不过见乳母强压担忧欲言又止,想了想,她还是斟酌着简单将先前的事说了一下。

    孙嬷嬷又喜又忧:“那世子爷可相信了?”

    是否相信了?

    肯定不会信全,但到底也是摊牌了,暂时来说只要她安分守己,傅缙这边算稳住,一边的压力消减,日后她专心应对楚姒,能轻松非常之多。

    眼下这个困局,可以说解了。

    楚玥该松一口气,但她此刻精神萎靡,身体有一种力竭后的深沉疲惫感,话罢后,就闭目沉沉睡了过去。

    失去意识前,她忽想起一事,喃喃道:“嬷嬷,备些鸡血和薄浆明儿用……”

    ……

    楚玥陪嫁的这些药丸子真材实料,确是好物,一丸子下去发了汗,她到天明前就退烧了。

    不过她还是有些病后的乏力,人也恹恹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心弦绷紧太久后,陡然松懈的后遗症。索性,她就允许自己颓懒一下,没反对孙嬷嬷给她称病,凝晖堂也不去了。

    楚姒倒不意外,挣扎是正常的,若因此病倒也不意外,命请了回春堂最好的大夫,她又亲自来探视过。

    楚玥闭目躺在艳红的衾枕内,脸色苍白,她一脸忧色,坐了许久,又反复嘱咐孙嬷嬷等人好生伺候,这才离开。

    浅紫色的婀娜背影在侍女搀扶下缓步远去,摇曳生姿。孙嬷嬷无声呸了一口,转身入屋,装睡的楚玥已在如意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没什么胃口,但她还是吃了一碗白粥,待她搁下碗,孙嬷嬷禀:“今早,前头的冯卫爷来说,二进三进没小幺儿跑腿,不大方便,他把人领进来安排妥当了。”

    这说的是冯戊,他只是告知,并没有能让孙嬷嬷拒绝的意思,一进三个,直接给安排好。

    楚玥点头,毫无疑问,这是傅缙的意思。

    “好好安置人,不许排斥不许盯梢,由他们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