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第10章
    戌时,傅缙回房。

    楚玥迎出外间,“夫君。”

    傅缙面上已看不见丝毫愠色,也不问禧和居人手半句,微笑道:“若是乏了,早些歇就是。”

    “我有时忙碌公务,夜半才归。”

    “谢夫君体恤。”

    对比起一起上床,楚玥觉得,自己更不能接受在无知觉的情况下被对方靠近,她羞怯一笑,“时辰尚早,我不困。”

    “夫君劳碌公务至夜半,想必极辛苦。”

    她想了想:“如今中秋已过,夜间甚寒,夫君若疲乏,在外书房歇下亦可,勿受了风。”

    相当体贴的一席话,也极得体,才进门的新妇欲表现自己贤良淑德,合情合理。

    只莫名的,傅缙却品出一丝怪异来,他素来敏锐,立即扫了楚女一眼,却见对方笑容温婉,眉目却隐约压了几分不舍。

    原来如此。

    那些许疑虑便消了,他笑了笑:“好,到时我早些打发人告诉你。”

    如意捧了茶来,如果没有白日震骇,她大约会将茶交给楚玥亲奉,但现在,她福了福,直接把茶盏放在傅缙手边。

    傅缙端起茶盏,刮了几下浮沫,却没喝,随手搁下,微笑站起,“我先洗漱。”

    楚玥目送他入了浴房,扫了眼茶盏,也不意外。大约往后傅缙的公务也会很忙,他不会回来吃小厨房的饭菜。

    傅缙披了件月白色薄绫寝衣出来,衣襟整齐系带周正,她瞄了眼,还见他顺手抚平袖口折痕。

    躺下去不是一样得皱?这人有点龟毛。

    腹诽一句,当然楚玥也不在意对方性情如何,彬彬有礼道过晚安,她如昨日那般躺进床内侧的被窝。

    照旧睡意全无,和预料中一样,陌生的男子气息和呼吸声仿佛无处不在。好在她午间特地歇过,倒还行。

    睁眼看了昏暗中大红床帐片刻,她不困,不过翻了两个身后,她却默念起昨夜那口诀,让呼吸渐渐变得绵长,一动不动,仿佛沉睡了过去。

    闭着眼睛,她心内苦笑,这真是一件苦差事,如果长期下去,也不知自己受不受得住?

    隔壁的傅缙倒是动静全无,呼吸绵长,也不知是否真睡着了。

    不过她想,对方应该得睡吧?毕竟明日开始他就要上值了,高强度的工作,晚上一直不睡铁打都扛不住。

    楚玥是这样想的,寂静的夜里,她又胡思乱想了很多,有邓州有京城,有父母亲人,也有前世今生及噩梦。

    她也不知自己躺了多久,大约是很久了吧,就在她觉得这个沉寂的夜有点漫长的时候,忽窗外传来几声鸟鸣。

    “咕——,咕咕!”

    这什么鸟?这念头刚闪过,谁知身边的人突然翻身而起,楚玥一诧,只不待她多想,有什么在她颈后点了一下,她瞬间失去意识。

    这是紧急联络信号,有突发事件需要处理了,信号一起,傅缙倏地睁开眼睛,眸光清明无一丝迷糊。

    他必须立即出去,但身边还沉睡了一个楚女,若期间她突然醒来,必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这不难解决,他直接在对方睡穴一按,披衣推开后窗,轻轻一纵,无声无息离开。

    ……

    楚玥再次清醒,已次日天明。

    傅缙上朝去了,他很体贴,没让人惊醒楚玥。

    她翻身坐起,摸了摸后颈,若有所思。

    身处信息爆炸的后世多年,她的想象力比古人丰富多了,啧,昨夜那鸟鸣,必定是傅缙的联络暗号。

    无意窥得一个秘密,可惜她用不上,楚玥抿唇,毫无还手之力被人制服,实在算不上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不过她的注意力很快不在此处了。

    因为她的麻烦来了。

    她昨天的猜测果然没错,刘李二嬷嬷当真被楚姒弄到了手。

    昨日,楚玥才进行了人员调动,今儿一大早,楚姒就询问了她。

    ……

    “人手可安置妥当了?”

    楚姒招手让楚玥挨着她坐下,“下仆可听使唤?要姑母使个嬷嬷过去训斥一番么?”

    她倒一脸关切,但楚玥怎可能让对方明着伸手过来?笑了笑:“姑母放心,身契都在侄女手里,如何会不听使唤?”

    楚姒眸光微微一闪,“那就好。”

    她轻笑:“姑母怕你小孩子家家的,初次掌事,有刁奴欺主。”

    她询问几句楚玥的安排,随即话锋一转,状似不经意问:“日前与你祖母通信,说是把刘成家的和李力家的给你了,可合用?这刘成家的手艺不错,宁儿有口福了。”

    再如何状似不经意,再如何谈笑风生,都掩不住楚姒特地问了两个本应不认识的仆妇的事实。

    楚玥心下清明一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