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这句比泰山还重的话让林初心底一触, 滋生了许多陌生的情绪。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 她都习惯了自己一个人, 也习惯了独自面对所有,猛然被人这般护着, 她心头有几分异样, 还有一些自己都说不清的感觉。

    “贤侄!”

    门口处传来一道洪钟般的嗓音。

    安夫人一见安将军过来, 当即凄凄惨惨换了一声,“五郎……”

    安将军先前见燕明戈一言不发就离开了前厅,左等右等不见人回来。又听下人来报说燕明戈竟然拿刀指着安夫人, 安将军这才连忙赶了过来。

    他扫了一眼倒了一地的仆妇, 道,“这是怎么回事?”

    安夫人被兰芝和她的大丫鬟搀扶着,闻言只是用帕子默默拭泪,哽咽不能自语, 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燕明戈冷笑一声,“将军还是问问贵夫人吧!”

    安将军询问的目光看向了安夫人, 安夫人还是只一个劲儿的抹泪不语。

    安将军在军事上颇有才能,可在处理内宅之事上却有些一窍不通,安夫人哭得他有些心烦,不禁恼了几分“你在一群小辈面前哭哭啼啼什么?有话就说啊!”

    夫妻数十载,安将军也知道安夫人那一身矜贵的脾气,他转而问安夫人身边的大丫鬟,“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安夫人的大丫鬟脸色惨白如纸, 她哆哆嗦嗦跪到了地上,话都说不利索,“奴……奴婢不知……”

    安夫人像是受不住这口气了一般,红着眼眶道,“夫君莫问了,我邀燕夫人来府上,是我苛待了燕夫人。”

    林初心道这老虔婆倒打一耙的本事了得啊。

    不过没等她开腔,就听燕明戈嗤笑出声,“先是伤了我夫人的脸,又是要拿绳索绑人,安夫人的请帖还在我家中放着呢!若是不是我今日恰好在府上撞见,我倒是不知安夫人就是这么待客的!”

    林初脸上的伤再明显不过,那地上的绳索也还没来得及收,安将军只是不擅长处理内宅之事,但不代表他就是个傻子。

    一时间安将军脸色难看,安夫人脸色白了几分,不过依然硬气的把脊背挺得笔直。

    “贤侄,你先带夫人去看看脸上的伤,这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安将军道。

    家丑不可外扬,安将军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他跟安夫人几十年的夫妻情分,也不好在外人面前落她的脸面。

    燕明戈大步走过去拉起了林初的手,转身离去时撂下一句,“安将军这话,燕某记下了。”

    言外之意就是我等着你的交代。

    林初偷偷看了燕明戈几眼,使眼色想让他别这么嚣张,毕竟这是在姚城,人家的地盘。

    她之前委屈,可燕明戈也教训那几个仆妇给已经她出气了。

    安夫人的气,林初自问是没受多少的,毕竟都被她自己怼回去了。

    若是因为她的事跟姚城主将闹得太僵,林初觉得还是不大好。

    不过燕明戈像是没看见她的眼色一样,直接拉着她的手目不斜视出了安府大门。

    到了马车上,燕明戈直接让赶车去医馆。

    林初发现他脸色还是阴沉得厉害,只得道,“相公,我真没事了。”

    燕明戈眼底的血丝还没退完,那睨着她的目光,凶悍又带着浓浓的占有欲,两只手指轻易就捏住了她的下巴,“林初,你给我记着,我的女人,不用给任何人留脸面!张扬跋扈点,别惨兮兮的老被人欺负!”

    林初觉得他这句话有些好笑,不过听了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她道,“我名声若是像以前那么臭了,你不嫌弃?”

    提到以前,燕明戈脸色有几分阴鹜,“那些人若是还在,我定然一个个拔了他们的舌头!”

    林初知道反派这话可不是说这玩儿的,她手臂上鸡皮疙瘩又迸了起来。

    燕明戈一只手落在了她发顶,从上往下抚摸她的头发,像是在给猫儿顺毛一般,嗓音幽幽,“而且,名声不是经营出来的,你若够强够狂,那些过街老鼠自然不敢再招惹你。林初,你要明白,真正让人产生敬畏的,是恐惧。”

    大反派难得说了这么多这么交心的话,林初有些诧异,之前萦绕在心头的那股微妙又有些异样的感觉再次升了起来。

    燕明戈大掌轻易就拢住了她的手,有些粗粝的指腹轻轻摩挲她手背细腻的肌肤,林初只觉得手背像是有电流划过,带着些许痒意。

    “你是我的妻,你便是杀人放火,我也纵得!”

    林初愣愣望着燕明戈半响,不是觉得这句话分量太重,也不是觉得太霸气太感人,她纯粹就是脑子里又脱线了。

    以前看了那么多言情剧,哪个男主的情话不是海誓山盟?为表心意就送珍奇宝物、全副家产什么的。

    怎么到了反派这儿,就成了你杀人放火我都给你兜着?

    她平日里表现的有这么暴力吗?

    “下车了。”马车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燕明戈向着林初伸出手。

    林初收起脑子里奇奇怪怪的想法,由燕明戈牵着下车。

    管他呢,说不定这就是反派心底的浪漫呢?

    这么一想,林初心情莫名的美丽了起来。

    医馆的大夫给林初看了手和脸,只说是皮肉轻伤,不过毕竟是在脸上,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