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第十章(修)
    所有目光都齐刷刷朝林初看来。

    江晚雪眸中飞快的闪过什么,面上却是有些惶恐的看向林初,好像林初一直欺压她似的,“嫂嫂为何不许燕哥哥喝我煎的药?”

    她这话一语双关,既有林初针对她的意思,又暗指林初为了争风吃醋不顾燕明戈的身体。

    林初目光复杂的看了江晚雪一眼,随即也露出一抹笑,只不过笑意并未抵达眼底,“韩娘子哪里话,相公伤势严重,我素来是掐着时辰煎药给相公喝的。都说是药三分毒,相公早上才喝了药,这碗药……还是留到中午再喝吧。”

    许是神经紧绷的缘故,林初掌心全是汗。

    当着正主的面撒谎……林初心中还是十分忐忑。

    她的目光越过江晚雪,跟燕明戈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发现燕明戈正若有所思的睨着她,上挑的眼角那不经意泄出的几分戏谑,和昨夜那个异常妖异的他重合在一起。

    林初突然打了个冷颤,她有一种错觉……

    燕明戈知道江晚雪做的一切!

    甚至他就在等着江晚雪自投罗网!

    林初这番解释再合理不过,江晚雪脸色顿时有些讪讪的,端着那碗黑乎乎的药汁,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她看向林初,面上一派楚楚可怜,眼中却有几分怨毒冰冷,“我见厨房煎药的罐子干干净净,以为嫂嫂还没煎药,那时嫂嫂又不在家中,便自作主张把药煎了,不想倒是办了件蠢事。”

    江晚雪的话让林初移开了同燕明戈交汇的视线,既然燕明戈没有戳破她的谎言,林初也就把戏做足了!

    江晚雪话里话外都暗指她没给燕明戈煎药,大清早又不知不见了人影,原主本身名声可不咋地,若是被外人听了去,指不定怎么想。

    林初笑得眯起眼,“每次给相公煎完药,我都会把药渣倒在泔水桶里,再将药罐子洗干净了,已备下次煎药用,不想倒是叫韩娘子误会了。方才君烨那孩子抓小鸡被母鸡啄了,哭得厉害,我心疼那孩子,才领着他去宋婶那边找了些止疼的药膏给他敷着。”

    她佯装疑惑问了一句,“韩娘子之前去哪儿了?君烨那孩子啊,哭得嗓子都发哑了,都不见韩娘子出来宽慰他一句。”

    林初故意戳江晚雪的软肋。

    对付那种处处装柔弱扮可怜,背地里又蔫儿坏的小白莲,多年看宫斗剧宅斗文的经验告诉林初,你得比她更能演更能作还得踩她痛脚!

    之前她不知道原著中江晚雪的人设,本着男主母亲都该是美丽善良贤淑的理念,又摸不清燕明戈对江晚雪的态度,才对她处处客气忍让,谁能想竟然让对方蹬鼻子上脸了!

    林初这么一番夹枪带棒的话本来让江晚雪脸色极为难看,可是听到后面又有了几分慌乱,“烨儿……”

    林初趁机接过她手中的碗,道,“孩子在宋婶家里呢,韩娘子若是担心便过去看看吧。”

    孩子的事面前,江晚雪也顾不得其他的了,匆匆出了院门。

    林初轻轻舒了一口气,抬眸时,不期然又撞入了燕明戈那意味深长的目光里。

    林初微微一怔,随即躲开了那让她惶恐不安的目光。

    “我把药倒回药罐里温着。”她找了个借口溜回厨房。

    离开了燕明戈的视线范围,林初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她抱着头坐在矮木墩上,有些懊恼自己刚才的举动。

    燕明戈说聪明的人都活不长,就是在警告她不要过多的插手此事。

    既然燕明戈都察觉到江晚雪不简单了,凭着他的警惕,应该是提防着的,哪用得着自己跟只小丑似的到处蹦哒?

    之前还在吐槽江晚雪是秋后的蚂蚱,自己现在只怕是得死在江晚雪前面了吧……

    林初为自己的作死苦恼不已。

    天气严寒,小灰狗也不往外跑,就缩在厨房的稻草堆里取暖,见林初一个人坐在灶台后面,就迈着小短腿来到林初脚边一个劲儿的蹭,小尾巴使劲儿摇啊摇。

    林初伸出两根手指挠了挠它的后背,小灰狗舒服得直哼哼。

    林初戳着它毛茸茸的脑袋道,“你说我好歹是个掌握全书剧情的穿书人士,看过的宫斗宅斗也不计其数了,怎么着……也不能比这个段数不高的小白莲先炮灰掉吧?”

    想了想阴晴不定的燕明戈,林初觉得自己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