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第八章
    等厨房只剩自己一人,林初才蹲回了稻草堆旁边,看着小灰狗道,“不是我不给你做主,我的命运,跟你也没差多少……”

    她自嘲一般笑了两声,用手按了按眼角,把眼睛里那阵酸涩给逼了回去,打水洗了手,这才回到灶台旁边继续忙活。

    因为家中锅不够用,林初只得将小菜炒起来了,才准备淘米煮饭。

    布帘子又一次掀开,林初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望了一眼,见是宋婶,还有几分意外,“婶子怎么过来了?”

    宋婶笑着说,“你是新妇,燕兄弟家中又没个老人帮衬着,哪能让你一个人操持这顿晚饭,我闲着也是闲着,过来看能不能帮点忙。”

    “家中没什么好菜,不过是弄些便饭罢了。”林初能感觉到宋婶说那话的亲和,心中对她也增添了几分好感。

    林初刚炒好的菜都还放在灶台上呢,宋婶一眼就看到了。

    一些菜式是她叫不出名也没见过的,不过看摆盘和菜品的色泽就知道味道肯定差不了。一碗回锅肉煎得焦黄,又混着蒜片、姜丝、葱头再锅里炒了一片,淋上酱汁,别说香气勾人,便是那色泽就足够勾人了。

    宋婶越看那脸上是笑容越大,“我到不知燕娘子有这样一手好厨艺。”

    锅里的水快开了,林初准备下米,闻言只浅笑道,“随便做了几道家常菜,上不得台面。”

    宋婶看到林初倒进锅里的全是白米,眉头突然皱了起来,“这么多人一起吃白米饭,你家米缸不得两天就被吃空?”

    林初察觉宋婶话里有异,她道,“我明日再上街买些米回来。”

    宋婶眉头越皱越深,“燕娘子,你年岁还小,家中也没个长辈提携,你别怪婶子我多嘴,如今燕兄弟糟了难,抓药吃饭,样样都要银钱开支,家中本就艰难……”宋婶朝厨房外看了一眼,确定附近没人才压低了嗓音道,“亲戚又突然来投奔你们,对方孤儿寡母的,虽说左右不过多一副碗筷的事,可银子只出不进,后面你们的日子可怎么过?你加点碎玉米进去吧,这样净吃白米饭,得多大的家底才能撑得起啊。”

    林初愣住了,她以为宋婶应该挺喜欢江晚雪的,不想宋婶却对她说了这样一番话。

    “谢谢婶子提点。”林初真诚道谢。

    在宋婶的帮助下,林初煮了一锅香气四溢的玉米饭,又烙了荞面饼,算是可以正式开饭了。

    “我去叫你叔把桌子收拾一下!”宋婶满脸笑容往外走。

    “劳烦婶子了。”林初拿着海碗一边盛汤一边道。

    “你这孩子,都说远亲不如近邻,跟婶子客气什么。”掀开帘子,宋婶正准备扯开嗓门喊宋大叔把桌子搬出来,却听见了主屋里的说话声。

    “燕哥哥,你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水喝?”是道柔媚的女声。

    宋婶眉头皱了起来,往墙根靠了几步,仔细听屋里的谈话声。

    “不用,你累了一天了,去歇着吧。”燕明戈嗓音冷淡。

    女子突然啜泣出声,“燕哥哥,你何故对我这般冷漠?你还在怪我对不对?”

    宋婶脸色难看起来,她之前原以为江晚雪是个柔弱无依的女子,又一个人带着孩子,心中不免怜惜她几分。可是她寄住在人家家中,女主人在厨房忙活,她不但不避嫌,还往人家寝房里钻,跟人家丈夫说这些话……

    这哪里是一个良家妇人做得出来的事!

    宋婶心中不齿,恰好小包子韩君烨久久不见母亲回来,见宋大叔扛着桌子过来,便一道跟过来了。

    小孩子心思敏感又单纯,宋婶对韩君烨好,他能感受到,就跑过去问宋婶,“婆婆,看到我娘亲了吗?”

    宋婶眼神复杂看了一眼主屋,刻意放大了嗓门道,“你娘没在那边屋子吗?这黑灯瞎火的,她去哪儿啦?”

    还在屋中的江晚雪看了看门外,脸色有些僵硬。

    燕明戈神情冷漠,“你回去吧。”

    江晚雪勉强维持一抹笑意,“那燕哥哥好生休息,晚雪就先回去了。”

    她刚跨出房门呢,就见宋婶拉着包子韩君烨坐在院子里,旁边放了一张木桌,宋婶丈夫面前放着一小坛酒和一个酒碗,还没喝呢,就有些醉醺醺的样子。

    她竟然要和这样一群粗鄙的人同桌!那蠢妇还拉着她儿子的手!

    江晚雪有一瞬间没能控制住自己脸上嫌恶的表情。

    宋婶见了她,继续大嗓门道,“我方才还奇怪韩娘子你去哪儿了呢,你怎么从燕兄弟屋子里出来了?”

    宋婶这话中有话,江晚雪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很快又挤出一副笑脸来,“宋婶也过来了,我正准备去厨房帮嫂嫂的,经过房门口,听见燕大哥一直咳嗽,这才进去递了一杯水。”

    宋婶闻言只是哼笑一声,没有说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