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第七章
    夫……夫君?

    林初风中凌乱了。

    跟在美妇人身边的小包子扯了扯她的衣袖,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问,“娘亲,爹爹就是住在这里吗?”

    美妇人温柔摸了摸小包子的头,“是啊,君烨,我们很快就能见到你爹了。”

    扶着门尴尬站在原地的林初只觉得晴天一个霹雳。

    君烨……韩君烨?

    原著中的正牌男主出现了!

    那么这美妇人……就是男主他老娘、燕明戈的白月光江晚雪了?

    等等!

    江晚雪说燕明戈是男主他爹?

    林初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原著中对燕明戈和男主的关系解释是,男主乃燕明戈故友之子,所以燕明戈才在很多次可以弄死男主的情况下,留了他一条命。

    林初看书的时候,只当燕明戈看中昔日好友的情义,觉得这个反派贼带感,没想到……事情真相竟然是男主才是他儿子?

    那位姓韩的仁兄,头上有点绿啊。

    咳咳,虽然自己也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腹诽归腹诽,林初还是很快捋清了思路,她一个反派的炮灰前妻,肯定干不过人家的白月光啊,不如识相点,做个路人前妻好了。

    于是林初摆出一张笑脸,“娘子远道而来,实在是辛苦,相公在战场上受了些伤,如今下不得床,不能亲自来迎接你们了。”

    “燕哥哥受伤了?”江晚雪一双秋水瞳放大,显然十分吃惊。

    燕哥哥……

    林初抖了抖一手臂的鸡皮疙瘩,面上露出恰到其分的悲伤,“是啊……”

    她领着江晚雪和小包子韩君烨走进主屋,燕明戈看到江晚雪,神情有一瞬间怔愣,叫了一声“晚雪。”

    江晚雪红着眼眶叫了一声“燕哥哥。”

    场面一度煽情,不过比起林初想象中还差了那么一点。

    燕明戈的目光落到了小包子韩君烨上,眼底永远褪不去的寒芒似乎都一下子收起来,“烨儿也来了?”

    他笑起来是极好看的,仿佛是昆仑雪山上照下了一束阳光,极度的惊艳和震撼反而让人找不到什么形容词来表达自己那一刻的感觉。

    燕明戈就像是一个靠吸食人血来滋养自身的妖孽。

    有一天他擦干了唇边的血迹,你却发现他其实可以羽化登仙。

    “燕叔叔……”小包子韩君烨躲在母亲身后怯生生的露出一个头。

    就目前小包子这随母的性格来看……离长成人狠话不多的男主还有一段距离啊。

    这边是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的相认场景,那边林初的脑回路显然不跟他们在同一频道。

    燕明戈发现江晚雪母子都蓬头垢面的,有些狼狈,他眉头皱了皱,“韩兄呢?”

    林初突然觉得这话的苗头有点不对,她竖起了耳朵细听。

    江晚雪听到燕明戈的话,脸色也变了变,嗫嚅道,“夫君……他不是住这里的吗?”

    燕明戈拧着眉头没说话。

    江晚雪取下挎在肩上的小布包,从里面掏出一封信来,想上前递给燕明戈似乎又忌惮着什么,转头把信递给了林初,林初反应极快的上前几步递给了燕明戈。

    信封上的字迹工工整整又清秀,不难想象写出这笔字的人是个清俊才子。

    不过林初也只能瞅出这点门道了,那字写的再工整,她也不认识繁体字啊!

    燕明戈拆开书信飞快看了一眼,他一向喜怒不表于形色,也叫林初摸不准那信里写了些什么。

    “这书信,是夫君一个月之前就寄给我的……”江晚雪小声说,眼眶红红的,一只手紧紧抓着韩君烨小包子的手,似乎十分忐忑。

    燕明戈将书信递给林初,林初会意还给了江晚雪。

    燕明戈才道,“一个月前韩兄的确是住在我这里,不过后来军中有事,他被派去姚城那边了,我还以为是韩兄带着你们过来的……”

    说道这儿,燕明戈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看向江晚雪,“京中是出了什么变故吗?你怎么带着烨儿独自往这关外来了?”

    江晚雪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她紧紧握住儿子的手,像是握住自己唯一的希望,哽咽道,“不是什么大事,主母说……我挡了夫君的前程,要将我发卖了……人牙子前来领人的前一晚,家中老仆砸开柴房的门将我救出来,燕哥哥你知道的……从永安侯府没了的那一日,京城就再也没有我们燕氏旁亲的容身之地了!我怕它们对烨儿不利,这才冒险带着烨儿一同来边关寻夫君……”

    江晚雪呜呜哭起来。

    林初注意到,燕明戈听到那句“永安侯府没了”,表情就格外阴冷。

    他和江晚雪的关系……似乎也有些复杂,原著对于他们这些上一辈的关系,只寥寥几笔概括,林初也无从得知。

    不过原著中有提到,韩君烨的母亲是给人做妾的,因为主母善妒,韩君烨父亲又时常不在家,她们母子两没少受苛待。

    思绪理来理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