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第四章
    因为这厨房只是挨着主屋搭起来的一个偏棚,家中又是一切从简,所以并没有装门,只是用了一个厚布帘子挡风。

    林初小心翼翼将厨房的布帘子掀开一条缝,正好看见一个黑影在主屋门前半弓着身子。

    残月如钩,却亮的惊人。

    月光下,林初能清晰的看到那人手中明晃晃的大刀。

    寻仇的?

    林初紧张吞了吞口水,心跳如擂鼓,自己握着菜刀的手也开始发抖。

    只见那人将刀竖着从门缝里伸了进去,似乎是想挑开门栓,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闩门。那人似乎轻笑一声,推开门轻手轻脚进去了。

    林初之前回到厨房后就再也没敢回主屋,自然没人闩门。

    她心都快从嗓子眼儿跳出来,双手握着菜刀两脚发软的往主屋那边靠近。

    “小娘子……”屋子里传出一道刻意压低了嗓音的轻浮唤声。

    这充满奸情气息的声音让林初脚下一个趔趄,踩到白天那个挑水军汉试图跟李氏动手的木棒,差点摔了个仰趴,好在她即使扶住了墙壁。

    不过这动静也引起了屋中人的警觉,一下子没了声音。

    林初掌心全是冷汗,不过好在脑子还是清醒的,对方叫了她的名字,那么说明绝对是认识原主的!

    偷情还带着一把刀?是想顺便干掉燕明戈吗?

    天爷耶……那是原著中男主在主角光环加持下都斗不过的反派啊!

    剧情要是真这么发展,她敢确定,燕明戈绝对是捏死那个脸都没露的奸夫,再捏死自己!

    林初心中内流满面,她现在还能自救一下吗?

    她将菜刀放到地上,双手握起了那个圆木棒,带着哭腔道,“相公,我起夜灯被风吹灭了,好黑啊……我摔了一跤,你把房间里的火折子点一下。”

    兵器都是一寸长一寸强的,她的菜刀显然没有那人手中的大刀有优势啊,不如换成一个大棒槌敲闷棍来得实在。

    她说话分散了贼人的注意力,应该让他不敢轻易对燕明戈下手,希望反派大佬燕明戈能看出自己弃暗投明的一片真心,不要这么快弄死她!

    屋中。

    赵元手中的大刀还高高举着,不过只是僵持着,分毫不敢动作,额角的冷汗缓慢滑落,他瞳孔里倒影着的是另一把闪着寒光的刀锋。

    金属的凉意和刀身常年饮血散不去的血腥味刺激着他,让他浑身抖得跟筛糠似的。

    白日里还重伤不醒的燕明戈半坐在床上,用刀锋抵着他的喉咙,眼底是叫人不敢直视的阴冷和狠佞,他像是一只被人侵犯了领地的野狼,时刻准备着咬断入侵者的咽喉。

    “燕……燕……”求生的本能让他讨饶,可是极度的恐惧让他话都说不出来,双腿颤抖得几乎站立不住。

    燕明戈刀锋又逼近了一分,赵元已经能感觉到自己喉咙被浅浅的割破一层,恐惧让他禁了声。

    他大哥靠着小妹是将军小妾的关系,抢了燕明戈的军功,可是燕明戈素来睚眦必报,如果不趁着他这次重伤弄死他永绝后患,只怕以后提心吊胆的就是他们兄弟。

    何况他也垂涎了林初许久,整个边关,怕是找不出这样标志的美人儿了,杀了燕明戈,美人儿自然就归自己了!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哪怕燕明戈重伤,他也不是对手!

    屋子里没有人回答,林初担心贼人对燕明戈不利。

    燕明戈虽然受了重伤,但好歹武功底子在,只要他是醒着的,应该没那么容易让贼人得手,于是她继续哭喊,想叫醒燕明戈,“相公,你睡着了吗?”

    听见屋外的哭喊,燕明戈皱了皱眉,刀背用巧劲儿在赵元左右手臂一打,赵元两只手瞬间脱臼,软软的垂了下去,他手中的大刀也哐当掉落在地。

    赵元抓住这个空子就往屋外跑。

    燕明戈眯着眸子看着赵元仓皇逃走的背影,手中的尖刀已经瞄准了,百步之内随时可叫他毙命,只是不知想到了什么,他薄唇扯出一个冷血的弧度,将佩刀放回了刀鞘。

    林初听见刀落在屋里的声音,心跳都漏了半拍,眼见一个人影被鬼追一样跑出来,她瞅准机会将手里的大木棒抡了过去。

    “梆——”的一声,黑灯瞎火的也不知敲中了那人那里,林初猜测这么清脆的声音应该是脑门。

    “你……”那人似乎没料到会有诈,踉跄了一步却没有倒下。

    林初心中怕的不行,抡起木棒要又砸过去,却被那人躲过,她当即就丢下了木棒,提起放在地上的菜刀朝那人抡去,撕心裂肺大叫着,“相公——相公——”

    “救命啊——杀人了——”

    赵元本就被燕明戈吓破了胆,又被林初那当头一棒砸得晕头转向,他心知大事不妙,只想快些逃走,不想林初又扔了一把菜刀过去,他闪躲不及,肩膀被菜刀砍中。

    “臭娘们!”疼痛让他头脑有短暂的清醒,一脸凶恶向着林初走去。

    身边已经没有什么是可以防身的了,林初怕得不行,双手撑着地往后退。

    那人已经到了她跟前,却是不知何故突然惨叫一声,像是被什么暗器打到,抱着腿滚到了地上。

    对面邻居家的灯已经亮起来了。

    林初手忙脚乱爬起来,又要去捡自己的菜刀。

    那人受了伤,也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拖着腿一瘸一翘的逃走了。

    邻居家的大门打开,邻家大叔和婶子一人拿着铁耙一人提着马灯走出来,林初才彻底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浑身都被汗水浸透,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

    “燕家娘子,这是怎么了?”宋婶身上还披着一件厚厚的外袍,显然是刚从被窝里出来。

    她原先也是不喜林初的,可是眼下燕明戈受了重伤,身边总得有个人照料,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林初大晚上叫得这么撕心裂肺,她们也不肯能当做没听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