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25.
    红衣女鬼看着无动于衷还剪她头发的卫莹, 委屈地快哭出来。

    可她是鬼, 鬼怎么可以哭?太崩鬼设了。

    卫莹吧给红衣女鬼剪短的头发收起来,又转身洗了把脸和手。等洗漱完毕, 她回过身看着那个只有一米六的波波头红衣女鬼,端起盆说“跟我回房间, 我给你取保温杯。”

    农村没有雾霾污染, 村庄死气也不充沛, 她饿了一整天。因为在录节目, 她也不可能独自前往坟地去吃死气,如果被摄像师发现, 甚至跟拍, 她非得被当成老僵尸拉去研究不可。

    还好, 她带了特制保温杯来山里。只有有个小弟帮她搞, 她就能吃到新鲜热乎的死气。

    他们住的地方院子里有一棵柚子树, 她可以把死气做成柚子味儿,酸爽可口。

    虽然此行顾恒和小吧唧没陪她一起来,但她万没想到, 会突然有另一只可爱的小鬼找上门, 简直“天赐良缘”,完美地解决了她的温饱问题!

    临时有了一个可供她使唤的小弟,卫莹求之不得。

    小红懵逼地看着卫莹, 不懂她脸上的兴奋到底是哪里来的。

    这女人……是魔鬼吗?可怕, 比捉鬼天师还可怕!!!

    她莫名其妙被剪了恐怖的长发, 还被对方压制的无法反击。

    太丢鬼了!她堂堂红衣厉鬼, 居然被这么使唤?太欺负鬼了!

    她越想越生气,于是一张嘴露出一口獠牙,黑漆漆的眼睛里淌出血,朝卫莹扑了过去,势必要找回作为鬼的尊严!

    可她刚扑过去,卫莹抬手就掐住了她的下巴,让她不能再靠近。

    红衣女鬼“…………”她所有的力量在碰到卫莹的那一刻,就全被化解。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卫莹掐着她那张惨白的巴掌小脸,凑近仔细看,啧一声感慨“你这睫毛也很长欸……”

    说着,开始一根根拔女鬼的睫毛。

    红衣女鬼见自己的睫毛一根根被拔掉,终于,委屈地眼泪“吧嗒吧嗒”开始往下滚。

    卫莹见她哭得可怜,嘴角一翘,问“从不从?”

    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从!不从也得从!

    卫莹把她带回卧室,简单听她陈述了一番自己来的目的。不用她坦白,卫莹也可以想象到是谁派她过来的。

    一般的鬼若不是被指使和有执念,不会轻易找上人。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是这个道理。

    红衣女鬼说完,就抱着自己的波波头求饶“我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你放过我吧。”

    卫莹放下面盆,一边把头发松散下来,一边取出带来的寒假作业,问她“如果你完不成妖道给你的任务,会如何?”

    红衣女鬼缩在墙角,吞了口唾沫说“我们都是被妖道给捉去的,他在我们身上下了符咒,限制了我们的自由。”

    “符咒?”

    红衣女鬼点点头,把领口一扯,脖子一歪露出一道符咒给她看“就这这个。”

    那是一张类似于符咒的东西,贴在了女鬼的脖子上。

    卫莹冲她一招手“你过来。”

    女鬼胆怯,怕又被她拔睫毛,瑟瑟缩缩走到了她的跟前。

    “蹲下。”

    小红不敢违背,蹲下。

    卫莹修长的手指触碰在她的脖颈上,轻轻一挑,符纸被她揭开。小红只觉得浑身一阵轻盈畅快,身体禁锢全被解除。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自由了,一脸感激地看着卫莹。

    女孩却清冷一抬眼皮儿“作为报酬,这一个半月,你得照顾我的伙食。我饿了,去坟地给我弄点吃的。”

    小红将她的保温杯抱在怀里,抿着嘴重重一点头,然后飘出了房间。

    等小红离开,卫莹开始低头写作业。

    可是刚写了两道题,注意力就被妖道的事儿给吸走了。

    妖道先后派遣了小吧唧和小红过来搞她,这次小红如果不回去交差,宁豪一定会好奇怀疑。

    一旦妖道追查下去,查出自己是厉鬼体质,那就不太妙了。

    卫莹咬着笔头思虑半晌,觉得有必要找个借口敷衍过去。她想到什么,立刻搁下笔,跑去敲唐煜房间的门。

    “进来。”

    少年的门没被反锁,女孩轻轻一推便能推开。

    已经晚上十点之后,33岁的唐先生已经醒过来。他抬眼看向门口,只见女孩将门推开一条缝隙,探头进来看他。

    得到他的应允,女孩挤进来,拉着凳子到他床边坐下,小声问“我记得你有一个吊坠是吗?能不能送我?”

    “?”唐煜将玉质吊坠从衣领里拉出来,问她“这个?”

    卫莹点头“恩。”

    唐先生没有问姑娘为什么要这只吊坠,只当她喜欢,立刻摘下来,给女孩挂在了脖子上。

    卫莹垂眼看着对方给她挂在脖子上的吊坠,反问“你不问我为什么和你要?”

    唐先生笑着摇头“你肯对我开口,无论什么理由,我都满足。”

    卫莹捏着这枚水滴形状的玉坠,上面还带着少年的体温,触感十分温润。她“唔”了一声,说“行。那我们对下口径。”

    “嗯?”

    卫莹抬眼看他“明天拍摄期间,我会取出这枚玉坠,感谢你。而你送我玉坠的理由,是因为我晚上做噩梦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你则送我玉坠辟邪。”

    唐先生一脸疑惑看着她,心想这姑娘为了出名,居然想和他炒c?

    炒情侣c他当然没问题,可少年唐煜会吗?

    他点头说“好。”

    和他对好口径,卫莹扫了一眼唐先生搁在床头的寒假作业,用手指戳了戳作业,问“有道题不会,可以借我参考下吗?”

    “当然。”唐先生冲女孩眉眼一弯,嘱咐说“有什么不懂,尽管问我。晚上的我,随时欢迎。”

    不知道是不是卫莹的错觉,他总觉得唐先生这话里有歧义。

    表面上看着正儿八经的少年,为什么有一种蜜汁油腻猥琐感?是她想太多了吗?

    嗯。应该是她想太多了!

    等卫莹离开房间,唐先生立刻取出日记簿,开始记录今晚的事,并且在日记簿里对少年唐煜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好好和卫莹处c,要顺从她,无条件配合她。

    写完这些,唐先生又着重写了一句

    「否则以后我们可能没有好日子过。你想每天晚上睡得正香,被一脚踹醒吗?你想莫名其妙在睡梦中挨打吗?不想的话,请一定无条件配合她!」

    写完这些,唐先生嘴角微微上翘,想起前世的事。

    那枚玉坠是唐煜父亲留下的,他戴了很多年。

    有一天夜里,他睡得正香甜,被女友一脚踹醒。他摁开灯坐起身,发现女友红着眼眶,枕头也湿了一片。

    他伸手过去,用指腹给她擦脸颊上未干的眼泪,柔声问她“怎么哭了?”

    卫莹一巴掌扇开他的手,气呼呼道“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坐在高三的教室里,头顶风扇吹得呼呼响,室内空气闷热。”

    唐煜问“又梦见我给前面的胖子抄作业,不给你抄?”

    “当然不是!我会因为这个生气吗?我有这么小气吗?”

    唐煜笑而不语,他的女朋友对于自己的小气真是没有半点清晰认知呢。

    卫莹气呼呼道“我梦见你的玉坠从t恤里掉出来,我觉得好看,问你是什么东西。你说的你爸爸留给你的遗物,以后是要送给心爱的姑娘作为聘礼的。我想起你上次没给我抄作业,觉得你应该补偿我,就让你把玉坠送给我,当做求婚礼物,结果,你猜你说了什么?”

    “嗯?我说了什么?”

    卫莹“你居然说你想得到这枚玉坠,就得集齐七颗龙珠!”

    唐煜“…………”卫小姐的梦脑洞实在有点大。

    然而她说完气儿还没消,一把抓住男人的手,无理取闹地开始疯狂甩动他的胳膊,又气呼呼道“你凭什么让我去找七龙珠兑换玉坠?凭什么!你是不是不爱我?”

    唐煜被折腾地没脾气,抱住卫小姐,吻住她,等她彻底安静下来才松开。

    他低声说“对,你是我女朋友,凭什么要集齐七龙珠才能兑换玉坠呢?不需要,你想取走我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无条件地随时取走。包括,我的心脏,我的生命。”

    说罢,要去摘吊坠。

    卫莹却摁住他的手阻止说“不许摘。你是我的,就挂你脖子上叭!”

    唐煜无奈笑出声。

    看看。给她,她却不要。不给她,又闹腾。

    这小气的女朋友啊。

    他想,以后卫莹可千万别给他生一个女儿,否则难搞。

    被男人一番情话安慰,卫莹心情平复。她着他脖子,蹭着挺立的鼻尖说“你别以为说两句甜言蜜语,我就能原谅你。”

    唐煜笑道“那,我要做什么,卫小姐才肯原谅我呢?”

    卫莹“嗯”了一阵,几乎贴着男人嘴唇轻声说“再亲我五百二十下。”

    唐煜笑了一声,吻下去的同时,用被子将两人的身体完全盖住。

    ……

    想起这一幕,唐先生便不由自主地无奈摇头。

    或许正是因为卫小姐青春时期的不自信,才会一次又一次梦见他们身处青春高中校园。梦着那些他不在乎她的片段。

    其实恰好相反,在现实世界里,他怎么会不在乎她呢?

    恨不得把所有都给她,包括生命。

    翌日清晨,少年唐煜睡醒,首先取出压在枕头下的日记簿,看了昨晚的日记记录,又抬手摸了一下脖颈。

    玉坠果然不见了。

    日记簿里,唐先生只说了把玉坠给了卫莹,却没说为何要给她,更没说卫莹为什么要这只玉坠。

    少年唐煜觉得唐先生很幼稚。

    这么重要的玉坠,怎么能说给她就给她?那可是父亲留下来的东西,他是疯了吧?

    想到此,唐煜便很生气。等他发现作业也被卫莹拿走时,就更加生气。

    唐先生怎么可以允许卫莹抄作业?这分明是在害她,并非帮她!

    吃早餐时,几个少年在堂屋里围着一张四方桌,端着面碗大快朵颐。

    热气腾腾的青菜葱油面汤鲜味美,一股鲜香直斥鼻腔。

    贝晓佳一边吸溜面条,一边问大家“昨天你们睡得好吗?我房间里好冷哦。这破地方,潮湿又没空调,节目组这是要搞死我们啊。”

    “还好还好,”费云捧着面碗说“昨晚半夜我实在冻得不行,抱着被子去了博文哥房间。你们三个姑娘,完全可以一起睡嘛,有人暖被窝,总比一个人蜷缩着冻一宿强。”

    贝晓佳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转过脸去看袁依依“依依,今晚我俩一起睡?”

    “ok。”

    大家正说话,卫莹开口问“你们昨晚,有听见什么诡异的声音吗”

    大家一脸迷茫看向卫莹“?”表示并没有听见什么诡异的声音。

    卫莹捧着面碗,吞了口唾沫,小声说“昨晚,我去洗澡的时候,好像看见一个女人,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她冲着我招手,让我过去,”

    “我当时不知道怎么了,双腿立刻就不能动弹。那个红衣女人靠近我之后,伸手过来就要掐我。我当时吓坏了,想大声叫,可嘴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众人“…………”

    节目组工作人员“…………”莫名寒毛直竖。

    贝晓佳显然被吓到了,但又好气接下来的剧情,问“那后来呢?”

    卫莹继续说“后来……后来好像那个女人碰到了我身上什么东西,瞬间就消失了!”

    躲在暗处的红衣女鬼“…………”这位大佬这么能编,不去写小说太可惜了叭!

    她说着,掏出了挂在脖子上的玉坠“应该是这个!班长送我的护身符!”

    唐煜“……”该对的台词总算来了,所以他到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