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文学倾正在猪圈里面喂猪,他把煮过的猪食倒入木盆里面, 看到他拿着熟悉的木桶过来, 这里的几条猪就激动的凑了过来, 哼哧哼哧的等着食物。

    他把猪食全部倒下去, 看着那几条吃的头也不抬的半大猪仔,微微笑了一下,随后环视一圈,看了一下周围的卫生, 差不多要打扫了,他走到一边,拿起旁边采好的猪草, 剁成碎块, 就是这时候,苏茴带着张卫国找了过来。

    他们先去了牛棚那里, 没有人,不过在那里一眼就能看得到猪圈这边的人影。

    在旁边的, 还有周文, 他是之前就被下放到这里改造的。

    他也在喂猪, 看到有人过来, 跟文学倾一起默默的看着她们。

    苏茴先说明来意“我们是来道谢的,昨天多谢你帮忙救起了孩子。”

    张卫国“谢谢伯伯,我以后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下水了,我当时都被吓蒙了,多亏了你路过。”

    苏茴把礼物送上“这是我们家的一点心意, 请务必收下。”

    文学倾直起身体“你拿回去,我也没做什么。”

    看到苏茴母子这一番动作,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担心是不是来找茬的,现在不是,心放了回去。

    旁边周文惊奇的看了文学倾一眼,他救了小孩子吗?

    都没听他说。

    苏茴“如果没有你,后果不堪设想,或许对于你来说是举手之劳,但是对于这两个孩子来说,这是需要铭记一辈子的大事,我作为母亲,没有教好他,感到惭愧,又十分感激,这里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请务必收下。”

    苏茴把篮子放到他的手边,继续“卫国年纪也不算小了,能做很多事,他平时也有空,这一点点礼物并不能代表一切,以后他过来帮你干活,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

    “不用!”一听到她说要来帮自己干活,文学倾惊了一下“你不用这样,这我收下,可以了,我真的没做什么,你这样我受之有愧。”

    苏茴“这是应该的。”不给他继续拒绝的机会。苏茴拍拍张卫国的肩膀“看到伯伯在干活,你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吗?”

    张卫国点头“……嗯,妈妈,我知道。”

    文学倾有些懵的看着这母子两个的自问自答,然后,那个母亲就这样独自走了。

    走了???

    张卫国熟练的帮忙,以前没有分家的时候也是帮着做惯了的,有一段时间没做,但也不见生疏。

    文学倾“……”

    他们是来道谢的吗?

    他们是来道谢送礼的吧?看上去是,但是为什么给他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怪怪的,像是带有某种目的性,但是他这里还有什么值得别人企图?

    不被人唯恐避之不及就算好了。

    但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一个小孩帮他干活吧,文学倾虎着脸“你回去,我这里不用你。”

    张卫国连连摇头,要是回去了……

    他可不想面对着妈妈似笑非笑的脸,他加快了动作“你让我帮忙吧,我不会给你帮倒忙的,我很勤快的!你看!”他用实际行动证明!

    有了苏茴带头,另一人的家长也带了礼物去拜访,这下子村里人也都知道了。

    虽然村里是对那些人唯恐避之不及,但是现在人家帮了他们村的小孩子啊,救了他们,这种是大恩,要是当做没事发生,那以后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他们当做没看见那怎么办?

    那不是咎由自取?

    所以报答那肯定是要报答的,送点礼物也不过分,不过终究还是要保持距离,以免被连累,于是乎,不知不觉中,他们牛、棚几个人在干活的时候遇到村人,原先别人都当作他们是空气,现在会有些人主动跟他们打招呼了。

    话说的不多,但会关心他们要干什么,要去哪里,相比起原先,那被无视,似乎被这个世界抛弃的情况,这把他们当做正常人的举动让他们都颇受触动。

    他们是不是也应该对别人的善意作出反应?

    他们出事后,接收到的温暖太少了,少到出现一点点,他们就想捧在手心,慢慢感受那股温暖。

    张卫国在妈妈独自去找了文伯伯之后成了牛棚那边的常客,那边的味道简直了,没多久,他过去的时候就戴上了妈妈制作的香包,佩戴在脖子上,味道立刻好受不少,然后他给这里的人每人送了一个,一再强调“这是我妈妈自己去山上采草药制成的,不用钱买,也不难得,你们收下,千万不要客气。”

    妈妈跟他说了他们这样态度冷淡的缘由,要是关系太过亲近,反而可能会害了他们,村里跟他们保持距离是没有错的,但他一个小孩私底下帮帮忙也不会犯什么忌讳,让他把握好这个度。

    他不是很懂怎么把握好这个度,但是妈妈怎么说,他怎么做,妈妈懂得那么多,总不会骗他的。

    然后他想打那时候单纯的自己,醒醒!他怎么会忘了妈妈还没有说原谅他?

    他成功的用了一段时间,在这里建立了好人缘,尤其是跟他的救命恩人文学倾文伯伯。

    他不是每天都来,但是来的频率相当高,跟着一起干活,不喊苦不喊累。

    ……

    文学倾把积攒的粪挑去田里,走着走着,正好看到向他跑来的张卫国,对方直直的向着他这里来,也不管他这里散发的强烈味道。

    他把一个烤玉米递到他兜里,不,不能说一个,这是三分之一个,小孩把玉米放下,人就跑了,也不知道这玉米是哪来的,应该是他自己家里自留地里种的吧?

    嫩玉米的香甜,他确实好久没有吃过了,他没说什么,继续往前走,现在这浓烈的味道伴随着他,实在没胃口,回去再吃吧。

    回去了没多久,张卫国又来了,拿着纸和笔来交作业。

    文学倾一边剁猪草,一边看上面的答案,然后毫不留情的指出几道题的错误“我现在给你讲讲,你认真听。”

    受人之托,他很认真的给他补课,不过为了避免出麻烦,他一般不会写字,都是在沙地上拿着树枝写下来,然后张卫国再抄一遍,自己再做,然后拿给他口头批改,确保不会有他的字迹和笔记出现,然后成为别人攻击的把柄。

    他之前就是老师,对这个一点也不陌生,一来二去的,他也习惯了,恢复每天睡前想一想明天要教什么,布置什么作业的生活。

    说起来他是数学老师,但这只是说明他在数学这一学科上格外出众,并不代表着其他学科他就不会。

    尤其是外语这方面。

    他是留学生,可以用外语跟张卫国熟练的交流,还能跟他说一说在国外发生的一些经历和那边的风俗。

    张卫国对此是痛并快乐着,他的玩耍时间被文伯伯和妈妈挤得一干二净,但是另一方面,文伯伯讲的那些事情,实在是太吸引他了,文伯伯好厉害呀,为什么这么厉害的文伯伯会到村里来干这种活呢?

    他偷偷的问妈妈,妈妈说“你还小,你不懂,你多学点知识,早点长大,你就懂了,你不要问他,这会让他伤心,知道吗?”

    张卫国似懂非懂的记住妈妈的话,他已经很努力的学习了,他什么时候才能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