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张成业很熟练的组织人手上山, 对他来说,这不是一件罕见的事儿了,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欠打的娃,作为大队长, 都是他组织人手的。

    只不过, 不是每一次都能够顺利的找到人, 在山外围还好说,那些有些攻击性的动物都不怎么到外面来,但要是往深的地方走,小孩子不像大人懂得分寸, 不知道差不多就要回头的道理,而且山里面除了有攻击性的野物以外, 还会有一些猎人设置的陷阱, 这些陷阱都会有提示, 大人看得懂,小孩子就不一定了,再加上蛇虫,能够毫发无伤的回来, 真的要看运气。

    他现在就希望他们不是进山,而是去别的地方玩去了。

    如果真的进山了, 千万不要往深山里面走, 他们村没有几个猎户,深山没几个人走过,真要是迷路了, 在里面待一夜,那真的不好说。

    苏茴也知道山里的危险,别看她轻轻松松把大山当做自己的后花园来去自如,就把大山当做家后面的小山坡,它是危险的,野猪的獠牙,很容易就能穿透人的躯体,就是不用獠牙,只是用那将泥浆充做盔甲的庞大躯体用力一撞,人的内脏就要移位了。

    除了野猪之外,她还遇过山猫,狼,大蛇,她现在芥子空间里还有几张完好的狼皮。

    她把这附近的山都走遍了,没有一个地方不熟的。

    所以苏茴也换了一身衣服,带上油灯帮忙找人。

    她脚程快,很快就追上了大部队,听见赵来娣带着哭腔的在喊。

    “锦华,你在哪里你在哪呀快回我呀,妈妈来找你了。”

    问了很多人,没有人看到他们进山,但是他们这个年纪要是冲动进山的话,看到的人都会问一问是跟着谁进来的,特意避开了也不奇怪。

    张根看到老二媳妇来了,叹息了一声,问“你今天进山了吗,有没有看到他们”

    苏茴摇头“我今天没有进山,在家里自留地那忙。”

    “这样,这孩子真是”张根没有多说,急匆匆的走了,时间越晚就越不妙。

    谁也不知道他们哪个方向走,大家分开找,几个人一起负责某个方向,人这么多,动静大,有什么野物都不出来了。

    张全也很着急,张锦华不仅仅是赵来娣的心肝,也是他的,他就一个儿子,传宗接代,继承香火,就靠他了,怎么可能不上心只是他表现的更加内敛,不像赵来娣这么露骨。

    现在人不见了,还有可能有危险,他急得上火。

    知青那边知道了这回事,陈东华带着几个男知青帮忙一起进山找人,这是可以村民中刷好感度的事情,他不会错过。

    人是林荆南找到的。

    张锦华从一个斜坡上摔下去了,扭到了腿,在那里哭的满眼泪花,林荆南恰好找到那里,被他听到动静,就看到了山坡下面有个人影。

    张锦华满身狼狈,他后悔了,脚钻心的痛,周围一片漆黑,他听着耳边的虫鸣和不知名动物的悉悉索索的声音,紧紧的拿着手里的柴刀,直到有个亮光出现,那是灯光

    哭的沙哑的声音放大“救命啊救命啊谁来帮帮我”

    然后他看到了好几个人,再然后,他妈来了,张锦华终于放下心来。

    只不过,有两个人进山,只有他一个,另外一个呢

    张锦华“柱子出去帮忙喊人了,他背不动我出去。”

    在他摔下来之后,就出去找人来帮忙,但是离开了却不见来找,村里人根本没有消息,估计是迷路了,不知道走到哪里去。

    赵来娣和张全松了一口气,柱子的爸妈却急的不行,他出去找人,哪里有听见这个消息

    他这是去哪里找人呢

    找到一个,还有一个没找到,不能撤退,张全和张根继续跟着大家伙一起走,尤其是在得知一起上山是自家儿子自家孙子出的主意之后,更是不能离开。

    赵来娣和李满芬匆匆背着张锦华回家了,他的腿还要找人来看。

    这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苏茴抬眼看了眼天上,月亮高高挂起,大地漆黑一片,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灯光、火把都只有附近才能看的清楚,这样找人,太慢了。

    越晚越不妙。

    结果好消息是从村里面传来了,有村人匆匆的来报信。

    “柱子回来了他跑到隔壁柳村那边去了现在在村里呢,回去吧”

    从这里的山头跑到那边去,安然无恙的自己跑出来,这也是厉害了,不过就他这个方向感还敢进山,他的皮是痒了,

    可以想见,这两个孩子回家之后不会有好日子过。一顿竹笋炒肉是少不了的了。

    回去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对于没有夜生活的乡下,这是熬夜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明天会精神不济。

    苏茴在天亮之后带着他们兄弟几个去吸取教训。

    这一天正好是休息日,也不用怕耽误什么。

    去到张根那边,苏茴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张锦华,他趴在床上,两只眼睛还有着哭太久后的红肿,一只脚敷着药草,另外他的手肿屁股肿,这是后来被揍的,让他只能趴在床上,一副惨兮兮的模样。

    他这次吓到张全和赵来娣了,为了让他吸取教训,来了一场男女混合双打。

    哪怕他本来受伤了,也没有放过他。

    看的越心疼,打的越狠。

    张保国看了心有戚戚,他也是打过上山的主意的,因为从山上可以带好吃的下来,但是看了堂哥这个样子,他绝了这个念头。

    他有一种预感,如果是他不听话进山,妈妈打的会比这还要狠。

    不,或许也不会动手揍他,而是扔给他比他人还高的作业,让他写写写、抄抄抄,不论哪一种,都是他无法承受的痛苦。

    儿子回来了,养一养就没事了,赵来娣的心安下去了,昨天看到儿子被揍成那样,还特意心疼的给他煮了个鸡蛋。

    现在看到妯娌来了,就打起了她的鸡肉的主意。

    “你看,锦华现在伤成这样,需要吃好吃的补补,你那山鸡肉还有吗他肯定会记着你的好。”

    苏茴可不惯她这毛病“吃完了,你要是愿意杀一只母鸡给他,他更记着你的好,山鸡哪里比得上自己养的母鸡好啊,是吧”

    张锦华听了眼睛一亮,赵来娣却是眼前一黑,杀正在生蛋的母鸡她要是真这么做了,婆婆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