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现在还下着雨, 等放晴了,我上去补补就行,不过不要抱有太大的期望,以我的手艺,就是补得让漏的更少一点, 雨下大一点的话,里面还是会漏水的。”陈东华拍了拍他的肩,习惯就好。

    谢睿和林荆南对视一眼,眼里都有些沉重。

    习惯感觉未来黑了一片。

    漏水的并不只有谢睿他们房间, 还有其他的总共三个房间,不过他们房间确实是漏的最严重的。

    林荆南看着外面的雨, 发愁“陈大哥,怎么补”

    陈东华摊手“用稻草啊,还有用木板。”

    谢睿沉默了,看着外面的雨花, 他很快下定决心, 跟陈东华再确认一遍“我听说, 这雨每年都会下很久对不对”

    “对,现在半个月,应该是一个多月两个月。”不是每天绵绵不断的下雨,都是下一阵晴一阵, 雨后的太阳还会格外的灿烂,雨下的不大的很快就会被太阳烘干,不注意都看不出之前下过雨, 所以虽然下雨,这里发生水灾的情况不多。

    谢睿点头,他明白了。

    雨变小了以后,谢睿立刻去了镇上一趟,他回来的时候,手里就抱着一捆油布,油布的价格可不便宜,陈冬华只能暗暗感叹他壕气,脸上笑着答应“趁着现在雨不大,我帮你把油布盖上去。”

    这油布看上去大,但是跟屋顶比起来也还好了,只能完全覆盖住他们房间,现在这时候也不适合全部掀起来,陈东华就先把油布盖上,用石头木板固定住,等之后再把稻草全部换掉。

    下了一早上的雨,大家都在家里,没有几个人出去,中午,太阳出来了,哨子吹响,大家都集合起来准备下地挣工分,晒了一中午,雨水被太阳蒸发的几乎没有留下一丝痕迹,火辣辣的晒在身上,很快就能感觉裸露在太阳照下的皮肤发热。

    干活的间隙,谢睿看到自己裸露的手臂上的肤色,冬天养白了一些,现在又黑回去了,不过他天生皮肤白,这黑也只是相对于他原先来说,在村子里他比很多大姑娘都要白,所以他在那边干活,时不时的就能感受到一些视线不时的停在他的身上。

    他现在已经习惯了,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现的样子,继续埋头干活。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在这里谈恋爱、成家,从来都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太阳变得很快,在下午三点多接近四点的时候,骤然间,太阳就不见了,被厚厚的乌云遮挡,刮起了风,一副大雨将来的样子。

    张成业让大家各回各家,大雨被淋到了可不是开玩笑的,体质不好就要生病,生病了就要吃药,吃药就要花钱,这些活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

    这是今年第一场大雨,哗啦啦的,就像是一盆水倾倒下来,隔了十几步距离就看不清前面的人影。

    林荆南后怕“幸好你去买了油布,不然”

    没有及时做补救措施的另外两个房间现在根本离不开人,一等水盆满了就要及时倒出去,不然里面就要闹水灾了。

    谢睿也有些庆幸,看着滴答滴答掉雨滴的地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样子不行,他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屋子漏水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

    关韶理收到了苏茴让人寄来的包裹。

    这个包裹先是寄到苏茴不远处的一个运输队里,那里有他的同事,然后再回来的时候把包裹带上,这样既节省了运费又节省了时间。

    瓶瓶罐罐容易碎,苏茴用一个袋子装了稻草做防护层,里面还有绳子固定,所以当关韶理打开的时候,里面一个瓶瓶罐罐都没有碎。

    “是酱对吧。”他的同事窜了出来“留我一份”

    自从尝过一次以后就念念不忘,淋在红烧肉上时的味道简直了,他差点没把舌头吞下去。

    包裹不比他寄过去的小,底部和头部是别的,中间就是各种酱。

    豆酱花生酱香菇肉酱等等都有。

    他一拿出来,这些酱就被人伸手拿走了。

    “我把钱给你。”

    “我用这个跟你换。”

    “好兄弟,多谢你记着我,这个我就收下了。”

    “我不挑,什么都可以。”

    关韶理嘴角抽搐,想阻拦,被人给挡住了“你们给我留点,我要送一些回家的啊啊啊”

    他能理解他们的急迫,但是不能他这个主人翁都没有吧,那也太可怜了

    他队长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冠冕堂皇的拿走了两瓶“这也是好事嘛,她不是喜欢海味吗,你多寄一些过去,她家是在村子里,最近的是一个小镇,没什么好东西,我们走南闯北看见什么好东西给她留一份,正好能体现我们的兄弟情啊。”

    关韶理郁闷了“我之前也拿了一些东西过去,她不收。”

    “那是你没拿出真正让她心动的东西”不得不说,他正解了。

    关韶理点了点别人拿走酱后留下的钱,盘算着什么东西才会让她心动。

    至于把钱直接给她

    那可不行,那不就成买卖了吗,到时候就不是帮她们,而是害她们了。

    这个时候可是禁止私人买卖的,要是被人举报了,他之后哪里有脸面去见他的兄弟,但是如果换一个名头彼此交换特产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张保国在河里摸了两条鱼,苏茴打算把其中一条做糖醋鱼,另外一条让他拿过来给他爷爷奶奶。

    对于自己弄到的猎物,苏茴很少把它们分享出去,来历不好解释,自己家吃就算了,但是对于张保国弄来的,她都会让他送一份给他爷爷奶奶那里聊表孝心。

    小孩子在河里摸到鱼,没有人会特别盯着,不过也不能大咧咧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拿回家,但这几乎是默认的,他们靠山靠河,自然偶尔会有猎物入怀,但是如果都充公,就这么两条鱼,几只山鸡,几个鸟蛋,充公以后要怎么分呢

    不管的话人人都有机会,各凭本事,只要做的不过分,大家都会当做没看到,就连作为外人存在的那几个知青去山上、去河里寻摸吃的,只要不过线,他们也会当做没看见。

    说起来也是张保国运气好,他不过是在一条小溪边玩耍,上游估计是下大雨,溪水暴涨,这两条鱼是从上游冲下来的,正好被他瞧见了。

    张保国把鱼用藤蔓串到鱼鳃里面,走到爷爷家门口,看到了张锦华在家门口蹲着玩木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