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11000作收加更】
    他的那句“谁让你们欺负我老婆呢”, 对于韩辰绘而言,就好像万千烟花炸开在耳边。

    那么耀眼。

    那么绚烂。

    像一场盛大的演绎,在诉说一个古老的故事。

    当皮格马利翁遇到他的雕像,当艺术家遇到他们的缪斯……

    当韩辰绘遇到她的郑肴屿。

    韩辰绘能感觉到郑肴屿搭在她腰间的手, 不知不觉的,她的身体已然落入对方的怀中,她的背脊轻轻贴着对方温暖的胸膛。

    郑肴屿平日里,又浪、又直、又只走肾,动不动就夜不归宿,动不动就怼她、气她,把她搞的眼泪汪汪……

    即便如此, 她依然喜欢他的怀抱,只要依靠在他的胸膛和肩膀, 她心中就非常踏实。

    郑肴屿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男人。

    他给她的安全感,超越这个上的所有人, 远胜于她曾经的最爱贺开晨。

    韩辰绘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了起来,她故作镇定地坐在那里,眼睛里只有郑肴屿那只正在帮她出牌的手,以及藏在白衬衫袖口,若隐若现的“红豆手链”。

    周围的朋友都在不停地说话,但她已经听不进一个字。

    全世界的声音只剩下她的心跳声。

    “咚!”

    “咚!”

    “咚——”

    韩辰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恨不得能自己控制血液循环——拜托, 千万不要让她的脸看起来太红了……拜托拜托……

    “咚咚咚——”

    越来越快,越来越猛。

    “辰绘——”

    他在她的耳畔轻轻叫她的名字, 她能清晰感觉到他轻吐出的气息。

    “放轻松,你输的那点钱根本不算什么,我马上就能为你‘杀’回来!”

    为你——

    他说,为你。

    韩辰绘的心跳更快,点了点头。

    周围的朋友们有笑的、有调侃的、有喷郑肴屿的,他们和郑肴屿一样,都认为韩辰绘是输了不少钱,心里紧张。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根本不是因为输钱而紧张。

    别说那些钱对于郑肴屿根本不值一提,就算她自己的收入也足可以承担。

    韩辰绘会紧张,是她的心跳越来越猛烈!

    她知道,这不仅仅是“心跳”那么简单,换而言之,这是——

    心动。

    韩辰绘在嫁给郑肴屿之前,除了在“性”这个方面是白纸一张,其他的,她也是有过经验的……

    她不是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心动。

    所以,她非常明白心动的感觉。

    心动……

    她对郑肴屿心动……

    或者——

    韩辰绘有些绝望地闭了闭眼。

    她对郑肴屿心动,也许不在今天,并不是因为“谁让你们欺负我老婆呢”那句简单的话……

    或者……她早就对他心动了。

    她也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脏会为他而跳,也许是从她第一次见到他,也许是从他们第一次“坦诚相见”,也许是从她第一次抱着他,沉丨沦在情丨欲的漩涡……

    也许是从他们第一次约会,也许是从他送给她一场少女的梦开始——

    也许也许。

    有千千万万个也许。

    不过,对于韩辰绘来说,那些已经不重要了。

    她只需要知道,现在,她的心脏在为他而跳动。

    这种感觉可真是微妙。

    又甜、又酸……又涩。

    韩辰绘突然回想起了很久之前,“坏女人”时珊珊对她千叮咛万嘱咐的话——

    “……先爱的就先输了。”

    “……你喜欢他也正常,但你不能让他知道,要让他先对你低头……”

    是的!

    坏女人见过那么多的男人,经历过的男人比她吃过的米都多,她是不会骗她的!

    韩辰绘的感情经历并不丰富,却也不是没有恋爱过的。

    她只相处过贺开晨和郑肴屿。

    她和贺开晨那一段……他们当时的感情十分真挚纯粹,现在回想起来,说好听的是“小清新”,实际上就是两个“小学生”在玩“恋爱游戏”,不好意思亲、不好意思摸,就连牵个手,两个人都会害羞脸红,扭扭捏捏老半天。

    郑肴屿却是完全相反的!尤其是她和郑肴屿结婚之后,两个人就是赤丨裸丨裸的成年人,完全是红尘中的饮食男女……

    那对比叫一个血丨腥惨烈、不忍直视!

    现在的目标,如果是当初的贺开晨,她可能还有一些胜算,可如今目标是郑肴屿……

    男女之间、情感世界,就是一场“斗法”。

    她凭什么和老狐狸郑肴屿“斗法”?

    她有什么筹码和郑肴屿“斗法”呢?

    如果他不喜欢她的话…

    她会一败涂地的!连现在的地位都保不住!

    像时珊珊她们告诫她的——如果她被郑肴屿抱到称上按斤卖,她都能一边帮郑肴屿磨刀,一边美滋滋的数钱。

    对!她不能喜欢他!

    哼!她才不能先喜欢他呢qaq

    在牌桌和赌桌上,郑肴屿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郑肴屿三下五除二,只用两把,刚才那些“杀”韩辰绘的朋友,就被“杀”回来了——

    韩辰绘乖乖地接回刚才她输掉的筹码。

    又过了两把,韩辰绘的面前已经堆满了花花绿绿的筹码,全是郑肴屿给她赢回来的。

    韩辰绘护住前方的筹码,郑肴屿则在身后护住她。

    “郑肴屿!你不要以为今天是你过生日,我们就……妈的!”

    “小郑太子爷,干什么啊?过去你还能讲讲朋友情面呢,如今怎么回事?”

    “肴屿,就算我们欺负了弟妹,‘杀’了她几个子儿,你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的威吧!”

    李绍齐用指尖敲了敲郑肴屿前方的桌面“你看看,现在我们都没有筹码了,那还怎么玩下去?”

    “没有筹码了吗?”

    郑肴屿的目光扫视一圈,果然,大家的筹码几乎都堆到了韩辰绘的面前。

    “那行吧——”他微微一笑,“既然没有筹码了,那你们就给我老婆结账吧。”

    韩辰绘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

    “………………”

    其他人则高声大骂、哀嚎遍野——

    “郑肴屿!以前还以为你不近女色呢!”

    “错了!错了!大错特错!小郑太子爷才是那个最‘有异性没人性’的!”

    韩辰绘看了郑肴屿一眼,有些害羞地低下脸。

    郑肴屿将手中的香烟按灭在手边的烟灰缸里,一直圈着韩辰绘的手臂收紧,直接将她捞进怀里,凑近她,嘴唇几乎是贴在她的耳畔,低声细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