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第三十九章
    韩辰绘顿时止了哭声。

    她抽抽搭搭地看着郑肴屿。

    月光朦胧。

    夜色柔软。

    韩辰绘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郑肴屿的轮廓, 和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

    “我……我……”

    韩辰绘抽泣着,刚刚喊哑的嗓子放得很柔,好像羽毛在轻轻撩动。

    “我……我最近很乖的……”

    韩辰绘那小哭腔小撒娇, 委委屈屈地说最近很乖, 让郑肴屿真是应了那句歌词——

    再怎么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

    郑肴屿一直捧着韩辰绘的脸, 又在她的唇瓣上轻柔地落下几个吻。

    “我……”

    韩·委屈成球·辰绘在线可怜巴巴。

    “我最近都很少出去玩、出去喝酒了……就坏女人叫我好几次, 我才去和她喝一杯……我更没有和小哥哥在一起喝酒……我最近工作不是太忙, 空闲的时间很多的……我都在家里修身养性,搞书法绘画了……”

    韩辰绘越说越委屈, 她挥起拳头, 轻轻锤了郑肴屿一下。

    “你却对我这么坏……还说我无法无天……”

    郑肴屿静静地凝视韩辰绘几分钟,慢慢地抚平她的情绪, 才收了下臂弯, 将她整个人抱进怀里。

    韩辰绘乖乖地枕在郑肴屿的肩窝处,除了偶尔抽泣一下, 一声不吭。

    “我今天有点失态。”

    郑肴屿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

    “对不起——”

    韩辰绘弱弱地“嗯!”了一声, 然后微微仰起脸,嘴唇一下子亲到了对方的下颌处,她只能将脑袋稍稍往外挪动了一下。

    “你刚刚说过一次, 我已经接受你的道歉了, 你不用再说第二遍——”

    郑肴屿原本一直想绷着脸,最后还是忍不住“噗……”地一声轻笑了出来。

    “?”

    为什么突然笑?

    韩辰绘懵逼了一会儿, 很快她便又委屈起来, 弱弱地问“所以, 你究竟为什么生那么大的气?对我发那么大的脾气——难道我惹了你吗?”

    郑肴屿立刻笑不出来了。

    他意味不明地冷笑了一声,反问道“你惹没惹我,你心里没有逼数?”

    “没有!”

    要不是被郑肴屿给收拾个半死,韩辰绘真想跳起来、骑在郑肴屿的身上,和他对打一波。

    可她现在就是个“破布娃娃”本娃,还得是四处漏棉花的那种破的稀碎。

    她只能无力的哼哼几声以示不满“我很乖,我最近真的很乖,谁惹你,我都没惹过你——”

    不过这话说完,她自己便心虚了一下。

    她最近好像真的惹过他——

    “那个……”韩辰绘微微抬起上本身,呈现一个面对面趴在郑肴屿身上的姿势,她认真地回想,“难道是因为我突然闯进你的书房,和你说了一堆有的没的?我看你放下了笔记本电脑,你当时应该在开会吧?”

    “对不起,老公,我当时脑袋发胀,做事有些欠妥当,没有考虑到你——难道是被你的下属们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他们听到我和你算经济账了?”

    韩辰绘越说越觉得问题出在这里。

    “他们是不是误会你最近经济拮据?沦落到需要老婆养家了?嗯!一定是这样!所以你特别生气!一进来就和我发脾气是吧?就对我那么不好、那么不温柔,是吧?”

    郑肴屿“…………”

    韩辰绘这个黑洞一般的神逻辑,他是真的遭不住,关键是她竟然还能摆出前因后果,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且让人无法反驳……

    迷。

    太迷。

    实在是迷。

    “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韩辰绘又慢慢地躺回郑肴屿的怀中,有些小失落地说“其实我……我只是觉得我们是夫妻,很正当、很平等的关系,我们生活在一起,每天一起吃喝拉撒睡,房子车子你,其他花销我来支付很公平公正……”

    “你不要觉得你有钱,就可以看不起我那几个钢镚儿,首先,我的钱不是钢镚儿,那是我努力工作,用我的劳动换来的,其次,你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每一毛每一分都是你辛苦工作所得——劳动是不分高低贵贱的,所以我们赚来的钱也不分高低贵贱……”

    韩辰绘不满地哼唧了一声“总不能你赚来的就是美金支票,我赚的就是‘几个钢镚儿’吧……”

    郑肴屿“…………”

    “还有哦——”韩辰绘用指尖戳了戳郑肴屿的脸蛋,“说出去的话,那就是泼出去的水,虽然我的小金库……”

    稍微有些难以启齿,她“e……”了几秒钟,终于找准了形容词“虽然我的小金库最近不太厚实,我这两天会找aneone商量一下,不能再那么佛系了,尽可能多接一些工作,我不想被别人看不起!我会努力赚钱的,一定会和你共同负担我们的生活!”

    郑肴屿“…………”

    虽然他没有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但他足可以猜到他母亲孙女士对韩辰绘说的话,一定不会好听,所以才会刺激的她一晚上行色失常,又跑到他书房和他在经济问题上划清界限。

    韩辰绘在不知道他已经知情的前提下,却决口没提一句孙女士。

    郑肴屿的心中有些五味陈杂。

    即便韩辰绘在孙女士那受了天大的委屈,她还是做好了一个媳妇和儿媳妇的角色,默默承受,绝不在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