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第三十章
    韩辰绘差点跳起来为自己的灵机一动点赞!

    她的小脑袋瓜怎么就转的这么快呢?!

    尤其是看到郑肴屿眉心微皱, 无言以对的样子, 她真是从上到下、从内到外,全身每一个细胞在狂笑, 真叫一个爽歪歪!

    “…………”郑肴屿又捏揉了下韩辰绘的脸蛋,皱起的眉心慢慢松开, 似笑非笑的,“好的不学, 学白虹?”

    “哦?”

    韩辰绘歪了下脑袋,眉梢高高挑起, 表情又装逼又欠揍,语气那叫一个挑衅。

    “小郑太子爷也觉得学白虹是‘不好’的?刚才不是还信誓旦旦的说‘各玩各的’么?不是还说可以容忍和包容我的一切么?我还没有像白虹姐给她老公那样,给你戴上几座‘绿帽山’呢,就只是有这个想法而已,你就受不了了吗?”

    郑肴屿“…………”

    他的指尖从韩辰绘的脸蛋,慢慢地抚上了她的红唇。

    “怎么?”郑肴屿将韩辰绘揽进怀中,唇边一直保持着微笑, “故意的?”

    “呵呵呵——”韩辰绘冷笑了起来, 小脸一皱, 小手一挥,“小郑太子爷,你在和属下谈工作、和对手谈合同的时候也如此自信吗?当然了, 你在当老板做生意赚钱这一块, 确实可以这样自信, 但在女人……尤其是我的身上, 我劝你以后话不要说的太满了——”

    韩辰绘嘴巴撅得高高的,用力推了推郑肴屿的胸膛,挣脱了对方的怀抱,直接在座舱里站了起来,双手掐腰疯狂摆谱,小嘴像机关枪一样不停地“突突”郑肴屿。

    “你连我给你戴两顶绿帽子玩玩都受不了,还谈什么容忍我、包容我?实际上,你和其他男人又有什么不同呢?你甚至还不如白虹姐的老公,至少他还能忍受白虹姐给他整几座‘绿帽山’!”

    郑肴屿目不转睛地盯着疯狂炸毛中的韩辰绘。

    摩天轮的座舱里,斑驳陆离的光线从四面八方射了进来,好像全部集中在了韩辰绘的脸上,她虽然被气得脸颊泛红,可她的表情依然是那么的活灵活现、熠熠生辉。

    郑肴屿直直地注视着她。

    如果她演戏的时候,能拿出来一半,她也不至于把戏演成那么一坨,让观众们,一半对她辱骂不休,一半跪求她收了神通。

    “——我们不是没有爱情的婚姻吗?是啊,我也接受你这个说法,所以我从来都不过问你在外面怎么浪,我也不管你是怎么玩女人的!你都能给我戴绿帽,凭什么不愿意我给你戴绿帽?”

    “…………”郑肴屿面无表情地看着韩辰绘,声音低沉,一字一顿地说“我、没、玩、女、人。”

    韩辰绘已经气的跳脚了,她大骂道“老娘管你玩没玩女人呢!反正以后我要去玩男人了!不,我要男人女人一起玩!”

    这句话喊出来之后,那一瞬间她爽爆了!随即,她的心里就越想越憋屈,几秒钟之后,她直接捂住眼睛,哭了起来。

    郑肴屿“…………”

    他也跟着站了起来,伸手去抱韩辰绘,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脊,微笑着问“干什么?你给我骂了一顿,还要玩男人玩女人给我戴绿帽子,我还没哭呢,你怎么先哭了?”

    郑肴屿来抱她,韩辰绘就不管不顾,当场哭晕在对方的怀里,但是听到对方说的话,她又挣脱了对方的怀抱,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骂他,不停地推他的胸膛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你会哭个屁,你滚,你滚——”

    郑肴屿一直微笑着看韩辰绘,挑了挑眉,故作无辜的表情“我往哪里滚啊?你看看下面——”

    他指了指摩天轮之下,他们马上就要到达摩天轮的最顶峰了。

    “这么高,我滚出去不直接摔成一滩烂泥了?你就这么想谋杀亲夫做个小寡妇?”

    韩辰绘“呜呜呜”地哭着,她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就算哭成这样,她也不能忘了和郑肴屿打嘴仗,小表情都快拽到天上去了

    “谁……谁会做小寡妇……你个臭不要脸的……你要是死了,我就带着你的遗产,改、改、改嫁……还、还要再包养几百个小白脸……”

    郑肴屿又伸手去抱韩辰绘,用指尖抬起她的下颌,凑近,在几乎交睫的距离,他低笑了一声——在韩辰绘看来,他的那个暧昧的笑容真是又撩又欲,让她的小心脏不受控制的,“扑通扑通”突然猛跳了两下。

    “你是什么水平我还不清楚?动不动就两天下不来床,就你这两下子,还想包养几百个小白脸呢?”

    “…………”

    韩辰绘的脸蛋顿时通红。

    她气哼哼地瞪着郑肴屿,第n次挣脱了他的怀抱,她气得一边哭,一边在座舱里转圈

    “我要下去!你太不要脸了,我不要和你坐什么沙雕摩天轮了!我要下去!我要下去!这个该死的摩天轮怎么没有一个紧急出口什么的?让我下去——”

    “你到底为什么这么生气啊?”郑肴屿也第n次把韩辰绘又拉回怀里,“又误会我在外面玩女人了?吃醋啊?”

    吃醋!

    他竟然敢说她吃醋!

    韩辰绘第n 1次推开郑肴屿,恼羞成怒、破口大骂。

    “郑肴屿你这个王八蛋,不要自我感觉这么良好,好不好?我吃个屁的醋!我吃屁……”

    不对,她真是被气到口不择言了,就算要吃屁也不能她吃啊!

    她立刻改口“你吃屁!”

    郑肴屿第n 1次伸手握住韩辰绘,将她拉回怀抱里。

    韩辰绘正要继续骂他,嘴巴刚刚张开,便被对方毫不留情的给堵住了。

    这个时候他们的座舱正好到达摩天轮的最。

    韩辰绘眼角的泪珠慢慢地滑落下来。

    在离星星最近的地方,他们接吻了。

    那也是他们离对方的心,最远的地方。

    回家的路上,司机开着车,韩辰绘和郑肴屿分别坐在后排的两侧。

    韩辰绘不哭不闹,她一脸冷漠的望着窗外,无话可说。

    郑肴屿开始的时候想去抱她,见对方一直不配合,他也不再强求了,一动不动的坐着,闭目眼神。

    没有爱情的婚姻——

    韩辰绘冷漠的想,他们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就是没有爱情的婚姻吗?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他们不是因为爱情结合的——两个陌生人之间,谈爱情不是太可笑了吗?

    她也从来不认为郑肴屿会对她一见钟情,也许一开始的时候,在孟小桔那个追星少女的梦幻脑洞熏陶之下,她也曾经想过会不会有这种可能。

    随着后来她和郑肴屿的接触越来越深,她对他越来越了解,她就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了——某种意义上来说,郑肴屿就不像是一个会“一见钟情”的人。

    所以,她接受了他们两个是“父母之命”——虽然郑家会让“太子爷”过来和她结婚,一直是她想不通的疑点。

    她根本不管、也不去想他在外面是怎么浪的,他也从来不会过问她,有关事业和私生活,就算她作为小三女配和各种男演员搞感情戏,也从来没听到他提过一句。

    她不爱他。

    他也不爱她。

    她一直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认为的,事实大概也是如此吧。

    平时她也会说对他没感觉、不管他玩女人之类的话,而今天,当他就那么赤丨裸丨裸,不加遮拦的把“没有爱情的婚姻”宣之于口,她发现她是接受不了的。

    不知道是不是面子工程在作祟。

    不知道是不是她装逼傲娇的灵魂不允许他在她前面说出那句话。

    总之,她成功的开始双标了。

    虽然“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他们两个默认的,但她就是不允许他亲口说出来,那就像一根锋利无比的刺,扎在了她的心上。

    让她一想到,就心里发酸就浑身不舒服,就想和郑肴屿拼刺刀,再抡他两个大嘴巴子,好好教他做人。

    浴室里泡完澡,韩辰绘躺床挺尸。

    郑肴屿几次要脱她的睡袍,都被她踹了出去。

    哼!还想碰她呢?

    韩辰绘缩在薄被里,背对着郑肴屿,委屈的将自己抱成一个球。

    几次“求爱”失败,郑肴屿只能无奈地将那个写满了“委屈屈”的“大球”给捞进怀里,抱着软绵绵的韩辰绘,睡觉了。

    第二天,天还未亮,韩辰绘便苏醒过来。

    虽然一整晚都躺在郑肴屿的怀中,可她睡的非常不好。

    除了韩冬果跳楼的那个梦,她很少做梦的。

    昨夜她其实也没做梦,就是迷迷糊糊、翻来覆去,心里沉甸甸的,睡不踏实。

    她一睁开眼睛,就给姐妹们发微信,把昨天在游乐场发生的事情,原封不动的吐槽了一遍。

    两个小时过去,天已微亮。

    “叮咚——”

    微信响了。

    是她的好姐妹们睡醒了。

    韩辰绘看了一眼正抱着她沉睡的郑肴屿,伸手拿过手机。

    时珊珊辰绘,其实郑肴屿说的没什么问题,你只能说你和他的三观不一样,但不能说他的三观就彻底是错的,本来三观这个东西就非常主观。

    时珊珊现在年轻人丁克很多,你认识我哥嫂的,他俩一博一硕呢,两人年薪百万 ,书读了那么多,赚的也那么多,可他们就是两个铁丁克,结婚之前都签了协议。

    时珊珊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哥嫂熏陶的,其实我也想过未来丁克,我和郑肴屿想法差不多,不生孩子就可以到处浪,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和老公感情不好就原地离婚,不用为了孩子想这想那的,过的非常随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