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第二十七章
    如果“查岗门”和“耳机门”是韩辰绘人生中的尴尬高峰之二, 那么“主动献吻郑肴屿”就是她人生中的后悔最高峰,没有之一!

    她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手呢?怎么也管不住自己的嘴呢?

    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如果他们不在郑家扮演恩爱夫妻,全程戏精,她就不会被迫在郑宏义面前,闭着眼睛吹郑肴屿的彩虹屁,也不会被正主给尽收耳中,更不会被对方拿来揶揄她。

    害得她尴尬害羞,只能……只能用一个吻让对方闭嘴。

    过去的郑肴屿在这种事上掌控欲十足, 又疯狂又变态, 每次都要搞得韩辰绘眼泪汪汪、哭哭啼啼。

    偶尔,非常屈指可数的“偶尔”,郑肴屿会变得非常温柔, 给韩辰绘的感觉就只有“温柔似水”这个词语。

    两种不同的床丨风, 带来的体验也是迥然不同的。

    韩辰绘当然更喜欢他温柔的对待她, 会给她一种“她是他捧在掌心的小公主”的感觉——虽然平时她根本不在乎郑肴屿是怎么看她、待她,更不想当他的小公主,可女人在那个时候,大概是不能用平常的脑子去思考问题的。

    郑肴屿显然更喜欢“掌控”的床丨风——他喜欢把她翻来覆去、覆去翻来……

    而今天晚上呢?

    韩辰绘的一个吻, 好像开启了郑肴屿身上奇怪的开关——

    他又换了另一种画风……

    不疯狂、不变态、也不温柔、更不似水了……

    他全程抱着她,从开始到结束,一直亲吻她——

    韩辰绘只觉得自己上下两瓣嘴唇全部肿掉, 脖颈、肩膀、胸口、背脊……所有地方都被他盖满了粉红色的“草莓印”……

    这个时候, 她不是“他捧在掌心的小公主”, 而是“他放在掌心的小宝贝”……

    不止是脸颊, 韩辰绘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像被火烧似的。

    通红、火辣——

    更可气的是,她却偏偏喜欢他这样的画风——

    她是不是被他玩坏掉了?

    她怎么会喜欢“小宝贝”这种羞耻度爆表的感觉???

    这也太不符合她大口喝酒,江湖儿女的气概了吧!

    不过,至少在这个夜晚,韩辰绘是没有那个脑细胞去想“江湖之事”,她已经溺死在郑肴屿的“蜜糖乡”了……

    次日正午。

    韩辰绘是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醒过来的。

    她懒洋洋的哼唧了一声,身体无比乏累、大脑一片空白,只想继续睡觉。

    她往那个熟悉的怀抱中拱了拱,找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

    这一次她没有睡太久,一阵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惊醒了她——

    “肴屿、辰绘,老爷子在等你们吃午饭……”

    两秒钟之后,韩辰绘猛地睁开眼——

    她正枕着郑肴屿的胸膛,她稍微“…………”了一下,慢慢抬起眼,视线恰好和郑肴屿的撞到了一起。

    “…………”

    韩辰绘愣愣地眨了眨眼。

    郑肴屿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敲门声继续

    “肴屿、辰绘,起来了没?回一声。”

    韩辰绘“…………”

    她吓得顿时花容失色。

    卧槽!

    卧槽卧槽!

    从阳光她就可以知道现在时间绝对不早了,再看看卧室的摆设——这不是在他们的红叶名邸,而是在郑老爷子的华清园老宅!

    看到韩辰绘的脸色一下子白、一下子青、一下子黑,郑肴屿微微笑了一下,对门外的人说“起来了,马上下去,让爷爷别等我们。”

    “好。”

    门外的人离开了。

    “这……这……”

    韩辰绘气得冒烟,翻身骑到郑肴屿的身上,使劲摇晃对方的肩膀,嗓音微哑。

    “在爷爷家一起睡到太阳晒屁股,我们两个还要脸吗?一会儿出去我们怎么见人!都怪你,都怪你——”

    郑肴屿伸手按住身上的韩辰绘,顺势亲了下她的脸蛋“之前也就算了,昨天晚上,到底应该怪谁?”

    韩辰绘“…………”

    她被问傻了。

    昨天晚上……

    好像……确实是……因为……她……主动……吻了他……

    韩辰绘的脸蛋瞬间涨得通红,她又锤了郑肴屿胸膛一下,凶巴巴地说“郑肴屿,你先别得意,我迟早要你好看——”

    撂完狠话,韩辰绘翻身下床,刚走了两步便捂住腰,回身瞪了郑肴屿一眼,颤颤巍巍地走进浴室。

    一楼餐厅。

    在座的各位只要看韩辰绘,就是暧昧的微笑和眼神。

    “…………”

    韩辰绘的脑袋低垂着,根本没脸抬头。

    丢人!

    真的太丢人了!

    两个人睡到大中午,衣领处还有若隐若现的红色吻痕。

    昨天晚上他们声音太大了,说不定住在隔壁房间的人们还听到了呢……

    越想越觉得丢人……

    在郑家人的眼中,他们肯定是一对“恩爱夫妻”。

    让韩辰绘无语的是,昨天他们演了一天,从孙蔓宁到郑宏义,脸上都写满了质疑,而今天……他们不演了,反倒是让众人深信不疑……

    韩辰绘小口小口地吃着饭,用余光不停地瞄着郑肴屿。

    她怀疑他昨天在床上的反常是故意的。

    他故意抱着她吻,故意在她的身上留下各种暧昧的“印记”,故意折腾的她今天起不来床——

    如此一来,郑家的人绝不会再质疑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

    无论郑老爷子如何软硬兼施,韩辰绘说什么都不想在华清园住了。

    还不够丢脸的?

    郑肴屿显然看出来韩辰绘的心思,他直接对郑老爷子说“爷爷,我公司还有合同还处理,今天就不在这边住了,有时间我会常带辰绘回来小住的。”

    “…………”郑老爷子百般不情愿,但郑肴屿都把工作抬出来了,他实在没有强留的道理,他只能叹了口气,“那你要记得你的话,常带辰绘过来,否则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说着,郑老爷子又看向和郑肴屿手牵手的韩辰绘“辰绘,不用等肴屿,都是自己家,有空你就自己过来,让爷爷亲眼看着你贴一幅羽毛画。”

    “好,一定的,爷爷。”

    回到红叶名邸,韩辰绘根本没管郑肴屿,径直跑回卧室,大被一蒙,开始睡觉。

    每次和郑肴屿“在一起”之后,她都像被扒下来一层皮,通常要补上很久的觉,才可以恢复体力活蹦乱跳。

    之后半个月,韩辰绘每天都去君视传媒报道,一边和同事们讨论《火光之恋》的前期宣传,一边和《我们来恋爱吧》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们交流。

    而郑肴屿一直在京城,期间除了有几天夜不归宿,其他时候都会在晚饭时间回家,最晚不超过半夜十二点。

    如果他回来早,就会陪韩辰绘吃饭、游泳、赏花赏画、逗鸟吵嘴……当然了,还有在家中各个地方行“周公之礼”。

    兴趣来了,就拽着正在游泳的韩辰绘来一发、拽着正在贴羽毛画的韩辰绘来两发、拽着正在花园里剪花的韩辰绘来三发、拽着正在和鹦鹉骂架的韩辰绘来四发——

    真·腰酸背痛。

    真·生不如死。

    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最后,逼得韩辰绘不得不让红叶名邸的家政人员,在做完晚饭全部离开,如果再时不时让他们撞破,她真的不要活了……

    郑肴屿沉迷在自己“二十四孝好老公”的人设里,可就苦了韩辰绘——他不出去浪了,她自然也不能了)

    时珊珊好几次找韩辰绘都找不出来,以至于时珊珊直接问她

    你最近什么情况?是不是被郑肴屿给绑架了?谋杀了?需不需要报警?

    韩辰绘“…………”

    我最近在家钻研剧本,真的,我要靠下部剧翻身呢。

    说出来的理由她自己都不信,依然死鸭子嘴硬。

    总不能说她和郑肴屿,两个人在做“二十四孝好夫妻”,一起在家里长蘑菇呢吧?

    连十二夜的小栀子都给她发过一次微信——

    小灰灰,你怎么好久都不来喝酒啦?

    韩辰绘“…………”

    唉,她的一世英名哦……

    混不下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