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第二十六章
    “…………”

    韩辰绘看了看一脸阴沉的郑肴屿, 又看了看自己正扶着的郑宏义。

    不妙!

    不妙!

    非常不妙!

    韩辰绘顿时警铃大作,脑子转的飞快。

    按照她过去演的电视剧的剧本、和最近因为在写小说,她看过的那些霸总文来看——

    现在这个情况可就是修罗场预定啊!

    天时地利人和, 各种元素应有尽有!

    郑肴屿是腹黑霸道的男主, 郑宏义是残疾阴险的男二, 而她就是那朵风中凌乱的玛丽苏小白花女主。

    按照正常剧情来看, 现在男主郑肴屿应该误会了她和郑宏义, 隐约感觉到头上有点绿色——也许误会他们有一段不可告人的过去, 也许误会他们两个一见来电,暗搓搓的开始眉目传情、暗通款曲……

    这个时候,男主通常会非常生气,非常愤怒——女人, 我已经这么宠爱你了, 你竟然背叛我,你竟然……

    于是,男主郑肴屿化身成为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撒旦,一步又一步的走向她, 将她捉到床上, 狂野的嘿丨咻, 整个过程没有温情,就像一叶扁舟在被狂风骤雨无情击打——

    现在广电总局和站都严打, 管控严格, 逮到就是一顿批评教育, 具体的细节应该不让表达出来, 此处省略十个小时和十万字——反正就是一通不可描述之后,身为女主的她眼神迷离、面色潮丨红,躺在一个十平米……

    不行,十平米太小了实在不符合她和小郑太子爷的逼格!

    ——她躺在一个十万平米的大床上,眼角的泪珠滑落,不可描述的痕迹配上她的脸庞就像被蹂丨躏的破布娃娃……

    是的,破布娃娃这个梗可以迟到,但绝不能缺席!

    这样楚楚可怜、盈盈一握的她,成功的激发男人的欲丨望,让郑肴屿更想欺负她,他邪魅一笑“女人,你这样是在玩火”,然后突然掏出一条皮鞭,将她狠狠地按在身下,又是一个又虐又惨、不可描述的夜晚——

    “…………”

    韩辰绘小脸煞白,瑟瑟发抖,她没办法再想下去了。

    恐怖的剧情越跑越偏——

    绝对!

    绝对不能让以上的情节发生!

    no!no!

    丑拒!丑拒!丑拒!

    即便如此,毕竟郑宏义双腿残疾,韩辰绘用最快的速递将他按回轮椅坐好,然后立刻像扔垃圾一样扔掉他,二话不说,“噔噔噔——”跑到郑肴屿的身边。

    夜风徐徐。

    柳枝轻摇。

    韩辰绘和郑肴屿面对面站着。

    郑肴屿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

    她想了想,伸出手,轻轻握住郑肴屿没有夹烟的手,将他往外面拉了几米——好歹郑宏义是郑家的人,是郑肴屿的三哥,有些话还是别当着人家的面说,互相给个面子、给个台阶下比较好。

    韩辰绘看着郑肴屿,眨了眨眼,乖巧脸“我要跟你说清楚,我之前可不认识你三哥,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过往,好的坏的都没有,我们不是老熟人,更不是老相好,你不许多想,玷污本宫的清白!”

    郑肴屿眉峰一挑。

    “还有——”韩辰绘依然乖巧脸,“虽然这是我和你三哥第一次见面,但我和他之间可是清清白白,别说火花了,连火星子都没蹦出来哦~”

    郑肴屿的唇角微微一动。

    韩辰绘附到郑肴屿的耳边“你看他长得样子,也就一般般,我怎么可能会第一面就对他有感觉?我还是很颜控的!”

    郑肴屿的唇角弯起一个微小的弧度,轻轻笑了一笑,他脸色顷刻间变好了太多,眼神也敛了下来。

    韩辰绘又瞥了郑宏义一眼,小声比比。

    “我连你这么帅的都没感觉的,更别说他了——”

    郑肴屿“…………”

    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郑肴屿刚刚有了点温度的脸色瞬间又降至冰点。

    他强硬地反握住了韩辰绘的手,牵住她,转身之前,意味深长地看了郑宏义一眼。

    那是一个充满了不悦、不屑、不爽的眼神——当然,所有的情绪都可以总结为两个词语警告和威胁。

    郑宏义淡淡一笑。

    等到郑肴屿牵着韩辰绘离开,之前坐在副驾驶位的黑衣男走了上来,接过郑宏义的轮椅。

    这位黑衣男叫付东升,是郑宏义的秘书兼保镖,跟了他十几年。

    付东升推着郑宏义往前只走了两步,他便低声说“三少爷,郑肴屿也太盛气凌人了吧……您才刚回国呢,他就开始下马威了,他是不是欺人太甚啊?”

    郑宏义却笑了一声“我们郑家这位‘太子爷’是什么脾气性格,你是第一天见识吗?”

    付东升一脸纠结“我就是觉得他这人太分裂,看起来那么清秀斯文,做事也太任性偏激了……”

    “你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会评价我们家太子爷做事偏激的——”

    付东升不以为然“那是因为外面的人都被他的外表给骗了!”

    郑宏义望着远方手牵手、肩并肩的郑肴屿和韩辰绘,他又笑了一下“他在郑家,大权独揽,又有孙家的势力捧他,现在可能连父亲都搞不动他,可他又永远看起来礼节周全,让里里外外的人都挑不出毛病,这样的人内心不偏激是不可能的——”

    “你是看着他长大的,你觉得他看得起谁?所以他对人的礼貌,一部分是因为他是真正的高材生,肚子里是有很多墨水的,另一部分就是他根本就看不起那些人——他对能让他产生情绪波动的人物,绝对展现的是另外的一面,甚至能让对方觉得是不同的人,因为他亮真面目了,就像他对他老婆、对我们……”

    付东升推着郑宏义往花园聚餐的方向走去。

    “我只是觉得,他不应该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您的身上……”

    郑宏义笑了笑。

    “他已经骑在您的头上为非作歹太久了……也够了吧……”付东升愤愤不平,“不说别的,就说他的老婆,那韩辰绘明明应该是——”

    “你闭嘴,别说了,小心惹火烧身。”

    郑宏义目视远方——郑肴屿和韩辰绘已经手牵手回到了宴席上,郑肴屿还体贴地为韩辰绘拉开椅子。

    “木已成舟。”

    韩辰绘和郑肴屿回到座位上,没一会儿,郑宏义便坐着轮椅过来了。

    郑老爷子立刻站了起来,微微俯身和郑宏义握了下手。

    “爷爷。”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

    郑宏义和郑老爷子聊了几句,便被付东升推着,和在座的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