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山间的风徐徐吹来。

    风中似有泉边草木香。

    一个吻。

    真正的吻。

    接吻是什么感觉呢?

    又甜又软, 又飘飘然~

    韩辰绘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她在仔细品尝着郑肴屿的味道。

    她当然知道郑肴屿也在品尝她。

    两个人就这样在微微掠过的山风之中, 轻柔的接吻。

    但好景不长,慢慢的,韩辰绘就感觉出来他们的吻在变质——

    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他一边吻着她,一边开始动手动脚。

    已经不是单纯的“吻”。

    “欲”的成分越来越重。

    韩辰绘微微皱了皱眉,“唔唔……”的挣扎了起来,她猛地推开了郑肴屿。

    韩·脸红害羞·辰绘在线捂脸。

    不行!

    她现在这个样子也太怂了!一点都不像江湖儿女、英雄好汉!

    不就是接个吻吗?

    不就是这个吻越来越“欲”了吗?

    她怕什么?

    她这两三年, 在娱乐圈混、跟郑肴屿混,什么大场面、小场面、不大不小的场面没见过?

    几秒钟过去,韩辰绘便放下捂着脸的双手, 虽然脸上的红晕并没有褪去——以郑肴屿的视角来看那就是又可爱又傲娇又装逼——但她自己并不知道,她梗了梗脖子。

    然后郑肴屿伸出手,扣住她的后颈, 将她压向自己,明显又要吻她。

    “不行……”

    韩辰绘强行撇开脸。

    郑肴屿的吻不偏不倚地正好印在了她的脸蛋上。

    韩辰绘不满极了,又推了下郑肴屿的胸膛“好端端的你亲我干什么?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哦?”郑肴屿突然轻笑了一声,他的呼吸喷在她的脸蛋,又热又痒,声音压至最低。

    “那你说, 我想干什么?”

    “…………”

    韩辰绘偏了下脸,眼角的余光自下而上地瞪着郑肴屿,看到他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意味深长的眼神, 她的脸颊涨得更红了。

    “哼!你想……”

    管他呢!

    韩辰绘豁出去了。

    “你这个王八蛋!你就是想和我野丨战!”

    看着韩辰绘的小表情, 郑肴屿直接放开了她, 侧过身去轻轻笑了起来。

    然后他又看向韩辰绘,点了点头“是啊,我就是想和你野丨战,怎么样?”

    韩辰绘“…………”

    居然不要脸的承认了!

    “你滚!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总是想这点事儿。”

    韩辰绘推了推郑肴屿,小声比比。

    “谁要和你在光天化日之下野丨战啊,你不要脸,我要脸的!”

    说完,韩辰绘便不再搭理郑肴屿了,气呼呼地继续往前走。

    韩辰绘越走越郁闷。

    刚才想要买山间别墅,对未来的美好憧憬,顷刻间化为乌有。

    她和郑肴屿之间……

    就真的塑料夫妻到这样的程度吗?

    两个人不管说点什么、做点什么,最后都是一个结局——不是在床上,就是在去床上的路上。

    当真是除了性丨生活和谐,其他方方面面,全部不和谐。

    虽然韩辰绘早就知道他们两个是饮食男女,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她还是有点接受不来——两个人明明很温情的在散步,甚至他主动吻了她,本来是一个可以作为美好回忆的接吻,搞到最后还能歪到“打野丨战”上面去……

    她不知道他对外人是怎么样的,反正对她就是,三言两语直奔主题,突出一个简单粗暴。

    郑肴屿这种男人,是怎么让外人觉得他是个清冷斯文、冷漠禁欲的存在?

    撕去那些假象,真是漫山遍野开满了“欲丨望之花”……

    最可气的是——

    她自己还吃他这一套!

    每次她都觉得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可身体的本能反应没有一次听她的操控——它只服从郑肴屿的的摆弄……

    难受。

    太难受了。

    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jg

    韩辰绘正在心中一边骂郑肴屿,一边骂自己,她的手却被后面走上来的人给握住了。

    她微微侧过脸——

    正是叼着烟的郑肴屿。

    韩辰绘对他翻了个白眼,却没有甩开他的手。

    她是懒得傲娇了。

    而且她也知道郑肴屿主动来牵她是什么意思。

    哄她。

    他这是在哄她。

    韩辰绘都快要感动哭了。

    郑肴屿这个直男操作和直男发言的优秀员工,竟然能过来哄她……

    要什么自行车jg

    既然直男郑肴屿主动求和哄她,她也不能一直不给他面子,否则就不是傲娇,而是矫情了。

    不过“面子工程”还是要维护滴——

    “我只让你牵一分钟哦~”

    郑肴屿却微微笑了一下“好,就一分钟。”

    两个“小冤家”倒像是“小情侣”似的,手牵手漫步在山间。

    他们绕着华清园走了一圈。

    之前韩辰绘几次来华清园,都是坐着车直奔老宅、或者郑万杰和孙蔓宁的住处,这是第一次可以慢慢欣赏山间风光。

    虽然表面上说只牵一分钟,事实上,却是韩辰绘和郑肴屿牵手时间最长的一次。

    他们从牵上就没有松开过,直到回到老宅。

    老宅里格外热闹。

    偌大的客厅里,站着的、坐着的,足足有十来号人。

    韩辰绘和郑肴屿手牵手走了进去。

    两方人互相假惺惺的打招呼。

    韩辰绘第一时间注意到,端坐在沙发上的孙蔓宁。

    孙蔓宁今年有五十多岁了,可从外貌到气质、从衣着到打扮、从言行到举止,根本看不出她的年龄,周身透着高贵的气息,只觉得她就是三十几岁的贵妇。

    她出身豪门,又嫁入门当户对的豪门做正房太太,是真正的活在天上,没吃过一点人世间疾苦,一个非常不接地气的人物。

    韩辰绘牵着郑肴屿走了过去,恭敬地唤道“妈。”

    她这一声“妈”,算是给客厅里其他人巧了个铃,他们默契地逐渐沉默下来。

    孙蔓宁优雅地饮了一口茶,面无表情地抬起眼,看了看韩辰绘和郑肴屿,视线慢慢落到了他们紧紧相握的双手上,她这才稍微松了松表情“回来了?”

    看来孙蔓宁已经知道他们两个出去遛弯儿了。

    韩辰绘乖巧脸“嗯,我们四处转了转,华清园的风景好美,我们忍不住就多看了一会儿。”

    孙蔓宁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条斯理地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

    “如果喜欢这里,可以让肴屿带着你常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