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8章 番外:师徒
    “大概是九尾狐将你送走之后,你阴差阳错就重入了轮回。 只是没想到你种种机遇, 因为孙紫菡的缘故, 你又重新回来, 修成了灵体。至于安风, 她也算是错有错着, 竟然真的将他送到了白水河边。”

    梧桐树下,黑无常和夏安浅两人并排而坐,黑无常正在跟夏安浅分析青鸾被九尾狐送走之后发生的事情。

    三千世界, 每个世界之间互不干预, 但也难免会有意外之事发生。譬如说夏安浅的事情, 就十分意外。

    黑无常那时候在白水河畔看到夏安浅的时候, 曾去冥府追寻她到底是什么人, 可他和白无常都找不到。

    无论是轮回的魂魄还是历劫的仙人,在冥府之中, 都是有迹可循的,可夏安浅却是个例外。

    他还记得当年在帝女桑下遇见的神女和小家伙, 但并不确定夏安浅就是当初遇见的神女。

    如今得知事情的始末, 也难怪当时他和白无常都查探不到夏安浅的来历,她竟是先被九尾狐的法阵送走, 后来又被孙紫菡找的术士给弄了回来。

    夏安浅将头靠在他的肩膀, 风吹过, 梧桐树叶沙沙响,听着让她的心情分外平静。

    “九尾狐没能度过天劫,跟她用法阵将我和安风送走这事情有关系吗?是不是我当时就该在青鸾峰里等死的?嗯, 就像安风的爹饕餮一样,化为清气就消失啦?”

    黑无常听到夏安浅的话,没好气地轻斥了她一句:“胡说什么呢?你既然是白帝君的徒儿,即使当时九尾狐没将你和安风送走,白帝君肯定也会有办法帮你。”

    许多事情的因果都说不清楚,六界轮回,自有其道。

    想起夏安浅先前在白水河畔的日子,他眼中闪过微微的心疼,低头在她的秀发上轻吻了下。“粉蝶问你这几百年来,是不是去历劫澳门葡京网上娱乐了。如今想了想,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吧。”

    夏安浅笑了笑,干脆整个人缩进了他的怀里。

    黑无常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她的后背,他也有些心不在焉。那些事情,夏安浅都不记得了,她所有的记忆都是从梦中零散地得来。可能等她以后的修为更深一些的时候,会记起来,也有可能再也不记得。

    记得不记得,夏安浅好似并不是那么在乎。她不在乎,黑无常自然也不在乎。他所心爱的女子,是那个曾经在白水河畔流连了两百多年,执着又坚韧的姑娘,后来放下执念,在人间游历了几百年,变成了如今这个让他心疼得心底一片柔软的夏安浅。

    众人嘴里那个天真烂漫的青鸾神鸟,大概是因为生活在山林之间,后来即使被白帝君收入门下,可怜可爱,但对黑无常来说,不过是个十分陌生的形象。

    夏安浅靠在他的怀里,忽然问:“你说我要不要去长留山看一下白帝君?”

    黑无常:“你想去吗?”

    夏安浅十分坦白:“挺想去的,其实那时候在索龙山的时候,我感觉白帝君挺亲切的。就是许多事情我不记得了,这样巴巴得上前去喊师父,觉得很奇怪。”

    黑无常听到她的话,低声笑了起来。他都忘了,他的夫人其实挺爱面子,大概是觉得什么都不记得了还去认师父,十分有点要高攀人家的意思,所以就没好意思去。

    夏安浅听到他的笑声,捶了他一拳头,“笑什么,不许笑。”

    黑无常虽然是不笑了,可眼里笑意依旧,他下巴蹭了蹭夏安浅的头顶,“好好好,不笑。那你到底要不要去长留山?去的话我陪你。”

    “忽然也不是那么想去,我们先去看一下劲风好不好?”

    夏安浅陪着安风在钟山住下了,劲风沉迷于采药炼丹,觉得在钟山那个地方并不够他施展,而且钟山是历代衔烛神龙居住的地方,听着就是十分凛然不可侵犯的感觉,他要是在钟山上炼丹,乌烟瘴气的,会觉得自己很造孽。于是劲风就他自己跑到下界的一条江河里定居了,说来也巧,那条江河离青鸾峰并不是太远。

    劲风定居的江河,是湘江。

    离开了钟山之后的劲风,度过了小天劫,如今已经不再是尤带稚气的少年模样,而是一个相貌斯文的青年。他见到鬼使大人和夏安浅来了,先是十分惊喜,接着变身话痨。

    “安浅你不是要在钟山陪着安风吗?怎么来了?”

    “安风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好久没见他了,我怪想他的。”

    “啊!还有鬼使大人也来了湘江!”

    “……”

    夏安浅觉得不见劲风的时候,想起来从前一起相伴的日子,还挺怀念的。可是这一见面,劲风大概是在湘江里没找到说话的伴儿,一股脑的将话都倒出来了,弄得她好气又好笑,忍不住嫌他聒噪。

    被嫌弃的劲风一脸的受伤:“我以为这么多年不见,你挺想我的。”

    夏安浅没好气,“想是挺想的,但有时候一想到你的聒噪劲儿,就不想了。”

    黑无常在旁边默默无语,觉得这两人虽然并没什么男女私情,可这样的对话……劲风是当他死的么?

    于是,鬼使大人没忍住,咳嗽了一声。

    劲风恍然大悟:“瞧我,光顾着跟你们说话,都没顾上请你们到我的地方去坐一下。大人,这边请。”

    语毕,,劲风就十分热情地跟夏安浅并排走在前面,将鬼使大人抛在了身后。

    鬼使大人:“……”

    这么没眼色,这条鲤鱼精好像是越活越回去了吗?

    劲风居住在湘江底,府邸不算大,可是五脏俱全,还特别配有一个药房和丹房。劲风一边带着夏安浅跟他显摆这些年来他炼的丹药,一边跟夏安浅说:“啧,其实湘江神挺不错的,她听说我和钟山的小龙君有渊源,又跟白帝君的弟子有过同伴之谊,对我十分礼遇。逢年过节,还让人来请我过去做客呢!”

    夏安浅手里拿着一个香囊,有些心不在焉地听着劲风说话。鬼使大人也不想打扰这两人叙旧,干脆自己出去溜达了。

    劲风回头,将夏安浅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停了下来看着她。

    夏安浅回过神,“嗯?怎么不说了?”

    劲风没好气,“继续说你听得进去吗?怎么走神了呢?”

    夏安浅“哦”了一声,“我回了青鸾峰一趟。”

    劲风微微一怔,瞪大了眼睛看向夏安浅,“那你记起从前的事情了吗?”

    夏安浅将手中的香囊放回了抽屉里,摇头,“没有,倒是听说了一些事情之后,记得一点。可是并不是全部都记得。”

    劲风曾经和夏安浅一起在人间游历了几百年,那几百年的时间里,也算是经历了风风雨雨。他想过安风那个小家伙可能是有来头的,却从来没想过原本只是小小女鬼的夏安浅,竟然前世是青鸾神鸟

    说起来,也是匪夷所思。

    难怪他说自己一个好几百年的鲤鱼精,怎么修为就比不上夏安浅,而且后来差距还不是一点点,原来是从一开始灵根就不一样啊。

    要知道,妖族能开智化形的,也是万里挑一的呢。

    劲风听夏安浅说能记起一些从前的事情,不由得又问:“那你想不想全部记起来?”

    夏安浅沉默了一下,“倒没有很想。”

    劲风愣住:“为什么?”

    夏安浅十分怪异地看了他一眼,“我又不活在过去。即使我从前曾经是青鸾神鸟,可是现在已经不算是了。我重新修成了灵体,神力跟从前也不一样。我如今修炼的是衔烛神龙一族的功法,你难道忘了吗?”

    劲风:“可、可白帝君不是你的师父吗?我瞧他上次在索龙山,其实对你也不是一点都不关心。你一直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不担心他会难过吗?”

    说起这个事情,夏安浅没有由来地升起了一股愧疚之情。说实话,从自己那些零散的梦来看,她也觉得白帝君是很疼爱青鸾的。只是,她一直无法代入了青鸾的身份。

    劲风看着夏安浅,没忍住又说:“你觉得白帝君会在意你是不是记得从前的事情么?说不定在白帝君看来,你能重新回来就好了呢?你看那龙公主的德性那样子,白帝君都不嫌弃她。你都不知道比龙公主好了多少,白帝君难道会嫌弃你?”

    想起这事本来就有点愧疚的夏安浅听劲风这么一说,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是东西。白帝君都不嫌弃她了,她还这个很怪异那个很别扭的并不想去长留山看一看师父。

    于是,夏安浅在湘江停留了几天,又跟鬼使大人一起到湘江女神那里做客了之后,就去了长留山。

    长留山上,漫山遍野的花开得烂漫,几只仙鹤在蓝天白云之间慢悠悠地飞着,十分休闲。

    夏安浅到了山门,又开始有些犹豫。黑无常牵着她的手,侧头问道:“怎么了?又不想上山了?”

    夏安浅眉头微蹙,模样有些纠结。其实她倒不是不想上山,就是……忽然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就在她纠结的时候,忽然一个仙童骑着仙鹤从山上下来,看到了夏安浅,仙童笑得十分高兴,“帝君说是青鸾回来了,我还以为他又在胡说呢!”

    夏安浅看向那个仙童,为了不显得太陌生,她脸上挂着浅笑。

    仙童从仙鹤背上下来,“帝君说你都不记得我们了,我是铜钱啊,这名字还是你给起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