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第二十一章 交锋
    无论再怎么心急,今夜是没法不动声色的处理掉花瓶里的东西了。陆清浅心里存了事儿,翻来覆去的一晚上没怎么睡着,闭眼便是綦烨昭从她屋里搜出脏东西,要将她拉出去砍头的画面。

    一身冷汗的睁开眼,正好听见金橘敲门:“娘娘您醒了没?今儿得早起去正院请安。”

    正月初一大请安,她得先去守心院拜见王妃,再和王妃一块儿进宫给慧妃请安。这还是简化后的礼仪——若是碰上宫中有太后皇后的光景,光是下跪磕头就能折腾死人。

    陆清浅有些烦躁,屋里埋了个不定时炸丨弹总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幸而瑞秋大人十分靠谱,给她通报了重要信息:“你外院的洒扫丫环绢儿是王妃的人,她从昨晚开始有心跳加快和噩梦骤醒的表现,从起床到现在,她一直在注意内院的情况,并且三次看向了你昨晚找到布娃娃的地方。”

    “那外院呢?”

    “并没有人有异常,但是刚刚听两个小厮闲聊,昨天夜里悦薇轩有个小丫环来过一趟,说是找她婶婶有事儿,在前院呆了大约小一刻钟。”瑞秋解释道:“她婶婶是前院管杂物的李婆子,那小丫环叫媛儿,两人都是家生子。”

    “悦薇轩?洛宁瑶?”陆清浅不明所以:“我没得罪过她吧?”

    “你和她抢男人啊,还抢她闺女的爹。”瑞秋玩笑道:“古代后宅不都是斗的乌眼鸡一样,谁受宠谁当靶子的么?”

    陆清浅只觉得不可理喻,叮嘱枇杷看好门户,不许让外院的人进了内院:“昨儿不知哪个手脚粗苯的,把我一枝开的正好的梅花给折了,”其实是她挖布娃娃时自己不小心折断的,“以后院子里就算要洒扫,也得你们几个自己动手,都给我仔细着些。”

    四个二等丫鬟看她面色不好,噤若寒蝉屈膝应了。及到了守心院,见王妃和洛庶妃面色如常,仿佛什么都不曾做过,陆清浅更觉得这些女人可怕:前脚才设下陷阱置人于死地,转头还能笑嘻嘻姐姐长妹妹短,难道这就是宫斗的精髓么?

    苏月婉并没有让她们在守心院里停留太久。看人到齐,便直接带着众人进宫去。陆清浅依旧与洛庶妃同一辆马车,只大姐儿却是被王妃带在身边。洛宁瑶看她面色阴沉,主动开口关切问道:“姐姐昨夜没歇息好么?”

    她声音温润,陆清浅却越发没好气,似笑非笑道:“也不知是昨晚吃错了东西还是着凉了,梦了一晚上被扎小人,晨起时脑子里突突突的疼的厉害。”

    她盯着洛宁瑶看的分明,说出“扎小人”的瞬间,洛庶妃脸色微变,显然惊讶之极。只很快她就柔和了表情玩笑道:“这话姐姐进宫后可说不得,陛下和娘娘都忌讳呢。”

    “我不过是一时口误罢了。”陆清浅眼神锋利:“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是明白的,就不知道庶妃你明不明白。”

    “对了,说起来,你和周庶妃关系却是极好的。连大姐儿都知道周氏那儿的杨梅糕好吃,还特意在王妃跟前提起过。”陆清浅状似无意的看向窗外,意有所指道:“有舍方有得,忍痛割爱是果敢,但非要带上无辜之人,那就是罪过了。”

    洛宁瑶终是身子一震,惊讶的看她。陆清浅不闪不避,直视她的眼神:“咱们都是世家大族,各有底蕴,什么秘药方子虽有不同,大抵却是能猜到几分的。我不喜欢惹事儿,不代表我怕惹事儿。你们要招惹谁我管不着,但若是招惹我——可别忘了,光是有陆家,有侧妃的名头,我就能随意拿捏了你们,王爷绝不会有二话!”

    她这几句话乃是咬在牙缝里说出来的,除了正坐在她身边的洛宁瑶,外头护卫和丫环绝听不到分毫。

    洛宁瑶慌乱的低头,似要解释,又似有些委屈:“妾不明白您在说什么。若是妾哪里做的不好得罪了您,还请您高抬贵手……”

    陆清浅冷然打断了她的话,言简意赅道:“昨夜亥时三刻,媛儿,前院落地大花瓶。”

    “你——”

    “我怎么知道的?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还知道周庶妃根本不是被人害的流产,而是她本就服了药勉强怀胎,最多只能怀孕到五个月,是你和她一块儿设局弄死了桃儿,再嫁祸给王妃的。”

    “小桃儿是家生子,是王妃的眼线没错,但她家里犯了事儿,正巧落在大理寺卿手里。为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