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第十九章 滑胎
    綦烨昭快马加鞭回到睿王府,几乎是一路跌跌撞撞的进了舒云轩。他还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然看见秦太医摇着头出来,一颗心到底掉到了谷底。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拉住秦太医的胳膊厉声问:“之前不是一直说挺好的么?怎么突然就——”

    秦太医也有些奇怪,按理说就算吃坏了东西,孩子也不可能掉的这么快。不过脉象做不得伪,他只老老实实低头说了自己的判断:“周庶妃用的一碟子杨梅糕实则有一半是山楂糕,里头还揉了红花和桂圆,只用了别的香料调味,无论看着颜色还是吃着味道都和杨梅糕类似罢了。”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睿王爷也知道这些东西对孕妇来说都是用不得的。且看秦太医臊眉耷眼,似乎有未尽之语,綦烨昭更觉得烦躁:“还有什么不对的,你一块儿说了,别磨磨唧唧。”

    “是这样,微臣看了那一碟糕点,发现其中四块上头撒的霜糖,另有一块的霜糖却是混的梅片。”他顿了顿道:“梅片无毒,但性寒宣散,孕妇是禁用的。不过光这点子用量,本不至于让庶妃滑胎,最多肚里难受一阵子。然几样缘由加在一块儿……”

    綦烨昭听的头都大了一圈,挥手让秦太医下去开方子,眼神赤红的盯着周丽贞的大丫鬟香云问:“这杨梅糕是谁要的?又是哪儿来的?到底怎么回事儿,你一五一十的给我说清楚!”

    香云早哭的不能自已,勉强镇定下来努力回忆:“今儿上午庶妃觉得口里没味儿,让我差人往大厨房看有什么酸甜的糕点可用。奴婢便让小桃儿去了,这盘子杨梅糕便是她端回来的。”

    “然后呢?中途可还有什么人来过?”

    “王妃娘娘身边的柳媚姐姐来了一趟,送了年节时赴宫宴要穿的新衣。娘娘试了外袍后和柳媚姐姐聊了几句,等她出了舒云轩才吃的糕点。”

    “她吃了多少?”

    “庶妃只用了一块,说味道仿佛不对,便搁在案几上了。”香云悲泣道:“谁知不过半个时辰,庶妃就捂着肚子喊疼,奴婢赶紧找了王妃娘娘,求她请太医来看看。结果……结果……”

    她哭的说不出话来,綦烨昭将她挥退,转头问林公公:“厨房里的杨梅糕又是怎么回事儿?”

    林公公脸色阴沉的厉害:“负责做点心的刘师傅早两日就告假了,府上用的都是厨房管事让人从荣宝斋采买回来的。跑腿的小厮却说他根本没买杨梅糕,也没见小桃儿去过,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綦烨昭眼神一闪,灼灼看林公公:“那小桃儿呢?”

    林公公满脸苦涩:“小桃儿——已经在自己屋里吊死了。”

    睿王爷周身的杀气都快实质化了,他一字一顿的问林公公:“你就一点儿线索没找到?”

    林公公干脆利落的给他跪下了:“都是奴才无能,请王爷责罚!”

    然綦烨昭看他眼神闪烁,却是突然明白了:只怕他并非没找到线索,而是不仅找到,还牵扯甚大。往站在一旁低头不语的妃妾们看去,睿王爷的目光最终定格在了王妃身上。他试探的对林公公扬了扬眉,果然见他愁眉苦脸的点头。

    “行了,你们都先散了吧。”綦烨昭无力的冲妻妾们摆摆手。如今真相未明,他并不愿意打草惊蛇。至于到底要如何处置,他心中却是茫然——有人嫁祸苏月婉也就罢了,若当真是正妃所为?难不成他还能为了个已经没了的孩子,贬斥休弃了苏月婉么?

    王妃娘娘似有话要说,迟疑了片刻并未动身。綦烨昭无心与她多言,只冷冷看过去:“王妃还有什么高见?”

    苏月婉一时梗住,她有心自辩,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綦烨昭淡淡道:“虽是后院事儿,但事关毒害子嗣,本王不得不亲自查明。清者自清,王妃不必多想。”

    苏月婉咬咬牙,只能行礼告退。綦烨昭看她出了舒云轩,才低头问林公公:“你查到了什么?说!”

    林公公自之前跪下,至今还没能站起来,膝盖已经隐隐作痛。只他不敢显露出分毫,磕了个头一五一十的说了:“小桃儿是王妃放在舒云轩的人,奴才在她柜子里找到了些许梅片粉末。至于那山楂糕——”

    他咽了咽口水,飞快的说道:“前日王妃娘娘的小厨房里做了些杨梅糕,不过娘娘并没有吃,而是直接赏了下人。奴才问了守心院的奴才,他们都说糕点已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