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对于商贾之事, 魏临并不甚明了,可他很喜欢让霍云岚讲给他听。

    霍云岚就把自己这些日子做的事情一点点的告诉他, 无论是食肆还是商铺,里面的每个细节霍云岚都同他娓娓道来。

    她确实很喜欢做生意, 一提起这些就有兴致, 脸上都带着与往日不同的明艳。

    不过等说完了, 霍云岚就发现自家相公虽然不太开口却听得认真,这会儿正撑着头看她,脸上带笑,那神情专注的让霍云岚不自觉的别开了眼睛, 声音放轻“相公总瞧我做甚”

    魏临缓声道“我觉得表妹越发好看了。”

    霍云岚耳尖微红,依然没瞧他“怎的, 表哥出去打了个胜仗, 回来嘴巴都变油滑了。”

    魏临则是扣住了女人的手, 道“我说的话从来都发自本心,娘子一直都是漂亮的,不过你说起这些铺子生意的事情时,和寻常不大一样。”

    带着自信, 带着光彩,整个人就像是阳光下的明珠, 亮得惊人。

    只是魏大人觉得凡人是不会发光的, 故而他没有把这个形容说出口。

    霍云岚闻言,不由得瞧向魏三郎,道“你喜欢我开铺子吗”

    她有此一问并非空穴来风, 这世上男子大多不喜女人出面,尤其是家中银钱之事,明面上是让后宅妇人记账花销,实际上都是郎君捏着的,鲜少真的能放权给女子。

    魏临却是弯起嘴角,一派理所当然“我看得出,娘子有本事,做得好,你定然是喜欢的,既然你喜欢那我就喜欢。”

    霍云岚盯着她看了一阵,便抿唇浅笑,应了一声,轻轻的收拢指尖,反握住了男人的手。

    她的相公,当真是顶顶好的。

    魏临却没发觉霍云岚的感动,毕竟魏三郎向来直率,他看看兵法打打仗还可以,但是对看账赚钱这些却是一窍不通。

    在魏三郎心里,霍云岚就是才女,就是厉害,这些交给她本就应当。

    这时候,苏婆子在外头道“主子,水烧得了,可要现在抬进来”

    霍云岚回了句“抬吧。”说着便站起身,一面去拿布巾一面对魏临道,“你去宽衣,我等下给你擦背。”

    可话音刚落,她的手腕就被魏三郎握住了。

    霍云岚有些不解的看他,就听见魏临犹豫着对她轻声道“我听娘说,你要养够两个月才行我们还不能那什么的。”

    这话说的云里雾里,霍云岚先是不解,而后才恍惚记起,他们成亲时隔了两天才圆房,很快便体会到其中妙处,很是胡闹过一阵,在浴桶里也是有的

    霍云岚立刻红了脸,拍了他手背一下“我不是那意思。”

    魏临“哦”了一声,起身要去拿霍云岚手上的布巾。

    但是这次霍云岚格外坚持,把手背到身后,昂头看他“等下我帮你。”

    魏临也就不再多言,去了屏风后面宽衣,等坐到浴桶里后却紧紧地靠在浴桶内壁,身子也往下沉,只探出了双眼睛。

    霍云岚被他逗得直乐,用襻膊绑住宽大袖口,走过去踩在矮凳上,伸手探进水里捏了捏他的肩膀,道“出来吧表哥,可别把自己呛着。”

    魏临抬眼看了看她,见避无可避,只能坐直了身子。

    下一刻,魏临就看到刚刚还面如桃花的表妹一点点的白了脸。

    原因无它,只因为魏临的肩头有一条长长的伤痕,从右肩一直到背脊,在宽阔的脊背上有些突兀。

    霍云岚的记性好,魏三郎的旧伤她都是细细记着的。

    上战场的人不可能总是全身而退,只有一些皮外伤而没有伤及五脏已经是大运气,但这道是新添的,纵然现在已经愈合,可是光看这条伤痕的模样就足以窥见当时的凶险。

    再深一些,就能伤到肺经,神仙难救。

    见她面白如纸,魏临叹了口气。

    他知道为什么霍云岚坚持给他擦背,表妹就是要瞧瞧他有没有受伤,但是魏临不愿吓到她,这才想着避开,但终究是一家人,今日瞧不见,明日也能瞧见。

    还是吓到她了。

    霍云岚一直盯着瞧,过了会儿,她伸出颤抖着指尖,轻轻的触碰,可刚摸了一下就缩回手,定了定神才又用掌心附上去。

    魏临一直坐得端正,一动不动。

    霍云岚也不说话,既不问他疼不疼,也不问他好不好,毕竟这些问题不过是客套的废话,谁都知道当时肯定疼,这会儿也肯定好了,看魏临的模样就知道这伤对他以后也不会构成什么妨碍。

    但霍云岚依然止不住的心疼。

    微微低了头,霍云岚使劲儿的眨眼,努力的想把眼睛里的水汽散掉,不让魏临担心。

    但眼泪似乎不受她控制,哪怕霍云岚很想要克制,偏偏泪珠不给面子,成串的掉,直直的砸在魏临的肩上。

    泪水分明是凉的,但魏临却觉得肩膀滚烫。

    他不由得伸手握住了霍云岚的指尖,放缓了声音“这伤不甚好看,娘子可别嫌弃我。”

    霍云岚却是直接把布巾丢掉,伸手环住了他的脖颈,下巴放在男人的颈窝,声音轻软“不嫌弃,这是相公的荣光,怎么会不好看。”声音顿了顿,霍云岚把他抱得更紧了些,“只是以后为了我和福团,多当心些可好”

    魏临赶忙应了声,昂着头由着她抱,一直到自家表妹眼泪停了,呼吸也平顺下来,他才道“以后我这条命要扛着你和孩子,肯定要多珍惜。”况且如今战事稍歇,他有足够多的时间休息。

    当然,后半句魏临很明智的没有说出口。

    霍云岚情绪平复很多,便松了手,重新拿起布巾给他撩水擦身,等到了擦背时,碰到有伤的地方她就会放轻动作,嘴里问道“这会儿我碰你,难受吗”

    “不难受,就是有点痒。”见霍云岚眼底微红,魏临赶忙接着道,“已经不碍事了,你瞧,我洗澡都可以的。”

    霍云岚微抿嘴唇,道“你在家多歇歇,明天我去城里买两块和软布回来给你再做几件里衣,穿着能舒服些。”

    魏临想说不用,这些不过是皮肉伤,很快就能好。

    可是瞧着霍云岚的神情,魏临就把自己的话给咽了回去,转而道“明日我陪你进城吧。”

    霍云岚有些犹豫“表哥该多休息。”

    魏临却定定的瞧她,还用自己的小手指勾住了霍云岚的指尖“可我离开太久,想你想得紧,一刻都不想浪费,你去哪里我就想去哪里。”

    霍云岚心里还是有些因为他的伤而激起来的酸涩,这会儿听了魏临的话,也明白这人是在说好听的哄自己,可是霍云岚依然觉得甜味盖过了难过,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好,到时候我们一起。”

    等到了第二天,两人先去和魏父房氏问了安,而后便套上马车进了城。

    苏婆子和郑四安跟着,徐环儿虽然也想跟去,不过霍云岚体恤她许久没有和兄长团圆,便劝着她跟徐承平多说说话,加上徐环儿也看出徐承平想她想的紧,便留在了家里。

    魏临和霍云岚去的很早,专门挑着福团还没醒的时候离开。

    霍云岚对此的解释是“福团虽然小,却很聪明,要是他醒了以后一直没见到我可能还好,但要是先瞧见后发觉我又离开,要不了多久他就能闹翻了天。”

    魏临刚刚回来,没见过自家儿子闹起来是什么样。

    不过他依然抬着下巴道“一听咱儿子就聪明,随你。”

    霍云岚笑起来,伸手捏了块桂花糕塞他嘴里。

    等马车快进城的时候,霍云岚才想起来问“你出入不都是骑马的么,怎么今儿个想起来跟我坐马车了”

    魏临一脸耿直“娘子瞧见的,我身上有伤,要好好养着才行。”

    苏婆子尚没反应,外面骑马护卫的郑四安却撇了撇嘴,心想着也不知道是谁连夜骑马回家,脸不红气不喘,这会儿倒是知道拿这个说事儿了。

    将军所有的心眼儿都用在了夫人身上吧。

    等马车入了城,他们将马车暂时放在城中的车马店里,让车夫留下,而后几人便走向了城内最繁华的街巷。

    其实魏临年少时也常常在城中行走,不过当时他玩心不大,多是在练武后去广泰楼吃碗鱼圆就回去,或者逛逛铁器店,从不往别的地方走动。

    和霍云岚成亲后,魏临也陪她进过城,但那时候时间紧迫,眼瞅着自己就要离家,他的所有心思都放在了自家娘子身上,恨不得多看几眼才好,也就懒得关注街市。

    如今不同了,时间充裕,心思也开阔,魏临就连走起路来都平顺很多。

    他就跟在霍云岚身后,陪着霍云岚走走停停。

    去胭脂铺子里帮她挑颜色,去布料铺子里乖乖站好由着娘子比划,霍云岚还买了好几块不错的玉石,准备回去找人雕些小物件。

    尤其是其中一对儿青玉,纹理漂亮,大小也接近,霍云岚买的时候就说“回头雕对儿坠子,表哥一个我一个。”

    提着六七个盒子的魏临半点不累,反倒觉得满心欢喜。

    等他们拿着东西进了广泰楼,魏临却没有跟着霍云岚去三楼,而是把东西交给苏婆子让她照看好,等看着霍云岚上去后便转身下楼。

    郑四安有些不解“将军,您不跟去”

    魏临摇摇头,低声道“这次来和表妹谈的是宋家人,表妹有心给宋家做人情,按着市价收他们的铺子,回头我要是去了,万一吓到他们不敢收钱,这人情便不好做了。”即使他很想留下配霍云岚,但还是不要耽误正事才好。

    郑四安这会儿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