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第二十二章
    魏临说话时脸上一派坦然,其实心里是有些忐忑的。

    自家娘子是个有学问的,哪怕霍云岚不止一次说她不是才女,也没有魏临想的那么优秀,可是魏临是亲眼见过娘子的本事的。

    读书多,记性好,还会管账,温柔的时候软的像水,可要是凶起来……她拿着匕首隔着帘子捅人的模样魏临一直没忘记过。

    他喜欢这样的娘子,越相处越喜欢,到现在已经是捧在心尖尖上了。

    正因如此,魏临很想对她好些,更好些。

    之前霍云岚说起过年的事情时,魏临就在想着怎么让表妹欢喜,可他以前满脑子都是打打杀杀,遇到霍云岚以后,魏大人已经挖掘出了这辈子所有的温柔小心,让他一朝之内学会哄姑娘的法子也是强人所难。

    于是魏临就一直记挂着这事儿,从回来就开始想,吃饭想,沐浴想,互相交流学习经验的时候……太忙了没想起来,可是等霍云岚睡下了以后他还在想。

    最终魏临也就只想到了写福字这么一个法子,于是他半夜三更爬起来,悄悄的取出了红纸,万分小心的裁好,然后挖空心思开始写。

    对联上的词儿,是从后面的书本上抄的。

    不过对联自己想不出词儿,福字便多写一些,让娘子随便贴也挺好。

    见霍云岚不言语,魏临不由得道:“我想着,给你把对联和福字都写出来,这么多应该够用了。”

    霍云岚依然没说话,只是一张张的翻看着他写的福字,纤细指尖轻巧的把它们拢到一处,而后伸出手臂挂在了男人的脖颈上,笑脸盈盈。

    这人总是会在意她说的话,哪怕是小事也会记在心里。

    霍云岚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下,轻声道:“怎么办,你还没走,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分明更亲密的事也做过,可是就是这样简单的耳鬓厮磨,却能让骁勇善战的魏大人红了耳廓。

    他在心里想着,以前自己是个不求官职高低的,但以后要多努努力,早日爬上去,才好把娘子接到身边。

    如今的校尉官身,随侍亲卫不够多,总要等拿到四品或者更高的官阶才能多些亲卫,也要准备宅子,到那时候再把娘子接到身边。

    一个人的时候,日子就凑合着过了,可成亲后每天都像是沐浴在午后暖阳中,再让他回去面对孤单长夜就分外难熬。

    霍云岚并没有发觉魏临的心思,左右她现在也睡不着,索性去把自己做的里衣取出来让魏临试试,还翻开来,露出衣襟里用素色锦缎和浅色丝线缝着的小荷包。

    和包装着的是平安符,霍云岚叮嘱他洗衣裳的时候一定记得取下来。

    魏临看着细密的针脚,没忍住,又凑了上去。

    一直到晨光熹微时他们才重新躺下,睡了约莫两个时辰,便起来让人套马车进了城。

    其实这盘铺子的事情,魏临是让霍云岚自己拿主意的。

    霍云岚却有心让他也跟着看看瞧瞧,不单单为了看铺子,也让两人能一道出门走走,哪怕只是坐在马车上说说话她都欢喜。

    铺子的事情很快就敲定了,霍云岚也开始帮魏临准备行李。

    这天一大早,徐承平就带着徐环儿来了。

    “三少奶奶福安。”徐承平笑着行礼,徐环儿本来想要和往常那般扑倒霍云岚怀里说话,可见到自家哥哥这么郑重其事,她就顿了步子,也跟着福身下拜。

    霍云岚忙撂下了手上的东西,笑着道:“徐先生不必多礼,”而后对着苏婆子道,“去把我新做的桂花糕拿些出来,环儿也一起去吧。”

    苏婆子应了一声,带着徐环儿出门去了小厨房。

    徐承平笑容温润,道了声谢,这才坐下,温声道:“这段日子承蒙三少奶奶照顾。”

    霍云岚回道:“先生客气了,不知今日前来所为何事?”霍云岚虽和徐承平没有过多交流,但从魏临口中也能猜出是个聪慧果决的。

    今日上赶着找她,总不会是一时兴起。

    徐承平也不绕弯子,声音恭顺:“不瞒三少奶奶,我已经决意追随大人为楚国尽忠,只是心里牵挂着的小妹环儿。此去凶吉尚未可知,环儿年纪尚小,还是个女娃,跟在我身边怕是多有不便,不知能否求三少奶奶将环儿留在身边?”

    霍云岚对徐承平来托付妹妹并不意外。

    徐环儿还是个半大孩子,战场上的打打杀杀确实不该让孩子瞧见,魏临尚且不放心把自家表妹带去,徐承平自然也舍不得徐环儿去受苦。

    此事魏临之前就和霍云岚交过底,霍云岚对那个伶俐的小姑娘也颇为喜欢,自然应允:“徐先生放心,我定会好好照看环儿。”

    徐承平对霍云岚长揖下拜。

    他其实从不在乎什么天下,也不在意到底是谁最终能做了帝位,甚至不在乎自己性命,但他记挂小妹,也因为魏临夫妇对小妹的救命之恩让他愿意把忠诚交付出去。

    能留在魏家自然好过去冒险,徐承平对霍云岚自然满心感激。

    见霍云岚还在忙,徐承平没有多留,走的时候留下了徐环儿,只拎走了一个食盒。

    刚出了院门,他就看到了门口守着的郑四安。

    自从上次发现徐承平已经不会像是书里那样随便犯病后,郑四安对他的态度亲近很多,说起话来都轻快不少:“都办完了?”

    徐承平笑了笑,一派君子如玉的模样:“是,劳烦把总记挂。”

    郑四安的眼睛则是盯上了他手里的食盒:“这是……”

    “三少奶奶让我带出来,说是给你我的,食盒还能装点别的东西捆在马鞍上带走。”徐承平说着就把食盒递了过去。

    郑四安眼睛一亮,忙接过来看,就瞧见里面是一碟子晶莹剔透的桂花糕。

    霍云岚做桂花糕的手艺一绝,甜而不腻,入口绵软,绝对是顶好吃的。

    郑四安就拽着徐承平一起泡了热茶,将这碟子糕饼分吃了。

    徐承平吃完就去收拾书册,郑四安则是瞧了瞧食盒,略想了想,便重新坐回去,把食盒里里外外看了个遍。

    这种食盒都是薄薄一层,没什么不同的,可是这个比寻常的略重了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