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在额上画符
    是啊,如果没有仙界, 那些修炼数千年的大能, 为什么要前扑后继地飞升呢?

    “不要多想, 当务之急是积攒灵气,突破境界,恢复修为。筑基期只有两百年寿命,以你目前的修炼速度,恐怕时间不足。”天机道。

    “你说得对!”伊宸景神情一肃, 揪了一把白狐的毛, 引得白狐嗷叫一声, 挣脱他的魔爪,一溜烟跳到榕树上。

    伊宸景瞅了眼白狐,拍拍指尖的小细毛。“殷深翊说等他身体好了,要带我去寻宝。”

    他眼里有些小期待,但不想表现得太明显,又一本正经,看得天机不由失笑。阿景虽然有一千五百年的修为, 偶尔还有些小孩心性。

    以前在东太凌界闯秘境, 别人拼死拼活地争夺法宝,他随手一摘便摘到极品灵草, 大气运者绝非浪得虚名。

    “殷先生既是上古修士, 想必极品法宝无数,一定有提升阿景修为的好东西。”天机道。

    “他也是为了自己。”伊宸景支着手道,“我的封印符只能暂时压制他的神魂力量, 他必须尽快找到一劳永逸的办法,否则封印符失效,他将爆体而亡。”

    天机点头。“所以,他现在还需要阿景的庇护。”

    伊宸景的手指磨了磨唇角,看向远处的夕月亭。“只希望他将来别过河拆桥。”

    天机摇头道“殷先生能坦诚地向阿景交待自己的底细,应该不是心怀不轨的人。”

    “嗯。”伊宸景收回视线,话题一转,问道,“新山庄的进度怎么样了?”

    “巩先生请的建筑队非常专业,精通古代楼阁的建造,大约一个半月后能完工。”天机皱眉道,“最近山脚下确实来了不少外地人,他们结伴爬山,基本被阵法挡下了,有部份人发现新山庄,挺感兴趣,表示以后会来观顾。”

    伊宸景眯眼“看来殷深翊的顾虑不无道理。”

    尽管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处理了微博上的事,但天下无不透风的墙,总会有人循着信息剥丝抽茧,找到青岙山。

    “毕竟殷先生在俗世生活了二十五年,有先见之明,擅长处理这些繁杂之事。”天机道,“阿景只需专心修炼,提升境界即可。”

    伊宸景俊脸一绷“还得帮那家伙调养身体。”

    好不容易把一个削瘦的病秧子养壮了,结果下趟溪涧,又病倒了,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天机笑而不语。

    ……

    殷深翊能下床的时候,已经是十天后了。

    这十天里,他睡睡醒醒,每天一碗中药,伊宸景偶尔过来坐坐,检查他的身体状况,画新的封印符贴他额头,经过精细地调理,殷深翊终于行动自如了。

    伊宸景坐在他的房间的书桌前,拿着朱砂笔在符纸上绘制符文,孟和给殷深翊找换穿的衣服,不时地偷瞄两眼。

    伊先生说这符是给少爷压惊用的,这都贴了十多天了,还要再贴下去吗?虽然这符画得挺好看的,可额头上贴了一张黄色的符纸,真的很像……电视里演的僵尸。

    伊宸景放下笔,转头对上孟和困惑的眼神。偷看被抓了个正着,孟和赧然,轻咳几声,从柜子里拿出两套衣服,问坐在床上逗小奶猫的殷深翊。

    “少爷今天要穿哪套衣服?”

    殷深翊把小奶猫按在手掌下,选了深蓝色的休闲装。

    伊宸景见他要换衣服,便拿着画好的符纸走到他面前。“你自己贴还是我帮你贴?”

    殷深翊说“一直贴符纸,有点不方便。”

    伊宸景瞪眼。画符纸要消耗灵气,他这几天打坐攒的灵气都用来画符了,他居然还嫌弃?

    殷深翊迎上他不悦的眼神,温和地笑道“其实可以直接把符画在我额头上。”

    “直接画?”伊宸景瞅着他光洁饱满的额头,抿了下唇。封印符的效果只能维持一天,如果直接在他的额头上画,他得每天过来,这样太麻烦,而画符纸就不同了,随手画个十张,能省十天功夫,何乐而不为?

    眨了下眼,伊宸景拿起朱砂笔,面无表情地说“笔给你,你自己画。”

    不是远古大能吗?画封印符应该轻而易举吧?

    殷深翊望着递来的笔,怔愣。

    “拿着。”伊宸景催促。

    殷深翊抱起小奶猫,捉着它的爪子,朝伊宸景挥了挥。“我的身体……还虚。”

    体内灵气严重不足,别说画符了,便是笔怕都拿不住。这笔可不是普通的毛笔,只有灌入灵气才能画出有效的符纹。

    “喵~”小奶猫无辜地叫了一声。

    伊宸景凝视男人俊美的脸,从他淡褐色的眼睛里看到了“无耻”二字。

    孟和左看看,右看看,一头雾水。为什么他听不懂少爷和伊先生的对话呢?

    殷深翊放下猫,朝上吹了口气,把额头上的符纸给吹了起来。“你看,贴着符纸很不方便,挡视线不说,吃饭容易掉进碗里,万一被别人看见了,会不会暗中嘲笑我?”

    他说得委屈,伊宸景听得额冒青筋,然而正如他说言,一直贴着符纸,确实怪异且引人注目。

    犹豫了下,伊宸景把朱砂笔搁回桌上,对殷深翊说“你先换衣服。”

    “好。”殷深翊笑盈盈地应道。

    伊宸景出了卧房,站在小厅的窗前,望着外面的风景。

    菜园子里,方姨和天机在一起采摘疏菜,白兔蹲在天机脚边,怀里抱了根萝卜,啃得正欢。

    白兔和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