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喂药是个技术活
    殷深翊的身体很虚弱, 这种虚弱不是生病引起, 而是神魂和身体不契合造成的失衡。虽然伊宸景用封印符暂时压下了躁动的力量,但这具大病初愈的身体仍难以承载,会不由自主地进入睡眠, 魂体融合缓慢。

    伊宸景无语地瞪着再次陷入昏睡的男人,小黑猫趴在主人的身上, 一脸茫然。

    孟和端着一碗黑糊糊地中药进来, 发现殷深翊靠坐在床上, 惊讶地问“伊先生,少爷他醒了吗?”

    “醒了,又睡了。”伊宸景闷闷地说。

    孟和放下药碗, 担忧地问“是不是送医院比较好?”

    已经三天半了,少爷不喝不吃的昏睡,身体哪吃得消?好容易身上长了点肉, 可别又饿瘦了。

    “不用。”伊宸景道, “等他睡饱了, 自然会醒来。”

    孟和轻叹。他现在开始怀疑少爷和伊先生在溪涧里遇到的不是蟒蛇而是山鬼, 否则受了惊怎么会一直昏睡?天先生称祖上有副压惊药方, 少爷每天喝一碗药, 会慢慢恢复身体。

    给昏睡中的病人喂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第一次孟和用勺子喂, 半碗药从殷深翊的嘴角溢出来,伊宸景看不下去,接手了喂药的事, 三天下来,他已经驾轻就熟了。

    端起药碗,试了试温度,伊宸景对孟和说“这里交给我,你去忙。”

    “好……好的。”孟和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带上门,站在门外发呆。

    方姨从楼下上来,看到他唤了一声“小孟?”

    孟和回神。“啊?方姨,我马上去捡鸡蛋。”

    这几天大日山庄的主人都在忙,捡鸡蛋这个艰巨的任务就落到他头上了。山庄里的母鸡异常凶猛,为了顺利摸到鸡蛋,他和母鸡斗志斗勇,方姨见他总受伤,特地缝制了一双厚棉手套给他护手。套上棉手套后,果然防住了母鸡的尖嘴,捡鸡蛋事半功倍。

    “这事不急,少爷他怎么样,还在睡吗?”方姨的眯眯眼里流露出担忧。

    “伊先生说少爷刚才醒了一会,不过很快又睡着了。”孟和说。

    “真的?”方姨松了口气,“能醒就好,看来天先生的中药大有用处。”

    “只是不知要喝几天,少爷才能完全醒来。”孟和叹气。

    “放心吧,小伊这孩子比我们更担心少爷。”方姨笑说。

    “是……是啊。”孟和想起这段时间伊先生对少爷的态度,心情有些微妙。如果说伊先生对少爷有情,他看少爷的眼神却平淡而坦然,没有一丝爱慕,说无情吧,他又一心一意地带少爷锻炼身体,传授独门拳法,如今少爷昏迷了更是寸步不离。他的心思,令人琢磨不透,孟和不敢妄下定论,只希望将来伊先生和少爷能一直做朋友,成为金石之交。

    房间里,伊宸景面不改色地含了一口黑糊糊的中药,自然而然地凑近殷深翊,捧住他的脑袋,对准他的唇,把中药给他喂下去。

    这事他做了三天,羞耻感早抛到九霄云外了,喂起药来游刃有余,殷深翊的唇温润柔软,碰触起来并不讨人厌。不过为了让他顺利喝药,还得顶|开他的牙关,一不小心容易碰到舌、头,第一次伊宸景还会不自在,次数多了,便习以为常了。

    这副药是天机特地调配的,药材全部取自于青岙山,有几味草药生长在大日山庄的菜园子里,煎出来后带了丝灵气,有安神定魂,固本培元的作用。

    殷深翊喝了三天,情况好转,短暂的苏醒,便是灵药见效了。

    一碗药喂了七八口,喂到最后一口时,殷深翊突然吸、吮了下,伊宸景眼睛一瞪,迅速抬头,捂住唇,把含在嘴里的药给吞了下去,苦得他大皱眉头。

    殷深翊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慢慢地掀起眼皮,失神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少年。

    蹲在一旁打呵欠的小黑猫听到动静,尾巴一翘,一下子蹦到殷深翊的胸膛上,小爪子在他身上按了按,“喵喵”地叫了几声。

    殷深翊无意识地添了下唇,尝到满腔的药汁苦味,剑眉微拢,目不转睛地盯着手端药碗的伊宸景。

    伊宸景用拇指抹去嘴角的药汁,把空碗放回床边的小桌上,若无其事地问“又醒了?”

    殷深翊伸手提起趴在胸口的小奶猫,把它放到被褥上。

    “这灵药……效果极佳。”他道。

    “天机特地为你调配的,能帮你加快魂体融合。”伊宸景道。

    两人不约而同地忽略刚才那一瞬间的亲密接触。

    “能在此生遇到你和天先生,实乃我的机缘。”殷深翊淡褐色的眼睛里透着温柔,“三天前,我以为你们是武术世家的后人,不入世俗,隐居深山。”

    “三天前,你还是凡人。”伊宸景淡然地道。

    “是呵……”殷深翊轻轻地笑了起来,“不仅是凡人,还执迷于世俗之事,为点利益精于计算。”

    伊宸景也难得嘴角上扬。“现在还需要我的庇护吗?”

    殷深翊拍了拍被子下虚弱的身体,无奈地道“非常需要。”

    伊宸景挑了挑眉,说道“那你先把底细交待清楚,我再考虑要不要继续庇护你。”

    殷深翊突然沉默,手按住小黑猫,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它的脑袋。

    伊宸景优雅地靠在椅背上,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十分钟后,殷深翊整理好思绪,沉声静气地道“我是上古修士,修炼了一万五千年,境界为渡劫之上,本该在八千年前飞升仙界,由于天道失常,被压制了修为无法飞升。三千五百年前,此界再遇大劫,我们不得不与凡人定下契约,暂时封印力量,重入轮回,等待觉醒的时机。”

    “你们?”伊宸景敏锐地抓住重点。

    “三千多年前的那场大劫,大小宗门覆灭,无数修士陨落,修为越高陨落机率越大,我那时被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