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青岙山有神灵
    青岙山脚下别墅里,伊宸景百无聊赖地靠在沙发上, 打量坐在侧位的中年男人。梳着三七分发型, 身穿靛青色西装制服, 五官端正, 表情严肃,手边放着公事包,嘴里说着客气的话。

    “本来一周前就该来拜访,但最近一直在开会, 拖到了现在。今天特地过来,没打扰您吧?”中年男人拘谨地说。

    “林处长客气了。”殷深翊笑容可掬。

    孟和从厨房里泡了茶, 轻轻地摆在桌上,给每个人倒了一杯。

    “谢谢。”林处长接过茶杯, 吹了吹,小饮一口, 放回茶几上。“这位就是大日山庄的伊先生吧?”

    他看向伊宸景,眼里充满了探究。

    大日山庄他早有耳闻, 一直以为是一间建在山上的普通民宿,养鸡卖笨鸡蛋,经营小本生意, 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睁了。只要不涉及有关部门的利益,本地人经营民宿或农家乐都在允许范围之内。然而,昨天微博上的一条热搜引起了他们部门的注意,联系那位博主前几条爬山直播微博,他推测出, 那如仙境般的风景在青岙山。

    后来热搜被撤,深蓝公司的cg插画师发博维权,盯着网上动静的同事觉得事有蹊跷,深入调查,连夜拜访了殷家村村长,终于知道青岙山上的大日山庄,非同一般。

    他在青阳镇干了十多年,从基层爬到处长这个位置,从不知道青岙山上有这么独特的风景,单说那东山上的湖泊,不比长白山的天池差,之所以一直没被发现,全因东山陡险,峭壁环绕,根本没有上去的路,即使有直升飞机经过,山顶时有云雾,看不清,这湖就默默无闻到现在。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隔壁城镇高楼拔地,村镇变城市,青岙山却还保持着原生态,不是他们不想发展,实在是这片土地的所有权太微妙,城市规划全都避开这里,连带青阳镇也发展不上去。

    如今他发现了商机,怎么能错过呢?

    伊宸景从这男人的眼里看出了贪婪。如果不是这家伙的一通电话,他和殷深翊现在还在山上采野蜂蜜。他有两个采集点,一个在峭壁上,一个在百米高的巨树上,都需要攀爬才能上去,非常适合锻炼殷深翊。结果这男人一来,他的计划就泡汤了。

    计划泡汤也就算了,但男人明显来者不善,一开口便提到大日山庄,果然心怀鬼胎。

    伊宸景神色冷淡,端着茶自顾自地喝着,对林处长的问话恍若未闻。

    被少年忽视了,林处长一脸尴尬,殷深翊适时地说道“小景的祖辈都在青岙山隐居,大日山庄是他的家,之前我和林处长一样也误会了。”

    至于是什么误会,他没有点破,林处长心知肚明。

    “这次的事,我们部门很看重。”林处长一副他也是被逼着来的为难模样。“咱们青岙山属于贫困山区,城里人都不愿过来投资,这么多年了,别的地区逐渐实现农村城市化,青岙山却还是老样子,经济落后,百姓贫困,年轻人出去打工,村子里只剩留守老人和孩子,长此以往,这里只会越来越穷。”

    伊宸景放下茶杯,拿出手机点开消消乐。林处长的这番诉苦,说给当地人听听或许能引起共鸣,说给他听,完全对牛弹琴。他又不是真正的本地人,这地区发展得好不好,与他关系不大。要是以前他敢来扯嘴皮子,伊宸景听都懒得听直接抹了他的记忆,丢田里和青蛙作伴,现在嘛,有殷深翊挡在前面,就随让他处理。毕竟那晚他可是誓誓旦旦地承诺要守护青岙山,守护大日山庄。

    “不知林处长认不认识我三爷爷。”殷深翊慢条斯理地问。

    林处长怔了下。“殷三爷……有过一面之缘。”

    十三年前他刚调来这里,被当时的处长带过来与别墅的主人见过一面,那是一性情淡薄的中年男子,前处长对他恭敬有加,谈及青岙山的开发时,被三言两语给驳回去了。前处长带着他离开,站在别墅前唉声叹气,最后青岙山的开发不了了之。

    六年前,前处长调离时,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林新啊,青岙山动不得,动不得。”

    他不明白,想问原由,前处长却摆了摆手,没有任何解释。

    直到三年前,他从别人口中得知,前处长调离前曾签署了一份关于动车所经路线的合同,如果在青岙山的东边打通一条隧道,将缩短十分钟的路程,这本是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可工程刚开始,老天连下十天雨,河水暴涨,淹了一半村子,而规归的路线也在被淹的范围之内,最诡异的是,工人宿舍莫名其妙地坍塌,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前处长焦头烂额地处理水灾,等暴雨过去,他特地拜访了别墅里的殷三爷,回来立即撤消了那份合同,几天后他申请调离。

    民间传说,青岙山上有神灵,动了山体即会触怒神灵,天罚下降,百姓遭殃。

    生长在红旗下的林新当然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暴雨十天是自然现象,工人宿舍坍塌是豆腐渣工程,这些都扯不上天罚,前处长胆小怕事怪不得别人,调离了正好,他才有机会爬上处长之位。

    不过,正是当了处长,他才看到了一份文件,原来青岙山的所有权属于殷家,如果政府想开发青岙山,必须经过殷家人的同意,否则一切免谈。

    他觉得匪夷所思,私下问了一些老同事,了解了个大概。东西南北四座山,三千年来一直属于四大家族,建国后有关部门与他们签了协议,四座山成了不能动山。

    这些年,林处长多次引资入山,都失败告终,昨天的微博事件,给了他启发。既然无法大兴土木,那就开发旅游行业,大日山庄虽是私人庄园,却没有相关手续更无房产证等,完全属于非法建筑,他们有权回收。

    他信心满满地来别墅,见到了殷大少和山庄主人,不知为什么竟有点开不了口。

    这身穿汉服的伊姓少年正眼都没瞧他一下,坐在客厅里一声不吭,自顾自地拿着手机玩,事不关己,而殷大少看起来随和,说话不紧不慢,完全在打太极。

    “三爷爷不常回殷家主宅,我对他的印象不深,直到在别墅书房里看了他的手札,方对他有所了解。他很爱青岙山,把一生都留在这里,如今我来了,正好继承他的遗愿。”殷深翊修长的手指交叠放在身前,淡褐色的眼睛里透着坚定,身上无形中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容置疑的气势。

    林处长心惊,他部门有不少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哪个到了他面前不是毕恭毕敬?然而,眼前这位殷大少爷,他却看不透。

    “不知殷三爷的遗愿是什么?”林处长问。

    殷深翊道“三爷爷的遗愿很简单,守护青岙山,保护青岙山山体完整,以及让葬在青岙北山的殷家祖先安息。”

    伊宸景停下玩手机,抬头望着殷深翊。

    殷深翊转头对他温和地笑道“小景应该知道北山那片墓地吧?我看了三爷爷的手札才知道,殷家守山人死后都要葬在那里。将来我老了,也要在那里选墓地。”

    “哦,是吗?没注意。”北山阴气重,伊宸景向来不喜欢在北山活动。不过殷深翊选墓地这个念头恐怕要打消了,只要他神魂觉醒,将成为不老不死的修士,飞升才是他唯一的出路。

    林处长是个人精,自然听出了殷深翊的拒绝之意。

    “我希望殷大少能再考虑一下。”林处长不死心地道,“开放青岙山,让全国各地的游客来游玩,不但能促进这里的经济发展,还能带来无限商机,大日山庄成为旅游圣地,也是一桩美事。”

    伊宸景眼睛一眯,扫向林处长。

    林处长突然打了个冷颤,坐立不安。

    “很抱歉,林处长的这个要求,恕我无法答应。”殷深翊一口回绝。

    林处长有些沉不住气了。“殷家只有所有权,并不具有开发权,这事你一个人说了不算。”

    殷深翊轻柔地道“如果我没记错,你们也没有开发权,不是吗?”

    林处长皱眉。“这是共赢的事,殷大少为什么放弃合作?”

    殷深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林处长这次过来,还没和上级打过招呼吧?”

    林处长心里不悦。这事他想自己先处理,成功了再向上级报告,审批很快就能下来,如果先报告再申请,都不知要拖到什么时候了。

    “这事我就能定。”林处长心浮气躁。

    “我想,林处长还是先向上级报告比较好。”殷深翊倏地眼神犀利,语气冷硬,仿佛一头被入侵领地的雄狮。

    林处长不由自主地打了寒颤,憋着一肚子火告辞了。

    等他一走,伊宸景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这次打发他,下次他再来呢?”

    殷深翊摇头“他不会再来。”

    “为什么?”伊宸景问。

    “他的上级会让他打消念头。”殷深翊垂眼,闲适地靠在沙发上,“这个姓林的不是第一个打旅游主意的人,三爷爷还在时,接触过五六位领导,他们都想开发青岙山,却每次都出现玄乎的怪事,老一辈领导对这些讳莫如深,只有像林处长这样急功近切的人,才会铤而走险。等他向上级报告后,这事便会不了了之。”

    伊宸景心底滑过一丝困惑。他在青岙山建大日山庄,也算动了一土一木,可完全没有遇到怪事,而且青岙山上的灵穴,表明这里曾出现过修士,但灵气消散后,修士早不知所踪。

    “殷三爷的手札里都记载了些什么?”孟和好奇地问,“玄乎的怪事是怎样玄乎呢?”

    殷深翊扬眉笑道“你有兴趣的话自己到书房的第二个书架第五排找找,上面有历代守山人的手札。”

    “啊?真的?”孟和惊讶。

    “大部份记载的是生活日常,只有殷三爷的手札里记载了别的事。”殷深翊看了眼手机上时间,“中午了,我们回山庄吃饭,还是在这里对付一口?”

    孟和皱眉“别墅里没有食材了,上次留给殷总的菜被用了一部份,剩下的都不新鲜被我丢垃圾筒了。”

    “那就回山上吧。”殷深翊道。

    “但是……爬山要两三个小时。”孟和幽幽地说。

    “我带了方姨做的鸡蛋饼。”伊宸景在宽大的袖子里掏了掏,掏出一个小饭盒。

    “伊先生的袖兜……真像小叮当的百宝袋。”孟和啧啧称奇。

    伊宸景面无表情地甩甩袖袍。“只能装些小东西,多了累赘。”

    小叮当是谁他不知道,他能从袖子里拿出各种东西,不过是借袍袖掩饰从储物戒里取东西而已。

    “那先吃了鸡蛋饼,再爬山。”殷深翊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