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神隐
    “咔——”

    会客室的门开了, 出现天机的身影, 他跨进门槛,看到趴着的殷深翊和盘腿坐在地上的伊宸景, 闪了闪眼,轻轻地关门。

    “他昏过去了。”天机蹲在殷深翊身边,摸了下他的手脉。

    “太弱了。”伊宸景嘀咕。

    “没什么大碍, 睡一觉就行。”天机放开殷深翊的手,瞥到他背上的血, 轻叹,“他是凡人,又大病初愈, 身体虚弱正常。”

    “我已经控制力道了……你都听见了?”伊宸景问。他和殷深翊谈话的时候, 天机就站在门口。

    “嗯。”天机点头。他安排好殷芳菲等人的住房后,就下楼了, 没在客厅看到阿景和殷先生,倒是发现孟和等人坐在沙发上面有焦色。不用问,他也知道原因,对他们稍做安抚,就过来看看。会客室的门紧闭,听不清里面的动静,不过他有神识,往里一探,看得清听得见了。

    “四大家族以及那个传说,很古怪。”伊宸景整理了下思路。

    从这些凡人口中得知, 四大家族在三千年前与某些强者立下誓约,从此长盛不衰,家族中每代出现一个有印记的人,这个带印记的人身份很微妙,他们既要善待他又忌惮他,随着时间的流逝,年代更替,后代子孙已经遗忘了誓约的真正意义,一切成为传说。到了现代,神话幻灭科学崛起,身带印记的子孙成了他们获得财富权力地位的绊脚石,他们更肆无忌惮了。而从一出生便被立为继承人的印记者,不屈于命运的束缚,必要奋起反抗,加入争权夺势的漩涡中。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这个小界原本不像现在这样灵气匮乏?”天机问。

    伊宸景眨了下眼,突然醍醐灌顶。“你的意思是,三千年前,这个小界有修真者,由于某种原因,天地灵气消散,他们也随之消失了?”

    “不是消失。”天机翻开殷深翊的右手,点着他掌心的月牙痕迹。“如果我没猜测,这应该是一道封印。”

    “封印?”伊宸景皱眉,想到了一种可能。当修士即将陨落却又不甘消失在天地间时,会四处寻找合适的身体,进行夺舍。殷深翊拥有九灵之体,可以说是夺舍的最佳身体。

    “不是夺舍。”天机看出伊宸景的想法,笑道,“如果是夺舍那么简单,就不会传承三千年。万年前的东太凌界,曾经出现过一次灵气危机,虽然不像这个小界这样灵气消散,却也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大能因灵气不足而相继陨落,修真界岌岌可危。有些大能琢磨出办法,与凡人立下契约,封印自身力量,投胎到凡人的家族中,一代传一代,直到度过危机,破除封印,觉醒神魂。这被称之为神隐。”

    “神隐?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伊宸景摇头。

    “那是上古时期的事了,很多修士都不知,更何况你只修炼了一千五百年。”天机道。

    伊宸景低头打量殷深翊。可能是戴在手上的月晶石串珠发挥了作用,他的脸色没有刚才那么苍白了。

    可能吗?这个男人曾经是修真大能?

    “神隐还有个特点,不是每个带印记的人都是大能的转世,只有找到最佳时机,大能才会真正降临。不过,大能的神魂力量过于强大,凡胎往往无法承受,出现体弱多病的状况,如果在灵气充足的修真界,只要吃灵食就能恢复健康,但在灵气匮乏的小界,除了坐以待毙,别无他法。”天机沉声道。

    很显然,殷深翊从小缺少灵气产生了厌食症,身体日渐虚弱,撑到二十五岁已是极限,如果不是机缘巧合吃了阿景卖他的笨鸡蛋,他可能连二十五岁生日都过不了。

    “现在是最佳时机?”伊宸景怀疑。这小界的灵气几乎不可寻,他降临得还真不是时候!

    “也许是,也许不是。”天机道,“刚才他说的话,阿景怎么想?”

    “你说他要找我合作的事?”伊宸景抬眼盯着顶上绘图精致的横梁,淡然地道,“修真者,求得真我,去伪求真,追寻强大力量,挣脱天道束缚,破界飞升前往更高的境界,达到永恒。我既能渡劫飞升,绝不会局限于这个无名小界,可惜灵气不足,修为停滞不前,想离开困难重重。”

    低下头,他凝视昏迷中的殷深翊,盯着他掌心的赤红月痕印记。

    “如果他真的是这个小界的修真大能,或许能破解困局,当然,前提是他能觉醒。”伊宸景嘴角勾了下,“之前我问他愿不愿舍弃殷家的一切,随我住在大日山庄,他却固执地不做选择……明明看起来这么弱,意志倒很坚定。”

    天机道“这是强者的自信。他从家族的束缚中突破禁、锢,走到现在,除了强大的忍耐力外,还有对形势的精准把握。而且他运气很好,遇上了我们。”

    “他怎么就笃定我会帮他?”伊宸景面无表情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