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在这似嘲非嘲的懒散嗓音中, 宜臻瞬间恢复了冷静。

    她扶了扶裙摆,重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一手端起茶杯,一手用茶盖轻轻拨开浮在上方的茶沫,那姿态是说不出的优雅和怡然。

    尽管始终都没喝下去一口。

    少女弯着唇, 语气轻柔,婉转动人“若是您真能救人于水火,莫说拜一拜, 便是金元银宝, 宜臻也亲手供上。日后烧香拜佛也好,束发修道也罢,都惦念着您。”

    伶牙俐齿。

    卫珩挑挑眉, 心底里头冒出这么四个字。

    他抿了口茶, 微垂眼眸, 视线正巧落在屏风左侧的开口处。

    这屏风摆放的位置很有技巧,要是想从外间往内看,除非贴着缝隙,否则最多只能瞧见砖墙一角。

    但要从内间往外, 就能清楚地瞧见外间的角角落落。

    十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算太长。

    如今也不过才十三四岁的姑娘, 身量还不太高, 梳着稚嫩的垂挂髻,发髻里只插一根素银簪,面上干干净净, 一点儿妆饰都没有。

    小姑娘身着浅色的印花彩绘山茶纹褙子,裙摆上还有未擦去的泥土,双手正搭在膝上,神情乖巧,乍一瞧去简直无辜的不成样儿。

    若非那双黑葡萄眼还圆溜溜地转着,卫珩倒真要以为她是个胆怯温顺的闺阁少女了。

    他今日其实本也没想着要如何为难这小丫头的。

    方才伙计上来报时,也只是一时兴起,想试试她是否真的就这样傻,竟敢单枪匹马地就随着人上了楼。

    结果没料到,这姑娘不仅上了楼,还十分配合地就把丫鬟留在外头,自己独自进了屋,整个过程毫不拖泥带水,连声反驳抗拒都未有。

    心大不设防到如此地步,卫珩也是第一次见。

    若放任她在外行走,怕是没半刻钟,就被人用一只糖葫芦给钓走了,被人卖到偏僻山里头做童养媳,还咬着糖葫芦乐呵呵地给人贩子数钱呢。

    教了她这么多年要机警,要戒备,要放着点儿人,真真儿都教到狗肚里子去了。

    宜臻不晓得屏风后的人正在心里头训着她,只是听他久不出声,到底还是有些着急,忍不住提醒道“这位公子,你可知长宁伯爵府究竟出了何事?”

    事实上瞧不见面,宜臻也不知晓对面究竟坐着何人。

    但听声音年轻的很,喊一声公子应当没错吧?

    卫公子在屏风后头沉吟片刻,才缓缓开口“今日早朝,你父亲触怒天子,被剥爵贬官了。”

    宜臻蹭地一下站起来“你说什么!”

    “上月下旬,御史中丞杜咏思参了中书省参知朱鞍一本,里头细数了朱鞍六大罪状,包括贪污受贿,私卖官爵,酗酒屠弟,孝期荤腥不断,僭侈逾制,宠妾灭妻,条条都是可以被关进牢狱的死罪。”

    他放下茶杯,抬了抬视线,“朱鞍在朝中结党营私,罪证凿凿,天子今日早朝大怒,一连处置了中书门下二三十人,都与朱鞍有关。”

    “而你父亲与朱鞍交往甚密,早年替他安置外室的旧事,也被言官一连翻了出来。那外室后来生下一子,被朱鞍接入府中做了贵妾,十分受宠,正是朱鞍宠妾灭妻的罪证之一。”

    “你父亲当年所做之事,虽说不是什么牵家带口,砍头赔命的大罪,但毕竟撞在了这当口,不可能不受牵连。其实早些定罪也是好事,不然日后捕风作影的,反而会越拖越糟糕,如今只是剥了爵位,被贬斥去黎州做通判,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卫珩一句一句缓缓道尽,话音落下足足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屋内依旧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回响。

    透过屏风的缝隙,可以看见小姑娘正一动不动地坐在桌旁,垂眸盯着自己的鞋面瞧,睫毛遮住了那双葡萄眼,看不清是个什么情绪。

    但面色依旧平静的很,没有丝毫波澜。

    片刻,宜臻抬起头,凝视着眼前的实木屏风,好一会儿才开口问“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

    “这已经是转圜过的结果了。”

    卫珩微微扬眉,“实际上,你父亲犯的远不止这一桩子事。他私下里帮着朱鞍卖官鬻爵,私做假账,就连那外室,也是他打扬州寻来的瘦马,为了攀附朱党而送与朱鞍的敲门礼,这一桩桩一件件,真要清算起来,他死罪难免。”

    “”

    宜臻想,她爹处处谨慎,行事周全又圆滑,平日里麻烦事能不沾边就尽量不沾边,真会牵扯进这样的党争里头吗?

    她沉默了一会儿。

    应当是会的。

    正因为爹爹行事周全,才越容易在私下结交高官,中书省执宰里头的副相,在爹爹眼里,确实是个稳妥又低调的好靠山。

    他一直觉得,酆王盘踞在南疆,虎视眈眈,大宣必有一场动乱。

    而自从祖父去世后,伯爵府圣宠渐淡,这么些年过去了,他依旧只是个工部侍郎,天子对祖父和早逝大伯的看护与旧情,都加在了二姐姐身上。

    日后若真发生什么动乱,没点儿靠头,很容易便被人拉了做顶头的炮灰。

    宜臻知晓,以父亲的性格,私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