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听说我是鬼(八)
    眼睛里面已经被红色所覆盖, 司烟僵硬地看着镜子中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朝着镜子外面跳了过来。镜子里面的自己已经被鲜血所笼盖住了, 她就呆呆地看着镜面中一脸惊恐的自己。

    就像自己在看镜子中的小女孩一样,镜子中的她也在看着那个小女孩。看着小女孩突然停了下来,然后镜子里面的她表情突然变了, 她的脖子歪成一种不正常的弧度。

    让人近乎会下意识地担心她的脖子会不会突然掉下来。

    然后,镜子中一脸惊恐的她笑了。

    十分天真灿烂的笑容, 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唇微微动了动, 司烟听到了她自己的声音。

    “把你的脖子给我好不好啊,大姐姐?”

    甜腻腻的, 就像是在撒娇。

    “啊!”

    司烟忍不住尖叫了一下,她强迫自己不去看镜子,然后将手边的玩偶彻底丢了出去。

    这里发生的变动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他们没有看到镜子中发生的场景,但也是看到了玩偶的异常。像是做了什么恶作剧一样, 破破烂烂的玩偶眼睛一转,突然露出来了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容。

    旋即,它脑袋和脖子彻底分离了。

    脑袋在地面上滚动了好几下, 玩偶却好像感觉不到痛一样,勾起的弧度变得越来越大。

    “你把我的头弄掉了。”是小女孩委屈之际的声音, 她像是快要哭出来了一样。

    但紧接着,在场的所有人就看到司烟的脖子上开始出现了一道血痕,开始只是很浅的一道伤痕,但这道伤口却在不断地加深。就像是有一根绳子在勒少女的脖子一样,那种力道想要生生地把少女的脖子勒断。

    司烟惊慌失措地去捂住自己的脖子, 不断冒出来的鲜血就顺着她的指缝不断地往外流着。她一边求救地看着薛杨他们,一边畏惧地听着半空中又响起来的那道声音。

    “嘻嘻嘻嘻,既然弄断了我的头,就要赔给我的啊。”

    那种娇嗔至极的声音。

    在场所有人的眉头都微微皱了起来,薛杨看了农穆一眼,最终把视线落在了苏尚的身上。

    “我应该怎么救她?”

    可能是因为少年刚才那露着爱意的眼神,虽然知道他在这栋别墅的身份不低,而且可能是凶残至极的厉鬼,但薛杨还是本能般地问了这个问题。

    但在问出声的那一刻起,薛杨就后悔了。

    因为他面前的少年似乎突然回过了神,眼睛里面所有的情绪全部都退去了。他就平静地望着薛杨,然后慢慢地把视线放在了司烟的身上。

    一瞬间,薛杨突然觉得他和少年之间有了某种无法忽视的距离。

    和司烟那种惊恐万分的表情比起来,少年显得尤为好看,不像是寄居在别墅里面的厉鬼,反而倒像是仙人一样,他就用没有什么起伏的声音回答道,“去接大厅里的那部电话。”

    “接电话?”

    司烟将这三个字重复了一遍,她是率先捂着自己的脖子冲出去的。但到卧室大门的时候,司烟的脚步猛然顿住了,旋即哀求地看向了农穆。

    现在只有农穆有办法让她安然无恙地到达电话前。

    农穆理解了司烟的意思,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但还是点了点头。看了看状态明显有些不太对的“陆路”,农穆的脚步微微往前移了移。

    “他就先留在这里吧。”

    苏尚挡住了农穆试图伸过来的手。现在“陆路”的身体已经成了一个空壳,如果真的让农穆碰到了这幅身体,农穆就会发现他的异常。

    脑海里刚这样想着,苏尚就发现农穆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起来,道士的右手上出现了一道符纸,上面爆发出来的强大灵力让苏尚根根分明的眼睫微微抬了抬。他的面上并没有露出任何的端倪,只是安静地看着农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