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3
    043

    “砰!!”

    沢田纲吉愣愣地盯着关上的门半晌, 才慢吞吞地抬起头来。

    “刚才那家伙……”年幼的王权者看起来并没有因为对方无礼的行为而感到恼怒,而是蹙起了细细软软的眉, 在思索半晌之后发出了灵魂的质问, “是谁来着?”

    与此同时,一门之内,听见声响的织田作之助也发出了疑问。

    “是谁啊, 骸?”

    少年顶着个退烧贴走到门口张望, 被穿着自己的围裙的男孩推进房间。

    “只是无关紧要的人,”六道骸冷哼着将毫无自觉的大人塞进被窝, 在对方殷切(并没有)的视线下又哼了声。

    “我会负责招待客人的,你这家伙就不要出来添乱了。”

    深觉对方说得有理的织田作之助哦了声, 视线一直尾随着重新去开门的六道骸。

    然后视线就被重重扣上的门给遮挡住了。

    啊。

    织田作之助稍微有些遗憾地想,这样就看不到外面了呢。

    当那张莫名有些熟悉的脸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纲吉终于(在兔子的帮助下)想起了面前这个穿着可爱(重音)围裙手里挥舞着锅铲的家伙正是自己让兔子们送到迦具都玄示手下的六道骸,看着对方这幅打扮饶是他也露出了奇妙的神色。

    六道·用幻术遮掩了自己这幅装扮·突然想起来面前的王权者对自己的幻术免疫·骸的表情突然也变得不太好看。

    当他回头看见某个顶着退烧贴的男人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表情就更不好看了。

    纲吉若有所思地看着看起来凶巴巴的六道骸和天然到让他都像扶额的织田作之助,骤然明白为什么这家伙会被迦具都玄示扔到这里来。

    ——虽然事实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但就结果而言倒是没有什么大的出入。

    于是刚凶玩自己家不靠谱的大人的六道骸一回过头看到的就是一脸奇妙到让人不爽的黄金之王。

    男孩的表情瞬间变得阴险起来。

    但就总的结论来说,纲吉对于这次绕道而行的结果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满意。

    虽然主要目的的织田作之助君似乎正在生病中, 但看六道骸与织田作之助的交流而言虽说前者是个傲娇, 但似乎织田作之助这样的天然正是六道骸的天敌。

    更何况织田作之助现在放弃了原本杀手的工作,六道骸连挑剔现在这个监护人的资格都没有了。

    如此想着的王权者心下略转就转到了跟着六道骸一同到达日本的两个孩童身上, 略作思考后吩咐跟在身后的兔子找个时间将两个家伙放生。

    “唔,放生的地点……横滨就好了吧?”

    他捏着下巴沉思,既然老大在横滨小弟当然也得放生到这里吧……唔,毕竟又不是氏族, 就算御柱塔财大气粗也没必要养着两个没用的幼崽叭。

    秒作出决定后纲吉便听到了母亲的呼唤,五感比起一般孩子加强不少的王权者早就闻到小饼干的香味,此时听到母亲的呼唤几乎是一步三蹦地去到了母亲的身边。

    当王权者咬着小饼干开始磨牙的时候闲不住的脑袋瓜子又开始想到了白日里去的横滨。

    虽然白日展现在孩子们面前的是再平常不过的大都市的场景,但纲吉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暗处躲匿的目光、瘦骨嶙峋的交易者、在奴良鲤伴的威势下退后的不安份子。

    简而言之,横滨这座城市处于看不见的动荡当中。

    无序的城市与明争暗斗的黑帮、表里双重世界集体的排外情绪与异能力者的横行。唔,总有一天会因为某个原因而爆发战争。

    思及此年幼的王难得有些忧心忡忡。

    但俗话说得好,要睡觉总会有人来递枕头的。就在纲吉升起这个担忧的晚上,兔子们就相当贴心地为王权者准备了一份文件。

    “……三分构想?”

    刚刚洗完澡顶着一头湿哒哒头发的纲吉仍由身后的兔子用毛巾揉搓着自己的脑袋,捏着手上的资料陷入了沉思。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反坐在办公椅上的少年身体微微前倾,一只手指伸出微微摇晃,“所以贵志君要加入我们吗?”

    他伸出手,面上是少年人惯有的热情洋溢,“加入这个为了以我这个名侦探为中心的侦探社吗?”

    夏目贵志后知后觉地眨了眨眼。

    他慢吞吞地将嘴中的食物咀嚼完毕,才仰着头看向少年。

    “所以……侦探社是做什么的?”

    “当然是为了将我的侦探能力完美地发挥出来鸭!”江户川乱步叉着腰捏起一块小点心,像只松鼠一样一边嚼嚼嚼一边试图将小伙伴拉入伙,“虽然贵志你现在还不到社员的标准啦,但是看在我们的关系上我可以让你当侦探社的编外人员哦!”

    “是、是这样吗?”夏目捏着下巴,当真思考起来。

    说实话好久没见的小伙伴乍一见面就像自己发出这样的邀请确实是很容易让人觉得对方是不是进入了什么奇怪的组织比如传销啦什么的。但鉴于对方说的组织的社长似乎是那位可靠的福泽先生,夏目还是决定暂时观察一番。

    不过观察的主角此时却并不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而此时比起思考缘由还是应对缠人精一样的小伙伴来的迫切些。

    想起临走时漱石先生所说的如果有什么决定不需要特地询问他的意见,只需要按照本心去做的话语,夏目以十个美味棒做赌约那位高深莫测的监护人先生定然是早已料到乱步会向他发出邀请。

    因此略作思考之后夏目毫不矫情地答应了小伙伴的邀请。

    总之也不过是做些侦探的活,此时尚且蒙昧的男孩想到,总不至于以后需要拯救横滨什么的。

    而终于拥有一个同伙的江户川乱步举起双手小小地欢呼了一声,那模样简直比夏目还要年幼许多。

    他跳下椅子在原地转了个圈圈,而后回到夏目的面前。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准备准备去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