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4
    024

    迦具都玄示第一次见那个小鬼就是在这座御柱塔之内。

    看着跟以前没什么区别的兔子还是用老一套来招待他,先上二十七楼的会客室,叫田中的老头来上一杯茶,像是上茶道课一样同他将奉上的茶的来由此次茶具的作者之类的事情一一细数。

    说到一半迦具都玄示就借口溜了出来。

    跟他一起来的家伙倒是乖巧地留在会客室内,看他出来的时候那模样简直是找到了人生之光。

    嘛,虽然他偶尔会觉得那家伙这种老爷子的爱好说出去也太丢他迦具都玄示的人,但这种时候还是不得不说一句还是自己家的崽好用。

    nice。

    面相凶狠的红棕发男人微微弓着腰走在御柱塔内,说出去能够止小儿夜啼的脸上掩藏着的是无数的碎碎念。

    然后他打开了一扇门。

    [唔,之前的休息室是在这来着的吧?]

    这样想着的男人伸手推开了记忆中给客人休息的房间,在抬头对上应声看过来的脑袋的时候下意识啊了声。

    场面一时静寂。此时迦具都玄示也不可能折返回去看自己是否走错了地方,一时之间竟然只能与看过来的孩童大眼瞪小眼。

    面上充满了茫然的男人只消扫过面前这个坐在看起来对他而言还有些高的座位上的孩童便知道这正是新任的传闻中只有六岁的黄金之王。

    叫什么来着?

    他挠了挠头,从记忆深处扒拉出的名字与面前人对应起来。

    [沢田纲吉。]

    “我是沢田纲吉,”坐在他不远处穿着白色羽织的孩童轻笑,准确地叫出他的名字,“迦具都阁下。”

    哇哦。

    迦具都玄示的内心发出赞叹,内心咸鱼躺的迦具都玄示团子版甚至伸出手呱唧呱唧地为年幼的黄金之王鼓了鼓掌。

    他刚刚张口,还没说些什么,就见坐的端端正正的孩童似乎像是想要下来的样子。

    然后啪叽一声,整个摔在了地上。

    迦具都玄示……

    他内心的咸鱼迦具都玄示咸咸地啊了声。

    什么啊。

    他想到。

    这不还是个孩子吗?

    于是自诩为大人的迦具都玄示上前两步,在努力站起身来的小鬼面前蹲下身来。

    “喂,”他说道,“要跟我出去玩玩吗?”

    诱拐一只黄金之王事实上是很简单的事。

    准备好一个迦具都玄示,在黄金之王一个人呆在休息室的时候放进去,两分钟后揣着黄金之王的赤之王便愉快地从御柱塔上一跃而下。

    正在会客室就茶道探讨的赤王带来的少年后知后觉地啊了声,目光顿时变得有些难以言喻起来。

    “抱歉。”

    他诚恳地看向面前的田中,那张对于田中来说过于年轻的面容上是毫不作伪的真诚与抱歉。

    田中不慌不乱地将手中的工序结束,沏出最后一道茶汤将之放在面前的年轻人身前。

    “请安心。”他如此说道,“王会好好照顾赤之王权者的。”

    红棕色短发的少年眨了眨眼,也没对传说中只有六岁的王权者能照顾好自己家一大把年龄的王权者的话产生什么怀疑,而是双手转动茶杯仔细凝视起花纹。

    而后他将茶杯举起,称赞了一句。

    “真好看啊。”

    他简单地称赞着,却足以让人信服他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而就在这短短几分钟内,两位从御柱塔上一跃而下的王就已经来到了目的地。

    迦具都玄示揣着一只黄金之王来到了自己的领域。

    虽说王权者之间对于其他王权者进入自己的领地总是有些膈应的,但奇妙的不论是主动将纲吉带到自己领地的迦具都玄示还是被男人夹玩具一样夹走的纲吉,对于这件事都毫不抗拒。

    “你就是新的黄金之王?”

    男人蹲在他的面前。

    过于魁梧的男性即使蹲下也比看起来就像是个营养不良的小鬼纲吉高上不少。因此沢田纲吉只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