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8
    008

    当男孩的全貌显露在人前的时候人们才发现这个孩子竟是白发绿瞳。

    在这个几乎所有人都是黑发瞳的时代,只有少数人并非如此——例如伟大的吉尔伽美什王,便是相当亮眼的金发赤瞳。

    但也仅限于此。吉尔伽美什是拥有三分之二神明的血液的王,其母阿瑞特宁孙女神是大神恩基之女,其父为乌鲁克上任国王卢伽尔班达,亦在死后被追封为神明。

    他的发色是上等的黄金的颜色,他的瞳中流淌着如同赤阳一般的鲜红。

    而这个穿着乌尔最为下等人的衣物、在外仅仅包裹了一片破布当做斗篷的孩子,显然不在此列。

    他的发色是干枯的纯白,白色虽然不是被忌讳的色彩,但不论是见多识广的老者还是想象丰富的孩子,都不曾想到这种只会出现在老者身上的颜色会出现在一个孩童身上。

    这也是吉尔伽美什一行走在街上看到孩子们扭打起来的原因。

    但这些无干紧要的人吉尔伽美什是向来不在意的。

    事实上,即使这小鬼确实是少见的发色瞳色,对于王而言也不过是见到一只难得一见的野兽。

    重要的还是体内另一个人——也就是王所承认的半身,似乎对这只野性未消的家伙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因此在从乌尔带回乌鲁克的战利品中,加上了一个被以一小袋小麦换来的白毛。

    “啧,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挺贵?”

    跟随在王身后并买下男孩的护卫一手摁在男孩头顶使劲揉搓,心疼地摸了摸空落落的腰后。

    虽然是王出钱买的,但与不通物价的王不同,深知一袋小麦的购买力的成年男性心疼的简直想揪头发。

    但在王的面前,作为护卫长的他还是昂首挺胸,当做只不过是给家里的小女儿买了件漂亮的首饰。

    大概普天下拥有老父亲角色属性的人物都是这种想法吧,即使自己都呕血也要在孩子面前笑着说没关系要问为什么的话那就是我来了之类的话。

    因此即使为财大气粗的王心疼到呕血,护卫长还是相当有眼力见地将看起来瘦巴巴的一小团相当豪迈地买下。

    从放在腰后的一小袋粮食交出去的一刻开始,这位护卫长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将这个贵重的家伙训练成数一数二的好手,只有这样才能够完全发(ya)挥(zha)那昂贵的小鬼的价值。

    但在那之前,也得他支使的动这矜贵的小子。

    身形魁梧的护卫长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暗自感叹一番才将视线转向不远王的座驾。

    魁梧汉子的双眼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

    那个小鬼!!他怎么敢!就这样直接坐在王的身边!给我跪下用嘴舔着王的脚说话啊!!!

    并不知晓自己的护卫长在想什么、也没有心情去知道的吉尔伽美什少见地被自己的半身一jio踹在意识之海内,整个人咸鱼一般(划掉)瘫在意识之海上。

    他的身下是无数金色的光点,共同凝聚成一个类似于后世常见的躺椅一般的东西支撑着王的身体。

    而王的这幅模样就只差再来一杯饮料,便足以与后世那些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的人们重合。

    对于半身少见的将自己踹在意识之海中的行为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太过在意,在初初感到被冒犯的瞬间便被一种类似于“我家养的小东西终于也会咬人了”简称“吾家有子初长成”的心情取代。

    于是宽容的王一挥手,也不发作,就着一个舒适的姿势看起转播的电视剧(bu)来。

    被纲吉买下的男孩自我介绍为哈米尔,说话的时候声音细细小小,抬起头的时候带着一丝丝的怯懦。

    但这印象与纲吉初见他的时候是不同的。

    在乌尔的时候,在被十数个同龄的孩子围着殴打的时候,这个孩子虽然处于弱势,却相当凶狠地切切实实地将每一个碰到自己身上的拳头都打了回去。

    但如果要说当时那个凶狠如同小兽一般的男孩是面前的哈米尔的话,别说吉尔伽美什,连纲吉都不怎么愿意相信。

    但事实如此,即使知晓面前之人是将自己拯救,又将自己从奴隶贩手中买下来的人,生性胆小的哈米尔却还是在金发赤瞳气势憾人的少年靠近自己的时候颤颤巍巍地露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