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第三声叹息
    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点缀这闪闪繁星, 让人不由深深地沉醉。点点星辰如一颗颗钻石, 倾洒出万点银灰, 月光皎洁得好似一块白玉, 一块晶莹剔透的白玉, 镶嵌在漫无边际的夜空。

    易安两手抓住傅璟铭的一只手,细细描摹。

    他的手比那漫天星辰还好看,白皙且骨节分明, 就这样任她捏|弄, 她倏然扬起一抹微笑:

    “我以前晨练的时候偷偷看你, 就觉得啊, 这真是个钢铁般的男人。”

    “现在啊, 这个男人被我捏在手里,却变得那么温柔了。”

    傅璟铭薄唇微抿, 任她像玩玩具一样将他的手捏来扭去,漫不经心地开口:“你喜欢吗?”

    易安看着他笑得狡黠:“喜欢什么?钢铁一般的你还是温柔的你?”

    傅璟铭直直地看着她, 没有回答。

    易安敛起笑意, 认真地看着他:“我喜欢,这个教会我爱的你。”

    傅璟铭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眼里溢满的认真和深情, 脑海里仿佛有什么炸开, 心中酥酥麻麻的悸动怎么也无法抑制, 他反手紧紧握住她的手,薄唇微动正要说些什么,却被突然覆上来的唇堵住了。

    一触即离。

    易安看着男人望着她的眸子里蕴满深情, 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连想要克制住装出严肃的样子都做不到。

    原来,当幸福到了极致,笑便成了一种生理反应,自己都无法控制。

    “你先乖乖不要说话,听我说。”漾着幸福笑意的眸子和轻灵悦耳的声音都只展现给他。

    “在精神病院的时候,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人,我看过好多人哭过,但是我从来没有哭过。”

    “我同情他们的眼泪的时候,却不知道,他们也同情我没有眼泪。”

    “我没有经历过人生最黑暗的日子,也没有遇到过拯救我的人,一直都是一个人,一个人独自深深浅浅地走在不知去往何方的路上。”

    “我第一次流眼泪,是因为你。”

    她看着他。

    她的眼中仿佛盛满了全世界,其实只有一个他,他就是她的全世界。

    “在那之前,我也是可以哭泣的,我可以表演出悲伤难过,内心没有一丝波澜的表演出。”

    “我以前常常想,如果科学家能把一滴眼泪里所有的成分都复制了,包括水和盐和气味,那么,他所复制的,能不能被称作一滴‘眼泪’呢?”

    “我就像是被复制出来的‘眼泪’,就单单只是一滴眼泪,从来不曾在谁的眼眶里流淌过。”

    “我那个时候就猜想,真正的眼泪,大概还会包括除了眼泪之外的东西。”

    “现在,我这滴眼泪,在你的眼眶里流淌过,才知道,我缺少了什么。”

    “我喜欢你,教会我爱。”她直直望着他,再次重复这句。

    傅璟铭动情地将她拉进怀里。

    “那你,”易安从他怀里抬起头,“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傅璟铭没有回答,反问:“相不相信一见钟情?”

    “相信。因为我,也是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了,只是后来才慢慢发现的。”易安笃定道。

    傅璟铭看着她,柔情似水的眸子里盛满了宇宙星辰一般,“你是我的天使。”

    男人正要俯身吻她,被她躲开。

    她的手,覆上他的胸口处:

    “那么,我足够治愈你的伤吗?”

    傅璟铭看着她许久,最后勾起一抹笑,薄唇微启:“够。”

    “我想演一部戏,你来做我的男主角,好不好?”

    “好。”

    “忘了所有不开心的事,相信我能自己照顾好自己,好不好?”

    “好。”

    “等我们的蜜月结束,回去辞了经纪人好好工作好不好?”

    “好。”

    “我们把小辰熙接到家里当干儿子,好不好?”

    “好。”

    易安整张脸像开得正艳的花朵,洋溢着微笑和幸福,她故意调笑道:

    “什么都听我的,好不好?”

    傅璟铭没有回答,看着她幸福的小脸,真的就忘了所有的恨与伤,他情不自禁吻上她,心里答:好。

    易安这次没有再躲开,心里想的是:

    你不知道,你守在我身边寸步不离害怕失去的样子,我不忍心看;你不知道,你在半夜无助的抱紧我的时候,我有多心疼。

    我想你没有悲伤;我想你能有安全感;我想你放过自己,想你能保有一颗柔软的心。

    我希望你能常有微笑,不仅仅是因为我。

    她在星星屋里看到,丈夫去世后妻子立刻想要跟着离开人世的时候,一点都不认为那是多么伟大的爱。

    她希望,她的傅先生,即使失去了她,依旧可以带着对她的爱好好活下去。

    他可以痛彻心扉,痛过之后依旧可以好好活着,时不时的想起她,或者是在某个午夜梦回,或者只是在某个呼吸之间。

    不思量,自难忘。

    两人在锦年山庄呆了一个多月,一个月里全是美好。

    摄影师们都表示甜的都要腻了,这两人还怎么甜也不够似的。

    再次回国后,易安才知道,安雪,也就是傅雅慧,被他的父亲,也就是傅明哲,送进了精神病院。

    这里面的许多事,她没有在意,人这一生要认识太多的人,谁都在意岂不是太累。

    回国后,易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她的现任经纪人傅璟铭给辞了。

    傅璟铭又重新回到公司做他的总裁,只有偶尔会去给易安送饭。

    人们都说傅总变了,他依旧那么雷厉风行,依旧是所有人心中神一般的存在,但是,他偶尔会参加酒会了,同学聚会也不再是一概拒绝。偶尔有曾经的同学或者生意上的伙伴约他打高尔夫或者骑马,他也开始会同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