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章 hapter 69 完结
    “我之前说,我注意到了吴韵, 那次是我失误, 不小心让她进入循环, 你这次, 是因为雨水太猛, 我的尸体得到自由,我在应付这些事情,等回过神来, 你已经掉进来很多次, 你如果真的完成了, 那我会继续注意你的, 不会让你再到这个世界来。”

    陶安安刚想说什么, 系统又补充道:“以前,张木声把许多女孩子勾引到河边, 如果这女孩子很蠢,四下又没人, 他就把女孩子推进河里, 加深我的怨念,让我不能解脱, 意思就是, 如果你没有完成跳河的次数, 我会跟着你一起灰飞烟灭。吴韵遇到谭傅瑜之后她自己解脱了,我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到你脑子里的,可能她自己另成一个怨念系统了。”

    “之前也是张木声推我?”她蓦地想到了那个黑影。

    “唔。”

    “……他为什么要把你推进河里?”陶安安想起了自己做过的梦, 那个在河边,明明活着,却被扔到河里死去的噩梦,“是他封住你一年吗?因为河道已经挖了十年……”

    “不是的,我生来就比较乐观,被杀了抛尸,也没有什么怨念,但是人死了,这件事就不受人控制,我被丢进人工湖里,原本那是一团死水,我安安静静的没什么不好,刚巧那段时间挖河道,王泽瑞又是工人,他看见张木声抛尸,吓傻了,没敢说,后来继续挖,嫌人工湖这儿太浅,就要往深了挖,把我的尸体刨了出来,因为我本来就是惨死,所以一下子就没控制住,出来吓疯了好几个人——我觉得王泽瑞是觉得自己看见了这么一场凶杀,但没阻拦,造成了他朋友疯了,所以就留在这儿给我烧纸了,动不动念叨,你解脱吧你解脱吧,我也不好意思不解脱。人的念力是很强的,十年了,足够了。”

    系统好像是一个朋友一样娓娓道来,陶安安甚至可以想象面前坐着个女孩子,撑着脸,时而蹙起眉头,时而拍案而起的画面。

    “工地把你挖出来之后,把你封上了?”

    “对,当时大家都搞封建迷信,没想到还真找来一个厉害人物,给我堆了个禁制,河边的树的风水格局都是困住我的,苏阮阮不是往河底跳过么,她就看见河底的大石头了,堆在那儿,说是欺骗我,假装是我的小房子,你看活人都自欺欺人给死人安排生活,说烧纸钱让死人死了有钱花,死了为什么要花钱,和活人世界有什么分别?”

    陶安安很想问问那为什么王泽瑞给你烧纸你就欣欣然接受了呢……

    “不是烧纸钱这个行为,而是他的念力——也就是说,如果他这十年都是跪在河边为我祈祷的,也是有用的,重要的是他的动机。”

    “张木声为什么要杀你?”

    “那会儿是我男朋友……”系统说起来还挺不好意思,“就是,吵架了嘛,但是张木声这人有暴力倾向,总之就是人格有问题,然后就打起来了,然后他一下子拿刀把我捅了,就这回事——刚刚也说了,他勾搭小姑娘跳进来,实际上是那会儿厉害人物无意中提了一句,说怨念会加深啊什么什么的,他就用死人来增加怨念,让我不能解脱,灰飞烟灭——毕竟我死了他也怕嘛。”

    陶安安暗自想起从前的许多事情,犹如泥沙从水底翻腾出来,水底一层层泥沙都淘了一遍,把今天的话印在上头,就显出原本的真相。

    她静默了许久,今天的话对应着以前发现的细节,张木声无数次勾搭小姑娘,吴韵说自己是跳河而死,河边烧纸的人说困住了什么,而自己在一次次重复当中,不断地解脱别人的怨念,回到自己的现实。

    在这个即将崩塌的世界中,苏阮阮和她□□,而世界从她跳河那一刹分流成两部分,像是外面的支流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经过陆大,一部分按照原先的轨迹,但是干流中该有的一切赋予两条支流一切本质——支流中她发现苏阮阮喜欢自己,是因为在原先的世界中早就埋下了这样的种子。

    “你从前不说,是因为我不相信你——等我可以从我眼见到的一切里,印证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你才会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

    “嗯。”

    “如果我一直不相信你呢?”

    “那我就认命了,和你一起灰飞烟灭好了,我死了很久了,还能有自己的意识已经是赚到了,你非得要提前死,那我也没有办法。”

    系统说得很是轻快,“而且没有假设这种事情,你已经相信我了。所以,你可以去跳河了,跳下去,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哪怕全世界都阻止你跳河,你也得记着,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现实上的马上要消失的东西,你要回到现实,就要抛弃这些情啊爱啊什么的,你喜欢苏阮阮吧,你想和她永远在一起吧,你留在这里,和她待个八十来天,你就会像吴韵对待谭傅瑜一样,谭傅瑜一直漂泊流浪,她连吴韵怎么死都不知道,只能为了完成而生者的遗愿而一直在路上——你——”

    “我知道了。”

    陶安安打断了系统:“就是目光长远,为了能够真正和苏阮阮在一起而努力跳河是不是?”

    “正解。”系统释然道,“毕竟我也不想灰飞烟灭,如果你掉进河里一开始,我就告诉你真相,你之后发现不对劲之后就会抵触,反而就会觉得,反正那是个大骗子,我再说什么,就都没有用了。”

    “好的。”

    陶安安垂下脸来:“不过我很高兴。”

    “唔?”

    手机响了。

    曹冬打来电话:“喂,陶安安?”

    “嗯,是我。”

    “我找到主席了——”

    “嗯。”陶安安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她怎么样?”

    “……不好,不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