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点赞抽奖
    尬聊之后,一路两人都没再说话,颇有点“冷战”的意味。

    陆悍骁开车直接回公寓,周乔终于忍不住问:“你不去医院了?”

    “那里又没有我师兄,才不去。”

    “你没办出院,药也没拿。”

    “没关系的,死不了。”

    “……”

    周乔听得也不乐意了,小声道:“爱死不死。”

    陆悍骁吹着口哨,“不死就不死。”

    到家,齐阿姨又不知道去哪里野了,厨房里还煲着汤,陆悍骁一闻就知道是猪的大腿骨头。

    他在厨房站了半天,偷瞄客厅里的周乔,怎么回事儿啊,又不理人了,这空空大房间,没人说话怪寂寞的。

    陆悍骁脑子里尽是些馊主意,他跑到灶边,找了个勺子当道具,然后叽里呱啦开始嚷嚷,“哎呦我的妈!”

    没动静?

    提高声音,“妈的哎哟喂!”

    客厅里收拾东西的周乔,动作暂停,无可奈何地瞥了眼厨房。犹豫半天,她还是放下东西,决定去看看又闹出了什么幺蛾子。

    脚步声,好样的!陆悍骁为求被烫效果逼真,决定揭开锅盖儿来点仙气。

    手一伸,“卧槽!烫!”

    陆悍骁赶紧丢掉,锅盖掉到地上“嘶啦”一声碎成了三瓣。

    周乔已经走了过来,对着一地碎渣陷入沉思,然后抬起头望着他。

    陆悍骁嘴角微颤,伸出食指,刚想说,“骨折了。”

    这时,客厅响起动静,是推门的声音。

    齐阿姨欢快地直叫唤,“今天这块五花肉可肥美了,我们家悍骁吃了之后可以长到一米九八。这只母鸡也挺结实,我们乔乔吃个鸡腿儿,一定活蹦乱跳。”

    瞧见鞋柜里的鞋子,就知道两人在家,齐阿姨边喊边往厨房来,“悍骁,乔乔,你们在家呐?”

    那个“呐”字活生生地在喉咙眼里来了个急刹车,齐阿姨看着一地的碎瓷片,怒气冲天,“我的盖!”

    陆悍骁两手一举,投降状,“是我的错,我赔。”

    齐阿姨心疼死了,“这是我上回在超市抢购的,特价九块九。”

    “……”陆悍骁眼角抽搐,“那还挺贵的。”

    齐阿姨嫌弃地说:“本想给你补补钙,你却摔烂我的盖儿。”

    陆悍骁:“对不起让您受伤害,以后一定表现乖。”

    周乔:“……”

    齐阿姨痛心疾首地挥手,“出去出去,看到你广场舞都不想跳了。”

    陆悍骁默不作声地退到客厅,一连串不顺心下来,心情不太好。

    周乔望着他的背影,想笑又笑不出。

    陆悍骁突然转身,“老看我干什么?还看就收费了啊,别仗着我们熟,就这么占便宜。我现在可是要去洗澡的人,再看自杀。”

    周乔眨眨眼,被他绕得云里雾里。

    陆悍骁傲娇地关上卧室门,又吹起了《爱你一万年》。

    周乔站在原地,对着门板失笑,也不知着了什么魔,竟跟着他一起,轻轻哼起了同样的曲儿。

    “乔乔。”齐阿姨突然喊她。

    “啊?在。”周乔如梦醒,像做了坏事被抓包一样心乱跳。

    “我出去买点葱蒜,待会回来。”齐阿姨说:“顺便去超市看看,还有没有九块九的锅盖。”

    “要我陪你一起吗?”

    “不用了,家里留个人吧,悍骁病着呢,我怕他想不开自杀。”

    “……”

    齐阿姨,您这脑洞也是很璀璨。

    人走后,周乔也准备回房看书,刚坐到桌边,敲门声响。

    齐阿姨忘记拿东西了?

    周乔快步去开门,结果,门口站着的是身穿红色制服的快递小哥。

    “请问陆悍骁先生在家吗?有一份快递需要他签收。”

    周乔说:“他在洗澡。”

    “哇哦。”快递小哥的叫声很婉转,一副“我懂了”的表情。

    等等,你瞎几把抖什么机灵。

    “那麻烦您帮他签收一下可以吗?”

    一个中号纸箱,掂起来还有点重量。

    周乔签收后,抱着纸箱进屋,又过了半小时,算算也该洗完澡了,可他屋里怎么没一点儿动静?

    周乔翻着单词,时不时地瞄客厅,想起齐阿姨临走前的嘱咐,越想越慌。

    她终于忍不住了,走到陆悍骁卧室门口。

    “咚咚咚。”

    三下连击,力透门板。

    随着门“嘎吱”一声解锁,心也跟着落了地。

    陆悍骁刚刚焚香沐浴完,一脸湿,头发还在滴水,“怎么了?”

    周乔说:“齐阿姨出去了。”

    “哦。”所以呢?

    “她走前交代我,要我看着你。”

    陆悍骁理所当然地点头,“没毛病,毕竟长得帅,多看几眼是你天大的福气。”

    周乔平静地说:“你想多了,齐阿姨是怕你自杀。”

    陆悍骁:“……”

    周乔忍住笑,“外面有你的快递,我帮忙签收了,就放在桌子上。”

    “这么快就到了。”陆悍骁瞬间精神,抓起周乔的胳膊,“来来来,我是买给你的!”

    周乔纳闷极了,“买给我的?”

    纸箱方方正正,签条上备注的是书。

    “等等,我先上网给个五分好评。”陆悍骁拿出手机,操作可熟练。

    周乔费解,“你平时还网购?”

    陆悍骁边评价边说:“刚送快递上门的,是不是皮肤黑,眼睛小,一对招风耳?”

    周乔回想一下,嗯,描述十分到位。

    “他母亲五十大寿时,我还给了份红包呢。”陆悍骁说:“这些年帮我送过快递的,五个结了婚,三个生了孩子,就剩他是单身了,我俩婚姻状况特别像,所以给他多一点宠爱。”

    说话的工夫,快递已经被拆开。

    周乔一看,人都傻了。

    陆悍骁把书拿出来,一本本摊开,自豪地说:“就你这水平,不多做几套模拟试题真是可惜了。”

    《十年研考》

    《历年真题》

    陆悍骁抬高下巴,抖了抖书说:“以后每天写一页,红笔我都准备好,就等着给你打分儿。”

    周乔:“……”

    “你这什么眼神啊,我爷爷奶奶把你交给我,我肯定不能辜负他们的用心。”陆悍骁越说越起劲,“单词背了吗?完形填空写了吗?阅读理解打几分啊?别把心思成天花在师兄等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师兄这个词,今天出现的频率有点高啊。

    周乔心里跟明镜似的,没点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陆悍骁被她盯得有点心虚,猛地闭了嘴,捞起试题本塞给她,“记住了,好好学习。”

    逃也似的回到卧室,陆悍骁心脏跳得厉害。

    完了完了,有东西快要溢出来了,必须找点事情做分分心了。

    他捞起手机,打开微信,往兄弟群[颜值撑起我市一片天]里发了个“么么哒”的表情,五分钟后也没人回。

    陆悍骁又发:[我昨晚上住院了。]

    群里瞬间秒回刷屏——

    贺燃:[出售烟花鞭炮彩带,买一送十。]

    陈清禾:[楼上的,我要为你打碟!]

    陶星来:[天啊陆陆哥,我爱死你了,超酷的。]

    陆悍骁翘起二郎腿,接着发:[不过我今天就出院了,恢复得特别好。]

    贺燃:[上条消息已撤回]

    陈清禾:[上条消息已撤回]

    陶星来:[上条消息已撤回]

    “……”

    这帮牲口都一个德行。

    陆悍骁懒得理,点开朋友圈,滑了几下怪没劲儿的。

    他指尖动了动,发了一条动态——

    [生个病而已,八块腹肌已经掉了一块,人间惨剧。]

    以陈清禾为首,点赞数秒破五十。

    哟呵,收到一条来自精干秘书朵姐的评论:

    [陆总,我来帮您消灭50赞0回复惨案。]

    陆悍骁乐得不行,年薪三十万的秘书,不是白培养的。

    他起了心思,再发一条——

    [特大福利:从本条动态的点赞人里,抽一个强吻。]

    很久之后。

    陆悍骁终于忍不住摇了摇手机,“不会吧,死机了?朵姐呢?三十万年薪,就让老板这么尬着?”

    他百无聊赖地穿上拖鞋,准备去厨房喝杯水。

    走到客厅,咦?周乔的房门开着,人却不在里面。

    陆悍骁站在门口,往里头看了看,书本摊开,笔也没合上盖,手机放在一旁。

    看了几眼,刚准备走,陆悍骁灵光一闪,重新盯上了那只手机。

    周乔没设置密码,滑屏进去,巧了,正是微信页面。

    陆悍骁眼睛发了光,直接点进朋友圈,往自己刚发的那条动态上,可耻地点了个赞。

    刚干完,门锁响。

    “哎呦,太重了,幸亏乔乔你来帮我拎。”齐阿姨又买了三只鸡,周乔提着一大袋瓜果走后头。

    陆悍骁脸不红心不跳,“好久不见,你们好啊。”

    齐阿姨笑得可喜庆,“没事儿吧这孩子,我才出去一小时呢。”

    周乔看着他,觉得有点奇怪,但又不知道怪从何来。把菜提到厨房,她就回卧室复习了。

    平安无事地度过白天,吃过晚饭,齐阿姨穿着舞蹈鞋,欢天喜地的去广场上报道。

    周乔继续看书,小台灯亮着,把她的脸染出一层光晕。

    卧室里的陆悍骁,躁动的不行,他掐准了时间,把那张“点赞送强吻”的截图发给了周乔。

    显示发送成功,陆悍骁躲在门后面,捂着嘴狂笑。

    几秒之后——

    门外发出“噼里砰哐”书本桌椅倒地的巨响。

    “来了来了!”陆悍骁侧耳倾听,脚步声临近,太激动了。

    “咚!咚!咚!”周乔砸门,你有本事截个图,你有本事出来啊!

    切,本事大着呢。

    陆悍骁理了理发型,“唰”的一声拉开门,兴奋地问:“这位美少女,是不是来兑现奖励的啊?”

    周乔表情平静,眼色很淡,微微仰头,直视着他的眼睛。

    “……”

    等等,这反应,好像拿错剧本了。

    陆悍骁沉心定气,千万别慌,我的风格我做主。

    他笑得吊儿郎当,弯腰侧脸,指着自己的脸颊,“啵啵啵,来拿奖励吧。”

    但回应他的,是安静。

    周乔垂眉低眸,几不可闻的一声叹气。

    下一秒,她突然伸出手,轻轻捏住了陆悍骁的下巴。

    胡茬刚冒,手感酥|痒。

    陆悍骁已经完全愣住,任由她手指转动,两人正脸相对。

    周乔眼神如水又如烟,仿佛幻化了一整夜的星火。

    她声轻意明,直截了当地问出口——

    “陆哥,你是不是……喜欢我?”

    作者有话要说:  给我的奴隶“不止是颗菜”推个校园文,书名《甜牙齿》,一看这名儿就知道,作者长得没我高。

    ———

    本文不长,所以下一章入v,明天上午10:30,准时两更。

    感谢各位金主,愿意捐钱救治智障儿童陆草包。无以为报,我只有握着真皮方向盘继续给大家表演吹牛皮了。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