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影帝
    坐电梯到停车场。

    朵姐来时,就按着陆悍骁的吩咐,开了一辆车过来给他备用,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周乔看着这辆路虎,心想,真是一个虎迷呢。

    陆悍骁拍了拍车盖,“结实,可以和坦克干一架。”

    他坐上驾驶座,又拍了拍椅垫,“真皮的,纯手工缝制,三千个老手艺人,一人一针不带重复。”

    周乔看他还能说出什么花来。

    陆悍骁指着方向盘,“超级灵活,溜得飞起。怎么样,比你的出租车强吧?”

    周乔挠了挠鼻尖,挺担心地问:“你身体受得住么?要不还是算了吧。”

    “你以为我吊瓶白打的啊?”陆悍骁皱眉,“把安全带系上,地址给我。”

    周乔忧心忡忡,还没开口,他就一脚油门轰了出去。

    车上大路,去一家咖啡馆。

    “哟呵,你这师兄挺有情调啊,还会喝咖啡,洋气。”陆悍骁装得风轻云淡,“多大啦?”

    “比我大两届,他就在复大读研。”周乔说。

    “复大?”陆悍骁抠紧方向盘,“那你俩以后还是校友,不错,你也很快要变成洋气妹了。”

    “……”周乔转过头,“你今天怎么了?”说话跟仙人掌似的。

    陆悍骁扬起下巴,“病了。”

    “病了你还送我?”

    “病重了。”

    周乔哭笑不得,“喂。”

    陆悍骁还穿着昨晚进医院时的休闲装,纯白t恤,头发没喷发胶凹造型,柔柔软软地搭下来,气质跟加了柔光一样,显得比西装革履时要恣意。

    到达目的地,周乔先下车,陆悍骁抓都抓不住——

    “卧槽,说好的关爱老年人呢?!”

    他扒下后视镜,对着镜子飞快地理了理头发,暗自唠叨,“都怪时间太赶,不然得换那套破洞牛仔裤出来,显年轻。”

    周乔见车门推开,吃惊问:“你干什么?”

    “进去喝咖啡啊。”陆悍骁说:“我人都来了,干吗?还要赶我走?”

    “不,不是。”周乔有点懵,“你还生着病呢。”

    “呵呵,这会子知道我是病人了?要我送你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呢。”

    我天,这人不要脸的程度可以说是山崩地裂了。

    周乔赶紧追上去,“陆哥,陆哥。”

    背影如风,脚步生猛,就不为你转身。

    周乔急了,喊道:“陆悍骁!”

    大名都用上了,那就为你回次眸吧。

    陆悍骁不太高兴,停下脚步,“我喝个咖啡怎么了?自己掏钱行不行?周乔,我发现你很有问题啊,见师兄?我看这位师兄就挺不安全的。”

    周乔安静地听他说完,然后低下头,抿唇轻轻笑了。

    “……”

    什么情况,猜中了?真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这个定论刚起了个头,陆悍骁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周乔抬起眼睛,忍着笑,“我刚刚想说的是,咖啡就别喝了,伤胃。我请你喝白开水好不好?”

    窒息的感觉瞬间通畅了。

    陆悍骁望着周乔略显欢快的背影,得意地比了一个ye——

    “一杯可不干,我要喝两杯。”

    ———

    这家咖啡馆性价比高,消费不算很贵,陆悍骁没来过。他瞄了一圈装修,心想,“呵,肯定没我有钱。”

    “周乔。”一道男声从右边传来。

    “嗨。”周乔招手,一脸笑地迎上去。

    陆悍骁扬起下巴,打量着这位不安全的师兄,就冲着他也穿了件和自己一样的白色同款t恤,就天杀的不能被原谅。

    “身高目测一八零,没我高。五官嘛,眼睛太大了,没意思。虽然也有肱二头肌,但看起来就没我的硬,哟哟哟,还做了发型呢,也是我今天没有喷发胶,不然头发立得肯定比你高。呵,还穿了一双小白鞋,gay里gay气的。”

    陆悍骁的内心戏相当丰富,表情极其不友好。

    “这位是傅泽零,我大学时候的学长。”周乔礼貌地做介绍,“这位是……”

    陆悍骁竖起耳朵,敢说是你叔叔就死定了。

    柔软的声音吐字清晰,“我的哥哥,姓陆。”

    从她嘴里说出哥哥二字,怎么这么好听呢。陆悍骁心里都快美死了,于是主动伸出手,“你好。”

    傅泽零双手握住,颔首示意,“陆哥好。”

    “你们聊你们的,随意。”陆悍骁落座,懒懒地挨着周乔。

    “这里的蓝山咖啡是招牌,我擅自给你们点了,需要别的再加,千万别客气。”傅泽零气质干净,声音也好听。

    服务员已经把咖啡端上来,周乔说:“谢谢,麻烦你给我一杯温水。”

    陆悍骁听得心里一软,这还差不多。

    接下来的聊天话题,基本上没他什么事儿了。

    傅泽零和周乔本科在同一所学校,两人是老乡,所以平时接触得也不少。这小子家庭条件还不错,一身行头看起来简单,但都是陆悍骁能叫得上的牌子。

    “后来啊,篮球队的就和田径队的杠上了,去夜宵摊比赛吹啤酒。”

    周乔听得入迷,“啊,他们队长好像特别能喝,田径队被放倒了?”

    “你猜错了。”傅泽零笑意满脸,“他们喝到半道儿,老张带着系主任辅导员过来抓现场,酒瓶子一丢,跑得比谁都快。”

    周乔乐得笑出了声。

    一旁的陆悍骁,看着她开心的模样就忍不住翻白眼。

    再看向傅泽零,你他妈这么能说,中考作文儿打几分啊?

    傅泽零眼神温和,伸手帮她往咖啡里加奶糖,“小乔,你复习的时候有什么问题,可以来问我。以后又能是校友了。”

    周乔刚想说话。

    “哎呦。”陆悍骁微微皱眉,表情似痛苦。

    呵,谁还不会抢戏啊。

    “怎么了?”周乔侧过身,担心地看着他。

    陆悍骁捂着腹肌,平静中透出一丝隐忍,隐忍里又有一点脆弱。

    “聊你们的,我没事。”来自小陆总的纯情微笑。

    周乔惦记着他的肠胃炎,紧张极了,小声问:“是不是不舒服?哪里疼了?”

    陆悍骁的眉头,不经意地深皱一分,关于尺寸的把握,以让周乔心疼为标准。

    “你和你师兄,好好聊,叙叙旧,你们的校园往事太好听了,好听得我想哭。”陆悍骁捂着腹肌的手掌,用力一拽,把衣服活生生地扯出深褶。

    周乔一看,天,都疼成这样了。

    陆悍骁把演技往死里炫,声音抖三抖,颤着音儿地说:“别管我,我很好,肠子疼不是病,回去打两个吊瓶儿就行,大不了,开膛破肚动动刀,来个美容线缝一下,腹肌不留疤,美得顶呱呱。”

    “……”

    可能是这个咖啡糊了眼睛,周乔竟然关心则乱,信以为真,陆悍骁一定在强忍!

    她当机立断,对傅泽零说:“师兄对不起了,我们可能要先走。”

    傅泽零也是一脸懵圈,僵硬地点了下头,“呃,嗯。”

    周乔站起身,弯腰来扶陆悍骁,“能站起来吗?慢点,手搭着我。”

    陆悍骁假装脚滑,步伐飘了一下,“不小心”地挨紧了周乔,“现在好像还挺难受的了,哎,没什么力气,得让齐阿姨给我炖点大骨汤补补。”

    “行,我待会就去买。”周乔扶得有点费力。

    傅泽零绅士地过来帮忙,“我来吧。”

    陆悍骁的“不”字还在舌尖,周乔就爽快地应了一声,“好!”

    傅泽零身高腿长,和陆悍骁旗鼓相当,手法又专业又迅速,三两下就把陆悍骁架了过来。

    只是这力气……

    “卧槽,疼!”陆悍骁心里痛呼,望着傅泽零这张若无其事的鲜肉脸,心想,小弟弟很有前途嘛。

    周乔小跑着去推店门,用手撑着,等他俩过来。

    陆悍骁没忘记自己是个“病人”,慢吞吞得很逼真。

    傅泽零笑着说:“陆哥,注意身体啊,盛夏之日容易中暑,小时候吃十根冰激凌都没事,长大了,可不同往日了。”

    哟呵,拐着弯地说我老?

    陆悍骁挑眉,“你们硕士生就是有水平,你这话啊,乔乔念了我百多遍,管的我可烦,生冷东西不让吃,水只准我喝温的,西瓜非得按着我的嘴巴大小,切成块状,一口喂一个,她手上的茉莉花香,闻得我都快犯鼻炎了。”

    傅泽零的脸色,当即一变。

    陆悍骁不屑,智商起毛球了?

    呵,跟老子斗。

    越来越接近店门,周乔站在那儿满目关切。

    陆悍骁又开始哼哼唧唧,往傅泽零身上靠的更紧,那重量,存了心地故意压他。

    就算放猪肉摊上卖,老子这体重,也能比你多卖几个铜板。

    陆悍骁虚弱地说:“傅小弟,需不需要我送你一程?”

    傅泽零望着他的车,笑了笑,“不用,我回学校打车很方便。”

    “哦,那我就不强求了。”陆悍骁骄矜地点了下头,“那你好好上路。天气怪热的,太阳挺辣的,下次出来记得打把小花伞,图案选茉莉花,玫瑰花都行,看起来清凉解渴,毕竟你站在路边等出租车,挺晒的。”

    这带刺的意味太明显了。

    周乔看向他,眼神不太高兴。

    管你的。

    谁还不是小公主呢。

    陆悍骁大爷似地坐上驾驶座,方向盘甩得溜。

    “走喽,回去看陆宝宝喽!”

    周乔:“……”

    大周末的,股市休市,看你个鬼的宝宝啊!

    正所谓,强行加戏最为致命。

    冷静下来,陆悍骁在咖啡馆的拙劣演技,简直惨不忍睹。

    周乔冷着脸,一路上都不和他说话。

    陆悍骁不停地瞄她,一团无名火汹涌澎湃,见师兄还有理了你!

    但这沉默气氛,让他挺没底的,尬聊也是聊。

    “大学生,你怎么不高兴啊?”

    周乔偏过头,看窗外。

    陆悍骁啧了一声,“年纪轻轻,漂漂亮亮,竟然这么容易生气。”

    “……”

    周乔抿唇,不语。

    陆悍骁眼观前路,手摸方向盘,吹着口哨,瞎几把抖机灵。

    “我跟你说啊,千万别生气,生气就上火,上火就熟了,熟了之后,撒点孜然就能吃了。”

    然后又接着吹起了口哨。

    这一回,周乔的笑容,轻轻松松地被他攻破。

    听了一会。

    咦?

    陆悍骁吹的歌,好像是《爱你一万年》。

    意识到此,周乔的脸悄悄发了热。

    她弯起嘴角看向窗外。

    今天的天气好像特别好,阳光万里,云阔天蓝。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作者一如既往的帅气。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