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病娇boy
    流氓人说流氓话,陆悍骁的脸真大,无辜眼睛望着她,模样实在很欠打。

    陈清禾已经撸起袖子,受不了了,“我来我来,把嘴巴给我撅高点。”

    他作势扑过来,陆悍骁赶忙咬紧牙关,“滚。”

    “吹完就滚。”陈清禾笑眯眯,“下面,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大风车。”

    周乔捧着奶茶,站在原地看他俩呛声。

    她眼里有笑,有光,有温柔。

    陆悍骁甚至有一刹那的错觉,如果陈清禾没有打断,周乔可能真的会过来吹吹他嘴唇。

    这个想法一窜出,脑子就跟电线搭错短了路似的,“轰”的一声炸出了一朵茉莉花。脑补一下画面,陆悍骁浑身都紧了,只想感叹一句,妈的,刺激。

    陈清禾望着吊瓶上的药名,惊讶极了,“我靠,竟然用上了这种名贵药材?放在古代,这可是救命用的活菩萨啊!”

    陆悍骁冷声一笑,“葡萄糖怎么你了?要给它扣个这么大的帽子?”

    陈清禾哈哈哈,突然想到,“骁儿你都成这样了,还让我买老干妈,怎么,是不是想自杀?”

    “说好活到九十九,你不先死我不走。”陆悍骁说:“齐阿姨说明天早上给我做面条,她肯定不会放辣椒,我先备着,明儿偷偷放。”

    “原来如此。”陈清禾点头,“妙啊。”

    “不许吃。”周乔突然发声。

    陆悍骁不以为意,“知道钢铁是怎么炼成的吗?”他拍了拍胸脯,“我这身体就是答案。到了清晨六点,我能给你跳迪斯科。”

    “你是急性肠胃炎,懂不懂事啊!”周乔语气提高,眉眼里有了韧劲。

    哟呵,陆悍骁似笑非笑,“你管我啊?”

    下一秒,他态度突变,凶巴巴地顶了句,“是不是忘记哥的副业了?赏你一个纯陆氏.捆绑.爱心牌中国结。”

    陈清禾哟嘿哟嘿地叫唤,“欺负小姑娘,骁儿你牛逼大发了。”

    周乔走过去,二话不说把三瓶老干妈收起来。

    陆悍骁:“干嘛呢你,别碰我的女人们。”

    周乔充耳不闻,把它们放进柜子里,“医生说你要饮食清淡,不能吃辛辣食物,不然下次就等着胃穿孔吧。”

    陆悍骁脸一偏,摆明了我不听我不听。

    周乔说:“凌晨半夜,齐阿姨岁数那么大了,你还让她操心,平心而论,这样合适吗?”

    陈清禾接话,“那不合适,简直千刀万剐。”

    陆悍骁一听可心烦,凶他,“你这么能耐,这个吊瓶让给你啊!”

    然后继续凶神恶煞地看向周乔,两腮鼓动,怒气直冲即将爆发。陈清禾甚至捂住了耳朵,没想到

    陆悍骁却突然软了音,乖巧地对周乔说:

    “好啦好啦,我听你的话。”

    “卧槽,娘出天际了。”陈清禾目瞪口呆,心生感叹。

    周乔也是一脸无奈,表情哭笑不得。

    忙活完,陈清禾把齐阿姨送回家休息,病房里就留周乔看护。陆悍骁打完吊瓶拔了针,对周乔说:“你睡会吧,有事我不叫你。”

    “嗯?你不叫我?”

    “对。再疼我也忍着,胃穿孔了我也受着,四肢瘫痪了我也绝不吭声。”陆悍骁说:“守护美少女的睡眠质量,长得帅的人责任最重大。”

    周乔乐的不行,把心里话终于问了出来:“哥哥你多大啊?”一点也不像三十岁。

    陆悍骁一愣,竟然沉默了。

    太不好意思回答了,嘻,其实还挺大的。

    周乔见他不说话,也就没再聊天,折腾了一晚上挺累人,她和衣而睡,背对着陆悍骁。

    “转过来。”有人不乐意了。

    周乔耷拉着眼皮,“嗯?”

    “别用背对着我。”陆悍骁说:“万一我有情况,叫不醒你怎么办?”

    “……”这个理由真是,好吧。

    周乔遂了他的意,侧卧着,正脸对着他。

    没多久,她便睡着了。

    病房里的大灯关了,就留着一盏床头灯,光亮把周乔的脸圈出淡淡的暖色,陆悍骁手枕着脸,肆无忌惮地打量她。

    想着这不长的时间里,发生的一连串逗趣事儿,陆悍骁忍不住弯了嘴角。

    他伸出右手,食指和拇指合在一起,比了个圆圈。

    然后对着周乔的方向移近移远,直到将她的脸完全嵌进手指圈里。

    陆悍骁心思动了动,指头尖微微收缩,合成了一个“心”的形状。

    他眉梢翘,轻声笑道:

    “hello,小跟屁虫。”

    ———

    第二天是周六。

    陈清禾那个大嘴巴把陆悍骁住院的消息发了个朋友圈,于是,陆宝宝公司的员工都知道他们的老板得了急性肠胃炎。

    早上九点,在秘书朵姐的组织下,六七个员工代表前来探望。朵姐打头阵,在门口长手一呼唤,病房瞬间被站满。

    “陆总,您可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公司没了您可不行,那就像一艘巨轮没了真皮方向盘。”

    “明天发季度奖,一听您病了,财务部都没心思打钱了。”

    周乔给大家倒水,隐隐忍笑。

    朵姐把大袋小袋放在桌子上,“陆总,这是大伙儿的心意,都说牛奶上火,我们就给您买了羊奶,还有这个钙片,我爸妈都在吃,特别好吸收,药店搞活动,买一送一很划算。哦,这个不二家的棒棒糖,量贩装,什么味儿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吃一根,暖暖的,很贴心。”

    陆悍骁:“……”

    他真心实意地竖起大拇指,“朵姐,回去我给你涨工资。你的眼光太毒辣了。”

    一员工问:“陆总,您是怎么进医院的?”

    陆悍骁犀利地扫了眼提问人,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本总裁的注意。

    另一道声音欢欣雀跃,“看,病床牌子上写着呢,朝天椒食用过呃……量。”

    全场人:“……”

    陆悍骁脸色跟被单颜色一样白,深深地记住了此人,哟嘿,这么能说会道,那就只有奖励你一个工资全扣了。

    周乔都快被憋出毛病了,出来打圆场,“朵姐,你们吃水果吗?”

    不用去看身后陆悍骁的表情,想想也是挺尴尬的,毕竟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不要面子的啊?

    但,陆悍骁还真不要面子了。

    “小赵说得对,我就是吃辣椒吃进了医院。”他嬉色笑脸,镇定自如,化解尴尬的最好办法,就是自黑!

    “昨晚上我打牌,打得那叫一个气势恢宏,输了的吃辣椒,还是印度进口的。”

    此话一出,朵姐下巴都脱臼了。

    陆悍骁眉飞色舞,“你们都是老员工,应该特别了解我的心地善良。我的对手都是小辣鸡,半小时连输十几把,对了,昨晚的朝天椒个头肥美,油盐适度,外皮脆脆的,咬一口下去,灵魂都要颤抖了。”

    “……”

    陆总,您能别偏题吗?

    陆悍骁两手举在半空,压了压示意大家耐心点,“对手输的多,但规则立在那,也不能耍无赖。哎,也怪我大意,一心软就去帮他们吃辣椒,忘记这几天我身体特殊,这不,就被送进医院了。”

    静默几秒。

    朵姐到底是混过江湖的,带头鼓起了掌,“陆总,您太牛了。”

    后面的员工如梦初醒,也接二连三地拍起了手,“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陆总,您真是集大爱于一身啊!”

    朵姐干练凌厉,“宣传部的在不在?”

    “在,在的。”一小姑娘举起手。

    “马上写篇通稿,把陆总这事儿报道一下,发集团内网,加急。”朵姐吩咐。

    “不不不,不用了。”陆悍骁一听,着急道,“做好事不留名,就别占用内网版面了。”

    朵姐得令,时间不早了,于是告辞,“那陆总,我们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陆悍骁含蓄地点了个头,“辛苦你们了。”

    “陆总,记得喝羊奶,还有那棒棒糖,开车累了来一个,心情坏了也来一个,想不通了再来一个,人生啊,没有什么是一支棒棒糖不能解决的。”

    陆悍骁:“……”

    哟呵,这位是财务部的老严,您这么能说,高中作文多少分啊?

    送走大部队,周乔回病房,关上门一顿猛笑。

    陆悍骁翘着二郎腿,躺床上抖动着自己的五根脚趾,“笑够了,就给哥倒杯水,说了大半天,渴死我了。”

    周乔起身走过来,边给他倒水边问:“你在公司开会,也是这个样子吗?”

    “差不多吧。”陆悍骁张嘴,“喂我。”

    “……”周乔不情不愿地把水杯送到他唇边,陆悍骁低头喝了半天,皱眉问:“这什么水啊?”

    “怎么了?”陆大爷,你又哪里不满意了?

    “这也太甜了吧!”陆悍骁突然变脸,冲她笑得那叫一个阳光明媚。

    周乔低头抿嘴,什么人啊,跟孩子似的。

    这时,她手机响,来了电话。

    陆悍骁随意瞄了眼,等等。

    来电人:傅泽零。

    这个名字,很man啊。

    周乔的表情也是吃惊的,惊讶中还带着一丝欣喜。她把水杯放桌上,接通电话,边笑边往外走。

    “嗨,师兄。”

    陆悍骁看着那杯被抛弃的水,心里一团无名火冒了出来,“周乔,我水还没喝完呢!”

    窈窕背影没为他转身,周乔一路笑,一路说,打开门走去了走廊。

    门被关上。

    “卧槽!你要渴死我啊!”陆悍骁惊天暴怒,掀开被子跳下床,“周乔,周乔!”

    他紧追而去,看着站在窗户边谈笑风生的女人,妈的,碍眼。

    陆悍骁在原地站了十秒,周乔根本没注意到他。

    天,太受伤了。

    陆悍骁很快从“打入冷宫”的悲惨情绪里振作起来,他眼珠儿一转,捂住自己的肚子,“哎呦哎呦”地叫唤起来。

    一声比一声大,“疼啊,好疼啊,我的腹肌哦不是,我的肚子好疼啊!”

    周乔还没回头呢,倒先把医生吸引了过来。

    “这位病友,出什么事儿了?”

    陆悍骁一记眼神横扫过去,低声警告,“谁要跟你当朋友,走你的。”

    人走后,他又进入角色,这次升级为咆哮状了,“疼死老子了!”

    打电话的周乔,终于回眸。

    一看吓一跳,她挂断电话,加快脚步跑了过来,“陆悍骁,你怎么了?”

    硬邦邦的四个字,“我要死了。”

    周乔拧眉,“那我去叫医生,我先扶你去床上,你搭着我的肩膀,慢点儿。”

    陆悍骁也不客气,把自己一半的重量都赖在了她身上。然后哼哼唧唧地嚷,“你丢下我不管,水也不给我喝,我摔倒了你也不扶,我的痛呼你也不听,你这是谋杀,你必须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了。”

    周乔:“……”

    走了几步,男人的身体实在是太重了,她忍不住提醒,“哎,你腿用点力。”

    “瘸了。”

    “那你手别环这么紧,我透不过气了。”

    “神经萎缩了,松不了。”

    “……”

    周乔费劲极了,边扶边说,“那我让齐阿姨过来吧。我等会有点事,要出去一下。”

    陆悍骁一听,瞬间四肢健全,站得笔笔直直,“去哪?见谁?”

    “呃。”周乔望着起死回生的陆悍骁,懵了半天,说:“我一个师兄。”

    “走吧。”陆悍骁率先往外,“我有车,我送你。”

    “不用不用。”周乔赶紧追上去,“你还生着病呢,我打车去就行。”

    “呵。”陆悍骁转过头,表情正儿八经,“出租车比我行?我可是黑色路虎,进口货。”

    说完,他一溜烟地钻进电梯,那速度之快,好像生怕周乔不让他去似的。

    啧啧啧,毛病。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留言的哥们儿很多,我记住你们了,以后一起吹牛皮。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