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剪刀石头布
    陆悍骁自以为的“正常”,周乔视而不见。他又翻了个边,背对着人,开始睡起午觉。

    周乔背了几个单词,再抬头时,陆悍骁已经睡着了。她打量了一圈这间办公室,整体品味过硬,就是这张贵妃椅。

    呵,谁还不是小仙女呢。

    一个小时后,陆悍骁醒了,睡眼惺忪,“你没休息?”

    周乔嗯了一声,“我没睡午觉的习惯。”

    陆悍骁打了个呵欠,盘腿坐在贵妃椅上,问她:“我睡觉的时候有没有打鼾?”

    “没有。”周乔如实道。

    陆悍骁一听倍儿骄傲,拍着胸脯说:“长得帅的人,呼吸系统都健康一点。”

    “……”

    周乔安慰自己,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公司两点上班,陆悍骁打了会坐,提起精气神下了床。“喝饮料么?我帮你叫。”

    “不用。”周乔看完最后一行字,才抬起眼。

    这一抬不得了,就看见陆悍骁光着脚丫子,踩在地板上,走得那叫一个风轻云淡。而那双海绵宝宝五指袜,安静地躺在贵妃椅上,寂静的样子怪邪恶的。

    周乔忍不住问:“你不嫌地脏吗?”

    “不算太脏,我办公室一般不让人进来,每天都有打扫。”陆悍骁胡编乱造地解释,“真正的男人,敢于脱鞋量身高。裸高一八五,绝不谎报一八六。”

    周乔敷衍地笑了笑。

    陆悍骁坐回办公桌,继续处理公务,想起什么,哦了一声,说:“放心,我没脚气。”

    “……”周乔简直一言难尽。

    陆悍骁开始沉迷工作,提醒道:“有不会做的题目,可以来问我。”然后又拨了内线,吩咐秘书:“朵姐,给我来杯可乐,别加冰。”

    周乔倒吸一口冷气,可乐?

    霸道总裁不都是喝的红酒和咖啡吗?

    朵姐深知老板的习惯,飞快地送进一杯插着吸管的可乐。陆悍骁一边看文件,一边咬吸管,放嘴里半天没弄出来。

    周乔心想,该不会还有咬吸管的童真习惯吧?

    真溜啊。

    下午时光很平静,室内只有纸张摩挲和偶尔的翻书声音。

    周乔偶尔会分神,瞥一眼陆悍骁,这个男人,正经起来的样子,还挺顺眼。他好像酷爱白衬衫,也不知是什么材质,笔挺贴服,衬得人宽肩窄臀很是干练。

    四点的太阳降了色调,从身后的百叶窗缝隙里钻空而入,和他的白衫相得益彰,又暖又明亮。

    周乔心思起,在想,“他多大了?听齐阿姨说好像快三十岁?”

    凭良心,不太像,挺年轻的。

    “再看我,我就要收费了啊。”陆悍骁突然开口,低头看报表的动作没有变。

    周乔被逮了现场,背脊瞬间一层鸡皮疙瘩。

    心虚啊。

    陆悍骁贼得很:“在这里分心还情有可原,毕竟帅哥难得一见。我挺能理解你,学习累了,看看赏心悦目的东西放松一下,劳逸结合值得表扬。”

    周乔:“???”

    “下次不用这么含蓄,想看了,喊一声,‘陆悍骁,劈个叉给我瞧瞧’,我二话不说,捡起石头砸断自己的腿,摆成你要的形状。”

    陆悍骁越说越来劲,“笑,给我笑,憋着就是犯规。”

    周乔忍了两秒,好吧,投降。

    陆悍骁一看她嘴角往上扬,心满意足,“人嘛,就是要随心一点,想笑就笑,不高兴了就直说。”

    周乔觉得挺有道理,点了点头,“嗯。”

    陆老师端起还剩半杯的可乐,咬着吸管一点点地唆,“别看我平时瞎贫嘴,没个正形儿,关键时候,我比谁都靠谱。你跟我多接触几天,就会有深层次的了解。”

    周乔心想,不用了,这几天已经够全面了。

    “正所谓,知人知面……卧槽!”

    话还没叨逼完,陆悍骁的手,邪了门地一抖,半杯可乐一滴不浪费地泼到了他衬衣上。

    “我日,这衬衣巨贵!”陆悍骁跳起来,捏着布料直哆嗦。

    周乔边笑边给他递纸巾,“给,快擦擦。”

    但和快,她就笑不动了。

    陆悍骁胸口湿透,左边还凸了个点,轮廓隐现。

    “纸呢,再抽几张。”陆悍骁擦拭着胸口,见没动静,瞄了一眼,哟哟哟,脸红了啊?

    邪恶如本宝宝,陆悍骁很快就联想到前因后果。

    他挑眉,擦胸的动作变慢,一下又一下地上下自摸,“这个衣服特别贵,还有专门的衣柜,我只穿过它一回,参加爷爷的派对,偶尔用来开个会,帅气逼人有智慧。”

    “……”

    您这么能说,怎么不去摆摊写对联呢。

    陆悍骁故意挺了挺胸,除了腹肌,他的胸肌也是很棒的。

    生怕周乔不知道似的,他还优雅地做起了扩胸运动,“哎,热胀冷缩,泼了点凉东西,衣服好像变紧了呢,手都抬不上去,绷得很。”

    两个人挨得很近,他的动作幅度又大,压迫感更加明显。

    周乔脸红的情况愈发严重,她忍无可忍,一声大喊,“那你赶快换衣服啊!”

    陆悍骁:“……”

    惊觉失言,周乔赶紧小声解释,“小心感冒。”

    陆悍骁很轻松,“没事,我有换洗的衣服。”

    只见他弯腰,在柜子里找着什么,不一会儿,拿出一个纸盒。

    “这是上回陈清禾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我还没拆包呢,说是时装周上的最新款。”陆悍骁没抱太大希望,“对于他的品位,我一向是唾弃的。不过情况特殊,凑合穿一下吧。”

    你废话哪有这么多。

    礼品盒很精致,拆掉外包装,里头还系了个蝴蝶结。

    “我日,陈清禾这牲口,够娘的。”里三层外三层够严实,陆悍骁从屉子里抽出一把匕首。

    周乔惊叹,带刀侍卫?!

    角色扮演够齐全的啊。

    陆悍骁把刀刃放嘴边吹了吹,在礼品盒上画了个大叉叉,然后一扒,轻松拆包,把衣服拿出。

    是一件黑色的t恤,折得整整齐齐。

    陆悍骁拎起它,抖开,纯黑的正面很正常,只是这背面……

    竟然用龙飞凤舞的狂草字体,写了两个硕大的字——

    土豪!

    陆悍骁和周乔同时陷入沉默。

    几秒之后,他优雅地握着那把匕首,深情凝视:“宝贝儿,从此以后你就有使命了。陈清禾的狗命,可能还要麻烦你去取一下。”

    狗:别他妈侮辱我。

    周乔笑的不行,问:“这衣服,你还穿吗?”

    不穿就没衣服换了啊,总不能给全公司的人都看到自己的凸点奶|头吧。

    陆悍骁烦死,“凑合,穿穿算了。”

    脱了白衬衫,穿上黑t恤,瞬间变土豪。

    “你还笑。”陆悍骁很生气,“我以后不教你写作业了。”

    周乔停不下来,牙齿跟珍珠贝壳似的。

    陆悍骁看了一会,睹人思物心痒痒,晚饭有点想吃扇贝了。

    周乔觉得,但凡一个正常男人,穿着这么一件衣服,都会觉得丢脸而不好意思。

    但陆悍骁似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扭捏。正常下班,昂首阔步地接受公司员工的注目礼,没一点儿怯色。

    取车,上马路。

    等等,不是说要去李教授家吃饭吗?这是回家的路啊。

    “我们是先回家拿东西?”周乔拐着弯问。

    “没东西拿。”陆悍骁面色不改,“就回家。”

    “那你早上让我跟你来公司,说是去李教授……”

    “我故意的。”

    “……”

    “一个人上班太无聊了。”陆悍骁突然不耐烦起来,敲着方向盘,“一个人无聊寂寞有错吗?我三十岁的男人,有错吗?”

    啧,还发起脾气来了。

    周乔实在理解不了他此刻的脑回路,决定息事宁人。

    行行行,你是土豪你有理。

    回到公寓,齐阿姨不在家。

    “你早上说晚上不回来吃饭,她肯定就没做饭了,估计跳广场舞去了。”周乔也就随便一说。

    哪知陆悍骁阴阳怪气地来了句,“你记恨我啊?”

    周乔很无辜,“没有啊,我来做饭吧,你想吃什么?”

    “牲口陈清禾,弄个红烧吧。”

    周乔嗤声一笑,“喂。”

    “把毛拔干净一点,我不喜欢毛多的。”

    越来越胡扯,周乔自然而然地举起拳头,笑着要打他。

    陆悍骁嗨呀一声,“剪刀石头布我就没输过!”

    然后他直接摊开手掌,“你出‘石头’我出‘布’。”

    周乔的拳头软绵绵地还在半空,陆悍骁的“布”直接扑了过来,一把包裹住她的手。还他妈大声喊:“我赢了!”

    周乔的手被紧紧握着,掌心是烫的,劲儿是足的。

    陆悍骁似笑非笑,“你这什么眼神儿啊?剪刀石头布,输了要认输,千万别愤怒,平常心请保持住,你要理解哥的苦,毕竟陈清禾蠢呼呼。”

    一串话下来,本来尴尬暧昧的气氛,瞬间跑没了影。

    周乔任他握着,一时忘记挣扎,乐得不行。

    陆悍骁眼神微变,半真半假地问:“一说把毛拔干净点,你就开始生气。”

    “……”

    他挑眉,“怎么?你喜欢毛多的?”

    作者有话要说:  ……那我就不刮腋毛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