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特殊嗜好
    两人回到公寓,一开门,齐阿姨迎面就是一个问号。

    “呀,小乔怎么湿成这样儿了?”

    陆悍骁猛地咳嗽,怎么说话,怎么说话的,一把年纪的老宝贝儿了。

    齐阿姨匪夷所思,“悍骁你喉咙发炎了?那可不行,我得给你炖个大鸭梨。”

    “我没事。”赶紧拦住人,陆悍骁说:“今晚那鹅分量足,吃多了有点上火,没关系,睡一晚就好。”

    齐阿姨半信半疑。

    陆悍骁走到客厅,看到桌子上有针线盒和碎布。随口问:“齐阿姨你在忙活什么?”

    “哦,今天洗完衣服,晾晒的时候,看到你一条裤子脱线了,顺手给补补。”

    陆悍骁瞬间紧张,“哪条裤子?”

    “喏。”齐阿姨指着沙发,“面料还挺软,当睡裤穿蛮不错的。”

    天,睡什么裤啊,那是限量版的休闲裤装,风格就是做旧。陆悍骁得到它没少费工夫。他拎起裤子,裤脚的磨毛碎边已经被缝的整整齐齐。

    齐阿姨没有等到表扬与认可,好挫败。

    陆悍骁立刻换上笑脸,“您这针线手艺,也太好看了吧?瞧瞧这针脚,这走线,这配色,我很满意,谢您了。”

    “不谢不谢。”齐阿姨瞬间欢天喜地,“对了,我还见到一条破了洞的牛仔裤,要不要也……”

    “不要!”陆悍骁咆哮,“千万不要!”

    那是他上个月国外出差淘回来的心头爱,金属朋克款,大腿位置是渔网状的破碎效果,相当的时髦。当时一个杀马特也看中了,陆悍骁差点跟对方打起来,那激烈场景,回国后还做了好几次噩梦。

    眼见齐阿姨被他的激动情绪给震住。

    陆悍骁赶紧缓声,笑脸相迎,轻声细语,“我是怕您扎了手。”

    一直没吭声的周乔,偷偷弯起了嘴角。

    她似乎能理解,陆老爷子骂自己孙子是草包时候的心情了。

    齐阿姨收拾了一会,就回房休息。

    周乔洗完澡出来,发现客厅还亮着灯。陆悍骁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也不知在干什么。

    周乔敛神,打算回卧室互不相干。

    “我靠,这什么线啊,如此坚不可摧。”

    周乔的脚步停住,侧过身子。

    只见陆悍骁不知从哪儿找出的一把大剪刀,看来是想把裤子上的线给拆掉。

    周乔没停留,径直回了卧室,几秒之后,她重新走出来。

    “给。”

    陆悍骁抬眼,一把小巧的剪子伸到在面前。

    “用这个,刀头尖,方便挑线。”

    陆悍骁笑道,“哟,提前贿赂老师?”

    “……”老师你个鬼啊。

    “不错,好拆多了。”没几下就弄干净,陆悍骁抖了抖裤子,稀罕道:“陆总让你重见天日。”

    “……”周乔真心实意地表扬,“你的服装喜好,还挺特别。”

    陆悍骁嗤了声,“平时没太多机会穿,公司事情多,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你想想,高层会议的时候,总不能穿跳破洞牛仔裤,翘个二郎腿,听部门讲解ppt吧?”

    这个画面也太冲击了。

    周乔瞄见边上那条牛仔裤,终于破功笑出了声。

    陆悍骁无所谓道:“谁还没个特殊嗜好。”

    所以您的嗜好,就是收集破铜烂铁?

    “对了!”陆悍骁猛的出声,站起来就往鞋柜处走。

    “我还有几双珍藏版的鞋子,可别被齐阿姨当垃圾扔掉。”

    好奇心作祟,周乔跟上去一探究竟。

    陆悍骁拉开鞋柜门,映入眼帘的,周乔内心一串惊叹号,这是什么玩意儿?!

    “这双豆豆鞋,是我去年在澳大利亚的一个拍卖会上拍到的。”

    豆豆鞋?

    穿豆豆鞋的霸道总裁?

    这位哥哥,你是准备穿着豆豆鞋,去澳大利亚撸羊毛吗?

    周乔蹲下来,和陆悍骁肩并肩,真的很想采访一下他的心路历程。

    “全手工缝制,都是几十年的老手艺人,看,里面带了一层茸毛,冬天穿也不会冷。”

    是,道理全都懂,可周乔还是想问,鞋面上那两只硕大的夸张毛毛球儿,是几个意思?

    周乔问:“这鞋,你穿过吗?”

    “没。”陆悍骁说:“用来收藏,心情不好的时候看几眼,心脏就又活蹦乱跳了。”

    还有这技能?

    陆悍骁歪头,冲周乔突然一笑,“逗你的。”

    “……”

    “其实当时买来,是准备当生日礼物送给陈清禾。哦,就是晚上和你打牌,气质最城乡结合部的那个。”

    陆悍骁把鞋掂了掂,“后来仔细一想,他太便宜了,别玷污了这双鞋,所以我就没送。”

    周乔除了点头,无话可说。

    陆悍骁把鞋收好,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她,“时间还早,给你补补课,把书拿来我看看。”

    周乔:“……”

    “别杵着,去拿。”

    其实接触了这两天,周乔发现,陆悍骁是个很随性的男人,喜欢做剑走偏锋的事儿。据经验推断,这种男人,都有点隐性的人来疯气质。

    别跟神经病抬杠,而且她本来就是打算回卧室看书的。周乔拿了本习题出来,陆悍骁翘着二郎腿,一页一页地翻。

    “这个题,劣币驱逐良币现象的产生条件你怎么选a呢?”

    “嗯?”周乔凑近看,“不对吗?”

    “还有这一道,我承认,你这个解题思路相当的气势恢宏,但乔妹,你和公允价值有什么血海深仇?竟然不考虑它的变化情况,它很伤心啊。”

    “……”周乔有点懵,哥哥,你讲题的时候,能不能别把自己当相声演员?

    “看清了,我给你解一遍。”陆悍骁拿笔在草稿纸上演算,字和手指一样好看。

    他的解题方式很简洁,行云流水下来,等等,怎么还要在末尾签个名?

    “不好意思,签文件签习惯了。”陆悍骁笔尖收不住,倒也不慌不乱,“你忽略吧,反正也卖不到几个钱。”

    “……”您还挺有自知之明。

    “你逻辑思维和精算功底很扎实,但文字概念这块有欠缺,这样会导致你在解题之初,思路方向就是错误的。”

    陆悍骁突然正经起来让人害怕。

    “是不是觉得死记硬背很痛苦?”

    她点点头。

    “偶尔记忆力衰退,胸闷气短,呼吸不畅,想撕书?”

    “……”僵硬地继续点头。

    陆悍骁声音沉,表情严肃,“没关系,我教你一个方法。”

    周乔洗耳恭听。

    “就是啊,”陆悍骁突然压近,这架势,神秘中透着一股造作,“从明天开始,你呢,乖乖的,听哥哥的话,早中晚吃两个核桃。”

    大事不妙的感觉接踵而来。

    周乔警惕,“吃核桃干什么?”

    陆悍骁自然而然地伸出食指,轻轻戳向她的眉心,说:“补脑。”

    核桃听了想打人。

    “哈哈哈哈。”

    但很快,陆悍骁就哈不动了。

    他的手指还在周乔的眉心上,皮肤的温度顺着指尖往上爬,酥|痒的相当过分。

    陆悍骁赶紧收手,两个人一时沉默。

    周乔故作轻松打破僵局:“这也是习惯?文件除了要签名,还要盖个章?”

    他笑起来,调侃道:“那还是有区别,毕竟,盖了戳的东西就是我陆悍骁的了。”

    周乔被这话呛的猛烈咳嗽。

    陆悍骁:“乔妹,以后我教你写作业,你教我打牌,行吗?”

    周乔没应声,一路咳着跑去了厨房喝水。

    陆悍骁看着她的背影,自信挑眉,“就哥这水平,让你分分钟当上祖国花朵里的霸王花。”

    ———

    相安无事了几天,周乔也摸清了陆悍骁的作息规律,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晚上零点前不会归家。

    齐阿姨说:“悍骁性格开朗,喜欢交朋友,有两个玩得特别好的,一个叫陈清禾,还有一个叫贺燃,最近他们仨,经常聚在一块打麻将。”

    周乔心想,还打麻将?农夫山泉这几天应该快被陆悍骁喝停产了吧。

    “齐阿姨,我今天去学校,中午不回来吃饭了。”周乔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

    “天气热,家里清静,要不你在家学习,我还能给你做点果汁。”

    “不了,”周乔说:“我今天是去找教授的,如果考上了,我的意向导师就是他。”

    齐阿姨对文化人特别有好感,倍儿骄傲地说:“行,那我晚上做烧鸡,给你补补。”

    今天周六,陆悍骁的卧室房门紧闭,看来是打麻将累着了。临近中午,他才睡得神清气爽走出来,瞬间被客厅的肉香勾了魂。

    “你睡醒了?我给你炖了……”

    “这位广场舞一枝花齐阿姨,请你别说话。”陆悍骁吊儿郎当,“这香味,一闻就是红烧猪肘,对不对?”

    齐阿姨喜笑颜开,“对。”

    陆悍骁忍不住兴奋,“猪肘好,吃什么补什么,我这手气真的邪门,是时候吃个猪蹄转转运。对了,周乔呢?”

    “她啊,去学校了。”齐阿姨把菜端上桌,“好像是见什么教授。”

    “她这还没考研,就跟了导师?”陆悍骁帮忙盛饭。

    “我听你奶奶说,小乔大学成绩可好了,老师给她引荐了位教授,名气可大,收学生很挑剔的。”

    陆悍骁没放心里,扒了两口饭,“齐阿姨,晚上不用留我的饭,我等会就出去。”

    “你要出去?那正好啊!”齐阿姨赶紧去厨房,“我给周乔榨瓶果汁,你顺路带过去。”

    陆悍骁:“别榨果汁了,换一个。”

    “换什么?”

    陆悍骁吃了一口肉,贴心道:“核桃汁吧。”

    吃什么补什么,他闷笑,“再加点牛奶,味道更好。”

    从公寓去复大,开车十分钟。

    陆悍骁提着核桃汁,吹着口哨,轻车熟路地走进学校。

    来之前和周乔打了电话,她在二号楼。

    陆悍骁戴着墨镜,衣服裤子是黑白配,修身又简单,加上一双大长腿,吸了不少目光。

    上楼,正巧看到周乔和一个中年男人从办公室出来。

    陆悍骁皱眉,哟,这也太巧了吧。隔着墨镜,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周乔。

    那样子乖的,就像一个眼巴巴等分数的委屈小学生。

    看来,李魔头,还是一如当年的魔性。

    陆悍骁摘下墨镜,吹了一声骚气的口哨,懒懒地喊:“李老头。”

    两人随声望过来,周乔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身边的知名教授嗨呀一声,“陆悍骁!”

    上一秒还高冷似冰霜的知识分子,已经笑脸迎上去,“臭小子,多久没来看我了?”

    “年后一直忙,是我大意了。”陆悍骁攀着他的肩,十分熟络。

    李教授:“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陆悍骁笑着说:“社区送温暖。”他的手一指,目标直落前方的周乔,“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

    关键时候,他故意停顿。

    然后露出一口齐整的大白牙——

    “是我的家教学生。”

    周乔:“……”

    乔妹并不是很想和你玩师生play。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照镜子都想自杀,里面的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