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花朵听了想打人
    没给周乔反驳的机会,陆悍骁一把推开包间门。

    燥热的气氛扑面而来。

    “没了悍骁,整体牌技都提升了。”陈清禾喜色满脸,“王炸!”

    陆悍骁敲了敲门板,“我怎么会和你这么个臭不要脸的人当兄弟。”

    “嘿!来了?”陈清禾眼尖,“哟哟哟,还带了个妹妹呢。”

    “去去去。”陆悍骁挡住周乔前面,边说边走,却发现她没跟来。

    周乔站在原地,脸上写着,不是很想帮你斗地主。

    “乔妹。”陆悍骁退回去,压低声音,“待会我请你吃宵夜。”

    周乔没吭声。

    “再请你坐豪车。”他声音更低了,“我新买的路虎哦,还是黑色的。”

    “……”

    “来不来啊悍骁,农夫山泉都给你准备好了。”陈清禾在催了。

    “就你人丑还话多,等着。”陆悍骁回头,不耐烦道。

    形势有点紧急,他刚准备再劝说。

    周乔突然开口,“宵夜豪车吃大鹅,外加生吞不锈钢,成么?”

    哇塞,够可以啊。

    陆悍骁笑出声,“行行行!”

    周乔望着他雀跃的背影,后知后觉的懊恼——

    啧,干吗要答应他。

    “闪开。”陆悍骁斗志昂扬,踢了一脚挡道的朋友,“从这分钟起,我让你们见识,什么叫赌神。”

    周乔:“……”

    可不可以反悔?

    “这位是我陆家的乔妹,她来打,输了,农夫山泉由我喝。”陆悍骁这底气莫名坚硬,“洗牌。”

    周乔皱眉,轻轻拉了拉他腰间的衣料,“农夫山泉?”

    “对,我们打牌从不玩钱,就喝水,不许上洗手间。”

    “……”

    周乔真的很想塞他一嘴枸杞。

    陆悍骁生怕她反悔,使了一招扭腰甩胯,周乔的手还拉着他的衣服没来得及松开,就这么被腰力扯到了牌桌前。

    “悍骁的妹妹,就是我们大家的妹妹,来,为了兄妹相认,让我们来斗个地主。”

    陈清禾说话就像溜溜球,周乔心想,两个稀有物种凑一个房间,也算开眼界了。

    敛了敛神,牌局开始。

    谁有黑桃三谁当地主,周乔占得先机。

    陆悍骁搬了个小板凳坐身后,一看她牌,大事不妙。

    顺子缺一个数,最大的对子是咪咪,还没王炸。

    “先出对子。”陆悍骁小声指挥。

    周乔拿着牌,被黑色牌底一衬,手指好像会发亮。她没犹豫,打出一张单牌。

    “收不回的收不回的。完了完了。”陆悍骁两眼一黑。

    “又不是回收废品。”周乔音淡,等着一轮压牌出完,陈清禾又打了单。

    这一次,周乔直接拆了手上最大的对q,没给他们过牌的机会。由于牌大,对手没敢顶,发牌权又回到周乔手里。

    接下来的思路就很清晰了,周乔把对子全拆,出单,一张张地过掉小牌,局势喜人。

    陆悍骁体内有一股躁躁的激动,“乔妹,我知道,你这叫逆向发散思维吧!”

    周乔蹙眉,什么鬼。

    “就是反其道而行,不过结果都是替天行道。”陆悍骁得意,“陈老板,您请喝水!”

    周乔很会算牌,出个两轮,就大概知道是什么套路。除了中间输了一盘,她就没有失过手。

    陆悍骁可能是太热爱学习了,小板凳一寸寸地往里挪,待周乔察觉,两个人已经离得相当近了。

    她稍稍侧头,刚想说话提醒,陆悍骁恰巧伸过脖颈,“还有个二王没出啊。”

    于是,两个人的呼吸轻轻地搅在一起。

    这姿势,又近,又热,又发光。

    还有,周乔的睫毛怎么这么长密翘?陆悍骁突然鬼迷心窍,很想伸手去摸一下,看看材质软不软。

    “……”周乔十分嫌弃地甩过头,马尾辫毫不留情地打了陆悍骁的脸。

    卧槽,疼。

    陆悍骁忍着不能喊出口,恨恨地望着她后脑勺上的黑长直。

    哎?

    疼是疼,不过还挺香。

    周乔又碾压了几盘,陈清禾他们终于扛不住了,捂着胃说:“不玩了,肚子胀死了,要生了。”

    大仇雪恨今日终得报,爽!

    陆悍骁惬意地翘起二郎腿,悠哉地叼着一根烟,“早跟你说了,少嘲讽我的牌技,我陆悍骁动起真格来,让男人生孩子。”

    周乔:“……”

    您还没拿到奥斯卡小金人呢?

    “嘘。”陆悍骁感受到了来自学霸的鄙视,压低声音讨好道:“好人帮到底。”

    呵呵,帮你吹牛皮。

    周乔内心一声叹气,这位哥哥实在是,太邪门了。

    陈清禾重回大众视野,一身轻后又开始躁动,“打牌我输了,请大家去游泳。”

    周乔眼皮一跳,大晚上的,游什么泳?

    她虽然没说话,但表情细节十分生动形象地写了四个字,智商堪忧。

    陆悍骁把她的变化一个不落地看在眼里,他没忍住,微弯嘴角,逗趣之心乍起。于是懒洋洋地回应,“好啊。”

    好你个鹅哦。

    周乔又想塞他一嘴的枸杞了。

    “哎,我不是太想……”

    “我就去打个招呼,不游泳。”陆悍骁说。

    “可是……”

    “半小时,半小时就走,就当洗个澡,节约家里的水费。”

    周乔语噎,能不能再信他一次,毕竟,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太不靠谱。

    游泳池在公馆一楼,被陈清禾包了场,这装修搞得贵到不要脸。

    周乔看不上这帮二货,坐得远远的,拿出手机看起了《国际会计准则》。看了两段概念,她抬头瞄了一眼,咦,陆草包没下水?

    陆悍骁换好了泳裤,一个人站在深水区的边上,和泳池中央的哥们儿格格不入。

    他在干吗?泡脚?

    周乔不解,就听到陈清禾的男中音,“悍骁,游来啊!这边的水花有点小,需要你来浪一下。”

    陆悍骁神色不定,看起来心事重重。

    陈清禾吹口哨:“你上回不是学会游泳了吗?这要多练习,游几回就熟了。”

    戳到短处,陆悍骁当场跟他翻脸,“浪你的,少废话。”

    隔得远,周乔没太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但陆悍骁,好像开始行动了。

    只见他提气收腹,一用劲儿,肌理曲线拉伸得流畅爽利。泳裤虽然是黑色,不过从侧面看,臀是臀,腿是腿,不带一丝拖拉的赘肉。

    这关注点,有点过分了。

    周乔压下心思,默默移开眼,低头看概念。

    泳池里的陆悍骁表情凝重,深吸一口气,然后蹲进水里,再匍匐前进,往深一点儿的地方走。

    “3、2、1。”

    他心里倒数,鼓起浑身勇气,以一个相当难看的姿势把自己砸进了水里。

    手怎么动来着?对,打人的姿势。

    脚怎么蹬来着?想起来了,脚踏单车。

    池水瞬间包裹全身,好紧张!

    陆悍骁使劲儿回忆,在水里要淡定,不要惧怕,找到一种感觉就对了。

    什么感觉?

    打飞机时候的感觉。

    “操!”刚把自己放松,人就往水里沉,陆悍骁吃了一嘴水,呼吸紊乱,动作失衡,他手忙脚乱地想站起来,但已经被浮力左右,根本没法淡定。

    “日!”陆悍骁疯狂扑水,章法大乱,“老子不会游泳!!”

    陈清禾那帮小牲口,在游乐区离得远,还打起了水中排球,压根没注意到尬水王子陆悍骁。

    头一个发现不对劲的是周乔。她随意瞄了眼,就看到陆悍骁在水里发癫。

    “天。”反应过来,周乔丢下手机就往泳池边跑。

    他不会游泳!

    周乔边跑边喊,动作迅速。陈清禾闻见响声,一个个也都惊呆了,“靠,悍骁落水了!”

    他们也开始朝这边游来,但离得最近的还是周乔。

    周乔跑到池边,几乎毫不犹豫地伸手,跃脚,动作一气呵成相当漂亮,“噗通”一声扎进水里。

    游近了,但周乔娇小,扯不动陆悍骁的精健肌肉,她索性没入池底,抱住陆悍骁的腰,用力往上推。

    陆悍骁都他妈快疯了,软软的手缠着他,肚脐眼怪痒的。

    “别乱动!”周乔钻出水面,手从他腋下穿插而过,从背后把人抱住。

    陆悍骁惊魂未定,下意识地搂紧“浮木”。

    “哎呦。”周乔拧眉,“别把我脖子勒得这么紧。”

    想得美。

    好害怕,好惶恐,老子就是不撒手。

    陆悍骁没有安全感,紧紧贴着周乔这位貌美的救生圈。

    周乔没办法,也不想废话,张开嘴,低头就往他手臂上咬。

    陆悍骁痛得嗷嗷叫,可就是不听话。

    周乔急了,“松开!”

    “不松就不松,老子怕水。”

    “松不松!”比刚才更加厉声。

    陆草包猛烈摇头。

    “……”周乔没被淹死,也会被他勒死,她沉心静气,软了语气,“放心,我不会丢下你。”

    陆悍骁听到这句话后,眼皮一颤。

    “真的,我保证。”周乔说:“不让你溺水,相信我。”

    她眸光很亮,比水珠更亮。

    两人挨得比打牌时还要近,这一刹那,陆悍骁在她眼睛里看到了迷宫。

    如烟似幻的感觉稍纵即逝,但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放开了。周乔得以顺畅呼吸,言出必行,手移到他腰上,紧紧地环住。

    带着他游了两米,周乔的手始终很紧。

    “好了。”带到浅水区,她欲松手。

    “别别别!”陆悍骁瞬间紧张,主动握紧她的手心,五指穿越而过,十指就这么紧紧地扣住。

    “……”周乔默了两秒,说:“你站起来。”

    “我不!”

    “你站一下。”

    “我就不!”

    周乔失了耐心,“这里水深一米,还淹不了你的腰!”

    陆悍骁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双脚着地,一个挺身而出——

    嗯!乔妹没骗人。

    “悍骁你没事吧!”陈清禾大呼小叫,终于游了过来。

    一群人众星捧月,关爱溺水草包。周乔没停留,默默地上了岸。

    陆悍骁目光跟着她飞,女生浸过水的衣服贴紧身体,曲线柔和十分纤细。他刚才泡过水的大脑,十分可耻地劈了个叉,往不该想的地方流连忘返。

    被周乔抱过的腰,发烫的感觉竟然愈发强烈了。

    陈清禾:“怎么回事啊你,教了百来遍还学不会游泳?呛水了没?躺着躺着。”

    陆悍骁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干吗?”

    “给你人工呼吸啊。”

    “滚蛋。”陆悍骁一脚踹过去,“别挡道。”

    周乔的身影已经快到门口,陆悍骁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乔妹。”

    周乔没回头,松开了湿透的头发。

    陆悍骁递来一块大浴巾,“赶紧披着,我们现在回去换衣服,可别感冒了。”

    周乔接过,“嗯。”

    “今天的事情真是谢谢你。我吧,就是腿抽筋了。”陆悍骁解释。

    周乔专注擦湿发。

    啧,给点回应啊妹妹。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周乔声音淡。

    “马上。”陆悍骁也没再胡扯,笑道,“你游泳还挺厉害。”

    “我小时候就会了。”边说,两个人边往外走。

    “不过,今天还是挺开眼界的。”周乔弯了嘴,“第一次见识到,怕被一米深的水淹死的人。”

    陆悍骁:“……”

    这位女孩,你真的是相当的坏啊。

    周乔背对着,也能想象身后男人吃瘪的表情,嘴角的弧度笑得更深了。

    陆悍骁把车开来,两个人湿漉漉地回公寓。

    主要是救命之恩太容易提升好感度,车上,陆悍骁对这位淡定妹开始热情起来。

    “你学的什么专业?”

    “金融。”

    “呵,咱俩同行啊。”陆悍骁问道:“考研也是这个专业?”

    “对,还不知道考不考的上。”

    “斗地主那么厉害,可见精算能力和逻辑思维很不错。”

    周乔轻轻靠着车垫,说:“我有点偏科,概念性的学科我不太行。”

    陆悍骁一脚急刹,总算逮着机会了,“这个我最在行!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还有中国上下五千年,不是吹牛逼,我真能倒背如流。”

    “……”

    面对草包,哪怕他再帅,周乔也觉得心很累。

    就知道她不信,陆悍骁清了清嗓子,“抽一个,我背给你听。”

    懒得废话,周乔敷衍地问:“边际效用递减规律。”

    原本以为他又要开始瞎掰胡扯的表演,但……

    “在商品消费数量不变的前提下,”陆悍骁朗朗上口,声音沉而缓,“……效用的增加量有递减的趋势。如果你还不明白,我可以给你画个线性图。”

    周乔有点懵。

    陆悍骁两手搭在方向盘上,有下没下地敲,“高中起我就去国外了,本硕读的也是金融。”

    周乔一顿,侧过头,抬眼看着他。

    “怎么?有点崇拜了吧?”陆悍骁挑眉,眼角斜飞的时候,有浅浅的褶纹。

    也不知怎的,他的良心开了光,突然说:

    “乔妹,以后我给你补课吧,教你写作业怎么样?”

    周乔:“……”

    “读书时候成绩拿第一,开公司也年年盈利,就是斗地主老输。”陆悍骁纳闷的唠唠叨叨,“邪门,改天去拜拜大佛驱驱邪。”

    周乔心想,还用得着佛祖保佑么?就您这画风往门口一站,可震十里妖孽,护八方平安。

    就在陆悍骁的形象快要拉回正轨之时,他又开始本性流露,吹了声口哨扯起淡来。

    “乔妹,你多大?”

    “二十二。”

    “好样的。”

    “???”

    陆悍骁感叹道:“等我给你补补课不再偏科,你这个水平就可以说是,祖国的花朵了。”

    周乔:“……”

    呵,花朵听了想打人。

    作者有话要说:  别再问我为什么沉迷长到一米七。

    因为一米六八的书记,真的霸道不起来。

    再问自杀。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