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花朵听了想打人
    没给周乔反驳的机会,陆悍骁一把推开包间门。

    燥热的气氛扑面而来。

    “没了悍骁,整体牌技都提升了。”陈清禾喜色满脸,“王炸!”

    陆悍骁敲了敲门板,“我怎么会和你这么个臭不要脸的人当兄弟。”

    “嘿!来了?”陈清禾眼尖,“哟哟哟,还带了个妹妹呢。”

    “去去去。”陆悍骁挡住周乔前面,边说边走,却发现她没跟来。

    周乔站在原地,脸上写着,不是很想帮你斗地主。

    “乔妹。”陆悍骁退回去,压低声音,“待会我请你吃宵夜。”

    周乔没吭声。

    “再请你坐豪车。”他声音更低了,“我新买的路虎哦,还是黑色的。”

    “……”

    “来不来啊悍骁,农夫山泉都给你准备好了。”陈清禾在催了。

    “就你人丑还话多,等着。”陆悍骁回头,不耐烦道。

    形势有点紧急,他刚准备再劝说。

    周乔突然开口,“宵夜豪车吃大鹅,外加生吞不锈钢,成么?”

    哇塞,够可以啊。

    陆悍骁笑出声,“行行行!”

    周乔望着他雀跃的背影,后知后觉的懊恼——

    啧,干吗要答应他。

    “闪开。”陆悍骁斗志昂扬,踢了一脚挡道的朋友,“从这分钟起,我让你们见识,什么叫赌神。”

    周乔:“……”

    可不可以反悔?

    “这位是我陆家的乔妹,她来打,输了,农夫山泉由我喝。”陆悍骁这底气莫名坚硬,“洗牌。”

    周乔皱眉,轻轻拉了拉他腰间的衣料,“农夫山泉?”

    “对,我们打牌从不玩钱,就喝水,不许上洗手间。”

    “……”

    周乔真的很想塞他一嘴枸杞。

    陆悍骁生怕她反悔,使了一招扭腰甩胯,周乔的手还拉着他的衣服没来得及松开,就这么被腰力扯到了牌桌前。

    “悍骁的妹妹,就是我们大家的妹妹,来,为了兄妹相认,让我们来斗个地主。”

    陈清禾说话就像溜溜球,周乔心想,两个稀有物种凑一个房间,也算开眼界了。

    敛了敛神,牌局开始。

    谁有黑桃三谁当地主,周乔占得先机。

    陆悍骁搬了个小板凳坐身后,一看她牌,大事不妙。

    顺子缺一个数,最大的对子是咪咪,还没王炸。

    “先出对子。”陆悍骁小声指挥。

    周乔拿着牌,被黑色牌底一衬,手指好像会发亮。她没犹豫,打出一张单牌。

    “收不回的收不回的。完了完了。”陆悍骁两眼一黑。

    “又不是回收废品。”周乔音淡,等着一轮压牌出完,陈清禾又打了单。

    这一次,周乔直接拆了手上最大的对q,没给他们过牌的机会。由于牌大,对手没敢顶,发牌权又回到周乔手里。

    接下来的思路就很清晰了,周乔把对子全拆,出单,一张张地过掉小牌,局势喜人。

    陆悍骁体内有一股躁躁的激动,“乔妹,我知道,你这叫逆向发散思维吧!”

    周乔蹙眉,什么鬼。

    “就是反其道而行,不过结果都是替天行道。”陆悍骁得意,“陈老板,您请喝水!”

    周乔很会算牌,出个两轮,就大概知道是什么套路。除了中间输了一盘,她就没有失过手。

    陆悍骁可能是太热爱学习了,小板凳一寸寸地往里挪,待周乔察觉,两个人已经离得相当近了。

    她稍稍侧头,刚想说话提醒,陆悍骁恰巧伸过脖颈,“还有个二王没出啊。”

    于是,两个人的呼吸轻轻地搅在一起。

    这姿势,又近,又热,又发光。

    还有,周乔的睫毛怎么这么长密翘?陆悍骁突然鬼迷心窍,很想伸手去摸一下,看看材质软不软。

    “……”周乔十分嫌弃地甩过头,马尾辫毫不留情地打了陆悍骁的脸。

    卧槽,疼。

    陆悍骁忍着不能喊出口,恨恨地望着她后脑勺上的黑长直。

    哎?

    疼是疼,不过还挺香。

    周乔又碾压了几盘,陈清禾他们终于扛不住了,捂着胃说:“不玩了,肚子胀死了,要生了。”

    大仇雪恨今日终得报,爽!

    陆悍骁惬意地翘起二郎腿,悠哉地叼着一根烟,“早跟你说了,少嘲讽我的牌技,我陆悍骁动起真格来,让男人生孩子。”

    周乔:“……”

    您还没拿到奥斯卡小金人呢?

    “嘘。”陆悍骁感受到了来自学霸的鄙视,压低声音讨好道:“好人帮到底。”

    呵呵,帮你吹牛皮。

    周乔内心一声叹气,这位哥哥实在是,太邪门了。

    陈清禾重回大众视野,一身轻后又开始躁动,“打牌我输了,请大家去游泳。”

    周乔眼皮一跳,大晚上的,游什么泳?

    她虽然没说话,但表情细节十分生动形象地写了四个字,智商堪忧。

    陆悍骁把她的变化一个不落地看在眼里,他没忍住,微弯嘴角,逗趣之心乍起。于是懒洋洋地回应,“好啊。”

    好你个鹅哦。

    周乔又想塞他一嘴的枸杞了。

    “哎,我不是太想……”

    “我就去打个招呼,不游泳。”陆悍骁说。

    “可是……”

    “半小时,半小时就走,就当洗个澡,节约家里的水费。”

    周乔语噎,能不能再信他一次,毕竟,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太不靠谱。

    游泳池在公馆一楼,被陈清禾包了场,这装修搞得贵到不要脸。

    周乔看不上这帮二货,坐得远远的,拿出手机看起了《国际会计准则》。看了两段概念,她抬头瞄了一眼,咦,陆草包没下水?

    陆悍骁换好了泳裤,一个人站在深水区的边上,和泳池中央的哥们儿格格不入。

    他在干吗?泡脚?

    周乔不解,就听到陈清禾的男中音,“悍骁,游来啊!这边的水花有点小,需要你来浪一下。”

    陆悍骁神色不定,看起来心事重重。

    陈清禾吹口哨:“你上回不是学会游泳了吗?这要多练习,游几回就熟了。”

    戳到短处,陆悍骁当场跟他翻脸,“浪你的,少废话。”

    隔得远,周乔没太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但陆悍骁,好像开始行动了。

    只见他提气收腹,一用劲儿,肌理曲线拉伸得流畅爽利。泳裤虽然是黑色,不过从侧面看,臀是臀,腿是腿,不带一丝拖拉的赘肉。

    这关注点,有点过分了。

    周乔压下心思,默默移开眼,低头看概念。

    泳池里的陆悍骁表情凝重,深吸一口气,然后蹲进水里,再匍匐前进,往深一点儿的地方走。

    “3、2、1。”

    他心里倒数,鼓起浑身勇气,以一个相当难看的姿势把自己砸进了水里。

    手怎么动来着?对,打人的姿势。

    脚怎么蹬来着?想起来了,脚踏单车。

    池水瞬间包裹全身,好紧张!

    陆悍骁使劲儿回忆,在水里要淡定,不要惧怕,找到一种感觉就对了。

    什么感觉?

    打飞机时候的感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