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亲戚的女孩儿
    “在陆家,一定要听陆老爷子的话。”

    再拐两个弯就快到了,金小玉第三遍交待。

    她打开手包,拿出两千块钱,“我身上现金就这些,缺钱了,你就问周正安要。”

    周乔应了一声,接过。

    提起那个名字,金小玉就有点儿着火,周乔赶紧递过一颗糖,“妈,水蜜桃味的。”

    金小玉手一摆,看了眼窗外,“到了。”

    市委大门是翻新过的,高耸方正。站岗的执警核实好身份,敬了个标准的手礼,车辆放行。

    开过两圈绿化带,车停在一排红墙小洋房前边。

    这是周乔第一次踏进陆家。

    她端坐在短沙发上,眼睛老老实实地垂着,也不到处乱瞄。

    一边的金小玉向陆老太太卖惨,把她的坎坷婚姻说成了年度恐怖大片。声泪俱下,感情到位。

    听得陆老太也入了戏,跟着一块长吁短叹,“正安对你真是做过分了。”

    金小玉又是一番如同贺岁档般的热烈控诉,“何止是过分,我实在是没办法和他过下去了,所以才——”说到此处,她哽咽得无法继续。

    陆老太连番点头,心疼道:“你就放心去美国,把事情处理好,小乔我来照顾,你不用牵挂。”

    也抽泣了会儿,金小玉抹了两把眼睛,捡着话趁热打铁,“那就谢谢干爸干妈了——小乔。”

    周乔抬起头。

    陆老太坐过去,笑眯着握起她的手。

    “我听你妈妈说,你成绩老灵了,考研究生,辛不辛苦啊?”

    周乔诚实地点头,“辛苦。”

    陆老太拍拍她的手背,“你乖,到这里来,有什么想吃的,想玩的,就跟奶奶说。”

    周乔没应声,目光垂落老太太的手腕,一只碧绿玉镯歪着。

    她伸出手,轻轻将镯子扶正,这才开口,“奶奶,那就打扰了。”

    上了年纪,对这种乖模样儿孩子简直无法抵抗。

    陆老太越看越喜欢。

    就这样,金小玉当晚便上了航班,杀去美国手撕狐狸精和奸夫争家产。

    而周乔,也算正式地寄宿在了陆家。

    只是……

    “你学校在洋槐区,离这里太远。”陆老太忧心道,“来回跑费时间,会耽误复习。”

    周乔那句没关系刚到舌尖,陆老爷子逗鸟归来,边进屋边说:“陆悍骁不是住在那边吗?”

    陆老太哎呀一声,“对对,我给忘了。”

    老两口说着,可周乔对此人有点迷茫。

    “他是我孙子,皮有些厚。”陆老太看她表情,一言难尽地摇了摇头,“但是人还是挺有本事的。”

    陆老爷子冷哼一声,不留情面,“兔崽子就是一草包。”

    陆老太:“他那个地方好,离学校近,我让齐阿姨跟着去做做饭,小乔啊,你看这样行不行?”

    周乔想了想,“陆……”她一时没记住名字,差点说成陆草包。

    话到嘴边赶紧刹车,转声问:“会不会吵到他?”

    陆老爷子想整这个草包很久了,于是手一指,“打!”

    周乔心一惊,隔空打草包?

    陆老爷子缓过咳嗽的劲儿,说:“给他打电话!”

    ———

    “斗地主,输了的吹一瓶水,不许上厕所!”饭局上已经喝了一圈酒,包厢里的陆悍骁眼角微红,灵魂都玩嗨了。

    有人递过杯子,陆悍骁一把拦开,“居心叵测,别想灌我!”

    他又嫌热,单手解开衣领扣,手指停在牌上一划,“一对肉丸,要不起的给我喝水。”

    一对肉丸?

    同伴侧眼一看,那是一对q!

    陆悍骁手里拿着牌,“诶我说,你这什么眼神呐,我没说一对咪咪算有素质了。”

    “……”

    看他一副流氓样。得。同伴也识相不说话了。

    颜值小霸主,说啥都有理。

    一番出牌对局后——

    “我靠,你还有个大王在手上,刚才怎么不顶我的牌,人丑就算了,还这么阴险就不好了吧?!”

    陆悍骁叼着烟,眉头皱成一团,连输第六把。

    他的手边已经倒了五个矿泉水瓶,肚子都快成水库,还不能犯规去洗手间嘘嘘。

    肾都被憋大了。

    陈清禾这个臭不要脸的,还在一边使劲儿催,“陆霸王,我特意给你买的农夫山泉,都说它有点甜。”

    陆悍骁一个空瓶怒砸过去,“甜你个蛋。”

    陈清禾侧头躲开,眼明手快奉上一瓶水,“来来来,瓶盖已经拧开,喝,给我喝!”

    陆悍骁闭眼,仰头,咕噜咕噜表情痛苦地豪饮。

    一帮玩的哥们儿喝彩鼓掌,“今天悍骁最水润。”

    “农夫山泉来一下,需要交点费。”

    “你这牌技,撑起我市一片天啊。”

    陆悍骁心里苦,喝完压了几秒,才制止住喷水的冲动,“都给我闭嘴!”

    牌局继续,有输有赢,一地的矿泉水瓶横尸。

    有人看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