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屎粑粑味的骗子
    购买v章比例不足, 即显示防盗章节,正文内容48小时替换。  “不用做我的。”陆悍骁对周乔抬了抬下巴, “给她吧。”

    “我也不吃。”周乔准备回卧室。

    齐阿姨边收拾东西边问:“小乔,你明天是不是要去学校啊?”

    “嗯,之前学校的系主任给我联系了一位老师,明天去他那拿几本书。”周乔说道。

    “哦,你知道怎么走吗?”齐阿姨操心问。

    “我查好了路线, 坐703路很方便。”

    一旁的陆悍骁听完全程没有吭声。在周乔经过身边的时候, 他突然说:“鞋柜抽屉里有门钥匙,你拿一串, 免得回来没人给你开门。”

    周乔说了声好, 便进去了。

    陆悍骁问:“齐阿姨,这是哪个亲戚家的?我怎么没一点印象?”

    “金小玉的闺女。”

    “金小玉是谁?”

    “哦,老爷子的干女儿。”齐阿姨说:“家住遥省,你没见过也很正常。”

    陆悍骁在脑子里搜刮一番无果,问:“老头儿还挺时髦。她妈妈干什么去了?”

    “去美国处理家事。”齐阿姨说:“两口子闹离婚, 可折腾。”

    陆悍骁听后抬眼,“离婚?”

    “对啊,这不,小乔要考研,就拜托老爷子他们照顾, 毕竟这里人生地不熟。”齐阿姨把鹅给捆绑好,然后去洗手,“我给你煮面?”

    “不用, 你早点休息。”陆悍骁回卧室前,顺手给点了一盏精油灯,这一屋子的鹅毛味才算压了下来。

    第二天陆悍骁起的早,出门的时候,正巧碰见等电梯的周乔。

    陆悍骁按了楼层,随口问:“去学校?”

    “对。”

    “知道怎么去?”

    “知道。”

    先到一楼,周乔出电梯,从小区走出去路程不短,费了不少时间。和教授约好九点,公交车等了十分钟迟迟不来,周乔有点急了。

    好不容易来了辆703路,却是满车的人。

    司机在里头叫嚷:“满了满了!等下趟不要再上了!”

    周乔没放弃,两手掰着车门,硬是不撒开,“还可以再上一个的!”

    马路上车来车往。

    遇红灯,路虎车里,陆悍骁滑下车窗叼烟,刚准备点火,就看到不远处的人车大战。

    他看实在了,“哟,那不是周乔吗?”

    又欣赏了一会,陆悍骁感叹道:“真是顽强女孩儿啊。”

    周乔被挤得已经面露痛色,手指都抠出了红印,一只脚踏上去,另只脚踩地,姿势就跟玩滑板车一样。

    公交车有开动的架势。

    “等,等等!我还没上来呢!”

    周乔急的,刚准备再发力,肩膀一紧,就被人拨开。

    “哎!”她回头一看,竟然是陆悍骁。

    他眉头微皱,严肃批评:“你的动作很危险,跟一公交车较什么劲?”

    “我……”

    “它是车界的扛把子,我都不敢跟它撞,你在表演最后的倔强?”

    天,草包话真多。

    “我要迟到了。”周乔迈步准备拦出租。

    陆悍骁用墨镜点了下她肩膀,“行了行了,这个点没车。”他不假思索,“我送你。”

    周乔愣了下。

    “快点,我车停路边是违章。”

    “哦。”周乔快步跟上去,望着陆悍骁的背影,心想,昨晚的枸杞真是立竿见影,不仅补脑,还能补良心。

    复大离这儿三站路,陆悍骁把人送到校门口后,也没马上离开。他掏出手机,对着学校拍了个照,然后往朋友圈发了条动态。

    [没文化的某些人,我就不点名是陈清禾了,请对着这张照片虔诚地磕个头,下辈子或许还能背几首古诗。]

    发完后,他哈哈哈哈哈,心满意足地转动方向盘。

    ———

    下午五点,周乔回公寓,进门就闻见了肉香。

    齐阿姨在厨房身姿矫健,自信非凡,“小乔,今晚吃炖大鹅!”

    周乔换好鞋走过去,砂钵里的鹅兄已入味,小火慢炖体香四溢。

    “来来来,你先喝碗汤。”

    “我自己来。”

    周乔主动拿碗勺,边盛边听到齐阿姨说:“哎呀,这个悍骁啊,又不回来吃晚饭,外面的油水不干净,伤了胃就会影响肝,肝不好,肺也受损,俗话说,心肺一家亲,最后可是会影响心脏的呀。”

    这寥寥数语,就把人体循环了个遍,相里个当的厉害。

    中老年特有的唠叨画风,周乔没敢说,她其实很爱听。

    笑了笑,道:“那您给他留一份,当宵夜也行。”

    “不不不,”齐阿姨指着鹅兄,“放久了就没那个味儿了。这样吧,现在还早,我去给他送。”

    周乔点点头,“那您吃了饭再去吧。”

    惦记着事,齐阿姨吃饭速度像台风,完了之后拿出纸笔,“这是他应酬的地址,陆老太给的情报。小乔你上网给查查,我画个地图寻着去。”

    还会画地图?

    齐阿姨您的技能真是孔雀开屏呢。

    那地方不远不近,周乔递去手机,齐阿姨戴上老花镜,画个圆饼代表转弯,画个叉叉代表十字路口。

    一路下来,三个圆饼,两个叉,好危险。

    周乔不放心了,放下碗筷,“非得送吗?”

    “当然啊,跟你说个秘密。”齐阿姨一脸神秘,“我们骁骁啊,是早产儿,他爸那时候已经是县公安局局长,他妈妈也刚升主任,这不,劳累过度就早产了。”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难怪要吃枸杞。

    周乔眨眨眼,“那,早产多久?”

    “三天。”

    “……”

    这一家子都是魔幻基因,周乔敛神,说:“齐阿姨,我去送吧。”

    “!!!”巴不得哟。齐阿姨老花镜一摘,“存一下悍骁的电话,158xxx”

    周乔:“……”

    ———

    绯色公馆。

    小陆总的标配包厢,唱歌的唱歌,打牌的打牌,十分不务正业。

    “我日,又输。”陆悍骁叼着烟,把牌一甩,连惨三把。

    “服务员,再搬一箱农夫山泉。”陈清禾吆喝嗓子,“各位安静一下,下面有请我们陆总,为大家表演一个生吞水瓶。”

    陆悍骁气郁难平,拧开盖,仰头咕噜噜。

    瞬间,口哨与掌声齐飞。

    闹腾完一轮,终于安静。

    陆悍骁和陈清禾坐吧台,聊起天来。

    “那个亲戚家的女孩,怎么样?”

    “不怎么样。”陆悍骁摸出烟盒,叼了一根放嘴里。他混社会混的早,看人还是有点水平。周乔,外表淡,其实是能藏事的主。

    陆悍骁给了个评价,“精着呢。”

    “她惹你了?”

    “你说呢。”

    “也对,她是你家老爷子派过来的侦察机。”

    陆悍骁弹了弹烟灰,哼了一声,“人小鬼大。走,把人叫齐,继续斗地主。”

    刚落音,他手机就响了。

    陆悍骁接通,“哪位啊。”顿了下,“呃,周乔?”

    周乔站在门口,天还没黑透,霓虹灯就闪烁招摇起来。

    她盯着气派的公馆,举着手机,“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我有……”

    “等等。”陆悍骁打断,有点纳闷,“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是老爷子告诉你的?”

    这话也没错,周乔应声,“对,我就是来……”

    “你就是来当侦察机的吧?”陆悍骁调侃道,“杀个措手不及,看看我在干什么,再跟老陆汇报是不是?”

    这阴阳怪气的态度。

    周乔依旧轻言细声,但语气也降了温,“东西我送到了,你不要我就丢了。”

    东西?

    什么东西?

    陆悍骁心静了些,几秒没说话,那头便挂断了电话。

    他表情沉默,然后站起身往外走。

    陈清禾直嚷:“还打不打牌了,去哪呢?”

    陆悍骁头也不回,“打。”

    走出来,隔着大门玻璃,陆悍骁一眼就看到了周乔。

    他加快脚步跑过去,“哎哎哎,等一下。”

    周乔转过身,对上他的眼睛。

    又是这种眼神,陆悍骁莫名心虚,他垂眸,盯住了她手上的保温瓶。

    “齐阿姨炖了鹅,说给你补补,特意让我送来的。”周乔声音淡,态度也淡,手轻轻伸过来,“给。东西带到了,吃不吃是你的事。”

    受了委屈声音还这么软,真要命。

    联想起昨晚的误会,陆悍骁的愧疚感可以说是,触及到了灵魂的层面。

    他当机立断,开口就是一个道歉,“那个,乔妹,对不住了。”

    周乔被他这突如其来的称呼,弄得有点想笑。

    憋住,继续高冷,“没关系,昨晚已经习惯了。”

    “别啊。”陆悍骁一听就不乐意,“仅凭一天一夜的往事,可不能以偏概全我的优良人品!”

    “……”能让周乔语塞的人,真的不多。

    “我吧,除了喜欢交朋友爱热闹,也没什么致命的缺点。”

    周乔:“??”

    那恐怕不止吧。

    陆悍骁啧了声,“你这眼神,有点伤人啊,好吧,再加一个爱贫嘴。”

    周乔高冷了几秒,终于憋不住,有笑意拂面。

    笑了笑了,陆悍骁趁热打铁赶紧哄,“这保温瓶不锈钢的吧?隔着钢板都能闻见鹅香,齐阿姨这手艺登峰造极了我靠,我话就撂这了——”

    周乔抬眼看他,等他继续表演。

    “这汤,这肉,这鹅骨头,别想我吐掉!”

    有这草包演技,您怎么不去拿奥斯卡小金人呢。

    周乔彻彻底底地笑了出来。

    陆悍骁松气,笑了就好,笑了就好。

    周乔眉眼微弯的样子,很漂亮。她把保温杯递过去,“那我走了。”

    “别别别。”陆悍骁拦住,“我送你,大晚上坐车不方便。”

    周乔刚想拒绝。

    “哥我现场直播吃鹅,这个机会你别浪费。”

    “……”

    陆悍骁率先迈大步,留了个帅逼背影,“加戏了,再表演一个生吃不锈钢保温碗。”

    “噗。”周乔笑开了眼,真是盛情难却啊。

    感觉到身后的动静,是女人特有的轻巧脚步声。

    陆悍骁背对着,勾起嘴角,心情美滋滋。

    陈清禾你这个没文化的,待会,不把你输成海绵宝宝,我跟周乔姓!

    进公馆,过走廊,在包间门口停住。

    陆悍骁转过身,“乔妹。”

    周乔抬眼,“嗯?”

    “你数学厉害么?”

    “一般。”周乔想了想,说:“毕业时,我们系的第二名。”

    “……”

    “怎么?”

    陆悍骁露出一个无公害的纯净微笑,“帮哥一个忙。”

    “什么忙?”

    “帮我打个牌。”

    “……”

    “斗地主。”

    陆悍骁开车直接回公寓,周乔终于忍不住问:“你不去医院了?”

    “那里又没有我师兄,才不去。”

    “你没办出院,药也没拿。”

    “没关系的,死不了。”

    “……”

    周乔听得也不乐意了,小声道:“爱死不死。”

    陆悍骁吹着口哨,“不死就不死。”

    到家,齐阿姨又不知道去哪里野了,厨房里还煲着汤,陆悍骁一闻就知道是猪的大腿骨头。

    他在厨房站了半天,偷瞄客厅里的周乔,怎么回事儿啊,又不理人了,这空空大房间,没人说话怪寂寞的。

    陆悍骁脑子里尽是些馊主意,他跑到灶边,找了个勺子当道具,然后叽里呱啦开始嚷嚷,“哎呦我的妈!”

    没动静?

    提高声音,“妈的哎哟喂!”

    客厅里收拾东西的周乔,动作暂停,无可奈何地瞥了眼厨房。犹豫半天,她还是放下东西,决定去看看又闹出了什么幺蛾子。

    脚步声,好样的!陆悍骁为求被烫效果逼真,决定揭开锅盖儿来点仙气。

    手一伸,“卧槽!烫!”

    陆悍骁赶紧丢掉,锅盖掉到地上“嘶啦”一声碎成了三瓣。

    周乔已经走了过来,对着一地碎渣陷入沉思,然后抬起头望着他。

    陆悍骁嘴角微颤,伸出食指,刚想说,“骨折了。”

    这时,客厅响起动静,是推门的声音。

    齐阿姨欢快地直叫唤,“今天这块五花肉可肥美了,我们家悍骁吃了之后可以长到一米九八。这只母鸡也挺结实,我们乔乔吃个鸡腿儿,一定活蹦乱跳。”

    瞧见鞋柜里的鞋子,就知道两人在家,齐阿姨边喊边往厨房来,“悍骁,乔乔,你们在家呐?”

    那个“呐”字活生生地在喉咙眼里来了个急刹车,齐阿姨看着一地的碎瓷片,怒气冲天,“我的盖!”

    陆悍骁两手一举,投降状,“是我的错,我赔。”

    齐阿姨心疼死了,“这是我上回在超市抢购的,特价九块九。”

    “……”陆悍骁眼角抽搐,“那还挺贵的。”

    齐阿姨嫌弃地说:“本想给你补补钙,你却摔烂我的盖儿。”

    陆悍骁:“对不起让您受伤害,以后一定表现乖。”

    周乔:“……”

    齐阿姨痛心疾首地挥手,“出去出去,看到你广场舞都不想跳了。”

    陆悍骁默不作声地退到客厅,一连串不顺心下来,心情不太好。

    周乔望着他的背影,想笑又笑不出。

    陆悍骁突然转身,“老看我干什么?还看就收费了啊,别仗着我们熟,就这么占便宜。我现在可是要去洗澡的人,再看自杀。”

    周乔眨眨眼,被他绕得云里雾里。

    陆悍骁傲娇地关上卧室门,又吹起了《爱你一万年》。

    周乔站在原地,对着门板失笑,也不知着了什么魔,竟跟着他一起,轻轻哼起了同样的曲儿。

    “乔乔。”齐阿姨突然喊她。

    “啊?在。”周乔如梦醒,像做了坏事被抓包一样心乱跳。

    “我出去买点葱蒜,待会回来。”齐阿姨说:“顺便去超市看看,还有没有九块九的锅盖。”

    “要我陪你一起吗?”

    “不用了,家里留个人吧,悍骁病着呢,我怕他想不开自杀。”

    “……”

    齐阿姨,您这脑洞也是很璀璨。

    人走后,周乔也准备回房看书,刚坐到桌边,敲门声响。

    齐阿姨忘记拿东西了?

    周乔快步去开门,结果,门口站着的是身穿红色制服的快递小哥。

    “请问陆悍骁先生在家吗?有一份快递需要他签收。”

    周乔说:“他在洗澡。”

    “哇哦。”快递小哥的叫声很婉转,一副“我懂了”的表情。

    等等,你瞎几把抖什么机灵。

    “那麻烦您帮他签收一下可以吗?”

    一个中号纸箱,掂起来还有点重量。

    周乔签收后,抱着纸箱进屋,又过了半小时,算算也该洗完澡了,可他屋里怎么没一点儿动静?

    周乔翻着单词,时不时地瞄客厅,想起齐阿姨临走前的嘱咐,越想越慌。

    她终于忍不住了,走到陆悍骁卧室门口。

    “咚咚咚。”

    三下连击,力透门板。

    随着门“嘎吱”一声解锁,心也跟着落了地。

    陆悍骁刚刚焚香沐浴完,一脸湿,头发还在滴水,“怎么了?”

    周乔说:“齐阿姨出去了。”

    “哦。”所以呢?

    “她走前交代我,要我看着你。”

    陆悍骁理所当然地点头,“没毛病,毕竟长得帅,多看几眼是你天大的福气。”

    周乔平静地说:“你想多了,齐阿姨是怕你自杀。”

    陆悍骁:“……”

    周乔忍住笑,“外面有你的快递,我帮忙签收了,就放在桌子上。”

    “这么快就到了。”陆悍骁瞬间精神,抓起周乔的胳膊,“来来来,我是买给你的!”

    周乔纳闷极了,“买给我的?”

    纸箱方方正正,签条上备注的是书。

    “等等,我先上网给个五分好评。”陆悍骁拿出手机,操作可熟练。

    周乔费解,“你平时还网购?”

    陆悍骁边评价边说:“刚送快递上门的,是不是皮肤黑,眼睛小,一对招风耳?”

    周乔回想一下,嗯,描述十分到位。

    “他母亲五十大寿时,我还给了份红包呢。”陆悍骁说:“这些年帮我送过快递的,五个结了婚,三个生了孩子,就剩他是单身了,我俩婚姻状况特别像,所以给他多一点宠爱。”

    说话的工夫,快递已经被拆开。

    周乔一看,人都傻了。

    陆悍骁把书拿出来,一本本摊开,自豪地说:“就你这水平,不多做几套模拟试题真是可惜了。”

    《十年研考》

    《历年真题》

    陆悍骁抬高下巴,抖了抖书说:“以后每天写一页,红笔我都准备好,就等着给你打分儿。”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