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心理辅导陆老师
    购买v章比例不足, 即显示防盗章节, 正文内容48小时替换。  喂,为人师表啊老同志。

    陆悍骁笑脸走到周乔身边,“这书本够重的, 来, 我帮你。”然后压低声音, “这可是个跟你男神打麻将的机会,悠着点,别让老头儿输的太难看。”

    周乔心想, 你这空穴来风的自信, 真的很莫名。

    三个人驱车赶往草包根据地。

    在车上听闲聊,周乔才知道,原来陆悍骁在国外念书的时候,就跟过李教授做课题,也算是他的得意门生了。

    陆悍骁没有拿这件事进行炫耀,很不符合他的人设。

    可见, 他是真的不太喜欢读书。

    晚餐吃的是湘菜, 辣的李教授嘴巴周围一圈红。

    陆悍骁把节目排得满满当当,“师傅,待会打麻将,咱们还按老规矩,你看行吗?”

    “行,不吃牌。”李教授问:“人够么?”

    “够,我的两个哥们已经等在那了。都是钱多人傻型, 对了,把您的包给清清空,用来装钱。”

    后座的周乔,被晚风吹得头发微荡,不可抑制地抿嘴笑。

    钱多人傻?当真是物以类聚啊。

    到了公馆,陆悍骁领路,推开包厢门一声嚷——

    “里面的人,麻烦出来接个驾!”

    李教授笑容堆满脸,被哄得身心舒坦。

    “驾你行么,绕场三圈。”最先回应的是一道字正腔圆的男中音,贺燃迎过来,客气地对李教授点了下头,然后瞥了眼周乔,再饶有兴致地望着陆悍骁。

    “别用眼神对我耍流氓。”陆悍骁指着周乔,“我最近兼职家教,这是我的第一届学生。”

    他这臭德行贺燃是知道的,没搭理,而是表情凝重地对周乔说了声,“小姑娘,你受苦了。”

    “操。”陆悍骁最烦他,“今晚让你输的变卖丁字裤!”

    “哦。”贺燃风轻云淡地在他耳边落话,“我今天,没穿内裤。”

    日,骚的一比。

    牌局正式开始,陆悍骁把周乔推向战场,“经受住今夜的考验,跨过去,你就是麻坛小公主了。”

    公主听了想出家。

    周乔轻声,“其实你不必有这么大压力,今晚输了的又不喝农夫山泉。”顶多输点钱。

    陆悍骁当即嗤声,十分骄傲,“只要这座城市的天不塌,地不裂,我陆悍骁就坚持一毛不拔路线,一百年不动摇。”

    他还想继续,“放眼方圆十公里,我陆……”

    话到一半,突然被打断。

    周乔声音淡,“我不会让你输。”

    陆悍骁哑口,她轻飘飘的一句话,也不知怎的,就让自己瞬间泛起鸡皮疙瘩,还是全身型。

    而整场牌局下来,周乔发现,陆悍骁竟然没有贫嘴了。

    他不说话,安静时候的样子,气质淡淡很拿人。

    周乔分了小会神,心想,就这么当一座雕像,赏心悦目的不是很好吗。

    陆悍骁被她的目光打扰,有点不自在地起身倒水,借机躲开。

    玩了两小时麻将,就输陈清禾一个人,让他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智商挖掘机。

    眼见陈清禾就要口吐白沫,陆悍骁救援,“师傅,坐久了会坐骨神经痛,不如咱们转场,去k歌如何?”

    人民的教师,请你拒绝这种歪风邪气!

    而下一秒,周乔就听见李教授嗨呀一声,“好啊!”

    “……”

    这公馆里什么都有,ktv就在楼上。

    周乔去洗手间,陆悍骁一行人先唱了起来。

    得闲,贺燃对他吹了声很坏坏的口哨。

    “靠,发什么骚?”

    贺燃一脸帅逼笑,“这女孩儿谁啊?”

    “亲戚家的,暂时寄宿在我这。”陆悍骁警惕道:“我看你这个思想很有问题,我得告诉简皙。”

    贺燃叼着烟,嘴角斜飞,意有所指地说,“你这亲戚,精得很。”

    “??”

    “打麻将的时候,她克制收敛,本来可以赢的更多。”贺燃弹弹烟灰,挑眉道:“她在讨好你的那位老师。”

    陆悍骁恍然大悟,这年头,美少女不好当啊。

    贺燃拍拍他的肩,“下首你的歌。”

    周乔从洗手间出来,站在门外吹了会风。

    还没到包厢门口,就听到一曲惊雷似的前奏,相当的气势磅礴。

    她推门,被眼前的景象惊住。

    人民的教师一点也不人民了,李教授拿着话筒,踩不准节拍地唱着:“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一曲高歌完,还给自己按了个全场欢呼的系统音效,口哨声掌声真的是相当造作。

    周乔:“……”

    看来是该重新考虑导师人选了。

    而一边的陆悍骁,就差没给教授伴舞,他拿起另一只麦克风,配音道:“给,五百年给您了!”

    周乔看了一会,偏头轻轻笑了起来。

    这个哥哥,很让她开眼界,似乎与身俱来一种开朗特质,十分懂得人际交往投其所好。陆悍骁信奉的应该是大智若愚的人生,所以才活得自我和洒脱。

    周乔抿唇,目光跟着小霸王一路游。

    “教授今天最妩媚,再来一首树上的鸟儿成双对。”陆悍骁两手一抬,“掌声在哪里?”

    李教授又按下系统自带的欢呼特效。

    察觉到周乔的目光,陆悍骁脱缰的思维一收,自觉放下麦克风,安安静静地演起了寂寞如雪。

    一旁的人精贺燃,瞄了瞄他,嗤笑一声,“装逼。”

    陆悍骁一听就炸,“我跟你讲,你不要太嚣张!”

    “嚣张惹你了?”贺燃杠他。

    “你懂什么,我这位亲戚家的女孩儿,她现在可是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迷茫着呢,我这当哥哥的,肯定要以身作则,别把混社会的一套过早展现,花季雨季你懂么你?老男人。”

    贺燃被他绕晕了,佩服道:“老子说一句,你他妈写作文呢?”

    陆悍骁语噎,静下心一想,的确激动过了头。

    k歌结束,把妩媚的李教授送回小区后,车上就剩陆悍骁和周乔。

    车里没开空调,陆悍骁把车窗全部滑下过风。

    周乔坐在副驾,把手伸出窗外,五指张开捕风玩。

    陆悍骁两手搭着方向盘,随意聊,“是不是觉得哥挺幼稚?”

    周乔一顿,什么情况,深夜心灵鸡汤?

    她想了想,“不会。”

    陆悍骁笑了笑,“言不由衷是会被丢下车的哦。”

    那好吧,周乔委婉表达:“是我见识少,不是你的问题。”

    陆悍骁挑眉,“小姑娘还挺会说话。”他轻松地敲着方向盘,解释道:“我们家兄弟姊妹多,大都走的是文化人道路,很规矩,我算是异类,所以我爷爷没少整我。毕业后,自己开了公司,前两年折腾的够呛,这几年也算有点成就。”

    周乔侧耳倾听。

    “说实话,工作压力挺大,早些时候,应酬起来没完没了,个个是大爷,我能把酒喝成农夫山泉,一瓶瓶不带眨眼。”

    陆悍骁笑道,“所以,私人生活,我不想过得太束缚。”

    周乔嗯了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排压方式。挺好的。”

    “老气。”陆悍骁不客气点评。

    恰遇红灯,车身缓停,他撑着太阳穴,懒洋洋地转过头看她,“我说,二十二岁的美少女,跟哥学学,燥起来啊,憋着不难受么?”

    周乔:“……”

    很想一脚踢翻这碗草包鸡汤。

    陆悍骁挑眼,“你现在是不是在心里骂我了?”

    周乔:“……”

    他清了清嗓子,“骂出来,就像这样。”然后,他捏着喉咙,突然地模仿起女声,“陆悍骁你个老男人,可不可以安静点!”

    尖声细气,精髓相当的到位。

    周乔浑身通了电,然后按亮了体内的笑穴开关,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陆悍骁看着她难得的豁然流露,眉眼弯弯,放松恣意。

    “好看。”

    周乔的笑容敛在嘴角,侧过头,看着他。

    两人对视,陆悍骁还是这副不正经的语调,勾着笑,“我说,你笑起来真好看。”

    过了几秒,绿灯亮,陆悍骁看路,吹着口哨转动方向盘。周乔继续看窗外,霓虹还是那么亮,夜风劲儿不减。

    但她的手心,却莫名发了热。

    ———

    半小时后回到公寓。

    一开门,两人就被眼前的阵仗吓了一跳。

    “阿耶,齐阿姨,您可够热爱生命的啊。”

    客厅里,《好一朵茉莉花》的音乐十分给力,齐阿姨正跟着ipad里的视频,翩翩起舞。

    “你们回来啦。”齐阿姨正好凹了个叉腰抬腿的造型,相当的s,“正好,小乔快来帮我看看,这个动作我老是学不会。我都快被舞蹈大队开除了。”

    陆悍骁惊叹,“您还有组织呢!”

    “嘿嘿,广场舞,广场舞。”齐阿姨笑道。

    周乔放下包,走过去,“是跟这个视频学吗?”

    “对,倒退回去,你看一遍。”

    周乔蹲在地上,看起了教学视频,模样认真。

    陆悍骁回卧室准备洗澡。

    二十分钟后,他神清气爽地走出来。

    “您这个手,得往里扣,像我这样。”客厅里,周乔纠正齐阿姨的动作,“还有脚步,记住,先迈左脚。”

    陆悍骁靠着门板,饶有兴致地边擦湿头发边欣赏。

    “学会了吗?”周乔很耐心。

    “会了会了。”齐阿姨摩拳擦掌,“跟着音乐来一遍,小乔,你领个舞。”

    周乔倒也大方,“行。”

    茉莉花准备。

    前奏一起,陆悍骁跟着一块吹口哨。

    周乔身材匀称,目测是双大长腿,陆悍骁挑眉,哟呵,有点功底啊。

    嗯,美少女跳的不错,只是这位齐阿姨……

    您是在模仿下田插秧吗?

    “乔乔你慢点儿,哎呦,我的手腕又转不过来了。”

    周乔侧头看了眼,着急道:“齐阿姨,您别走同边路啊!”

    陆悍骁憋住笑,都快成内伤。

    周乔回头的一瞬,他赶紧冷漠脸,假装去厨房喝水。

    齐阿姨的乐观精神十分值得学习,她大手一挥,“再来!”

    陆悍骁一走到厨房,立刻躲在门后,继续偷窥——

    “哎呀呀,这个小乔妹妹,劈叉的样子最好看。”

    “卧槽,齐阿姨,您是在撸羊毛呢,动作相当城乡结合部。”

    一曲终了,陆悍骁的内心戏跟着落幕,又一脸冷漠地捧着水杯走回卧室。

    周乔瞄了他一眼,也说不出哪里奇怪。

    齐阿姨可伤心,“我跳得太不好,连悍骁都不表扬我了。”

    周乔:“没事儿,明天晚上我再教您。”

    齐阿姨点点头,重新恢复斗志,“歇着,我去给你们做宵夜。”

    而卧室里。

    陆悍骁躺在床上,翘起二郎腿,捧着本《脑筋急转弯》看了会,后来觉得无聊,他赤脚下床,在镜子前照了照,咋看咋帅。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