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宾馆只要八十八
    陆悍骁把周乔护在怀里的这个动作, 彻底点燃了周正安自以为理直气壮的怒火。

    他指着两人, 对金小玉一阵狂嚷:“你看看, 看看!你就是邪心歪道,把她送出来不管不顾,现在走偏了,你满意了吧!”

    金小玉暂时没搭理她, 刚才那一瓢开在她脑勺,疼意还没缓过去。

    周正安喋喋不休,“我告诉你, 这婚我离定了!你这个当妈的不负责任, 就凭这一条, 我让你一毛钱也拿不到!”

    他矛头又指向陆悍骁,“再怎么说, 我也叫老爷子老太太一声干爸干妈, 但悍骁,你这样做, 是不是也太过分了一点?”

    周围不明真相的群众,又开始交头接耳,不知道的还以为陆悍骁扮演着渣男角色,诱骗女人呢。

    陆悍骁一脸阴沉, 护着周乔没松手。

    他发飙之前, 有个人先不乐意了,陈清禾直接走过来,一把拂开周正安指在半空中的手。然后眼带厉色, 警告道:“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闭嘴!”

    陈清禾在部队扎扎实实地练过几年,不似陆悍骁身上还夹带着丝丝精英气质,他整个人硬而狂,怒目起来,气势如风起。

    周正安火气怂了一半,只嘴唇动了动,然后闷闷地咽了回去。陈清禾捞着他的衣领往面前一带,对方已经踮脚才能够着地。

    “哎哎!”周正安惊恐地叫唤。

    陈清禾向来有话敢说,他当即为兄弟撑腰,道:“我哥们儿怎么过分了?周乔是未成年还是被强迫?你他妈问清楚了没?没问清楚就在这造谣,我告诉你,男未婚女未嫁,十八成年一朵花,全凭两个字:愿意!”

    周正安哆嗦着不平,挣扎于最后的不死心,“那是我女儿,经过我同意……”

    “呸!你女儿?”陈清禾打断,“也就姓了你的周字,别的,你哪来的底气在这表身份?”

    地上的金小玉,已经缓过疼痛的劲儿,活过来又是一把高音嗓。

    “没错!你个老不要脸的……”

    “你也给我闭嘴!”陈清禾横目扫过去,“你在这仗谁的势啊?都是半斤八两的玩意儿。”

    吃瓜群众在听完这番话后,舆论矛头又对准了周正安和金小玉。

    眼见场面就快收不住,朵姐走过来,扬高声音正儿八经地问:“陆总,请问需不需要报警?”

    一听报警两字,周正安和金小玉齐齐紧张。

    陆悍骁沉声沉声,有意将选择权交由当事人。以这一对奇葩夫妇的尿性,在离婚这么关键的时刻,肯定不会自惹麻烦,于是选择了私下和谈。

    朵姐麻利地吩咐下去,让就在附近的协议酒店马上安排一间套房。

    十分钟后,陆悍骁陪着周乔,和周正安,金小玉齐坐一屋。

    说是和谈,但两人习惯性的,随时随地能骂起来。

    周正安揪着周乔这个事为理由,把金小玉做母亲的义务批判得一无是处。

    金小玉也不是软柿子,拍案而起跟他正面刚,“你以为你好到哪里去?踩着这个就能原地高|潮是吧?把那个狐狸精给我叫出来,我让你俩浸猪笼!”

    周正安凶回去,“家业都是我挣的,你扪心自问做了些什么?家没给我管好家,生意上的事也在帮倒忙,现在你要坐享其成?想的美。我呸!”

    金小玉双手叉腰,“我呸呸呸!”

    周正安:“你这个疯婆子,狗|日的。”

    听到这话,金小玉双手环胸,冷冷刺他,“废话!没有你,我怎么能生出女儿啊。”

    周正安吃了一嘴憋,气得一脚踢向玻璃茶桌,奈何这桌子是固定于地的,纹丝不动,反而让他脚尖爆痛。

    金小玉哼声,“贱人自有天收。”

    面对这一团鸡飞狗跳,沉默坐在一旁的周乔,把头放得更低。

    陆悍骁挨着她,坐在沙发扶手上,不动声色地将她的手握得更紧,然后放开,起身。

    “二位,吵过瘾了没?”

    都不说话。

    陆悍骁点了下头,“看来词汇贫乏,也想不出什么新句式了。行吧,我来给伯父伯母总结一下,顺便颁个奖。”

    他转头,对着身后的人说:“周乔,陈清禾在外面等,你先和他去喝点饮料。”

    直到门关紧,房间里就剩他们仨。陆悍骁才慢条斯理地开口,“说实话,我特别不愿意当长辈的调解员,你们闹上新闻联播都跟我没关系,但是现在有了周乔,我没办法不管。”

    周正安还愤懑,“我女儿小,不懂事,你三十岁了,生意做得这么大,也跟着不懂事?”

    陆悍骁:“懂不懂事不是你说了算,这个发言权只有周乔能够。”

    “你别忘了,周乔是我女儿!”

    “所以我现在,心平气和地跟您说话。”陆悍骁丝毫不让,“我话就撂在这儿了,你们离不离婚,财产怎么分,我都不关心,但这些破事,谁再拿周乔当枪使,我一定百倍奉还。”

    陆悍骁这份声色厉苒,泼得毫不留情——

    “说白了,我对你们的态度,取决于你们对周乔的态度。”

    就这么简单。

    周正安和金小玉谁都不言,两人心里清清楚楚,陆悍骁是实实在在的背景子弟,他要想搞事情,保准闹出个天翻地覆才罢休。

    陆悍骁目光落向金小玉,“伯母,麻烦借一步说话。”

    两人走到小厅,陆悍骁站在落地窗前,一派闲适地拿出手机,十分钟前,陈清禾已经把照片发了过来。

    他划拉了两下,六七张照片张张清晰。陆悍骁直接递给金小玉,示意她自己看。

    还只看了个开头,金小玉的眉毛差点没跳起来。

    陆悍骁静观她的脸色一分分变得难堪,才说:“巧了,我朋友是这家公馆的股东,那天有缘看见了伯母,不得不说,伯母您眼光过硬,身边这位小兄弟出场费排前三,过夜更贵。”

    金小玉手在发抖。

    陆悍骁把手机从她那拎回来,“说真的,我特别佩服您和伯父,怼起人来那么理直气壮,心理素质一等一。”

    “你想干什么?”金小玉终于忍不住了。

    “不干什么,就是提醒伯母,大家都是半斤八两,谁也没比谁高贵,我能弄到这些照片,伯父一定也有机会看到。”

    离婚官司在即,她的材料已经全部提交,较之周正安的优势,是她握有对方确凿的出轨证据,如果周正安拿到这些照片,形势一定直转急下。

    “我只要你保证一点,不许再让周乔掺和到这堆破事里。”陆悍骁说:“她考研已经失败了一次,之前怎么样我管不着,但现在,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让她输!”

    ———

    酒店茶阁,周乔望着面前的菊花茶,半天没动一口。

    对面的陈清禾也是个聒噪的哥们,为逗她开心,把手机上的绝版丑照逐一给她欣赏。

    “这是去年在夏威夷,陆悍骁裸泳。”陈清禾哈哈哈,“我给他打了马赛克。”

    照片上,陆悍骁屁股缝若隐若现,一身绑紧的肌肉在阳光下闪着肉|欲的光。

    “这是年前在哈尔滨,我退伍了,他们来接我,顺便尝试了一下冬泳。”陈清禾手指划开下一张,几个帅逼趴在冰块上,强颜欢笑,牙齿打颤。

    “这是他小时候的艺术照哈哈哈。”

    周乔一看,惊呆了。

    四五岁的陆悍骁,婴儿肥还未褪去,脸上肉肉的,眉心一颗美人痣,头上戴着皇冠头纱,胭脂绯红,嘴唇上还是中国红的唇彩。

    这……陆小公主的气质原来从小就具备了。

    陈清禾解释道:“他们家体质很奇特,生的全是男孩儿,超级阳刚。陆老太太那会子天天求神拜佛,让陆家有个女娃儿,但一直没遂愿。陆老爷子的书房里,挂满了鸡毛掸子,别误会,不是用来揍人的,而是谁不听话,就扯一根鸡毛挠他脚掌心,让他笑亡。”

    周乔终于笑了起来。

    陈清禾迅速举起手机,“咔擦”拍下她的笑脸,然后发微信给陆悍骁:

    [我已成功将你姑娘逗笑,圆满完成任务,老板,付钱。]

    对方秒回:[转账金额:10000]

    陈清禾把手机屏幕对着周乔晃了晃,“一掷千金就为了博你一笑。”

    这时,周正安和金小玉一前一后出了电梯,直接往这边走来。

    陈清禾起身避让,周乔下意识地起身,她已经养成了,看到父母就紧张的毛病。

    三人沉默落座。

    周正安和金小玉依旧两看相厌,缓了缓,周正安先开口:“乔乔,爸爸晚上就回遥省,公司还有些事要处理。”

    金小玉也接话,“妈妈也是。”顿了下,她继续:“你好好考研,这段时间,妈妈不会再让你分心。”

    “爸爸也是。”周正安道。

    周乔抬起头,有点不可置信。

    这……算是妥协和解了?

    “妈妈也反思了一下,确实不应该影响到你,学习很辛苦,你自己注意身体。”金小玉说:“大人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

    周正安掏出钱夹,“这是五千块,你自己放身上用,不够的话,给我打电话。”

    这个场景,从未在周乔的设想范围内。

    简短有效的交待完后,周正安先行离开,金小玉也敷衍地坐了一会,然后起身也走了。

    周乔心里清清楚楚,爸妈各有各的生活,基本上,以后是不会太管自己。但能换到今天这样一场平和的散局,真的已是最好的结果。

    片刻之后,陆悍骁与陈清禾一块过来。

    他直接揽上周乔的肩膀,看着桌面一叠红票票,语气夸张,“我女朋友太直接了吧?我可事先说明啊,我是有骨气的男人,只卖身,不卖艺。”

    陈清禾吐血,“骚。”

    周乔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看向他,“你要钱吗?都拿去好了。”

    “要要要。”陆悍骁一点也不客气,捞起票子,“毕竟拿了你的钱,我就是你的人了。”

    陈清禾一身鸡皮疙瘩,“日,老子撤了。”

    他溜得飞快,陆悍骁对周乔说:“走吧,我们也去吃点东西。”

    两个人没开车,就在附近找了个西餐厅随便吃了点,然后手牵手在街头压马路。

    今晚的气氛有点奇怪,两个人都不怎么说话。

    像是有感知一般,每每路过一家酒店,陆悍骁的脚步便流连忘返地变慢。

    他一慢,周乔就紧张地拖着他快步往前走。

    陆悍骁不情不愿跟在身后,舔了舔嘴唇,望着她的背影心里躁动难安。

    大半条街都快走完了,简直不能再忍耐。

    陆悍骁耍无赖地突然就不走了。

    周乔回头,咽了咽喉咙,问:“怎么了?”

    他说:“我没吃饱。”

    “那我们再去吃点夜宵?”

    “好啊。”陆悍骁笑嘻道:“我最爱吃宵夜了。”

    话毕,他拽起她的胳膊往右一拐。

    周乔惊呼,“这是宾馆!”

    “宾馆也有宵夜。”没毛病。

    “哎!”周乔微挣,挣不开。索性蹲在地上,被陆悍骁扯着往前滑行。

    他力气是真的大,那股呼之欲出的流氓本性已经不打算藏掖着了。

    周乔被他生扯硬拉,走到了前台。

    陆悍骁:“给我开间房。”

    老板哇哦一句,声音有点娘,“抱歉啦,单间已经开完了,只有双人间了哟。不过没关系的,我们双人间的床也是很大大的哦,特价只有88哦。”

    陆悍骁 :“行。”

    拿了钥匙,他又拖着周乔直奔房间。

    “嘭”的一声,门关上。

    周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墙边,眼巴巴地望着他。陆悍骁胸口起伏,呼吸急促,一步步向她靠近。

    “陆悍骁。”周乔退无可退,“我,我们先吃宵夜好不好?”

    “对我来说,一日三餐都是你。”陆悍骁喉结滚动,眼底有浪在翻涌。

    他手摸向左边裤兜,手腕在发抖,稀里哗啦一阵塑料纸摩擦响,他掏出一把……安全套。

    还不够,他又从右边裤兜摸出一大把,手掌握不下,好几个掉落在地。

    各种颜色,各种包装,样式不一,看来是买了很多系列,目测至少二十多个。

    周乔更害怕了。

    天,这男人是金刚钻做的吗?

    陆悍骁忍不住,直接打横抱起她,边向床边走,边低头接吻。不同于平日,今夜的小陆总,又蛮横又霸道。

    深吻勾起气氛,终于走到床边,陆悍骁的手已经迫不及待地从她衣服下摆伸进去,一路煽风点火,不算温柔地揉|搓。

    两个人情不自禁地向床上倒去,但——

    “嘭”的一声巨响,床板承受不起重量,轰轰烈烈地断成两截儿。

    意不意外?

    刺不刺激?

    陆悍骁瞬间吓软,痛心疾首地望着一地狼狈,然后咬牙切齿地暴吼:

    “老板,我要日你妈!”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