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护着你
    陆悍骁和周乔的关系发展, 倒不是轰轰烈烈恨不得天下皆知, 陆悍骁看起来豪放外在, 但对事情的轻重缓急分得十分清楚。

    周乔细腻敏感,又要面对重要考试,也闭口不提别的事情。比如,向陆悍骁的家人坦白。一是不确定陆悍骁的想法, 二是,她自己也并不想过早交待。

    周乔不说,陆悍骁也就不主动提起。保持住恋爱该有的姿态, 让时间自然而然地推进。他手头的工作即将告一段落, 正筹划着是不是该来一场正式的约会了。

    去哪约呢?

    陆悍骁还特地查了百度, 弹出的答案第一条就是——

    宾馆开房。

    一瞅见这四个字,陆悍骁鼠标“嘭”地一扔, 差点儿跳起来, “臭流氓么这不是!”

    莫名其妙的激动冷却下来后,陆悍骁捂着发热的胸口, “想不到你是一个如此不正经的网站,让技术部屏蔽掉,公司所有电脑不许上百度。”

    得到此令的朵姐有点儿懵,“陆总, 我们和它还是协议单位呢。”

    陆悍骁冷静下来, 挥挥手,“算了,你先出去吧。”

    朵姐云里雾里地飘走后, 陆悍骁重新打开网页,神使鬼差地继续往下看答案,哟呵,下面竟然开始推荐起性价比高的酒店宾馆。

    五分钟后——

    “喜来登,夏威夷之夜主题,哎呀,这个还是公司的协议酒店呢,不错不错。”陆悍骁摊开会议本,十分认真地做起了笔记。每个酒店后面还用括弧号标注了关键词。

    性感小野猫房间,好评率99%。

    免费送套,限领两个。

    “两个怎么够。”陆悍骁精算推测,觉得这个数量有点侮辱他,于是一把叉叉把这家酒店给划掉。

    抄了一页酒店名字后,陆悍骁又在思考另一个问题。从与周乔认识起,“老”这个字总是时不时地被提起。年纪轻的人说说也就算了,陈清禾也说他老,呵,一般牲□□到他这个岁数,早就死翘翘了。

    “还好意思说我呢。”陆悍骁越想越生气,赶紧骂上两句,“陈清禾不要脸。”

    骂完之后,问题还是要面对。

    陆悍骁从抽屉里拿出剃须刀套装,里面有块小镜子,他左脸右脸照了又照,“哪里老了?毛孔都见不到一个。”

    丢了镜子,陆悍骁又登录购物网站,在搜索栏敲下:时髦显年轻上衣。

    裤子就不用了,毕竟他有一柜子的破洞牛仔裤。

    花了半小时,认真选购了几件花样t恤,陆悍骁这才心满意足地往老板椅上一靠,吹着口哨计划起与周乔的第一次约会。

    ———

    公寓。

    吃完午饭,齐阿姨收拾桌子,周乔帮着洗碗。

    “乔乔,我下午要回一趟陆家,老太太打牌缺个人,我去凑个数。”齐阿姨动作麻溜,还给她切了个橙子,“对了,老太太提了,要你也过去吃晚饭,她肯定是跟悍骁打好招呼,到时候悍骁会来接你。”

    周乔听后,手打滑,饭碗磕进了洗池里。

    齐阿姨闻见动静,赶紧过来,“没事吧?”

    “没事。”周乔捡起来继续洗,抿唇垂眸,盯着水流不作声。

    “你不用担心。”齐阿姨突然说:“我不乱讲话的。”

    周乔一顿。

    “你和悍骁都是好孩子,又乖又好看,我可喜欢你俩了。”齐阿姨嘿嘿笑,“年轻人的事你们自己做主,没得到你俩同意,我嘴巴一定闭得紧紧。”

    老宝贝坦白直率起来如此可爱。周乔想解释,但话齐刷刷地站在了舌尖,一下子又难以组织语言。

    “我知道你的考虑,作为女孩子,没到一定的时间,见家长总是有些忐忑。你还要考研,别太受影响。”齐阿姨给她递上切好的橙子,“吃吧,好好复习。”

    周乔接过,冲齐阿姨感激地笑了笑。

    就这样,齐阿姨背着她的小花包,打着小花伞,戴上她的舞蹈鞋坐地铁回了陆家。

    夏日天气多变,过了午后沉闷燥热,云日褪去,天色深沉。

    齐阿姨迈着小胖腿儿小跑到门口,外门虚掩着,她边推边说:“哎呀,要下雨了咧,大姐,我给你带了罐自己做的酸萝卜。”

    客厅沙发上坐着的人齐齐回头,齐阿姨一看,表情意外。她很快镇定下来,笑脸打招呼,“老爷子今天没去遛鸟呢?”

    陆云开颔首,嗯了声,皱着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而一旁的陆老太太,表情也轻松不到哪儿去。

    客座上,半小时前突然造访的周正安,继续滔滔不绝。

    “干爸,干妈,孩子的教育问题,我们做父母的确有偏颇,工作忙都不是理由。”周正安长长叹了口气,他向来注重形象,背头梳的一丝不苟,背脊也挺直不弯曲。

    “周乔年纪小,不懂得分寸,一定给悍骁造成了困扰,希望他不要介意,也希望干爸干妈你们……”

    陆云开做了个抬手的姿势,打断他,语气颇为严肃地抓住了重点,“你说,陆悍骁和她在谈恋爱?”

    周正安敷衍地揽责,“不是悍骁的错,是我们乔乔不懂事,说到底,也怪金小玉,她大大咧咧少了根筋,从不纠正女儿的错误思想。”

    “正安,”这回出声的是陆老太,她身着一件旗袍样式的棉麻裙,玉耳坠搭配无风自摇。

    她冷静地说:“你生意在遥省,离这儿远得很,当然,我不是质疑你的话,而是觉得,我们更应该听听更了解悍骁和小乔生活的人的意见。”

    话落音,陆老太太抬眼望向齐阿姨,“小妹,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齐阿姨应了声,颠颠地走到面前,“大姐,老爷子。”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悍骁心大,男人嘛,总是不拘小节,生活上的事情,还劳你多费心。”一番开场白陆老太太说得矜持得体。

    齐阿姨忙说:“不累不累,悍骁是个好孩子,没事经常带我去跳广场舞呢。”

    陆老太太欣慰地点了下头,又道:“上学的孩子也辛苦,乔乔太瘦了,你可要多给她做点好吃的。”

    “那是,鸡鸭鱼肉每天都有,乔乔就更乖巧了,这姑娘性格真心不错。”齐阿姨忙不迭地夸赞,然后静静等待下一句。

    陆老太缓了缓,问:“悍骁和她,是不是在谈对象?”

    直接撂话,在场人都屏息,屋里的气氛比外头即将暴雨的天色更低沉。

    齐阿姨面色如常,笑着摆手,“那是不可能的。”

    此话一出,周正安最先变脸,带着抱怨僵硬地咧嘴笑道,“齐阿姨,上回在悍骁那,你可也是在场的啊。”

    齐阿姨忙点头,“对啊,我在呢,就是你硬要带走周乔的那次对吧?”

    “硬要?”陆云开皱眉。

    “也没那么严重,悍骁就摔了条椅子而已,哎呀,要不是乔乔挨了一巴掌,那条椅子就不会摔了。”齐阿姨轻描淡写地描述了一遍。

    却听得陆老爷子怒火冲天,拐杖往地上一杵,“胡闹!”

    陆老太太也心疼叹息,指责道:“正安啊,做父亲的可不是这样子的啊。”

    “不是,干爸干妈,我,哎!齐阿姨,你怎么能不说实话呢!”周正安急道。

    “我说的都是实话。”齐阿姨特淡定,“我和他俩同在一个屋檐下都快两个月了,眼睛好着呢。”

    “你怎么可以不分青红皂白骗……”

    “够了!”陆云开生气打断,“时间还早,我就不留你吃晚饭了,回去吧。”

    陆家和金小玉的关系好,周正安本想利用这个消息引起陆老爷子的反感,从而带走女儿,让金小玉的如玉算盘落空。

    如今失了策,被齐阿姨一席话弄得形势反转。周正安郁闷难平,灰头土脸地离开了陆家。

    他坐在车上,气得砸了把方向盘,火冒三丈地调头,往另一个方向开去。

    ———

    周乔接到陆悍骁电话的时候,已经快五点。

    “书看完了吗?试题做了吗?单词背了几个啊?算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我了吗?”

    周乔听到他炮弹似的一串话,抿嘴笑,“你下班了?”

    “臭周乔,又不回答我问题,”陆悍骁说:“收拾一下,半小时后我到楼下,老宝贝们沉迷赌博,懒得做晚饭放了鸽子,咱俩晚上出去吃。”

    周乔没细想这临时的变动,答应了,“好。”

    陆悍骁提早五分钟就到了,周乔下楼一愣,怎么换车了?

    “我车给陈清禾了,他们人多坐不下,我就开他的车过来接你。”

    “还有别人呢?”周乔下意识地问。

    “哟哟哟,失望了啊?”陆悍骁挤眉弄眼可得意,“是不是特别想和哥独处啊?”

    “……”周乔脸燥。

    “脸还不够红。”陆悍骁笑着说,然后突然凑上去亲了她一口,“嗯!现在达标了。”

    “……”

    没见过占人便宜还这么有理的。

    “出发喽。”陆悍骁转动方向盘,心情好得飞起,解释说:“今天公司聚餐,几个副总部长一块。”

    周乔抬头,“我去不太好吧?”

    “没关系,就是怕你不自在,我叫上了陈清禾,还有朵姐也在。”陆悍骁空出右手,抚上她的手背,“我的女朋友怎么可以藏着掖着,必须光明正大地带出来显摆。”

    周乔的好心情就这么平铺而出。

    陆悍骁说得理所当然,“今天光明正大地带出来示人,明天也必会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回东宫,然后给老子生一窝小狼崽。”

    周乔驳他,“谁要嫁你了?”

    “不用你嫁,我来娶就行了。”陆悍骁吹着口哨,又是那首年代老歌《爱你一万年》。

    到了餐厅,两人下车,陆悍骁绕过来自然而然地牵起她的手,“别躲。”

    周乔回应地牵得更紧,“好。”

    两人对视一笑,朵姐的声音从餐厅门口传来。

    “陆总,今天大伙儿是不是可以敞开了吃啊?”

    陆悍骁豪气道:“今晚包场!”

    一行人,都是陆悍骁公司的得力干将,个个身居要位,此刻都笑着捧场。

    周乔的紧张从手开始微颤,陆悍骁感知到后,无声地挠了挠她掌心,侧头挨近,在她耳朵边轻轻说:“别怕,我很爱你。”

    于是,所有的生理心理紧张,都在他这三个字里,神奇地尘埃落定,化作烟缕散净。

    陆悍骁继续笑脸相迎,与人交际应话,宽厚的背影笼罩在她身前,周乔望着他,从未有过的安定悄然将她拥抱住。

    “哎呦卧槽,我干吗要过来吃狗粮啊?骁儿你害人呢!”陈清禾扯着大嗓门,帅气地从里头走出来。

    陆悍骁的口头禅,见着本人必须说:“陈清禾不要脸。”

    朵姐护主心切,“歧视陆总,我已经打120举报了。”

    “嗨呀,朵朵姐,上回吃饭你还夸我智商250呢!”陈清禾郁闷。

    朵姐淡定道:“那当然,毕竟上回是你掏钱请客。”

    陆悍骁当即拍板,“涨工资!朵姐必须涨!”

    身后的财务部长赶紧地拿出小本儿记下圣旨,“遵命大王!”

    周乔已经看呆,天啊,这是一家塞满奥斯卡影帝的公司吧!

    陆悍骁一把揽过周乔的肩膀,把人往自己怀里拉,扬起下巴得意极了,“正式介绍一下,这是周乔,我女朋友。”

    朵朵姐带头鼓掌,“好!恭喜陆总脱衣,哦不,是脱单!”

    一副总立马掏出手机吩咐下去,“明天务必让陆宝宝涨停!”然后看向陆悍骁,“陆总,这是我为您献上的贺礼。”

    陈清禾抢戏,“骁儿,我也有一份礼物送给你。”

    陆悍骁挑眉,“嗯?”

    陈清禾冲他抛了个媚眼,然后弯腰,“哇啦”一声呕吐,边吐边说:“这份礼物喜欢吗?”

    全场人哄堂大笑。

    空气里全是粉红泡泡,正和谐。突然不远处传来嘈杂声。

    大家循声望去,马路边上,围观者包成一个圈,密密实实很多人。

    不断有路人说:

    “一男一女好像是夫妻,打成一团像什么话啊。”

    “可不是吗,丈夫打老婆呢,好没素质的。”

    “听说是离婚条件不同意,那男的找了小三。”

    朵姐他们听听就当笑话,招呼道:“陆总,乔乔,咱们去包厢吧。”

    陆悍骁牵起周乔,却发现她甩开了自己的手。

    “怎么了?”他侧头疑虑。

    而下一秒,周乔已经冲了出去。

    “哎!周乔!”陆悍骁大骇,伸手抓了个空。

    只见她以极快的速度,推开围观的人群,跌跌撞撞地跑进去。

    扭作一团的两人鸡飞狗跳,骂骂咧咧。一个被打得想逃,一个抓着对方的头发下了狠手。

    周乔眼眶子猩红,大脑一片惨白。

    她扑过去,抱住了撂倒在地的金小玉,周正安的拳打脚踢来不及刹车,悉数落在了周乔身上。太疼了。

    周乔闷声一哼,觉得背脊骨断开似的。

    但身体再疼,也疼不过心。

    人群之外,三米之远,陆悍骁的兄弟、同事、将这够人耻笑许久的荒唐,一幕不落地看在了眼里。

    周乔浑身难过地闭上眼睛,闻见金小玉肩膀上的血沫星子味,心就如同这场将下未下的暴雨一样,闷得人心生绝望。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这是小三吧?”

    “蠢啊,小三会替那女的挨打?明明是女儿嘛,长得和这个男的多像。”

    “哇哦,一家三口都来了,好精彩啊。”

    蜚语穿刺耳膜,周乔仿佛瞬间耳鸣。

    这时,她眼前一黑——

    滚烫的掌心轻轻盖住了她的眼睛。

    手腕上留香淡淡的沐浴露味十分熟悉。周乔被陆悍骁坚定地拽进怀里,用只有她能听到的、近乎唇语般的亲密,沉音缓调地说:

    “不许多想,不许怀疑,不许认为我会嫌弃你。”

    周乔干涸的嘴唇动了动,眼眶的泪水陡然掉落。

    陆悍骁的手心感受到了湿意,他条件反射般,将人搂得更紧。

    “你害怕的事情,都交给男朋友来解决。”

    他顿了一下,又补充道:“男朋友解决不了的,就让老公来——

    “嗯,老公永远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没话说的第三天,想打她。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