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每天一斤奶
    陆悍骁此举, 简直闪闪惹人爱。

    周乔拿起新钱包, 凑近鼻子闻了闻, 标志性的淡香味儿十分正点。这个男人今天上班上到一半,翘班去商场买下她的随意一瞥,周乔喜欢的,他就喜欢。

    这时, 她手机响,像是心灵感应一般,陆悍骁发来了微信。

    [到家了么?]

    [到了。]

    [包包喜欢么?]

    [很喜欢。]

    周乔想了想, 又发一条:[谢谢九十九分男朋友。]

    [呵呵, 乖。我出公司了, 半小时后到家,别睡, 等着我。]

    周乔看着最后三个字, 仿佛自带温度,就要凿出屏幕。她手指轻按——

    [好, 我等你。]

    城市另一处,正坐电梯的陆悍骁捧着手机,笑得眉目飞扬。

    和他同乘的机灵秘书朵朵姐,闻到了一丝早恋的味道。她拐着弯地聊天, “陆总, 你笑起来特像一明星。男的。”

    “哟呵,”这话听着新鲜,陆悍骁侧头, “难不成我还像女的?”

    “嗯!那得分情况。”朵姐这分析概括抓重点的能力一等一,“您开会的时候,口才了得超像大学教授,您下基层的时候,就像春天的一缕暖风,此刻坐电梯的您,本来就很人中龙凤,再加上刚才的笑容,我好像看到了仙子降临我市电梯。”

    陆悍骁嗤笑,“还仙子呢,土地公公吧?”

    朵姐被逗得咯咯笑,“不,是我的衣食父母。”她语气轻松挑开疑问,“陆总今晚心情这么好,是不是小乔妹妹学习进步了?”

    陆悍骁被她猜中了心思,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朵姐,三十万年薪,你值。”

    朵姐不客气地点了下头,“陆总说值,我就值。”

    “对了,我看对街有挺多饮品店,哪家比较好喝?”陆悍骁问。

    “檬清,这是店名。”身为精干秘书的另一个代名词就是万事通,朵姐倍儿自信,“听我的没错。”

    陆悍骁又问:“现在流行送什么礼物?”

    “礼物啊?”朵姐突发奇想,“小乔妹妹追星么?可以送点签名照,看演唱会什么的。”

    阿耶,这个主意不错。

    朵姐笑容满面,“陆总,您和小乔……”

    “对。”陆悍骁大方承认,略为得意地说:“你的衣食‘父母’凑齐了。”

    到了车库,取车开到奶茶店,陆悍骁给周乔买好奶茶才回公寓。

    到家的时候,齐阿姨尬舞未归,厨房亮着灯。

    陆悍骁在玄关处边换鞋边嚷,“乔爱妃,怎么还不来接驾啊?亏朕今天还给你买了三个美包。”

    周乔捧着水杯探出头,冲他笑得可开心,“今天比昨天早八分钟。”

    被人惦记回家的具体时间,实在是一件骄傲事。陆悍骁听得心里美滋滋,屁颠颠儿地也跑到厨房,“我给你买了奶茶,它是我市第二甜。”

    周乔笑着问:“那第一是什么?”

    陆悍骁:“我的吻啊!”

    周乔放下水杯,双手搂住他的脖颈,“不对,奶茶排第三,你的是第二,最甜的在这里。”

    她的唇轻轻碰了下陆悍骁的唇心,然后看着他的眼睛,问:“对不对?”

    陆悍骁意犹未尽,“不对。我的比你甜。”

    下一秒换他主动,低头吻住了周乔,男人的触碰总比女人浓烈,吻,就要有接吻的样子。一番给予之后,陆悍骁终于松开她,挑眉也问,“对不对?”

    周乔伸出食指,点中他的眉心,“滴,通电。”

    陆悍骁配合表演,抱着旁边的门板开始扭屁股,神色佯装痛苦,“你竟然给朕下了来自春天的药,本大王控制不住这只电臀了怎么办?喉咙好像也要开始控制不住了,啊,啊!”

    我的天。

    周乔赶紧上前捂他的嘴,“快别叫!”

    “这不是叫,是呻|吟。”陆悍骁脸皮厚过城墙转角,把周乔逗得脸色绯红。

    他笑着说:“好了好了,不闹你了,去洗澡吧。”

    周乔被他随时随地乱用词语的风格弄得头大,先躲远点儿。

    等她洗完澡出来,陆悍骁也正巧在主卧的洗手间里洗完,房门没关,敞开一大半,陆悍骁换了套家居服,浅灰一身站在卧室里低头看手机。

    “进来。”他喊周乔,眼睛却没移开屏幕。

    周乔进去前,把房门完全敞开,这才走到他边上,“在看什么?”

    “抢红包。”陆悍骁手指飞点,“今晚手气好到想自杀,每个金额都是最大的。”

    周乔凑了凑脑袋,“多少?”

    “六毛六。”

    “……”

    “陈清禾这个抠门鬼,每次红包就发一个两块的,贺燃比他好一点,还知道发个两块一。”

    周乔问:“那你呢?”

    “我从来不发,只抢。”陆悍骁说:“每次余额凑齐八块八,就去开一个月空间黄钻。”

    “……”

    天!您一霸道总裁还玩q|q空间呢。

    陆悍骁勇敢面对自己的兴趣爱好,“读大学那会,还往里头种花种草,天天吆喝陈清禾去帮我浇水留言,我俩互踩互关,革命感情就是那会儿建立的。”

    他幽幽感叹,“早知他是个牲口,当初就不造孽了。都赖陈清禾,陈清禾不要脸。”

    周乔笑得半死,“你空间呢?给我看看。”

    “等我抢完这个红包,哎哟我滴个乖乖,两分钱也是爱呢!”陆悍骁往群里丢了一把菜刀,然后一只手牵住周乔,另只手按手机。

    周乔被他带到书桌前坐下,“今天让你坐坐老板椅,真皮的,上个礼拜才做了保养。”陆悍骁微微弯腰,滑开鼠标,电脑屏幕瞬亮。

    “你自己登录,密码是‘陆大王’的全拼。”

    陆大王:???

    周乔一言难尽地敲下,陆悍骁搬了个矮凳坐她边上,凳子太矮,一坐下去低了大半截儿。陆悍骁伸手去捞周乔的腿。

    “哎?你干吗?”周乔惊乍。

    “别动,放上来。”陆悍骁坚持动作,握住周乔的脚踝,轻柔地搁在自己的大腿上。

    如此亲密的动作被他做得自然而然,周乔到底有些不好意思。

    陆悍骁抬眼,逗她,“哥来检查一下,看你腿毛多不多。”

    周乔一脚踹过去,笑道:“神经啊。”

    “啧,还恼羞成怒了呢。”陆悍骁把她的睡裤裤管卷上去一点,嘴巴长成哦型,“乔乔,你这毛儿都可以梳小辫了!”

    “去你的!”周乔被他弄得很僵硬,哪里有毛了?“明明很光滑。”

    陆悍骁捉住她的腿,“我给你剪指甲。”

    “不用不用。”周乔怕他把自己的脚趾头给咔嚓掉。

    “嘘。你别管,看电脑。”陆悍骁拍了拍她脚背,“我农场等级也挺高,你去欣赏一下。”

    “……”周乔挣不脱,也就随便他了,陆悍骁的空间一进去就各种水钻炫酷闪耀,上面一个骷髅头滴着血,还有一句话——

    [葬爱家族,给你幸福。]

    周乔都他妈惊呆了。

    再点开日记列表,一整页都是乱七八糟的转发。

    《只有九句话,我却看了十遍》

    《男人用尽一生在找的一篇文章》

    《女儿训诫爸爸的话,超火!》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霸道总裁。周乔压了压惊,真心问:“你工作不忙吗?还有这么多闲工夫当网瘾少年?”

    “都赖陈清禾,带我染上了网瘾,陈清禾不要脸。”陆悍骁低头给她剪指甲,一点一点可细心,“你用的什么味儿的沐浴露啊?”

    “就六神啊,齐阿姨买的。”周乔又发现了新大陆,“你还买了q|q秀的红钻呢?!”

    “七天自动换装,没事儿就给搭配一下。”陆悍骁剪完右脚,又换她的左脚,“咦,左边的蹄子比较清香,撒点孜然就能啃了。”

    周乔笑着伸手敲他头,“啃掉你的老牙。”

    其实周乔的指甲很齐整,根本不用费什么功夫。陆悍骁很快剪完,捧着她的脚丫子作势要闻,然后夸张地扇鼻子,“好臭臭!”

    周乔被逗得不行,“你才臭呢!”

    “我没脚气我不臭,臭周乔。”陆悍骁抓着脚踝不放,还去挠她的脚板心。

    “喂!陆悍骁!”周乔痒死了,条件反射一般地用劲踢他。

    陆悍骁一下子没坐稳,被她一脚踹到了地毯上。

    “你谋杀亲夫啊!”陆悍骁四仰八叉地坐在地上,“臭臭的还不让人说了,我就要说,臭周乔,臭臭臭。”

    周乔哭笑不得,蹲过来看着他,“你这叫什么来着?人老心不老?”

    “胡说。”陆悍骁不乐意,“我明明人心合一都不老。见过老人玩黄钻红钻吗?见过老人有腹肌八块吗?”

    “好好好。”周乔怕了他,伸手去堵他的嘴,“你年年十八身强体壮行了吧?”

    因为这个动作需要倾身,周乔的睡衣是一字领,稍一低,陆悍骁便看得一清二楚。嘿儿嘿呦喂,看一眼就不想动了。

    周乔浑然不知,陆悍骁却看红了眼,莫名嘀咕了一句,“难怪齐阿姨说你平时爱喝奶儿。”

    “嗯?”

    “我挺满意的。”

    “……”

    周乔反应过来,真的很想抠掉他的桃花眼。

    陆悍骁的手绕到她的后脑勺,一把按向自己,然后声音往下沉,“宝贝儿,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人,幸福陆悍骁。”

    周乔推开他,这种犯规挑逗真的很欠揍,“要喝你自己喝,不想跟你说话。”

    哟哟哟,还生气了。

    陆悍骁还赖在地上,手肘往后撑着地,整个人吊儿郎当,“乖啊我的臭乔乔。”

    “你才臭呢,”周乔站退两米看着他,“夜深人静需要安静,电脑开机特别累,你考虑一下它的感受所以请你安静,世界多一点安静少一点聒噪行不行?”

    周乔威胁,“从现在起,谁先说话谁就是癞皮狗。”

    癞皮狗:我的出场费是两根肉骨头。

    陆悍骁听完全程,脸上始终带着笑。

    周乔说完了正准备走,背后的陆悍骁,十分应景地叫了一声——

    “汪~~”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周乔顿了顿,立马破功笑出了声音。

    陆悍骁还在地上凹造型,自信地扬眉,“绝对不能让女朋友生气超过三秒钟。”

    周乔心里一阵暖,重新走过去,捧住他的帅脸往中间一挤,陆悍骁立刻变成丑八怪。

    他两眼儿使劲往上翻,舌头抵出来斜向一边,“这年头,狗……也不好当啊。”

    气氛正浓,从门口传来一阵“哐当”响。

    两人回头,和齐阿姨的惊恐目光撞了个正着。

    齐阿姨刚从广场尬舞而归,手里还捏着出门时顺手带下去的跳绳。

    不行,淡定,千万别慌,守护年轻人的世界,老宝贝责任最重大。齐阿姨内心弹幕飞速发射,眨巴眨巴眼睛,笑得岁月静好。

    她伸出手,递上跳绳,清脆地说:“乔乔,给,这个可以拴狗!”

    陆悍骁:“……”

    呵,您这么能说,上学作文儿打几分啊?

    周乔已经快要阵亡,边笑边揽齐阿姨的美肩退出卧室。

    陆悍骁一个人盘腿坐在地板上,气呼呼地往上吹气,刘海唰唰唰地飞成波浪线。

    一想心可烦,还有满肚子的骚话没说完呢。

    他打开微信,给周乔发消息——

    [臭乔乔。]

    很快,那边回了个字:[嗯?]

    [猜猜我有多爱你。]

    [比一斤奶多一点?]

    陆悍骁看得直乐,想了想,手指轻轻跳动。

    [看过新闻联播么?]

    [当然。]

    陆悍骁捧着手机,弯了弯嘴角,回她:

    [那就勉强一点,爱你爱到新闻联播大结局吧。]

    房间里只有空调极轻的送风声,以及淡淡的香氛。

    在不长的片刻等候之后,周乔发来一颗红彤彤的,跳动的心——

    [ 我也是,葬爱.骁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不说话的第二天,想她。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