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花开好了
    这个“垃圾桶”式告白, 让陆悍骁第一次觉得自己特有语言天赋。

    原来感情到了一定程度,许多发生便自然而然。

    陆悍骁怕周乔反悔, 又指着书桌边上几乎闲置崭新的垃圾桶说:“你看你看,我天生头大,脑袋都塞不进去。”

    周乔觉得好笑,“那我也没有这么大的垃圾桶啊。”

    “变废为宝行不行啊。”陆悍骁说:“我浑身上下都是宝, 在一起你就知道我的好。”

    周乔把手从他掌心抽回,从床上下来往外走。

    陆悍骁坐直了身子, 急急喊道:“女施主请留步, 老板,这位老板,你的垃圾忘记拿!”

    周乔背对着他,唇角微弯, “你先自己留着,等我腾出地方再来回收。”

    陆悍骁盘腿坐床上, 仔细回味了三秒钟,然后一声兴奋的“yes!”,冲她的背影嚷:“我一身肉肉非常紧,体积合适不占地, 蹲在哪里都可以!”

    周乔笑意更深。

    “等等。”陆悍骁赤脚下地,跟阵风似的跑到面前。

    周乔额头上还贴着退热贴, 模样儿十分滑稽,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 不明白他要干什么。

    陆悍骁咽了咽喉咙,心跳在蹦迪,紧张兮兮地问:“我能亲你一口么?”

    “……”周乔血压飙升。

    还没等来回答,陆悍骁的唇就贴上了她的右脸,“啵”的一声还挺响亮。

    亲完后,他拔腿就往床上跑,一头埋进枕头里,“明天早上我要吃三碗饭!”

    周乔跟木头人一样,游回了自己房间,关上门半天,她才伸手摸了摸方才被他亲过的地方。比发烧的体温还要烫,周乔默默地想,“明天我也要吃三碗饭。”

    自这一晚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以可见的速度又进了一步。

    小心翼翼,互不揭穿,又心怀期待,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暧昧时期。

    就连齐阿姨也发现了些许不对劲,比如早上,她做好早餐去叫陆悍骁起床,陆三岁就是不开门,隔着门板瞎嚷:“声音不对,下一个。”

    齐阿姨十指插|进自己的小卷毛里,惊恐道:“天啊,早产的孩子就是让人操心,时不时地犯病好可怜哦!”

    一旁的周乔忍住笑,安抚说:“齐阿姨您去忙,我来叫他。”

    她一敲门,陆悍骁就飞快地把门打开,每天一套新衣服不带重复地帅。

    周乔把他的小心思一个不落地看在眼里,心跟灌了蜜一样有点点甜。而齐阿姨很不能理解,从厨房端粥出来,差点吓得丢锅,“天啊!悍骁你干嘛在家里戴着墨镜?”

    陆悍骁推推鼻梁,沉声道:“准备出门摆摊算命。”

    齐阿姨倒吸一口凉气,两只小胖手捂住自己的嘴。

    陆悍骁扮深沉,掐指瞎算念念有词,手在空气里鬼画符,然后指向周乔,“我的妈!你的命也太好了吧!”

    周乔:“……”

    陆悍骁表情夸张,神神秘秘道:“不久的以后,你就会有一个特别帅的男朋友。”

    齐阿姨听得入了迷,眨眨眼睛,“给我也算算呗。”

    “您啊?”陆悍骁一脸笑,左右手甩了两下,模仿太监跪地的动作,“齐嬷嬷,小的给您请安喽!”

    齐阿姨气得伸手去敲他的头。

    “哈哈哈哈。”陆悍骁拽住周乔的胳膊,往她身后躲,“虐待儿童犯罪!”

    周乔被他当挡箭牌挪来挪去,两个人前胸贴后背,亲密得像在拥抱。

    齐阿姨自己也乐得不行,小胖脚往地上一跺,“再也不给你吃枸杞了。”然后又去厨房忙活。

    周乔侧头,对如同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人说:“可以松手了吧?”

    陆悍骁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跟小狼狗似的往她肩膀上蹭了蹭。他一八五的个头,弯腰卖萌实在很可耻。

    周乔哭笑不得,“放手啦。”

    陆悍骁学她的语气,变调的女声道:“不放啦。”

    学完之后,他飞快抬头,往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把人放开,一退三米远,双手做投降状。

    周乔僵硬无语。

    陆悍骁表情无辜,“我只是试试你退烧了没。哎呀,你这个眼神很苦大仇深啊,来来来,要不你亲回来。”

    周乔抡起拳头要打他,陆悍骁双手护胸,“你又要捶人家的胸脯肉!”

    “胸脯肉?”厨房里的齐阿姨对菜名特别敏感,探出一头卷毛儿,“悍骁,你怎么知道我中午要做这道菜?今天的肉可新鲜了,早上乔乔和我一块去买的。”

    陆悍骁嗷呜嗷呜地告状,“我就说我怎么身上掉了块肉,原来是周乔昨晚割掉的!”

    周乔面有菜色,“你乱说。”

    陆悍骁:“乔乔吃了我的肉肉,吃了也没关系,我胸肌还是这么发达。”

    周乔笑着把他往门外推,“戴上你的墨镜赶紧出去摆摊算命,今天没挣两百块就别回来。”

    陆悍骁瞄了一眼厨房,见齐阿姨没出现,于是一把将周乔抱在怀里压了压,小声说:“挣到两百块,就让我转正行不行?”

    周乔心里的旗帜已经悄然倒戈。

    而被门板挡在外面的陆悍骁,站在原地半天不知动弹。

    因为周乔关门前,清晰地说了两个字——

    “行呀。”

    ———

    陆悍骁走后,周乔斟酌许久,她发现刚才所说竟不全然出于冲动。除却这个男人威逼利诱、半疯半傻的追人方式,从感情最本真出发,自己对他是有好感的。

    他像一个小太阳,虽然有时能把人晒得半死,但更多时候,还是给人以温暖。

    也许试一试,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周乔意识清晰后,觉得心里的花儿已经开了一半。

    她陡然松气,心情颇好地进屋复习,到了下午四点,周乔对午觉刚醒的齐阿姨说:“齐姨,我出去一趟,去书店买点参考书。”

    齐阿姨小心嘱咐,“好的,我做好饭等你回来,路上注意安全啊!”

    这个点的太阳还是挺热火,周乔撑着遮阳伞,搭公车坐了三站路去书店。

    等她买完出来是一个小时后,周乔看看时间,估摸着到家,陆悍骁应该也下班回来了。这里周边有两所高中,所以小吃店特别多,周乔选了个店招最可爱的,进去给陆悍骁买了一杯奶茶。

    她拎着去坐公交,从没有哪次像现在,盼望着回家见到他。

    公交站人多,周乔站在靠边的位置,突然响起一阵汽车鸣笛。周乔闻声抬头,在看到来人时,好心情瞬间戛然而止。

    周正安坐在奔驰车里,滑下车窗对她满脸笑容,“乔乔!爸爸正准备去你们那呢,太好了,快上车吧,爸爸先带你去吃饭。”

    周乔目光一掠,停在随后从周正安身边探出脑袋的人身上。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面容妩媚,礼貌地对她笑着点了下头。

    就近的一家西餐厅,这个点客源满座。

    三个人坐在靠窗的四人位前,周正安和年轻女子坐一排,周乔在他们对面。

    父女两人隔空相对,也不知是多了一个娇艳角色,还是本身代沟存在,气氛一度尴尬。

    周正安五十不到,十分讲究,背头梳得一丝不苟,他貌似亲密地推过菜单,“来,乔乔点你爱吃的。”

    周乔顺从地接过,低头看了半天一个字也没看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