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花开好了
    这个“垃圾桶”式告白, 让陆悍骁第一次觉得自己特有语言天赋。

    原来感情到了一定程度,许多发生便自然而然。

    陆悍骁怕周乔反悔, 又指着书桌边上几乎闲置崭新的垃圾桶说:“你看你看,我天生头大,脑袋都塞不进去。”

    周乔觉得好笑,“那我也没有这么大的垃圾桶啊。”

    “变废为宝行不行啊。”陆悍骁说:“我浑身上下都是宝, 在一起你就知道我的好。”

    周乔把手从他掌心抽回,从床上下来往外走。

    陆悍骁坐直了身子, 急急喊道:“女施主请留步, 老板,这位老板,你的垃圾忘记拿!”

    周乔背对着他,唇角微弯, “你先自己留着,等我腾出地方再来回收。”

    陆悍骁盘腿坐床上, 仔细回味了三秒钟,然后一声兴奋的“yes!”,冲她的背影嚷:“我一身肉肉非常紧,体积合适不占地, 蹲在哪里都可以!”

    周乔笑意更深。

    “等等。”陆悍骁赤脚下地,跟阵风似的跑到面前。

    周乔额头上还贴着退热贴, 模样儿十分滑稽,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 不明白他要干什么。

    陆悍骁咽了咽喉咙,心跳在蹦迪,紧张兮兮地问:“我能亲你一口么?”

    “……”周乔血压飙升。

    还没等来回答,陆悍骁的唇就贴上了她的右脸,“啵”的一声还挺响亮。

    亲完后,他拔腿就往床上跑,一头埋进枕头里,“明天早上我要吃三碗饭!”

    周乔跟木头人一样,游回了自己房间,关上门半天,她才伸手摸了摸方才被他亲过的地方。比发烧的体温还要烫,周乔默默地想,“明天我也要吃三碗饭。”

    自这一晚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以可见的速度又进了一步。

    小心翼翼,互不揭穿,又心怀期待,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暧昧时期。

    就连齐阿姨也发现了些许不对劲,比如早上,她做好早餐去叫陆悍骁起床,陆三岁就是不开门,隔着门板瞎嚷:“声音不对,下一个。”

    齐阿姨十指插|进自己的小卷毛里,惊恐道:“天啊,早产的孩子就是让人操心,时不时地犯病好可怜哦!”

    一旁的周乔忍住笑,安抚说:“齐阿姨您去忙,我来叫他。”

    她一敲门,陆悍骁就飞快地把门打开,每天一套新衣服不带重复地帅。

    周乔把他的小心思一个不落地看在眼里,心跟灌了蜜一样有点点甜。而齐阿姨很不能理解,从厨房端粥出来,差点吓得丢锅,“天啊!悍骁你干嘛在家里戴着墨镜?”

    陆悍骁推推鼻梁,沉声道:“准备出门摆摊算命。”

    齐阿姨倒吸一口凉气,两只小胖手捂住自己的嘴。

    陆悍骁扮深沉,掐指瞎算念念有词,手在空气里鬼画符,然后指向周乔,“我的妈!你的命也太好了吧!”

    周乔:“……”

    陆悍骁表情夸张,神神秘秘道:“不久的以后,你就会有一个特别帅的男朋友。”

    齐阿姨听得入了迷,眨眨眼睛,“给我也算算呗。”

    “您啊?”陆悍骁一脸笑,左右手甩了两下,模仿太监跪地的动作,“齐嬷嬷,小的给您请安喽!”

    齐阿姨气得伸手去敲他的头。

    “哈哈哈哈。”陆悍骁拽住周乔的胳膊,往她身后躲,“虐待儿童犯罪!”

    周乔被他当挡箭牌挪来挪去,两个人前胸贴后背,亲密得像在拥抱。

    齐阿姨自己也乐得不行,小胖脚往地上一跺,“再也不给你吃枸杞了。”然后又去厨房忙活。

    周乔侧头,对如同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人说:“可以松手了吧?”

    陆悍骁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跟小狼狗似的往她肩膀上蹭了蹭。他一八五的个头,弯腰卖萌实在很可耻。

    周乔哭笑不得,“放手啦。”

    陆悍骁学她的语气,变调的女声道:“不放啦。”

    学完之后,他飞快抬头,往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把人放开,一退三米远,双手做投降状。

    周乔僵硬无语。

    陆悍骁表情无辜,“我只是试试你退烧了没。哎呀,你这个眼神很苦大仇深啊,来来来,要不你亲回来。”

    周乔抡起拳头要打他,陆悍骁双手护胸,“你又要捶人家的胸脯肉!”

    “胸脯肉?”厨房里的齐阿姨对菜名特别敏感,探出一头卷毛儿,“悍骁,你怎么知道我中午要做这道菜?今天的肉可新鲜了,早上乔乔和我一块去买的。”

    陆悍骁嗷呜嗷呜地告状,“我就说我怎么身上掉了块肉,原来是周乔昨晚割掉的!”

    周乔面有菜色,“你乱说。”

    陆悍骁:“乔乔吃了我的肉肉,吃了也没关系,我胸肌还是这么发达。”

    周乔笑着把他往门外推,“戴上你的墨镜赶紧出去摆摊算命,今天没挣两百块就别回来。”

    陆悍骁瞄了一眼厨房,见齐阿姨没出现,于是一把将周乔抱在怀里压了压,小声说:“挣到两百块,就让我转正行不行?”

    周乔心里的旗帜已经悄然倒戈。

    而被门板挡在外面的陆悍骁,站在原地半天不知动弹。

    因为周乔关门前,清晰地说了两个字——

    “行呀。”

    ———

    陆悍骁走后,周乔斟酌许久,她发现刚才所说竟不全然出于冲动。除却这个男人威逼利诱、半疯半傻的追人方式,从感情最本真出发,自己对他是有好感的。

    他像一个小太阳,虽然有时能把人晒得半死,但更多时候,还是给人以温暖。

    也许试一试,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周乔意识清晰后,觉得心里的花儿已经开了一半。

    她陡然松气,心情颇好地进屋复习,到了下午四点,周乔对午觉刚醒的齐阿姨说:“齐姨,我出去一趟,去书店买点参考书。”

    齐阿姨小心嘱咐,“好的,我做好饭等你回来,路上注意安全啊!”

    这个点的太阳还是挺热火,周乔撑着遮阳伞,搭公车坐了三站路去书店。

    等她买完出来是一个小时后,周乔看看时间,估摸着到家,陆悍骁应该也下班回来了。这里周边有两所高中,所以小吃店特别多,周乔选了个店招最可爱的,进去给陆悍骁买了一杯奶茶。

    她拎着去坐公交,从没有哪次像现在,盼望着回家见到他。

    公交站人多,周乔站在靠边的位置,突然响起一阵汽车鸣笛。周乔闻声抬头,在看到来人时,好心情瞬间戛然而止。

    周正安坐在奔驰车里,滑下车窗对她满脸笑容,“乔乔!爸爸正准备去你们那呢,太好了,快上车吧,爸爸先带你去吃饭。”

    周乔目光一掠,停在随后从周正安身边探出脑袋的人身上。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面容妩媚,礼貌地对她笑着点了下头。

    就近的一家西餐厅,这个点客源满座。

    三个人坐在靠窗的四人位前,周正安和年轻女子坐一排,周乔在他们对面。

    父女两人隔空相对,也不知是多了一个娇艳角色,还是本身代沟存在,气氛一度尴尬。

    周正安五十不到,十分讲究,背头梳得一丝不苟,他貌似亲密地推过菜单,“来,乔乔点你爱吃的。”

    周乔顺从地接过,低头看了半天一个字也没看进。

    周正安笑了两下,僵硬地暖场,“先上条红烧鱼吧,你爱吃鱼。”

    周乔索性推回菜单,“嗯。”

    周正安身边的年轻女子,十分抢戏地拉了拉他的衣袖,娇嗔道:“我不能吃辣的。”

    她颇精巧地用余光瞄了瞄周乔,发现她在看,就不动声色地挺了挺自己微隆的肚子。

    周乔淡淡移眼,看向周正安,“随便点一些吧,我不是太饿。”

    “不能随便,爸爸特意来看你的。”周正安手腕上的金表特别闪,他豪气地点了八道菜,催促服务员,“快点上菜啊。”

    弄完这一茬,空气又沉默了。

    周正安终于进入正题,“乔乔,在你陆哥这里住的还习惯吧?”

    周乔没说话,敷衍地点了下头。

    “你陆哥是个厉害角色,生意也做得大,生活条件肯定不会差,只是啊,到底是别人家,住得也不方便,再说呢,你又是个女孩子。”

    周正安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爸爸之前一直特别忙,没办法,一大家子要照顾,男人不累一点怎么行。乔乔你很懂事,一定能理解我的苦衷。”周正安嘴皮子上下张合,“你妈妈啊,就是个暴脾气,干事冲动,有些话,你也要自己分辨。”

    周正安停了停,放下茶杯,笑容堆脸,“爸爸给你找了熟人,你考上这个学校肯定没问题,别听你妈的,往哪儿复习不好,非得跑这么远,听爸的,跟我回遥省,咱不住家里。”

    他压低了声音,讨好道:“爸爸给你弄了个房子,装修弄得可好看。你就住那去,安安心心复习。”

    “待会呢,咱们就去你陆哥那道个谢,再收拾收拾回自个儿家。”周正安满意地陈述自己的安排计划,滔滔不绝。

    他身边的年轻女人,在听到“给你弄了个房子”这句话后,脸色显而易见地往下沉。克制不住地去打周正安的胳膊。

    “去。”周正安略烦地扫开她的手,再慈爱地看向周乔,“你陆奶奶和陆爷爷是我的干爸干妈,你陆哥也算是你的兄长,打扰这么久,终归不合适。”

    全程沉默的周乔,起先还能对他的说辞有承受之力,但这一句,几乎瞬间戳穿她的铠甲以及她好不容易搭建起的勇气。

    周正安这一肚子的主意,无非是为接下来的离婚官司做铺垫。他了解金小玉,风风火火特能闹事,也不知会拿女儿做出什么不利文章。

    感情牌谁不会打,一个比一个面具精致。

    菜很快上齐,周正安笑眯眯地给她夹了一块鱼肉,“快吃,吃完咱们就去收拾行李。”

    一顿饭的时间,周乔寡言不吭一声,半碗饭也没动几口。

    周正安神色自若地结完账,问她:“需不需要给悍骁打个电话?”

    周乔脸色极差,没回答。

    “也行,去了再说更有诚意。”

    起身走时,年轻女人一直想来挽周正安。

    “别乱动。”周正安压低声音,不耐烦,“你下次再先斩后奏偷偷跟来,我要你好看!”

    那女人抱怨喋喋,“你还给她买了房子!”

    “闭嘴!”周正安呵斥,声音更低,“有人告诉我,金小玉弄了个我出轨的证词让乔乔签字,到时候法院判了我过错多,财产就得给那女人一大半!”

    周乔跟在后头,垂手拎着给陆悍骁买的奶茶。

    周正安没给她拒绝的时间,开车就往公寓去。

    ———

    “我靠,齐阿姨,这鱼也太难煎了吧。”

    厨房里,陆悍骁系着围裙,挥锅舞铲手忙脚乱地炒菜。

    齐阿姨一旁指导,也快疯了,“放水,放水!哎呦不用搁盐了天啊!给我来吧!”

    “不给。”陆悍骁胸有成竹,“我要做一条爱心鱼。”

    正说着,门铃响,齐阿姨欢快道:“一定是乔乔回来了。”

    “我去开!”陆悍骁甩下锅铲,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进来先给她一个么么哒好了。

    陆悍骁拉开门,“宝贝儿你……”

    周乔的身边站着周正安,他笑着打招呼:“你好,悍骁。”

    陆悍骁只轻轻扫了他一眼,然后目光都给了周乔,出于礼貌,他让出路把人请进屋。

    周正安没想太多,三两下倒豆子似的阐明来意。

    最后一个字落音,空气跟冰封住一样。

    沉默足足一分钟,陆悍骁才碾碎牙齿一般地开口,“你要带她走?”

    “对对对。”周正安不觉有异,头头是道地分析,“我就是来接她的,悍骁啊,这段时间太打扰你了,我们……”

    “你把我当收留所了?”陆悍骁冷漠地打断,要笑不笑地说:“你说打扰就打扰啊?”

    “这……”周正安有点搞不清方向。

    陆悍骁瞬间着火,一脚踢飞餐桌旁边的椅子,那椅子实木稳扎,十分结实。这下倒地狂响,可见力气十足。

    “你答应了?”陆悍骁横眉冷眼,这句话是对周乔说的。

    周乔看向他,下意识地开口,“我……”

    “对啊,乔乔也同意的。”周正安毫无意识地火上浇油。

    “操!”陆悍骁暴跳如雷,失去理智地直接冲周乔嚷,“你他妈的到底有没有心!”

    说完,他走去卧室,把门摔得砰砰响,并留下一句——“我要是再对你死皮赖脸,老子跟你姓!”

    客厅瞬间安静。

    周正安僵硬地站了一会,一肚子气没处发,“这,这是什么态度啊。乔乔,他平时也……”

    “你回去吧。”周乔突然开口。

    “啊?”

    “我不会跟你走的。”

    “为什么?”

    “我喜欢他。”

    “……”周正安不可置信,“你,你说什么?”

    周乔声音轻,四个字唇齿微碰,在又一遍的清晰重复后,周乔得到了一记响亮的巴掌。

    ———

    卧室里的陆悍骁,全然不知外面发生的一切。他满身怒火,又气又心疼。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他赌气不理。连着两三轮后,动静没了,手机响了。

    周乔发来微信——

    [脚疼不疼?]

    原来她还记得啊,刚才那脚凳子踢得陆悍骁差点想哭,太他妈疼了。

    她又发来信息:[我给你买了奶茶。]

    周乔就站在他门口,盯着屏幕没敢移眼。

    过了一会,门锁“咔哒”轻响,缓缓敞开一条缝。

    陆悍骁还在生气,只把右手伸出来,其余的概不见人,丢下硬邦邦的四个字,“奶茶给我。”

    然而,他等来的,是一只温柔的手。

    周乔主动把他牵住,然后强硬地推开门,两人面对面,一高一低对视。

    陆悍骁很快发现她右脸的红肿,也就是这么邪门,这一瞬,全部的郁闷通通被愤怒和心疼替代,他咬牙切齿,“他打你了?”

    周乔轻轻“嘘”了一声,示意他别再问。

    下一秒,她踮脚环住陆悍骁的脖颈,重重地吻上了他的唇。

    在他惊恐懵逼的瞳孔里,周乔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她心里开了一半的花,终于完整地绽放了。

    作者有话要说:  在一起就开船是不是太狂野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