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公主抱
    陆悍骁跟个生了锈的机器一样, 不敢动弹。

    直到周乔无声的眼泪浸透衣服,湿热感攀上胸口, 他才用手缓缓将人圈住,掌心在背后笨拙地安抚。

    “哥已经把车开到最快了,驾驶证上的分儿估计也都扣光了,我还违章停车肯定要被贴罚单。我没敢耽误一秒钟, 你快别哭了。”

    周乔抱着他的手松了一下,但很快抱得更紧。

    陆悍骁回应似的, 也加重了力气, 语气却轻松道:“还在哭啊,待会胸口太湿,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在上面撒了泡尿呢。”

    周乔头埋着,闷声, “你才撒尿呢。”

    陆悍骁笑得眉飞眼翘,下巴一低, 抵住了她的头顶,轻轻地蹭了蹭,然后一声微叹,“抱吧, 你想抱多久都可以。”

    周乔稳了稳情绪,想把他推开。

    陆悍骁不松手, 勾得人紧紧的,“不准走,我还没抱够呢。”

    周乔脸燥热, “你松开。”

    “用完就丢,我不服。”陆悍骁笑着看她,“除非你亲我一口。”

    “……”

    “这儿这儿,”陆悍骁指着自己的右脸,“往这亲,还要带响声哦,啵啵啵的那种。”

    他们两人的姿势特别暧昧,周乔又发现了他一个新的技能,就是无论何种正经的气氛,都能被他掰成当街骚扰。

    当然也就过过干瘾,这点分寸陆悍骁还是有的。

    他适可而止,把人放开。

    周乔低眸落向他的脚,真的只穿了一双灰蓝相间的拖鞋。

    闹市街头,人来人往,陆悍骁一米八五的高个头着实瞩目,不少路人经过都盯着他的拖鞋看,周乔心怀歉疚,说:“你回车上去吧,我给你买双鞋,不然开车不安全。”

    陆悍骁半玩笑半试探,“那这算不算是定情信物?”

    “……”

    你还可以再老土一点。

    “不用了,跟哥走。”陆悍骁一把牵起她的手,“我要人不要礼物。”

    “我们先去吃饭吧。”陆悍骁坐上驾驶座,嘱咐她系好安全带,“想吃什么?日料还是西餐?”

    他边说边去摸裤袋,摸了两下,动作顿慢。

    “等等,”陆悍骁转过头,“可能吃不成了,我出门太急,没带钱包。”

    “没关系,我……”

    “我不花女人的钱。”陆悍骁堵得飞快,“没事,车里还有点零钞。”

    他从储物格里捏出一把,点了点,有两百多。

    “先给车子加两百块的汽油,剩下二十给你买杯奶茶,还有三十再买盒寿司垫垫肚子,然后去取款机,我这有张备用卡,里面钱不多了,只能凑合一下取个两万块先把饭吃了。”

    “……”

    雷神:大哥,装逼遭我劈哦。

    看着周乔一脸懵逼的表情,陆悍骁捶着方向盘一顿狂笑,“哈哈哈,哥是不是很炫酷?”

    周乔脑袋冒汗,“你开心就好。”

    陆悍骁敛了敛嘴角,突然叹气,“我想让你开心点。”

    周乔一愣。

    陆悍骁伸手,在她鼻梁上轻轻刮了一下,“小家伙,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他眼底的善意关心让周乔眼热,嘴唇张了张。

    “嘘。”陆悍骁食指比在唇心,“没事儿,不想说就不说,长得好看的人,谁还没有点小秘密呢。”

    这费尽心思的安慰方式,让周乔心装暖汤。

    陆悍骁坐直了些,慢慢转动方向盘,“就比如我的秘密吧,就是特别喜欢你。”

    “……”

    呃,这个好像已经人尽皆知了。

    周乔听后没有说话,别过头看窗外。

    陆悍骁也不逼迫,等车上了大路,他才空出手,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自己的劲腰,似乎还在回味刚才被周乔抱住的感觉。

    爽呆了。

    两人吃完晚饭后,早早回了公寓。齐阿姨还没回来,家里清清静静。

    陆悍骁看了一下短信,“哟,齐阿姨今晚不过来了,陪我爷爷奶奶打字牌呢,哎呀,这三位老宝贝组队,简直人间惨剧。”

    不知是不是室内外温差大,周乔进屋后,觉得身上发烫,还口干舌燥的。她去厨房倒水,连着喝了两大杯。

    走到客厅,就看见陆悍骁盘腿坐地上剥开心果吃。

    周乔走近了些,陆悍骁侧过头冲她笑,“吃个开心果,心情红火火。”

    平整的玻璃桌面上,是他用一颗颗剥好的果仁,摆出的一个爱心图案。

    陆悍骁飞快地继续摆弄,在爱心中间又拼了一个大写字母“q”。然后站起身,献宝似地说:“快吃快吃,吃完能够多活五百年。”

    周乔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一次,她没有拒绝,走过去也坐在了地上。周乔看着那颗心,手指犹豫,竟然有些舍不得破坏掉。

    陆悍骁像只小狼狗,乖乖地蹲在她边上,看着她的侧颜轮廓温柔,微蜷的手指细长如葱。陆悍骁突然伸出手,难以克制地从背后抱住了她。

    周乔浑身一紧,挣扎刚起了头,陆悍骁把她箍得更用力,“周乔。”

    这声名字喊得克己又隐忍,听得她心头一动。

    胸贴背,心跳如鼓槌,陆悍骁试探地将掌心翻了个面,带有目的性地移到周乔腰间。

    周乔僵了下,下意识地转头,但也就是这个动作,让两人的脸近在咫尺。

    这么近距离地打量陆悍骁,眉浓斜飞,鼻挺眼深,一点也不显老。周乔抿了抿唇,理智应该拒绝,但行不由衷,竟然不舍动弹。

    陆悍骁呼吸急促,捏住她的下巴,头慢慢低,慢慢靠近,想吻她之心昭然若揭。

    但很快,搭在她下巴上的手,炽热的触感越发不对劲了。陆悍骁眉间拧成一个浅川,分开了一点,心惊断定,“周乔,你在发烧。”

    其实从早上起,她就感觉不太舒服,但这鸡飞狗跳的一天下来,也没闲心去管自个儿。

    周乔还没反应过来,陆医生一个额头便砸了过来。

    两人额头贴额头,这个试体温的姿势很新颖啊。

    陆医生紧张兮兮地念念叨叨,“完了完了,烫死小陆了。”

    “……”

    小陆是什么玩意儿?

    “没有三十九度,也有三十八度九了。”陆悍骁自带体温计技能,他开始在屋里团团转,翻箱倒柜地找东西。

    “上次陈清禾那个牲口发高烧,正好药店搞活动,退热贴买一送三,我留了一盒放家里。”

    陆悍骁跪在地上,撅着翘屁股在抽屉里找,“我记得效果挺好,陈清禾用了一张,就直飙四十度了,当晚就进了医院成肺炎了。”

    周乔:“……”

    “啊,找到了。”陆悍骁欣喜若狂地举着一个寒碜的包装盒,“退热贴。”

    周乔看着上面硕大的字体,有点无语,“那是宝宝用的。”

    “没毛病,”陆悍骁扬了扬盒子,笑着说:“你就是我的宝贝儿啊。”

    周乔条件反射地用手捂住额头,完了完了,身体要炸了。

    陆悍骁撕开包装袋,走过来就是一招大力金刚掌,周乔只觉得额头一冰,就跟贴了符一样。

    陆悍骁念念有词,“恶灵退散,嘛哩嘛哩哄!”

    念完之后,还有模有样地往她额头吹了口气,“呼!”

    周乔被吹得直眨眼睛,笑得要死,“干嘛呢你?”

    陆悍骁挑眉,抓着她的双手,往自己身上砸,“天,你快住手,小陆对你这么好,你还用小拳拳捶人家的胸口。你坏坏。”

    妈的智障啊。

    周乔笑着扭手腕,陆悍骁抓紧不让松,越演越起劲,“不要再打我了,松手啊,再不松手我就要你负责人生了!”

    周乔被他握得铁紧,于是用脚踹他,“喂!”

    而下一秒,整个人腾空而起,陆悍骁出其不意地竟然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周乔吓得失色,搂住他的脖颈,“陆悍骁!”

    “嘘!”陆悍骁抱住她,将人颠了颠抱严实了,“我靠,你再这么凶巴巴地叫我名字,我就打你屁股。”

    周乔脸红皂白,心跳飙到一百二,“你这人……是不是对谁都这么无赖。”

    “废话。不然我哪能赚这么多钱啊。”陆悍骁往卧室走,“下次带你去谈生意,你就会知道我是什么德性了。”

    “……”求放过。

    “周乔。”陆悍骁突然沉声。

    “嗯?”

    “这是我第一次抱女生。”陆悍骁低下头,目光全给了她,然后小声问:“原来公主抱,是这样的手感啊。”

    人已经走进卧室,陆悍骁抬脚往后一勾,把门关上。

    他顿了一下,无辜又真诚地说:“手感好的,我都快起反应了。”

    “……”

    做人虚假一点不好吗,何必这么实话实说我的天。

    “你先睡一会。”陆悍骁把人放在床上,动作轻。

    周乔熟透了脸,小声道,“我睡自己床上去。”

    “不要。”陆悍骁不讲理,“我的床开过光,焚过香。”

    周乔哭笑不得,无奈极了。

    陆悍骁把人放下后,一屁股也坐了上来。

    “哎!你干吗?”

    “生病脆弱要人陪,我来陪你睡个觉。”

    周乔摇头,“我不脆弱,我不需要人陪。”

    “我说你脆弱,你就脆弱。”陆悍骁为达目的不罢休,扯开被毯将她盖得严严实实,“我奶奶说,发高烧就多盖点儿,发发汗洗个澡就好了。”

    周乔低着头,手脚不知往哪儿放,小声纠正,“这个说法是错误的。”

    “老宝贝说什么都对。”陆悍骁又朝她拱近了些,觉得太挠心了,索性流氓到底,一把揽过她的肩。

    周乔吓得连滚带爬。

    陆悍骁拖住她手腕,近乎哀求,“别动,让我抱一抱,就一会。”

    这熟悉的话让周乔停止逃离。

    两小时前的闹市街头,他心急火燎找到她的时候,自己不也是情不自禁地冲上去抱住了陆悍骁么。

    礼尚往来,叫人没底气拒绝。

    陆悍骁见她安静,终于长长舒了口气,周乔试着放松自己待在他臂弯里。

    陆悍骁也不再有过分的动作,揽在她肩头的手,手指轻轻敲。

    不说话的时候,时光如此美好。

    周乔觉得再不开点岔,自己会疯。她目光垂落下移,停在陆悍骁的小腹上,看见他轻薄的衣料微微突起,于是口不择言地尬聊。

    “你肚脐眼好突出。”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周乔悔得想咬舌自尽,天,聊什么不好,聊这个!

    陆悍骁反应过来,笑得身体微颤,大方承认,“我肚脐眼是比一般人要挺,你知道为什么吗?”

    “……”

    “我出生的时候,据说脐带特别粗,天生的,没办法,剪掉了还这么大,小时候我妈还用透明胶把我肚脐给粘住,想着能让它收进去。”

    周乔没忍住,笑出了声。

    “真的,我没说谎,不信你看。”陆悍骁自然而然地掀开自己的衣摆,露出了腹部。他指着肚脐眼,“你看我这个腹肌怎么样,硬邦邦的有八块哦。还有人鱼线呢!”

    他真的把裤腰往下拉了拉,周乔都他妈惊呆了。

    陆悍骁可劲儿地炫腹,立志用男色迷倒心爱的姑娘。

    “特别硬,一般不给人摸,只有老婆才能摸。”他趁周乔懵逼的时候,抓过她的手要往上面放,“不信你摸摸。”

    周乔摸到他炽热的皮肤,那温度像着了火,她飞快收手,紧紧握成拳头。

    陆悍骁:“哈哈!摸了就是我老婆了!”

    “……”

    真是太有心机了。

    周乔觉得自己要烧成一百度沸腾的水,然后泼向陆悍骁,和他同归于尽。

    不行了不行了,必须得转移话题了。

    周乔清了清嗓子,“你这种性格,真的百年难得一遇。”

    “既然百年难遇,那么遇见了,就好好跟我过百年呗。”陆悍骁答得顺理成章。

    周乔一怔,又问:“是不是你从小衣食无忧,童年快乐,所以心态比谁都好?”

    陆悍骁呵呵笑道,“那是你没见过我为生活拼命的样子。”

    周乔抿了抿唇没有接话,沉默片刻,才说:“小时候,我爸妈就特别爱吵架,其实我知道,他们各有各的生活,你相信么,其实我早就做好了一个人独立的打算,可能会没钱,没房子,没一份好工作。”

    “不会的。”陆悍骁打断。

    他表面平静无波,眼底却从容自信,“你只是缺一个男朋友——当你有了男朋友之后,这些就都不缺了。”

    钱,家,安定的未来。

    有了我,就通通变成真实的存在。

    陆悍骁弯起嘴角,挠了挠周乔的掌心,一字一句地问——

    “这里有个现成的,丢垃圾桶也挺占地,你好心收留一下,行么?”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作者是肉饼味儿。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