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老男人的春天
    周乔一个人站在外面过风, 这个农场规划不错,除了他们所在的休闲区, 东西北角还有试验田、亲子互动等项目。

    周乔靠着木栏,手撑着下巴看风景,风起吹高刘海,露出了光洁的额头。陆悍骁双手插袋, 离她三四米远,鞋底磨地了半天, 才鼓起勇气走向前。

    “喝水么?”

    周乔听见声音, 侧过头,陆悍骁伸手递来一瓶水,他笑道:“我拧开盖了。”

    “谢谢。”周乔大方接过,又往边上挪了挪, 空出一个位置给陆悍骁。

    陆悍骁站过去,两个人并排倚木栏, 闲适地看着绿荫青草,方才的鸡飞狗跳,夸张场景仿佛淡化远去。当天地安静只剩彼此,周乔用眼角眉梢瞄向陆悍骁。

    感觉似乎也挺不错。

    “刚才让你看笑话了, 我以为女孩子都喜欢这样的。”陆悍骁认清现实倒是快。

    周乔笑了笑,实话实说, “是很让人意外。”

    “幸亏你撑住了,不然闹出人命还得打120。”陆悍骁开了两句玩笑放松气氛,便仰头喝了口水。

    水滑过喉咙, 有轻微的咕噜声。

    两个人又彻底安静了。

    陆悍骁压了压唇角,敞开着说:“周乔,有些事情做得是夸张了些,但我的心意摆在那,不躲不藏不修饰,你是聪明的女孩子,只要你愿意赏我一点用心,一定能明白我的真心。”

    有风吹过,周乔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很安静地倾听。

    “死皮赖脸也好,威逼恐吓也罢,总之你答应了我好好考虑,我真的很高兴。”陆悍骁难得的沉定,抬眼看天空,又低垂至草林,最后转过头,悠悠道:“答应我的,你一定要做到。”

    “嗯?”周乔乍一听没明白,侧头疑问。

    “考虑我。”陆悍骁对上她的视线,加重了读音,“认真地考虑。”

    周乔目光不躲,良久,轻轻点了下头,“好。”

    “拉勾。”陆悍骁深觉不放心,本性又露,孩子气地伸出小拇指,“骗人是小狗。”

    周乔挑眉,故意逗他,“那我现在学狗叫行吗?”

    陆悍骁小拇指变成大拳头,“我自杀行不行?”

    周乔抿唇没说话,转过身便走。

    她手背在身后,像是回归风中的淡菊,声音随风跃入陆悍骁的耳朵里——

    “命先留着吧。”

    陆悍骁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就这么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农场一日游之后,两个人的相处似乎又转了点性子。

    依旧清淡寡言,但氛围明显松动,像是心存默契,互留余地,一个在耐心地等待,一个在理智与感情之间找最合适的定位。

    陆悍骁脑子好像开了窍,懂得了以静制动,这两天乖乖自觉地留公司加班,晚饭也不回来吃,尽量减少对周乔的干扰。

    就是每晚回来时,都会给她带上一点小玩意儿,一杯奶茶或者一盒寿司,把它们放在客厅餐桌上后,陆悍骁就轻轻敲周乔的房门,也不需要多说话,门里的人过几分钟便出来了。

    夜深人静,周乔捧着奶茶时也会想,自己对陆悍骁究竟是什么感觉。

    她叼着吸管,任奶茶一点一点融化在舌尖。

    在一起时,好像还是开心的成分比较多。

    想到这,周乔放下奶茶,去厨房拿了个干净的玻璃杯。她把奶茶揭开盖,倒了一半放杯里。然后叩响陆悍骁的卧室门。

    门缝拉开,露出他刚洗过澡湿哒哒的头,“嗯?”

    周乔把杯子递过去,“喝奶茶么?”

    陆悍骁挑眉,“奶茶分我一半啊?”他接过,然后往周乔右手上碰了碰,“干杯哟。”

    周乔笑着也举起奶茶,“好,干杯。”

    陆悍骁喝完奶茶,嘴唇周围一圈的奶渍。他伸出舌头舔了舔,陶醉地说:“爱心牌的就是甜。”

    周乔转过身,背对着他抿嘴微笑。

    陆悍骁冲着背影说:“明天我再给你带奶茶呀。”

    周乔笑意更深,清脆地应了一声,“嗯!”

    ———

    这几天陆悍骁好像特别勤快,周乔七点起床,就没见了他人影。

    齐阿姨边盛粥边说:“做生意就是这样的,一阵阵儿的,对了乔乔,我今天要回一趟陆家,中午晚上的菜我全都炒好放冰箱了,你吃的时候拿出来热一热就成。”

    “行,您不用管我。”周乔应声,“您路上注意安全。”

    没多久,齐阿姨提着她的小花包也出了门。

    周乔吃完早餐进屋复习,一个人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快,到了晚饭点已是夜幕初升。今天效率还不错,已经把之前落下的复习计划都给赶上了进度。

    周乔摸了摸脸,有点烫。她关了空调,然后起身去开窗透气。正准备去热饭,手机响得欢快,是金小玉。

    这位随时出现又随时消失的母亲大人,风风火火地召唤周乔去外面吃饭。

    一家颇上档次的上海菜馆。

    进门,就见金小玉就在那拾掇菜谱,头也不抬地说:“我给你点了条鱼,再来个乌鸡汤,别的还要吗?”

    周乔缓身入座,自上次不告而别,也有近半个月了。

    金小玉性格带火,行事麻利,三两下点好菜交待服务员快点上菜。

    周乔给她倒茶。

    “行了,别倒了,我这有矿泉水。”金小玉抬了抬手,打断直接问:“周正安最近来找过你没?”

    周乔放下茶壶,摇了摇头,“没有。”

    金小玉当即冷嘲热讽没个好语气,“这个臭不要脸的,还说我不是个好妈妈,我呸,也不看看他自己什么德性!”

    周乔手顿住,无语失声。

    金小玉清了清嗓子,仿佛才记起这个女儿,像完成任务似的关心:“你怎么样,在你陆哥那住的还习惯吗?复习辛不辛苦啊?”

    周乔点头,“还行。”

    金小玉哎的一声,语重心长道:“乔乔,妈妈也是没办法,你爸爸他太过分了,外面的话都传我到我耳朵里,说那个狐狸精肚子都五个月了,真是老不要脸的,五十岁他还想老来得子吗?!”

    周乔的手指抠紧茶杯,一字不吭。

    “这段时间我飞美国都飞了两趟,又联系律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