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男妖精
    购买v章比例不足, 即显示防盗章节, 正文内容48小时替换。乐+文+小说   周乔按他吩咐, 把食材一样样拿出来, “给你再煎几个鸡翅吧。”

    毕竟是用脸盆吃饭的人, 无肉不欢才对。

    “鸡翅好,鸡翅妙, 鸡翅吃了长高高。”陆悍骁说完,自己率先哈哈哈。

    周乔低头择菜叶,肩膀笑得直抖。

    陆悍骁啧了一声,人就斜斜地靠了过来, 他左手撑着灶台,右手摸着下巴, “爱要大声说出来, 崇拜之情别掩盖,这位美少女,你可真的很坏坏。”

    天,这饭没法儿做了。

    周乔淡定不了, 把菜叶一放, 笑着骂:“够了没啊, 再这样就不给你做饭了!”

    陆悍骁:“好了好了, 不闹了,我想让你乐一乐,没准还能长长个。”

    “喂!”真是忍无可忍了,周乔拿起韭菜往他身上打。

    陆悍骁赶紧抱住自己, 收紧再收紧,夸张尖叫,“前有齐阿姨翘班潜逃不做饭,现有大学生辣手鞭尸啊……对不起,编不下去了。”

    周乔用韭菜更使劲儿地抽他。

    “还打呢?再动手我就不客气了啊。”陆悍骁威胁起来。

    既然起了个头,自然是要打得痛快,也是这厨房没有煤气罐,不然周乔反手往他脸上丢。

    抽你抽你抽你。

    陆悍骁闻着韭菜香,一个蓄力反转,抓着周乔的手腕定在半空。

    周乔换另只手,操起案台上的胡萝卜,就往他头上敲。

    “卧槽,我的发型!”陆悍骁一个激动,就要去抢萝卜,周乔是个机灵人,左藏右躲,就是不让他得逞。

    两个人过招扭打,从厨房追到客厅。

    陆悍骁:“年纪轻轻女大学生,拿根萝卜成何体统。”

    周乔不客气地回击:“一把年纪公司老总,欺负女生良心不痛?”

    “嗨呀,作诗押韵你最懂。”

    “不不不,没你懂。”

    “小屁孩!”陆悍骁仗着手长脚长,使出一招鹰抓捞月,揪住周乔的后衣领轻轻用力,“看你往哪儿跑!”

    周乔被拉近,这时候的姿势,可以说是背对背的拥抱。

    只不过战况持续,自动忽略性别。

    周乔的手被陆悍骁从后面按住,几乎是被他困在怀里。上身已经失守,就只能靠下盘的力量了。

    周乔抬起右脚,瞄准目标,蓄力,往下狠狠一跺。

    哪知陆悍骁就像脚板心长了眼睛似的,“嘎嘣”一跳,轻松躲闪。

    “哎呦嘿嘿嘿,踩不着你踩不着。”

    周乔又气又想笑,挣扎得更厉害。

    “今天不把你绑起来,你都不知道我副业是卖绳儿的!”陆悍骁气势汹汹,左手扣住她的两只手腕,右手按着她的背,周乔被压得往下弯腰,臀部抵着陆悍骁的腿。

    “认不认输!”

    正所谓,红绳在手,周乔我有。陆悍骁此刻很得意,兴奋得两只眼睛都冒光了。

    周乔又急又烦,“你放开我,你放开啊。”

    “叫我陆大帅,不然拿你玩捆绑!”

    “……”

    拒绝违心主义。

    两个人僵持火热,闹腾得谁也没有留意门口传来的动静。

    锁孔在十秒前清脆转动,“咔噔”轻响——

    “陆老爷子,就是这儿,您慢点。”齐阿姨又招呼身后的陆老太太,“大姐,小心脚下有块软垫。”

    玄关处,三位老年团大宝贝们闪亮登场。

    “这孩子总算办点正事,知道为周乔打点关系。”陆老太边表扬边往客厅走。

    然后,在陆老爷子的一声惊天爆吼“陆草包!”里,五人顺利大会师!

    陆悍骁和周乔以一个十分暧昧的姿势,齐齐转头大眼瞪老眼。

    意不意外?

    惊不惊喜?

    刺不刺激?

    “我日!”陆悍骁脑袋串了一个短路的问号,然后飞快放开周乔,手忙脚乱地站起来。

    “爷爷奶奶,来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小的我也好下楼接驾。”

    陆云开不吃这一套,劈头盖脸骂下来,“多大的人了,还没个正行!”

    已经懵逼的周乔,紧张地抠着手指,脸都红透了。

    陆悍骁嬉皮笑脸地往前走了几步,不动声色地挡住了周乔,“爷爷教训的是,我明天就准备飞韩国,整个形,包您满意。”

    “胡闹!”陆云开小胡子翘起来,可看不惯孙子的油腔滑调。

    “我警告你,别看小乔乖巧听话,就随便欺负她,你三十岁了,晚上就不能学学人家,看看书,写写作文,练练字吗?!”

    陆悍骁:“??”

    周乔:“???”

    等等,陆悍骁抗议,“我不服!”打架的又不是他一个。

    “不服给我憋着!”陆云开拿出老省|委书记怼人时的态度,如雷轰顶。

    嗨呀好生气啊,陆悍骁蓄势待发,嘴炮已经点火,他双手叉腰,底气十足,声音响亮——

    “憋着就憋着!”

    周乔:“……”

    “行了行了,别吵了,声音一个比一个大,邻居还以为我们在放鞭炮呢。”陆老太轻声和气地出来打圆场。

    “悍骁啊,我和你爷爷在战友家吃饭,打包了一只烧鸡,本来呢,是要拿回家喂狗的,但正好车子经过你小区,就顺便给你算了。”

    “……”

    卧槽,奶奶,人间多点爱不好吗?

    周乔看着陆悍骁一脸吃瘪,都快被他逗死了。

    “走了走了。”陆云开发话,“看到你就飙血压,东西送到,我们就回去了。”

    陆悍骁还沉浸在“活的不如狗”的悲伤情绪里,强打精神说:“爷爷奶奶,我送你们下楼。”

    把老宝贝儿们送进电梯,陆悍骁挥手告别,然后转过身准备离开。

    在电梯门关闭的前一秒,陆老爷子看见了他衣服背面的“土豪”二字,瞬间怒目圆瞪——

    “轻浮!草包!给我抄十遍陆氏家训!”

    啧啧,这火力,电梯听了想坠楼。

    人一走,陆悍骁瞬间恢复成一枚吹着口哨的纯情男人。他手机响,是陈清禾来电。

    “傻逼,call你偶像干嘛呢?”陆悍骁接听。

    “提醒你时辰到了,找个就近的楼层跳了吧。”陈清禾嘴上功夫也是相当了得,“老地方,打牌三缺一,不来阉**。”

    “阉了也比你大。”陆悍骁懒得贫,这鸡飞狗跳的一天,是该需要轻松一下了,“行吧,等我二十分钟。”

    打牌这种事儿,怎么能不带吉祥物呢。

    “……周乔,开工了。”

    ———

    五分钟后,黑色路虎瞎几把压马路。

    周乔纯属被逼上车,因为陆悍骁实施了口头威胁,“你不跟我去,我晚上就把你绑在床头,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爱的中国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周乔已经被他折腾的,实在没力气战斗了。脑力劳动总比体力耗费强,不就打个牌么。

    到了地方,陈清禾叫他,“陆陆来了,牌桌给我支起来,山泉给我倒起来。”

    陆悍骁爱热闹,两手一抬,“气氛给我燥起来!”

    “哟,我妹也来啦。”陈清禾冲周乔打招呼,目光在陆悍骁和她之间贼溜溜地转。

    “臭不要脸的东西。”陆悍骁可烦他乱攀关系,“今晚你死定了。”

    哟哟哟,护短小能手。

    陈清禾挤眉弄眼,故意往周乔边上站,“乔乔你有微信吗?咱俩加个好友呗,没事我还能给你分享一些养生知识哦。”

    “滚你的。”陆悍骁拦开他,“先管好自己别早泄吧。”

    “我日。”陈清禾一脚踹过来,“下次比比,掐秒表。”

    等的就是这句话!

    陆悍骁呿了声,瞬间化身三好学生,“谁跟你比啊,我女朋友都没交过呢。”

    说的同时,他眼睛往周乔那儿瞄,故意声音大,生怕她听不见。

    陈清禾比了个暂停的手势,“等等,我先去洗手间吐一下。”

    陆悍骁懒洋洋的,“今儿个打哪种牌?”

    “我靠,除了斗地主,你还会打哪种牌?”陈清禾出馊主意,“输了的,别喝水了。”

    “行啊。”陆悍骁说:“要不改成拔腿毛?”

    周乔震惊,腿毛?

    总裁输牌拔腿毛?

    但很快,陆悍骁改口,“不行,不能拔毛。”

    陈清禾:“为什么?”

    陆悍骁没搭理他,而是侧过头,坏心眼地看着周乔,然后压低声音在她耳朵边,“因为你喜欢毛多的。”

    “……”

    “哎呀,还红脸啦?”陆悍骁太坏了,说:“别不好意思,谁还没个特殊嗜好呢。”

    周乔有点儿急,脱口而出,“我不喜欢毛多的。”

    陆悍骁都他妈快乐死了,强忍欢笑,点点头正儿八经道:“那好吧,回家我就把腋毛脚毛都刮了。”

    emmm……真的忍不住了。

    周乔哭笑不得地握起拳头,很想打他。

    陆悍骁却先她一步,猛地伸出手,往自己脸上“啪”的一下,虚飘飘地打了一巴掌。

    然后他马上捂着脸,食指对着周乔直发抖,“呜呜,乔乔你打我,超痛的。”

    “……”

    周乔总算知道什么是,有脾气没法发出来了。

    陆悍骁继续造作,皱眉瘪嘴,跟要哭了一样,“脸痛手痛心也痛,我的伤口你不懂,待会它就要化脓,你还站在那儿不动,怎么不来哄一哄。”

    周乔笑得不行。陆悍骁的本事,就是能够把控全场,再糟糕的开头,他也能轻松自然地圆回来。

    “好了好了,调剂一下气氛,打牌吧。”陆悍骁恢复正常,转身往牌桌走。

    周乔松了气,刚要迈步。

    陆悍骁突然转过身,眼神很认真,“脸真的好痛哦,你确定不来抱一抱?”

    “……”周乔伸手呼开他的脸,“你走啦,好好看路行不行。”

    陆悍骁眉眼斜飞,笑意满满,“你说行,我就行,走起路来不再停。”

    周乔笑了出来,不想再跟他待一块,便去了洗手间。

    牌桌上,目睹全程的陈清禾叹为观止,边发牌边说,“我发现你这不要脸的技术,又上一层楼啊。”

    没女人在,陆悍骁才点了根烟,放嘴里叼着,吞云吐雾地说:“你闭嘴,比什么都强。”

    “不是,哥们儿,这周乔真是你亲戚家的女孩儿?”

    “嗯。”陆悍骁惜字如金,顿了一下,抬起头,警惕极了,“问这么多干嘛?”

    陈清禾故意激他:“挺漂亮的,做个好事儿,给我她的微信呗。”

    “加你微信干嘛?”陆悍骁问:“看直播美羊羊洗澡吗?”

    陈清禾嗤声,“你刚才那个打巴掌的表演,真的是相当有水平,哎呀,骁儿,你真的要反思一下自己了。”

    陆悍骁不以为意,弹了弹烟灰,“我有什么好反思的,呵。”

    然后他挑眉——

    “我凭本事撒娇,管得着么你?”

    高冷男神李教授竟然满口答应,“行,手指痒很久了。”

    “……”

    喂,为人师表啊老同志。

    陆悍骁笑脸走到周乔身边,“这书本够重的,来,我帮你。”然后压低声音,“这可是个跟你男神打麻将的机会,悠着点,别让老头儿输的太难看。”

    周乔心想,你这空穴来风的自信,真的很莫名。

    三个人驱车赶往草包根据地。

    在车上听闲聊,周乔才知道,原来陆悍骁在国外念书的时候,就跟过李教授做课题,也算是他的得意门生了。

    陆悍骁没有拿这件事进行炫耀,很不符合他的人设。

    可见,他是真的不太喜欢读书。

    晚餐吃的是湘菜,辣的李教授嘴巴周围一圈红。

    陆悍骁把节目排得满满当当,“师傅,待会打麻将,咱们还按老规矩,你看行吗?”

    “行,不吃牌。”李教授问:“人够么?”

    “够,我的两个哥们已经等在那了。都是钱多人傻型,对了,把您的包给清清空,用来装钱。”

    后座的周乔,被晚风吹得头发微荡,不可抑制地抿嘴笑。

    钱多人傻?当真是物以类聚啊。

    到了公馆,陆悍骁领路,推开包厢门一声嚷——

    “里面的人,麻烦出来接个驾!”

    李教授笑容堆满脸,被哄得身心舒坦。

    “驾你行么,绕场三圈。”最先回应的是一道字正腔圆的男中音,贺燃迎过来,客气地对李教授点了下头,然后瞥了眼周乔,再饶有兴致地望着陆悍骁。

    “别用眼神对我耍流氓。”陆悍骁指着周乔,“我最近兼职家教,这是我的第一届学生。”

    他这臭德行贺燃是知道的,没搭理,而是表情凝重地对周乔说了声,“小姑娘,你受苦了。”

    “操。”陆悍骁最烦他,“今晚让你输的变卖丁字裤!”

    “哦。”贺燃风轻云淡地在他耳边落话,“我今天,没穿内裤。”

    日,骚的一比。

    牌局正式开始,陆悍骁把周乔推向战场,“经受住今夜的考验,跨过去,你就是麻坛小公主了。”

    公主听了想出家。

    周乔轻声,“其实你不必有这么大压力,今晚输了的又不喝农夫山泉。”顶多输点钱。

    陆悍骁当即嗤声,十分骄傲,“只要这座城市的天不塌,地不裂,我陆悍骁就坚持一毛不拔路线,一百年不动摇。”

    他还想继续,“放眼方圆十公里,我陆……”

    话到一半,突然被打断。

    周乔声音淡,“我不会让你输。”

    陆悍骁哑口,她轻飘飘的一句话,也不知怎的,就让自己瞬间泛起鸡皮疙瘩,还是全身型。

    而整场牌局下来,周乔发现,陆悍骁竟然没有贫嘴了。

    他不说话,安静时候的样子,气质淡淡很拿人。

    周乔分了小会神,心想,就这么当一座雕像,赏心悦目的不是很好吗。

    陆悍骁被她的目光打扰,有点不自在地起身倒水,借机躲开。

    玩了两小时麻将,就输陈清禾一个人,让他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智商挖掘机。

    眼见陈清禾就要口吐白沫,陆悍骁救援,“师傅,坐久了会坐骨神经痛,不如咱们转场,去k歌如何?”

    人民的教师,请你拒绝这种歪风邪气!

    而下一秒,周乔就听见李教授嗨呀一声,“好啊!”

    “……”

    这公馆里什么都有,ktv就在楼上。

    周乔去洗手间,陆悍骁一行人先唱了起来。

    得闲,贺燃对他吹了声很坏坏的口哨。

    “靠,发什么骚?”

    贺燃一脸帅逼笑,“这女孩儿谁啊?”

    “亲戚家的,暂时寄宿在我这。”陆悍骁警惕道:“我看你这个思想很有问题,我得告诉简皙。”

    贺燃叼着烟,嘴角斜飞,意有所指地说,“你这亲戚,精得很。”

    “??”

    “打麻将的时候,她克制收敛,本来可以赢的更多。”贺燃弹弹烟灰,挑眉道:“她在讨好你的那位老师。”

    陆悍骁恍然大悟,这年头,美少女不好当啊。

    贺燃拍拍他的肩,“下首你的歌。”

    周乔从洗手间出来,站在门外吹了会风。

    还没到包厢门口,就听到一曲惊雷似的前奏,相当的气势磅礴。

    她推门,被眼前的景象惊住。

    人民的教师一点也不人民了,李教授拿着话筒,踩不准节拍地唱着:“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一曲高歌完,还给自己按了个全场欢呼的系统音效,口哨声掌声真的是相当造作。

    周乔:“……”

    看来是该重新考虑导师人选了。

    而一边的陆悍骁,就差没给教授伴舞,他拿起另一只麦克风,配音道:“给,五百年给您了!”

    周乔看了一会,偏头轻轻笑了起来。

    这个哥哥,很让她开眼界,似乎与身俱来一种开朗特质,十分懂得人际交往投其所好。陆悍骁信奉的应该是大智若愚的人生,所以才活得自我和洒脱。

    周乔抿唇,目光跟着小霸王一路游。

    “教授今天最妩媚,再来一首树上的鸟儿成双对。”陆悍骁两手一抬,“掌声在哪里?”

    李教授又按下系统自带的欢呼特效。

    作者有话要说:  我好美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